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Tony
FrostIronStrange, FrostIron, IronStrange

【霜铁无差 七夕】我的未来写满了你

1.6万字甜蜜一发完,愿大家爱的cp七夕快乐

概述:

永生并不总是这么美好,尤其当你是意外获得的。Tony也并不是在抱怨,但几个百年之后,他仍不得不离开地球。阿斯基德也没有更好,不过他也不准备待太久。但好吧,后来他撞见了Loki。

 

正文:

当那发生时,Rhodey一开始逗他,对着Tony奔溃的脸说“这不是意外”。他也第一个建议Tony不要试着推翻它 – 每个人都很快跟着这么干了,但Rhodey是那个从一开始就按住他的肩膀,让他坐下的人。“你是个好人Tony,”他的话仍然让Tony想起时感到温暖, “你是个能给予世界很多的天才。你会没事的,因为内心深处你知道你想要这个。如果你不愿意,我不认为它会给你。”

 

‘它’ 指的是一件外星设备,之前没人知道它能对凡人做什么。

 

没人知道,因为之前没有凡人聪明到能解开它,这意味着他通过了某种他不知道他正在接受的测试,并被赋予了如同神族的永生。


Thor欣喜若狂地拥抱了他,想带他去阿斯基德进行进一步的庆祝。但Steve安静地把他带到一旁,说了当他成功注射血清获得了更长生命时,所有没人告诉过他的事。


看着每个人变老去世很难,比Tony想象得难。甚至Steve也在一百年后开始有白发了。他和 Bucky从英雄事业退休,有了个农场,“从 Barton的人生之书里拿了一页”安静地活着直到终老。


Thor在除了Steve外的所有人去世后搬回了阿斯基德。他拜访Steve和Bucky,力所能及时下来帮助Tony,但Odin变老了,他有更多责任。他坚持邀请Tony搬去他的黄金国度, 但Tony很抗拒。他的大厦和Stark庄园也许住满了超英宝宝们,他也许感觉像个老人,在一个和他想要的太...不同的世界。但他不认为阿斯加德会给他他所怀念的。

 

又一个十年后,当无法再去拜访Steve和Bucky时,他终于放弃了。地球留给他的只有坟墓,他知道朋友们不会想看他数着日子拜访一个个墓地的。


所以Tony整装待发,带了最重要的东西,把其余的留给了地球的守护者和机构。他们将要在失去Tony的情况下继续守护他的家乡星球。

 

Thor还是那个吵闹的老样子,两百年过去了,他没有什么变化,这让Tony太安心了以至于他不知道该怎么做。他被自动安排了在宫殿里硕大的房间,比Thor在Tony家逗留的一层楼都大。

 

他也有了一次光荣的可怕的与诸神之父的会面,被介绍给了Sif,Fandral,Hogan和Volstagg。和这些人个性上的冲突让Tony频繁地皱眉,但他猜他只是得花些时间习惯他们。


六个月过去了,他搬出了宫殿,花了这么久仍然在学习怎么容忍Thor无脑的笑话。他转而开始游历阿斯加德,学习一切,把自己淹没在了图书馆里。他在主城“上层社会”城区的小房子让他觉得他仿佛活在古罗马和中世纪英国的混合体里。这儿的科学倒是值得的。有些Tony在地球已经开始创作基础,但现在,无限的时间和原材料让他开始考虑所有创新的不同方向。

 

这并不足够,但尚可接受。

 

阿斯加德不是地球,但对他而言,地球已经丧失“家”的感觉很久了。他没有归属感地随风飘荡,试着找到可以扎根的地方。他仍不知道那会是在哪儿。


Tony已经决定了在阿斯加德呆上几年,把这儿作为去其他国度旅行的基地。几年前他为地球做了个国际翻译器,所以现在他正参照着皇家图书馆里的一些书做一个宇宙翻译器。对万能语的研究越久,他就越确信自己需要法师的帮助。


他已经和一些不同的人聊过,提出问题,然后被法师们的死脑筋轻微地震惊到了。打破惯性思维对这些神族来说好像是个陌生的概念,这让他更想去Alfheim了,因为那里对魔法使用的喜爱有口皆碑,他们更可能会理解他尝试要做的事情。

 

因为我在做一个翻译器”只会让他得到为什么不让我们给你万能语呢?”而当解释他不想要万能语时,他们只会好像他不可理喻似的皱眉。


在任务又一次失败后,Tony回到他的公寓,听到了一些贬低的窃窃私语。他本不会留意,如果不是一个特定的名字忽然出现的话:Loki


他猛地转身,随着他们毫不掩饰的瞪视找到了私语的源头,一位靠墙俯瞰着梯子的前恶棍。Tony知道这个地点;他也经常登上这梯子去庭院。这是行人想要抄近路时会时常经过的地方。


Tony不得不为Loki选择在此处读书而屏住笑容,他想让每个人为避开他绕更远的路,而不是在他面前经过。


法师的腿悬在一边,背高靠在墙上。人们乐衷坐在这个地点,人群通常会继续走楼梯,不被那些发现墙上数个裂缝靠着很舒服的谈天说地的年轻人或者闲逛的护卫们干扰,但显然,Loki在这里就不一样了。


这不是Tony第一次看到Loki,或知道他在阿斯加德。Thor在他到的时候已经告诉过他,他曾感到一股愤怒,直到Thor解释了对方的境遇,以及很多地球只是没有被告知的事情。愤怒在一小时的谈话后褪去了,他只是感到疲倦。


他试着无视Loki,对方仿佛也是如此。他见了Loki两次,一次是Loki参加的宴会,他没有说话,无视围绕他的所有评论。Tony被神族们刻薄的程度目瞪口呆,尤其因为大多数评论和他做了什么无关,而是关于他作为一个,以及他只是和别人不同。Loki提前离开了,Tony完全不怪他。


第二次见面是在图书馆,他发现Loki在一张桌子上阅读,做着笔记。魔法师甚至都没抬头,Tony抬了抬眉毛,但除此之外没有惹他。


结合Thor的解释,百年后,他曾对Loki抱有的恐惧和愤怒很快消散了。Tony只是不想煽动曾经的憎恶感。Thor说过他又是个好人了—即使他在软禁中,无法离开阿斯加德,直到某个刑期结束。


但那并不困扰他,不管怎样Tony总是有些冒失的。


走向台阶,他哀悼着自己的阿斯加德外衣没有口袋,所以他不能看上去更加漫不经心了。他走到了台阶底下,开始爬楼梯。Loki看上去专注于他的书籍,但他仍想要先开口,“这是否意味着当我想要人群散开,我只需要喊你一声?”


