ally

team Tony
FrostIronStrange, FrostIron, IronStrange

【铁人中心】阵亡者的私语 第七章

第七章

作者笔记:

嘿,伙计们!这一章比其他的要长一些,我不得不在结尾剪掉因为整个场景一直在继续,所以它也会继续到下一章。:-)

这一章的警告—妄想症晚期的team Cap。Tony受够了他们的胡扯。

差不多就是这样了。

享受吧!

 

正文:

Steve再见到Tony正好隔了一个月。

 

在此之前,他试了好几次想见Tony。Steve一直试图在此之前安排一次必要的会议,但他们与临时协议委员会的“诚信”协议阻止了这次会议。Steve不确定复仇者和委员会之间工作关系的最终结果会是怎样的,但他肯定会为他们的下次会议准备一些笔记:


  • 第一:如果没有Steve—或现任团队领导的批准,他们无权为了复仇者的某些成员,在他们和其他复仇者之间制造隔离带。

     

  • 第二:他们无权决定什么是“必需的”团队会议。如果Steve做了决定那是必须的,那么这就是必须的,不容置疑。每个人都要出席,不管他们是否愿意。

     

  • 第三:他们无权决定Steve如何管理团队和他们的训练日程。如果Steve认为某位成员需要更多的团队训练时间,那么这应该是一目了然的事情。

     

  • 第四:团队之间的问题将在内部处理。如果一个会员和另一个会员产生问题,他们首先应该找Steve。这些在Steve背后“发送视频”的胡扯行为是在大题小做。

 

在过去的几周里,Tony一直躲在委员会的幕后,利用这段不确定和混乱的时间,而Steve对此很不欣赏。Tony是复仇者的一员,是Steve团队的一员,不管他喜不喜欢,Steve都是通过投票和协议成为领袖的。Steve不会一直允许Tony利用委员会作为他个人“报复Steve”的一手牌。

 

尽管如此,Steve能够彻底标记为必要会议的第一次会议发生在一个月后,在预定开会时间的6分钟前,他看到Tony的车在基地外停了下来。这辆车是红色的,和Tony所有的车看起来一样浮夸,棕发男人带着和他家族姓氏与生俱来的傲慢走了出来。


但他看起来还是很好,戴着太阳镜,穿着熨烫贴身的西装,完美的勾勒了他身体的曲线。他把外套扔到肩上,锁好车,走上台阶,自信地大步走进基地。

 

Steve很高兴看到Tony看起来完全得健康。他会承认自己有点担心Tony可能会忽视他身体的基本健康需求,没有他们在那里喋喋不休地唠叨,他会工作到形销骨立,在不管他的新实验室在哪里的地方。但现在看到他,他的担心就烟消云散了。Tony从他们身边走过,向会议室走去,甚至都没向他们的方向看一眼或打个招呼。

 

这是一个明显的展示权力的动作,Steve想叹息。

 

“不,我觉得这是个好主意。毕竟,你才一名真正的大一新生,看看你所有的选项是很重要的。”Tony一边喝着饮料,一边对着耳机说。“不,别担心。让ADI(我猜是某大学招生组织,或者铁铁为哈利制作的人工智能,懒得问作者,海龟党求解2333)与KAREN和FRIDAY和保持联系。我会为你们俩支付所有的机票、交通费和住宿费。我只有一个要求。”


Tony说,不管他在跟谁说话,他听起来都很严肃。“当你们俩去麻省理工大学参观校园时,我也要在那里……很好。”

 

“我们在开会,Stark。”当Tony走进会议室继续无视他们时,Clint告诉他。

 

“不,我今天会在基地呆几小时。和反政府派接触之类的。”Tony对着电话说,Steve一边走,一边对他给他们起的名字感到恼火。Tony坐到了屋子里远远的一角。这是他过去在这些会议上经常坐的椅子,但现在与桌子的分离让Steve感到厌烦。

 

“我们有一个30分钟的会议,然后是两小时的训练。”Tony边说边把外套搭在椅背上,像国王一样坐在王座上般地坐了下来。“别担心。让FRIDAY给你开绿灯,我晚点再打给你,不过我得走了。会议正好在三十五秒钟后开始。”Tony瞥了一眼手表说。


他停顿了一下,然后露出了Steve在Tony脸上见过的最柔和、最喜爱的笑容。“我也是。”他说。“待会儿再和你谈,Harl。”他伸手轻敲耳机,然后摘下墨镜,期待地看着Steve。

 

“哦,我们现在存在了吗?”Clint对他厉声呵斥,Tony只是靠在椅子上,一只胳膊搭在椅背上,看上去奇异地掌控着整个局面。

 

“接下来的两个半小时?不幸的是,是的。”Tony咬了回去,然后把目光转向Steve。“那么,我们是应该开始呢,还是已经休会了呢?”