Loki小小地被惊动了,向下看着他。Tony对着他困惑的表情微笑了,但即使对方看上去很惊讶,他的凝视仍然十分敏锐,他花了一刻理解对话。Tony后退着走路,这样在他继续爬楼梯时,他能够持续望着法师。“请再复述一次?”


好吧,所以也许这不是一次成功的翻译。“你。人们。”他指着基本上无人的区域。“我一直往这儿走,而你,闪电,为我开了路。”


当意识到Tony所指时,他的注意力回到了书上。他仍然回答了他。“你会惊讶?你已经在这儿呆了几个月了,Stark先生。我认为你会比这多点智力。”


“噢噢噢,所以你有注意到我潇洒的存在。”


“Thor的一只宠物抵达了阿斯加德,是的,当我刚听说时,我有些惊讶。”他的眼睛瞥向Tony,后者沿着台阶转圈,站到了他面前。“不幸的是,在知道那是后,我就没怎么在意了。”


Tony爆发出大笑。“哈!骗人。” 


他肩靠着石头,不在乎Loki可能会杀了他。他现在也是挺坚不可摧了,而且在阿斯加德的下午这么干只会是愚蠢的。再说了,Loki看上去一点儿也没恶意。


“对你这么好奇的生物来说,我至少得是有点意思的,”Tony继续说,“尤其考虑到我是怎么活了这么多年,超过凡人标准的。”


因为Loki一定会好奇。他是除了Tony以外唯一会频繁使用图书馆,而且看上去在双耳之间长了个脑子的人。Tony也从Thor那里哄骗出了一些关于Loki的故事,而它们只是进一步证明了他关于Loki智商的理论。在阿斯加德的所有人里面,Tony大概和眼前坐着的法师最有共同语言了。


这有点令人伤感。


Loki缓慢地从书本上抬头,他没有合上书,但更靠后了石墙,几乎没有掩饰困惑地看着Tony。“Thor早就对我详细描述了你的小伎俩,我很清楚甚至在你来这之前发生了什么。”


Tony装作很生气。“在我出现前就偷了我的关键台词?我知道黄金男孩喜欢他的聚光灯,但这就很无礼了!”


Loki的嘴角有一丝笑容,又消失了。“你该为他的评语高兴,它使你轻易地被这个国度接受了。”


“是啊,真是太开心了,”Tony低声评价道。这让Loki调整了身姿,为他不怎么恭维的语调好奇,评估着他。他不是真的想要Loki追问这个。天啊,他几乎都忘了注意他说出口的话的感觉了。这儿的每个人都听过就算。“所以嗨,你们这些拥有重要知识的人哪,是谁对Thor指出我不该摆弄那个装置的?”


“我本人,”Loki简单地回答。


Tony歪着头,但他不但没有听到谎言,他也直觉地相信他。Loki知道他在说什么。他熟知魔法,一如Tony熟知科学,而且他们俩都搜寻知识,以一种让神族们互相撞头的方式。


“呃。酷。所以你就是当我需要答案时可以去问的人?很高兴知道这个。”他停下来,几乎错过了Loki对他回复的惊讶。“事实上,我想过这个。你对万能语和翻译器作何感想?尤其是‘为凡人做的’那种。”


Loki对着他缓慢的眨眼,但还是机械地回答了。“有无数版本,但相对而言没有特别出色的。大多数凡人并不在乎这个,因为有太多生物能够理解他们了。”


“那就只是懒散了,”Tony抱怨道。“也许我该成立Stark宇宙公司。我仍试着找出美元兑阿斯加德币的汇率…你们这儿的货币有名字吗?”Loki张口,但Tony已经对他挥手了。“不重要。你能为了我的翻译器添加魔法吗?我试着做一个可以翻译的装置,要是有个魔法原型机做参照就好了。”


“你希望你的科技上施咒?”


“是啊?”Tony回答道。“我是说,我和一些其他的法师们聊过,但他们真的毫无用处。而且,没人会承认,但你被很不情愿地称为阿斯加德最好的魔法使用者。我总是用最好的,你是最好的。你愿意对着我的翻译器弯弯手指吗?”


Loki只是凝视了他很久,Tony无法解读的想法浮现在他的眼睛里。他甚至短暂眯起了眼,怀疑稍纵即逝,如果接下来的放松说明了任何问题的话。不到一分钟的安静后,他轻微地叹了口气。


“Stark先生,”Tony不喜欢这个口吻,太过正式疏远,“你不同寻常地愿意相信我,也对我的魔法能力惊人的坦率,但恐怕我会拒绝你的提议。”


Tony皱眉。“好吧。为什么?”


他的坚持敲掉了礼貌的壳,Loki的眉毛抬起,嘴角抽搐。“因为我这么说了。”


“如果我说‘美人求你了’会有用吗?”


笑容更大了,他几乎听上去像在抑制轻笑。“不,Stark先生,这不会有所帮助。”


Tony不能说他没有失望,但这确实有点牵强。Loki不是他的敌人—他们显然都对彼此比较中立了—但他猜帮助一名前敌人解决一个平凡的工作并不在Loki的优先选项上。

 

他得继续纠缠其他法师了。


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能也缠着Loki。


“如果说我请你那杯—”


“Anthony!”