 

“不,我们现在开始。”Steve边说边坐下来,向桌旁的一个空位子示意。“来和我们坐在一起吧,Tony。”

 

“不,谢谢。我在这里很好。”Tony回答,Steve咬住了脸颊内侧。他匆匆瞥了Natasha一眼,她微微摇了摇头,告诉他今天不要逼迫这个。Steve暗暗叹气,把注意力转回了Tony。

 

“我们需要讨论复仇者面临的潜在威胁,以及由此产生的问题。”Steve说,和Tony目光接触,棕发男人看起来并不在意。“首先也是最重要的,我们需要讨论钢铁侠的角色、责任以及从现在起对你的期望。”Tony没有动摇,也没有表现出任何表示同意的迹象。

 

“我们还需要讨论这位奇异博士。”这获得了回应—Tony不耐烦地叹了口气,翻了翻白眼,跷起二郎腿,带着一种无聊的恼怒看着Steve。Steve情不自禁地把目光转向卷起的袖子和依旧挂在Tony手腕上的金手环。“我们要你搬回基地。”

 

“不。”Tony轻松地回答。

 

“我们愿意承认,我们处理问题的方式是不恰当的。”Steve告诉他。“这不会再发生了。”

 

“是这不会发生了,因为我不会再回来了。”Tony漫不经心地告诉他。好像他根本没考虑过Steve的提议。

 

“委员会会收回与你达成的协议,一旦他们看到我们已经采取措施,确保类似事件不再发生。”Natasha说,Tony只是给了她一个有趣的表情,好像他没有听信她在兜售的话。

 

“即使他们这么做了,我也不会再回来了。”Tony非常肯定地说。“实验室已经迁址了,我没有理由呆在这里。大厦的安全性是基地的两倍。我会住在那里。”

 

“Tony,我们都需要住在这里。”Steve告诉他。“在一起,我们可以互相照看。”

 

“不。”Tony回答说。“现在,我相信我们会讨论‘旁观者’在你们看来是什么样子,以及我愿意就此做出的哪些什么让步。”

 

“如果你想继续像你宣称的那样做复仇者,Tony,你要听Steve的。”Clint告诉他,Tony完全无视了他。

 

“我想把你从旁观的身份拉进来。钢铁侠应该上场。”Steve微笑着对Tony说。“我想让整个团队重新团结起来,像以前那样一起合作。”他看了看Tony,Tony停了一会儿,摇了摇头。

 

“不,谢谢。”

 

“说真的Tony?”Natasha问,听起来很挫败。“我们明白,你惩罚我们是因为你输了,但这比这些都更重要。复仇者需要凌驾你脆弱的自大之上,我以为你明白这点。”

 

“复仇者是一个破碎苟活的理想,只能一瘸一拐地前进,坦率地说,简直惨不忍睹。”Tony说,Steve忍不住听到Tony再跟他们说分手。不是“我们是破碎的理想”,而是“复仇者”,就像Tony不再是这个机构的一部分一样。那个小小的分离时间对他们所有人都做了什么?

 

“你是一名复仇者Tony。”Steve告诉他,Tony耸了耸肩。

 

“我是替补。”他轻率地回答。“我会待在那里,直到我认为是时候来找你,要求从名单上划去。你想让我让位,我已经让了。这是我的选择,回来也会是我的选择。随便任何人乱发什么脾气,我也不会早回来一秒。”

 

“有趣你会提起这个,当你是唯一乱发脾气的人的时候。”Clint告诉他,Tony只是耸耸肩。

 

“只要这么想能帮你在晚上睡着就行。”他回答道,然后看着Steve的眼睛。“钢铁侠不上场,谈下一件事吧。”Steve竭力抑制自己拔头发的冲动,他琢磨着如何措辞,让棕发男人看到自己的话中的智慧。

 

“我们是一个团队,Tony,我们一起更强大。”Steve恳求,他的话似乎丝毫没有打动Tony。“更不用说我们已经知道,你需要保护。如果你在这里,我们可以做得更好。”Tony翻了翻白眼,似乎被气笑了。

 

“每个人都坚持试图用这个借口让我搬去和他们住。”他自言自语,轻轻笑了笑。“但是行不通,攻击队长(Cap-Attack)。”他说。“即使我需要保护,并不是说我就需要了,我甚至会说我需要额外的保护来避开你们,而不是让你们保护我不受某个不知名的第三方的伤害。”

 

“Tony—”

 

“不,这已经决定了。下一个议题,否则我就要减少我的损失离开这次团队会议,我宁可去听Ross训十分钟。”Tony告诉他,Steve花了点时间冷静自己,再低头看手中的文件。

 

“FRIDAY已经不在基地里了?”Steve问,Tony点点头。“我们需要它回来重新运行。如果你要呆在基地外,我们需要一条内线电话。”

 

对当调停女孩不感兴趣,我也不会逼她。”Tony告诉他。“如果你想联系我,你知道我的手机号码。拨号。”

 

“你不接。”Steve指出,Tony耸了耸肩。

 

“并不意味着我不知道这个电话。”他回答道,对那些有意忽视的电话的微妙挖苦让Steve攥紧了拳头。

 

“Tony伙计,我不想成为那个必须站出来说话的人,但你现在简直是个混蛋。”Sam对棕发男人说,Tony耸了耸肩。

 

“然后呢?”

 

“你该停止这么做。”Sam告诉他。“这没有任何帮助。”

 

“不,没有帮助的是,几乎是病态的无视我的自由意志和决定的需求,试图推翻它们,并表现得好像我的选择在某种程度上比你们的任何选择都不合理或分量更轻。”Tony反驳道。“停止这样做,我就会不再按你们应得的态度来对待你们。”他停顿了一下。“……可能吧。”

 

“你的选择并不比我们的分量轻Tony。”Steve开始说话,Tony看着他的眼睛。

 

“那么尊重我远离你们做替补的选择,也许我会开始相信你们。”他挑战地看着Steve,而Steve想反击,想说这完全是两码事,但他决定暂时保持沉默。当Tony不再出于某种原因那么敌对的时候,他们会再处理这个问题。

 

“好吧,我们暂时把它放下。“Steve告诉他,其他人都看了他一眼,但他还是坚持了下来。“无论如何,我们需要讨论另外一件事情。”他看着Tony。“我们需要谈谈奇异博士。”

 

“哦我的上帝,别再来了。”Tony自言自语,翻着白眼。

 

“这很重要Tony。他袭击了我们。他伤害了Wanda。”

 

“他是为了自己和我自卫,”Tony回答说。“他也没有伤害Wanda。”

 

“她不能使用她的能力。”

 

“据我所知,她可以,在特定的情况下,她一开始就只该在那些前提下使用它们。”Tony告诉他。“训练,任务和自卫。”

 

“那由不得他来为她做决定。”Steve说着,Clint向前倾身。

 

“是的,‘尊重选择’先生。”他嘲弄着,Tony耸了耸肩。

 

“但她确实做出了选择。她选择没有理由地攻击我,来获取她无权获取的信息。我知道这对你们来说是一个奇异的新概念,你们这种人也许不能完全理解,但我会慢慢讲。有时候当你做了坏事,会有后果的。”

 

“她没有伤害你,Tony。她是想帮忙。”Steve说,Tony看着他。

 

“你对她意图背后的假想信念毫无意义。她不应该用她的魔法来对付我。仅此而已。不管这是有意还是无意,都不应该发生。”

 

“她只是想要知道—”Steve开口,但Tony打断了他。

 

“这不该发生。”他坚定地说。“你不能提供任何借口或理由,或者说你甚至不应该尝试提供,来正当化所发生的事情。你们都站在一边,想让事情发生,因为你们想从中得到一些东西。”

 

“不是那样的。”Steve回敬他,Tony转了转眼珠。

 

“随你了。我不会告诉你任何该死的关于Strange的事情。我的立场没有改变。”

 

“他的魔法是吗?”Natasha插进了谈话,给了Steve一个急需的,让他能控制住自己的片刻。“为什么一个魔法使用者需要和你互动?你厌恶魔法,为什么你需要使用它的人提供保护?”