Tony低声呻吟着,翻着白眼,仰头看天来寻求一些他妈的力量。当他重新看向Loki时,发现对方为了Tony的反应目瞪口呆,他也看上去及其感兴趣。Tony只是觉得很挫败被他们找到了,不能继续缠着Loki让他给出新的答案。


Volstagg接近后拍了他的背,让他跳了起来。他回头,看到Sif也在那里。她调情般地对他笑着,一半是让Thor嫉妒(她持续失败着),一半是实际想和他上床的兴趣。Tony非常想让那个永远不发生,实际上—他很确定她在交配后会杀了对方。


“嗨黑桃A,红桃皇后。”他们都看上去很疑惑,但那很好。他才不想解释这些贬低的话,而且他在被砍头前就想逃跑了。“我现在不想玩槌球。”


Sif只是对他大笑。“你太奇异了,Anthony。你必须给我们再多讲讲你的世界,这样我们才跟得上。”


Tony微笑着,带着所有他没有感觉到的幽默感。“我不太确定你会有多喜欢爱丽丝梦游仙境。”


Loki纵声大笑,Tony猛地转向他,看到那双眼睛里充满了愉快和了然。Tony的笑容一下子变得真诚了:他妈的太对了,你懂了我的引用。


“你会叫她红桃皇后?”他问,看上去对整件事感到了狡猾的愉悦。 


他会的,如果他读了那本书,也同样不喜欢Sif的话。


但Tony并没有机会回答,因为Sif 冷冰冰地呵斥了,她的口吻带着好多年积累下来的憎恨。“我不认为你参与了我们的谈话, Loki。”


“我亲爱的,Sif,”他的嗓音同样的冰冷,但至少他装作客气,“尽管我不能导致你不正确的想法,事实上,是你加入了我们的谈话,”他的笑容像刀锋般锐利,“而不是反过来。”


“好吧那我们不会让Anthony再被你扣留了,”Volstagg咕哝着,牢牢握住了Tony的肩膀,把他拉离了墙壁。Tony太过惊讶地跌跌撞撞了,他来回转头看着三人。


空气里充满了沉重的压力,Loki蜷缩着,他之前没有这样。要么他没把Tony当作威胁(这想法稍稍有点冒犯他),要么他只是知道他们是的。


不管怎样,Tony可不想被他无法忍受的人们拽走,当他正转头享受与Loki的谈话时。他准备就这么说,挣脱Volstagg的掌控。但当他开口时,没有声音,他被强迫合上了嘴巴。知道这并不是的意思,他快速瞥向Loki,看到了对方极细微地摇了摇头。


Tony对着他皱眉,但他没机会回答,Sif恶毒地道别,Loki咬牙,但没有做出回应。接着Tony被带走,快速被带到了训练场。他想要转身试着解开Loki这个谜题,但他被魔法强迫直视前方,和他们一起移动。 


他花了一个钟头才摆脱了他们“朋友不让朋友独自打架”的计划。 


回公寓的路上,他需要路过和Loki说话的地点,但他毫不惊讶地发现骗术大师消失了。Tony沮丧地吐了口气,抱怨着回去了。 


回到了工作室,他应该让自己迷失在公式和项目里,但这只是衰减了他的恼怒,让他更想和Loki再次说话了。


Tony想要问他干嘛要封上他的嘴,他也想完成他们刚开始的。他仍需要一位法师来帮助他的翻译器,以及其他可能晦涩不明的问题—他决定了,除非有更好的人选,那人必须得是Loki。


他花了几天才又找到了法师。他毫不意外那是在图书馆。


得意地对着Loki沉思的身姿笑着,Tony手臂里堆着书,笔直走向对方。他把书册噗通地放下,Loki受惊地瞪着他,掩饰着轻微的迷惑。


坐在对方对面,Tony从最简单的问题开始,“你为什么不让我开口?”


Tony很感激Loki甚至没有装不知道他的问题。“你将要继续和我谈话。”


“而你不喜欢吗?我让你笑了。我知道我至少是有点意思的。”


对方又轻微笑了下,但很快逝去了。“Stark先生,你对我非常客气,和着星球上每个角落我遇到的恶意不同,这让我得以愉悦的休息,当然,除了Thor以外。”他皱眉,显示出他并不感激。


“再过一年,我就可以随意来去了,”他继续道,“我不愿他们试着增加刑期,出于我蛊惑了你或者其他什么蠢话。他们希望见到你和他们一样不喜欢我。”他耸肩,回到了自己的书上。“我确信你可以很容易地做到。”


Tony无视了最后一句,专注在更重要的地方。“我以为他们想要你离开这个星球。”


“噢是的,”Loki带着淡淡得意的笑容回答,“但他们远更想要我被关起来。”


“当然他们没蠢到相信唯一让人喜欢和你说话的原因是因为一个咒语?”


Loki看上去有点困惑,他又盯着Tony。“当然你不会认为这个国度的人们会享受和我的谈话?”


好吧。如果他曾听过的话,这毫无疑问是在喊疼了。Loki仿佛陈述事实一般说着,就Tony所看到的,这该死的准确。好吧,直到他来了。


“好吧,在享受,直到那两个蠢货决定毁了派对。我想认为我在逐渐说服你用魔法帮我了。”


Loki哼着笑了一声,但他几乎看上去柔和了些。更加的柔软。毫不奇怪,如果他习惯了人们厌恶他单纯的存在的话。 


那就是说,Tony是在百年里第一个不这么说的人吗?这太可怕了。


“我已经很清楚地阐述了我的决定,Stark先生。”


“Tony,”他纠正着,早就想告别正式了。他也想要杀人了,他希望有人能喊他自己选的名字,而不是Thor四处传播的那个Anthony。呃。“我的固执可是很有名的。”


“为了完成你那个装置,我丝毫不怀疑。”他停顿,但他的眼睛里闪烁着善意的幽默,“Tony。” 


得意地笑着,Tony抽出了书堆上的第一本书,打开了。他也取出了笔记本,让自己坐得舒适。Loki全程看着他,眼里充满了好奇。 


“我猜你将要侵犯我的独处时光了?”当Tony不再开口时,Loki最终问道。


“我是你的读书伙伴,”Tony轻快地告诉他。“而且我保证我会让安静阅读体验变得好太多。”


Loki摇头,但甚至都没有尝试反驳,他回到了自己的工作上。Tony看了他一会儿,也这么做了。


他得承认,Loki对他的纠缠处理地非常好,而且和他对话如此轻松,他诚实地被惊讶到了。在他脑子里,Loki是那个他在天空母舰上看到的反复踱步咆哮的男人。现在的这个男人更加安静,而且深思熟虑。他也独自一人,没有憎恨诽谤或者强迫的兄弟爱以外的社会刺激。

 

Loki也许没有很喜欢他,但肯定也没有拒绝他。Loki也是Tony能在阿斯加德找到的最志趣相投的认了。Tony想念和人们聊除了战斗以外的事情,而Thor占据了他所有尝试的话题。他怀念风趣的斗嘴和聪明的对话。


这并不意味着他会在Loki这儿找到这些,但于此同时,他的直觉说他会的。这值得一试,对吗?说真的,他有什么可失去的呢?


结果他没什么可失去的,却赢得了每件事。结果走过去纠缠Loki是他能做的最好的事。


Loki一开始有点矜持,回应他的玩笑,但并不主动,并不加深它们。Tony是那个一直去找他的人,坐在他身边讨论他想到的任何事。比如他是怎么知道爱丽丝梦游仙境的。(发现Loki去过无数次地球,他拥有贯穿历史的如此之多的物品,简直让人毛骨悚然。他就像只喜鹊,尽管Loki看似没明白当Tony的比喻。)


Loki总是乐意纵容他,于是他们花了几周,仅仅是进行简单的,友好的闲扯。再后来过了不久后,Loki第一次过来找了。


他正在图书馆工作,迷失在他潦草写在羊皮纸上的涂涂画画里(他还在习惯那个)。他在计算着怎么将一种焊接手法融入他的盔甲,直到某个物品被放在了他读的书页上。


Tony书卷气地眨眼,试着转换大脑的轨道,甚至花了点时间才想起这是什么。当他意识到时,他放下了一切拿起了它,全身兴奋地颤抖。这是个古董的Alfheim翻译器。


“我不会帮你做你的发明,”Loki坚持道,“但这破旧的东西在集市上而且—”


“你是他妈的最酷的人,”Tony站起来宣布,试着接近对方,当注意到Loki的僵硬时,他停下了脚步。“对。不是喜欢拥抱的那种男人。知道了。但说真的,谢谢你,这会帮上大忙的。”


一旦他知道Tony会呆在那里,Loki至少谨慎地放松了。


“是的,好吧,”他抚平日常的皮衣,看着不太自在,让Tony屏住了笑容。他可以想象到Loki研究摊位时看到了这装置。他可以想象他犹豫,然后走开好几次,直到最后说服自己买下了它。“也许现在你会停止对我说胡话了。”


“不,”Tony立刻回答道,“我仍会找到一些其他事来烦你的。”有些什么闪过了Loki的脸,尽管这太快了,Tony很确定那是接近安心的情绪。他的小驯鹿是不是逐渐喜欢上他了?“所以还有什么别的吗?有什么新奇的事分享吗?市场上没有其他宝石了?”


不是一颗宝石。”Loki争论道,但他已经坐在Tony的桌边了,拿起来漫不经心地检查着Tony的书。“你现在在研究什么?”


Tony大大又有点疯狂地笑了。“我傲慢又寡言的法师问了个很棒的问题。”


他的描述让他被瞪了,但Loki没有离开,他们细想着Tony的设计,他也开始急速地参与讨论和争论。Loki实际上帮了他,也在纸上写下了自己的笔记。


直到几小时后,那晚他回到了家,Tony才意识到这是Loki第一次参与他们的互动。他没有靠着椅背,除了细微的观察外一言不发—第一次,对方面具下的精英学者第一次露出了水面。


Tony自豪的咧嘴笑了,他高兴的有点忘乎所以,感觉他解出了一道难以捉摸而又复杂的谜题。还有很多需要学习,没有什么是彻底解决了,但Tony感到…他妈的百年来他从没有在另一个人身上感受过的激动。


那晚他意识到,Loki是他的朋友。他对这个结论感到全然彻底的安心。


我是永生不灭的,但我不是一个人。 


又花了几小时,他意识到了另一件事。这让他的锤子停在了空中。


而现在,他也不是了。

 

-----

 

Tony没有对Loki提及他的顿悟,他只是继续一如往常。Loki现在在他身边的时间多多了,他暗自微笑。他也注意到人们的凝视经常…离开他们,好像是被咒语说服的。他并没有对Loki指出,他确实意有所指地看了Loki好几眼,但仍然没有就此发表评论。


他猜他不该干涉一件好事,他只是持续尽可能地和Loki作伴,在余下的时间避开Thor和他的朋友们。


但他们坚持不懈。


现在他和Loki相处了三个月了,Loki聪明的魔法帮助他们避开不受欢迎的打搅。他现在得承受后果了,因为蠢货战士们不但在早上他试图离家时逮到了他,他们还缠着他一整天。

 

他们甚至开始计划一次打猎。

 

是某种可怕的马背上的露营,他们要进入森林,进行某种战士对抗自然的活动。看上去得花上几天完成,他们只会在杀了足够多猎物,看上去像冠军时才会回来。Tony宁可射穿自己的脚。


幸运的是,他们在晚上分开去睡了,Tony设了和很早的闹钟—他已经清楚他们的埋伏手段了—用隐身技术溜进了宫殿。他从来没去过Loki的皇家住所,但Thor带他参观过宫殿,对大楼的扫描让他推断出了方位。


他正走向最后一个走廊,他盯着Loki房间巨大的门,直到有什么呲呲的声音,他及时低头,看到他的科技噼啪作响,反射面板失去了隐身的功能。


“你很幸运我对你有些喜爱,”Loki告诉他,“不然我的结界会凶狠得多。”


Tony抬头,发现法师用自己的术法现身了;金绿色的光黯淡下来,现出了他的身姿,对方正靠着门。


Tony戳着仍冒着火星的战衣。“更凶狠?我想你炸了它了。”


“它们可能会炸了你,Loki简单地告诉他,直到手指示意他向前。这个动作让Tony注意到Loki穿着睡衣。或者是他认为睡衣的东西。亚麻的裤子和宽松的上衣,但这对Loki这样的男人来说仍是相当放松了。“你来这儿做什么?”