 

“我会同意—魔法祸害我的心智。我从根本上不喜欢它。”Tony回答道。“至于我和Strange为什么会相遇,那是我和他之间的事。”

 

“你是不是在他妈的动一些你不该动的东西?”Clint问道。“什么?对科学的破坏还不够吗?你必须去另一个你不知道的领域,然后在那里他妈搞出点什么事?他是来打你手腕的吗?他是在监视你还是在保护你?”

 

“不关你的事。”Tony回答道。

 

“不伙计,我支持Clint。也许不是他说话的方式,而是他说话的内容。如果出了什么问题,我们需要知道。”Sam说,Tony摇摇头。

 

“Strange和我之间发生的事与你们无关。”Tony重复。“如果Strange选择和我交流,那也是我们之间的事,再次说明,这与你们无关。”

 

“我们是你的团队Tony。”Steve告诉他,他觉得他是一张坏掉的重复播放的唱片。“我们只是为你着想。”

 

“好吧,我没有要你们这么做。”Tony回答道。“如果我需要你们的帮助—这很令人怀疑的,我很可能宁愿死了—我会提出来的。”

 

“有人想杀你?”Natasha抓住了这个修辞,Tony叹息着,只是摇了摇头。

 

“Romanov,太多人想杀了我,包括这个房间里的几个人,所以到了现在这简直众所周知了。就像说水是湿的。”他说。“但这是我的问题。不是你的。”在那之后,谈话停了下来。

 

“他说他对魔法使用者有某种权威。”当他们都不知道如何填补对话时,Sam站了出来。

“这是什么意思?”

 

“他对魔法使用者有某种权威。”Tony轻易地反驳,而Steve几乎想要低下头,在桌上撞几次。这样他们不会有任何进展。

 

“谁了他这个权力?”Sam试着问,Tony耸了耸肩。

 

“我不知道。”

 

“Tony,你必须了解他的一些情况。”Natasha争辩道,Tony点点头。

 

“哦,我对他了解很多,只是没有什么是我愿意分享的。”

 

“Tony,现在这是复仇者的问题了。奇异博士可能是复仇者的潜在敌人。”Steve告诉他,Tony哼了一声。

 

“好吧,我祝你们好运。”他答道。“但是我不会分享。让你的蜘蛛去查吧,我承认我很想看看结局会怎样。”他的声音里有一种嘲讽Natasha能力的意味。

 

“Tony够了。”Steve斥责他,Tony点点头。

 

“是,确实够了。我已经在Strange的问题上画出了界线。要么尊重它,继续下一个议题,要么接受这样一个事实,即在过去的12分钟里,我们都在原地打转。”

 

“他很危险Tony。”Steve恳求道,Tony叹了口气。

 

“至少他不会留人们死在结冰的荒原里。”Tony回复他,这是Tony唯一一次凝视着他,但Steve却把目光移开了。“让我说的非常清楚。如果你们划定界限,宣布Strange是复仇者的敌人,那我就会离开。永久的。”

 

 “什么?”Steve和其他几个人盯着棕发男人说。

 

“你有次问我站在哪边,那天晚上在厨房里那个小小的装腔作势的屁话。如果你把他当作你的敌人,那么我就和他站在一起。就是这样。”

 

“你几乎不了解他!”

 

“但我了解你。”Tony回应Steve愤怒的评论。“这些天里,这就是我现在需要的所有信息,来做出这样的选择。”

 

“你会对抗我们?”Clint说,听起来感觉既神奇又恼火。“你把自己人扔出去,和一个外人站在一起?” 

 

“……是的。”Tony回答说,好像所有的空气都离开了房间。“如果你们逼迫这点,我将永久退出复仇者联盟。”

 

“Tony…”Steve说,他忍不住声音里的惊讶和困惑。他从未意识到他们之间的关系有这么糟糕。差到Tony甚至会考虑离开他们的阵营去为别人而战。甚至连Steve也知道,内战期间,Tony对抗他们,也只是为了他们好。然而这个?这是不同的事情。

 

他们到底要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Whispers of the Fallen by Wix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898122?view_full_work=true

评论(136)

热度(3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