“寻求庇护,”Tony诚实的回答,对方扬了扬眉毛。


“为什么?”


Tony笑着跟着走进了Loki的房间。“他们要带我去打猎三天,”他并不需要指出是谁。“如果被迫做那个,我可能会疯。不如你用魔法把我藏起来,直到他们离开,这对所有人都好。”


关上他们身后的门,Loki跟着他入内,而Tony扭头看着每个方向,看着这个Loki叫做家的空间。这和Tony期待的很像:装满了书,旅行的小物品,以及某种低调的奢华,和神族那种好炫耀的压迫天性迥然不同。


他们所处的主要房间是娱乐用的,而两扇门指向其他的空间,Tony好奇门后有什么,但他满足于倒在最近的长椅上。整个空间散发着微弱的草药味,以及无法定义,但属于魔法后蔓延的香气。他也闻到了强烈的檀香木的味道。 


Loki不急不慢地坐在了自己的扶手椅上,答复着Tony,“如果他们以为你失踪了,他们不会走的。你不会在这儿躲多久,Heimdall会被下令搜索你。”他遗憾地笑。“我不会帮你躲他,就算我这么做,他们也会怀疑我是犯人,到这儿来找你。”


为这个回答呻吟着,Tony更加深地陷入了扶手椅,想让自己看着悲惨又不幸。也许Loki会可怜他?“好吧,那就告诉他们我们有计划。你比他们快了一步。我和你在做些什么。天啊,我宁可切三天的咒语材料也不想和他们一起去。”


“Tony,”Loki仿佛在和一个十分愚钝但仍然很钟爱的孩子说话。“我不能简单编造一些借口。”


Tony抬起头。“为什么不?这难道不该是你的天赋吗?”Loki看上去像是在恼火,但仍然显得被逗乐了。“你甚至都不需要撒谎,”Tony妥协道。“我们完全可以做些什么。你想在三天里做什么?我保证这会比他们的计划好。”


“你错过了重点,”Loki轻柔地告诉他。“那仍意味着你我之间有某种联系。你还不如伪造受伤,或者其他时间上冲突的事件。这都比告诉他们你选择和呆在一起好。”


Tony对他皱眉。“为什么?你是我的朋友,而我受不了他们。我不喜欢那是他们对你生气的理由,但我更愿意与那些认为我不能选择我自己的该死的朋友的人们切断关系。”


Loki看着有点震惊,而Tony忽然觉得不自在了,好像他的皮肤绷得太紧了。“我是说,你不介意公开我们的友谊,对吧?”当他只收获了吃惊的安静时,他补充说,“你知道我们是朋友,对吧?”


Loki脸上的表情说明他并不知道,或至少,他没想到Tony会这么想。这个表情稍纵即逝,他掩饰地看向一边,清了清嗓子冷静自己。当他转身面对Tony时,好像震惊于自己的不安全感,他从未如此令他痛苦地诚实过。


“我猜如果必须的话,我可以让你加入接下来几天的计划,免得你再烦我。”


Tony得意地笑了,愿意忽略他面具的裂缝,如果Loki打算救他的话。“真不知道没了你我会怎么办,Lokes。”


“是,是,你嘴上是这么说的。”他眯起眼睛。“还有不许说那个可恨的昵称了。”


“当然了,Lokes。”


Loki厌世地叹了口气,而Tony只是笑着扯掉被炸毁的隐形战衣(他会让Loki付出代价的)。Loki已经开始问他早餐想吃什么,他传唤着仆从,询问他们今天打算做什么。


Loki也告诉Tony他必须呆在Loki的房间里,直到Heimdall被召唤来搜索Tony,但他并不担心。坦白讲,Tony很期待见到当Sif冲进来发现Tony开心自在地和Loki相处时的表情—发现他在她与她烦人的小团体和Loki之间选了Loki

 

这就会跟接下来几天和Loki相处一样有意思—他们可以不被打扰,不用顾虑而且公开他们的友情,让所有人看到。


没错,Tony躺着询问Loki最近的魔法项目时,想到:生活是美好的。

 

Loki房间发生的对峙实际上比Tony期待的要火爆的多。尤其是Sif,她咆哮着对Loki神格的所有诽谤,直到Tony咄咄逼人地站在她面前,不再像先前有所保留地,彻底用言语把她剁成了肉酱。


她很震惊,其他人也一样—除了Thor,他进来的有点晚了,但很快拼凑出了真相。他仍站在后面眯着眼,看着双方的争论。Loki也很安静,但他嘴边得意的小微笑证实了他的愉悦,尤其当Tony双手交叉站回他身边,瞪着眼前的四个混蛋时。


Thor简洁明了地结束了僵局,他说为他们新的友谊感到高兴,然后拖着其他人走了。他让每个人同意他们会忘了这些辱骂,各退一步。 


在地球上呆了这么久后,Thor真的有了点改变。但这并不意味着Tony不会为Thor不要求Sif向Loki道歉而感到暴怒。好吧,尽管有些在Loki做了那点混账事后是应得的,但大多数只是酸葡萄的恶臭罢了。 


而且就算也许Loki被称作某些名字是应得的,这并不代表他们可以在Tony面前说他朋友的那些混账话。


他跟Loki吐槽,但法师迅速地忽略了,转移Tony的注意力到了他们这周的计划上。对方如此的不在意和习惯他们的行为让他生气,但Tony也不想毁了他们三天的自由,所以他闭嘴了。


而他们在一起的时间是美妙的。


他们在Loki的房间里呆了一整天,讨论着书籍,魔法和科技相比的好处和不同,只被用餐和去图书馆拿更多书打断了。接下来的一天他们去了一系列集市,Loki指给他看最好的商品,Tony开心极了。第三天,也是最后一天在安静中度过,就像他们在图书馆里一样。做他们自己的工作,偶尔提问和帮忙。


Tony不想让这停止。而这也并没有真的停止。


四勇士打猎归来就不太出现了,Tony大部分的自由时间和Loki呆在一起。他们并没有每分每秒在一起,但Tony没有留意到的紧张在两人间消失了。在公开了他们的友情后,Loki看上去更加放松了些,而这使一切完全不同了。Loki也终于开始用魔法实际帮助Tony的项目。 


他甚至开始协助他做翻译器—但打破那个屏障并不是一夜完成的。直到Sif凭空冒出来对Tony说话,齿轮才开始转动。Tony在前一晚过得很充实,发明创造,和Loki谈天,只回家睡了几小时。当Sif找到他时,他正东倒西歪地去市集找吃的。


Tony并没有被对方的打搅所打动,但他愿意听她说完。当她对话的重点在于给他提供一名新法师”这样他不必再忍受和Loki相处”。他几乎要发火然后说一些他大概不会后悔的话,但这不会有所帮助,因为Loki是朋友,而不是他的奴隶。

 

Tony咆哮着他和他选的法师在一起有多开心,然后扬长而去。他花了几小时,满面怒容地穿行在阿斯加德的路上,但当那没有帮助时,他回到工作室埋头苦干,等自己终于冷静下来。


他最后去见Loki的时间比预计的要晚,外面都快黑了。他在闲暇之余制作让Loki可以灌入自己魔法的护身符(据说手工打造的威力更大),他觉得现在正是给他的最佳时机,有助于进一步确认每个人都热衷怀疑的友情。


Loki并没有像他估计的那样呆在图书馆,所以他去了对方的房间,发现后者正在心不在焉地翻书。他心里有些事,如果他因为Tony的出现吓了一跳说明了什么的话。当然了, Loki可以和任何人一样迷失在书海里,但他有无数的,复杂而危险的结界,没有留意到有人进入他的房间是很奇怪的。他甚至在三天里给他看了一些,它们太他妈的出色了,就像蛛网般在空中悬挂着闪闪发亮。


Loki非常的喜悦—沾沾自喜—于Tony有多喜爱它们,这让Tony轻笑,对着另一名男子摇头。


仍然,没什么能引起现在Loki脸上的表情。


“我以为你今天不会来了。”Loki最后说,合上了书。 


托尼气呼呼地坐到离洛基最近的家具上。“如果我在路上没有被拦截,我就会早点来。”


“啊,”洛基过了一会儿猜到了。“三勇士中的一个?”


Sif,”托尼澄清。“最后我不得不回工作间,在向她发泄之前,把我的愤怒敲打出来。你到底该死的做了什么让她这么恨你?”


洛基耸了耸肩,像往常一样,避免详细阐述他的斑驳过去。“你要是问她的话,光是我的存在就够了。”


也许吧。但托尼还是想知道。“她会吗?”他一直等到洛基望向他。“如果我问她,她会那么说吗?”


洛基盯着他的眼睛看了很长时间,然后叹了口气,“不,Tony,你我都知道事实并非如此。”


“所以你做了什么?”


“所以你做了什么?”


他完全不带幽默感地笑了起来。“几个世纪以来的数以千计的恶作剧。”他笑了笑,但他的声音也更锐利了。“大多数是报复她的行为—尽管她永远不会这么看—而其他只是因为我一直不喜欢她。”


Loki语气的尖锐就像一把被拔出的刀,或者一个防备的支撑,仿佛清楚Tony不会同意他的行为。


好吧,他错了。


“不能说我怪你。”Tony耸了耸肩,Loki的微笑像一道闪电,稍纵即逝,但极其明亮。“我想这段友谊会是她心里最大的刺。”


是的,”Loki的这个单词里包含着如此之多的满意,托尼轻笑了。他还发现自己厌烦也渐渐消失了。“她想对你说些什么呢?”


 等等,不。那种该死的挫败感又涌了回来,让他生气地皱眉。“显然她有一份更适合我交往的法师名单,而不是你。”


“哦?”他听上去很好奇。“她建议了谁?”


“几个白痴。这无关紧要,因为我告诉她我已经做出了选择,而那是。真是完全浪费时间。”


“哦?”这次Loki听起来很高兴。他的眼睛闪烁着喜悦的光芒,就像一个坐在椅边的孩子,在听他最喜欢的故事。


看到这情景,Tony嘴角上扬了起来。“我告诉她,如果她要给我一个低级别法师来做我的项目,她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继续,”Loki前倾,发出了猫咪般满意的咕噜声,Tony大笑。


“我们很傲慢,是不是?”


“是,”Loki简单地回答,但同样高兴,“但很少有人不同意Sif对我的看法。我在享受这个。”


Tony感到一阵猛烈的愤怒,但他尽力掩盖了起来。“嗯,任何时候,只要她试着告诉我该和谁做朋友,我都会对她这么说的。”Tony抿紧了唇。“我不知道这里的人怎么能认为她比你好。他们完全都是些白痴。”

 

Tony本想吸引Loki的目光,看到他眼中的认同,听到他为自己优越性正名的辩护姿态,但对方看起来很震惊,好像对着突如其来的什么措手不及似的。他很快用假笑和封闭的表情掩饰了,但即便如此,他仍有些动摇,还没完全恢复。


“人们对我有偏见,”他小心地回答,“这很平常。”他清了清嗓子。“所以,她不可能占用你一整天的时间。你还做了什么?”


Tony整个人亮了起来,先不顾Loki的表情,他从口袋里掏出个小包。他扔向Loki,对方只手轻松地抓住了它。他皱了皱眉,然而打开袋子看向里面时,一下子震住了。Tony得意地笑着,懒洋洋地靠在家具上,十分沾沾自喜。“当制作‘攻击性’的护身符时,我猜愤怒是一件很好的锻造物,对吧?”

 

Loki的视线并没有离开包,他把包翻过来,许多小物品落入他的掌心和书上。


总共有十个,形状和设计各不相同。Tony参考了魔法书,他潦草地写下了制作笔记,并把它们刻在某些地方,这样Loki就能将魔法注入这些符文中。它们的力量会被增强—如果Tony没读错的话—因为他是为一个特定的人制作的,他的善意与保护的用心会自动被锻造进每一个护身符里。


“像你这样的人,”Tony对他说,“可能需要所有你能拿到的好运护身符。”


Loki甚至都没有看Tony,他抚摸着其中的一个图案,吞咽着。Tony正要逗弄他作出反应,对方的手移开了,尽管Loki没有动,护身符全部飘到了空中。


Tony坐了起来,好奇地看着它们在空中跳动,随着Loki的魔法发出绿光。只过了几秒钟,它们又落回到Loki的书上。当Tony把目光从它们身上移开时,他发现Loki的双眼正注视着他。


“你为我做了这些。”


这听起来很沉重。“…对?”


Loki张了张嘴,又合上,再次看着它们,他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他似乎对某件事很矛盾,然后抿紧了唇,眨了眨眼让情绪过去。当这一连串令人担忧的表情消失后,他慢慢把东西装回了包里。


Tony开始对这个惊喜感到后悔。


“呃。如果你不想要它们,你可以—”


“不!”Loki突然打断了他,Tony的眉毛扬了起来。“不要拿回去。”


“我不会—”


“即使是口头上,”Loki打断道,“如果你这样做,它们会失去力量。我…请不要把我的沉默当作是对你礼物的拒绝或者不满。它们…”他似乎在寻找词语,然后紧紧地把礼物攥在手里。“它们很美妙。真的,Tony,谢谢你。”

 

Loki的声音中隐藏着一种小心翼翼的情感,以及不明白该如何表达,Tony怀疑是否有任何人曾花时间为他做一件礼物,仅仅是因为他们能够,因为他们对他充满了喜爱。


Tony不喜欢(再一次)一切的证据指向是否定的。


但他什么也没说;当Loki站起来把这些物品拿到他的一个工作区域时,Tony只是微笑了。“不客气。我在想你可以把一个挂在你所谓时尚宣言的鹿角装饰上。一些金线,几个小玩意,会很有节日气氛的。”


Loki拿着包,全身僵直了。他背对着Tony,在Tony还没来得及提出疑问时,Loki紧张地宣布,“我为攻击了你的世界感到抱歉。”


Tony太过震惊了差点摔倒。“什么—”


“你的世界,”Loki转身面对他,靠在桌子上,尽管试图表现自己的轻松,但看起来很不自在。 “那是许多年前的事了,但我知道这对你仍是个最近的伤口—”


“好吧,不,没事了,真的。Thor解释了发生的事,还有—”


Loki摇着头。“我仍然攻击了,我的存在几乎是难以察觉的—”


“Loki,如果我对这个还有问题的话,我们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相处了。说真的,没事了。谢谢你的道歉,但真的没必要。你并不是自愿的,还有,”Tony刺耳地笑了起来,“我已经看穿了阿斯加德,如果不是因为Thor,每个人都会看不起我们中庭人。”


Loki皱着脸。“Thor的观点不能改变我的暴行—”


“它们不会被改变,”Tony站起来,走近对他说,“对我来说不会。但你不是那个把我扔出窗外的人。”Loki悔恨地皱起了脸,这几乎是甜蜜的。


“我不是玩弄把我带到这里的装置的那个我了。我们都和从前不一样了,而且…已经有一段日子,我不把地球当作‘我的世界’了。”Tony若有所思地皱起了眉头。


“阿斯加德也一样,它不适合你我。”他再次看向Loki的双眼,在他的脸上看到了一些奇怪的神情,但他还是继续说。“过去的你改变不了现在的你,而你现在是我的朋友。”


好吧。奇怪的表情变得更深了,有什么在扭曲着,直到Loki的脸上几乎又出现了退缩。


“什么?”Tony忍不住问道。


Loki只是摇了摇头。“你太宽容了。”这听起来并不完全是真的,但接下来的话完全让他分心了。“不说那个了。我对你的翻译器有了一些想法。”


“噢,真的吗?”Tony对话题的突然转变扬了扬眉,但他太激动了,无法忽视Loki刚才的话。在Tony目前想要的所有东西中,最重要的是能够摆脱阿斯加德,独自旅行。


不过,也许他得修改一下那个计划,带上一名旅伴。


他非常愿意被Loki带着穿梭宇宙。当然了,当Tony有了能工作的翻译器后,这将是Loki的选择。


毕竟,谁能说Loki会想和他这样的人太空猎奇呢?


-----

 

在接下来的几个月里,Tony并没有提出他暂定的旅行计划,也没有提到那天对方的那些奇怪表情。它们没再出现,所以他就当它们只是与护身符有关。它们看起来并不是负面的,所以为什么要担心呢?


Loki那天在两枚护身符里灌输了魔法,将一枚像幸运硬币一样放入了他的口袋。他还把另一枚做成了项链,但让Tony吃惊的是,他让他戴上,作为一种好运和灵感的象征。Tony很喜欢这个主意,马上就挂脖子上了,感觉Loki在看他,但当Tony转向他的时候,法师的目光移开了。


随着一周周的流逝,Loki的房间里和他身上开始出现这些护身符,每当Tony发现它们的时候,他都会感到一阵轻微的兴奋。他会朝Loki开心地咧嘴一笑,得到一个小小的回应。


但最棒的,他最爱的事是,他们友谊公开后的第一次宴会。


Loki坐在皇家餐桌旁,而Tony和四勇士坐在一起。他们现在对Tony有些冷淡了,但他可以应付,他试图不被发现地对Loki做鬼脸来消磨时间,想要抓住Loki施法从他的盘子里跳出来,绕着桌子跑的一颗魔力豆。


等用餐的部分终于结束后,Loki走下来坐在了Tony的身边。这引起了人们的窃窃私语,因为Loki总是在饭后离开。


Tony没有理会,俩人走到场边,对着其他客人们冷嘲热讽。Tony也看着Loki的花招随着参加派对的人们喝醉了而变得越来越大胆。在一个特别滑稽的咒语后,他靠在Loki肩膀试图压低大笑。


对Loki来说,这还不够。他眼睛明亮,脸上微微泛红,好像是他喝了酒,“你愿意帮我进行下一个恶作剧吗,Tony?”


他怎么能抗拒一个精彩的恶作剧呢?


而那太棒了。麦芽酒里被添了一种会作用像真理血清的花,而一只愤怒的鹅状生物从厨房里被放了进来,引起了一场浩劫。Sif也掉在了一张桌子上,热乎乎的肉汁(Loki向他保证,很难洗净)撒了她一身。


他们在被指责前就逃走了—尽管都知道会被指责的—他们还在走廊里边走边笑个不停。那个夜晚是,也依然是完美的。只是剩下的部分仍给Tony带来了一些问题。


Tony在滔滔不绝地讲Loki花招后的天才,每一个手法后的技巧,而Loki拥抱了他。字面意义的把他拉近,搂在怀里。一开始他吓了一跳,但很快就稳住了自己。Loki很温暖,身上有淡淡的药草味,他把他搂在怀里,让他觉得…快乐。

 

哦,他甚至呆在Loki怀里想着,这不只是友谊了。


意识到这点很简单,但却并不容易。


他想过吻他,就只是双唇接触,然后让Loki决定,但最后他还是退缩了。Loki是他的朋友,自从这场混乱开始后的,第一个也是唯一的朋友。Loki的寿命和Tony一样长,他知道五百年后他们还会是朋友。

 

这实在太冒险了,所以他笑笑退缩了,什么也没做。什么都没变,他只是把那个意识小心地存放在他的脑后,不再去想它。


他可能也会无限期地把那个想法抛之脑后,好像他从未意识到自己加深的情感般地继续生活,但与他们的过去不同,从前是他推动着他们的关系,而这次,是Loki。


事请发生在他带着完成的翻译器冲进Loki的房间,抓住Loki的手腕,请求他把他们传送到阿斯加德可以让他试用的地方。Loki就这么做了,他们花了几个小时和不同的人们交谈,Tony解决了最后的问题。


他是如此地开心,充满这冒着泡泡的热情,以至于他没有注意到Loki在同样的兴奋中慢了一秒。他的脚步慢了,随着那天的流逝,他的眼睛也绷紧了。


Tony忙完了一整天后,Loki把他们带到一个僻静的地方,Tony倒在了长满青草的山坡上,Loki则小心地坐在他身边。他们沉默地坐了几分钟,Tony望着云朵,Loki则茫然地盯着他们脚下的森林。


“现在没什么可以阻止你了,”Loki打破沉默说。


“嗯?”Tony哼着歌,眼睛半闭着,沉浸在该如何进一步改进翻译器里。他的下一个目标是做得更小、更不引人注目。


“这是你在阿斯加德逗留了这么久的原因,不是吗?”Loki猜测道。“你希望在旅行前能有一件沟通工具。”


Tony耸耸肩,把发明的想法放在一边,专注与Loki对话。他没有否认这个指控,“好吧,是啊。我不能指望人们在我所到之处都会万能语,不是吗?”


“对,”Loki平静地同意了,“不,你不能这么指望。”


他的语气使Tony皱起眉头,他肘撑起身子看着Loki。对方暗沉地皱眉,似乎迷失在自己的思绪里。“Loki?”


法师眨了眨眼,重新看向Tony。他凝视着他很长一段时间,Tony完全看不懂他的眼神。最后Loki直截了当地问,“你什么时候走?”


Tony确信他漏掉了什么。“嗯?”


“阿斯加德,”Loki澄清道,听起来很沮丧,而对流露出那种情绪感到极度不开心。“你什么时候离开阿斯加德?”


这确实让他吃惊,但Tony依然回答道,“嗯,我不知道。我并没和最新的旅行社预定时间。我想再过个…”他快速地心算了下。“四个月?”


“四—”Loki停顿了,他坐直了盯着Tony,完全掩藏起了情绪。“四个月后我就可以自由地离开这个星球了。”


“你抓住了重点,嗯?”Tony咧嘴一笑。“我很乐意等一位旅行伙伴一起游览这些国度。”


Loki的声音听着很麻木。“你想和我一起旅行?”


“呃,没错?在宇宙中探索,总是最好和朋—”一只手突然按在他胸前,Tony停住了往下看。他然后转向正专心看着他的Loki。“呃。Lokes?”


Loki注视着他很长一段时间,然后弯下腰,侧过头。Tony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他们的唇触碰到了一起。Loki只呆了一会儿,然后他退回到一个舒适的距离,他们看着彼此。


“这个又怎么说明呢?”Loki静静地问。“如果友谊不是我想从你那里得到的,而且我这么想已经有段时间了呢?”


“多长时间了?”Tony忍不住问,就算他的手向上抓住Loki的衬衫,另一只移向他的脖子。


这些动作让看不见的压力离开Loki的身体,他移动着直到跪在Tony的腿上,他们的眼睛从没离开过对方。“自从你给了我这些护身符后。”他的手抚摸过Tony衬衫下的项链。“自从你把我当成了你想与之共度时光的人。自从你的聪明使我惊讶,而你的才智则打动了我。”他紧张地轻轻舔了舔唇。“你呢?”


“自从你和我一起恶作剧之后。”Tony笑了。“自从你是这个星球上我唯一能忍受的人。自从你让我笑了,让我又能享受生活了。自从你让我觉得永生没有那么糟糕,如果那意味着将来有你在我身边的话。”


Loki大大的微笑了,他的眼睛反映出他有多高兴听到这些话,他倾身再次亲吻了Tony。Tony这次回应了,加深了亲吻,手指滑进Loki的头发,当他的指尖扭转着深陷对方发丝时,Loki发出了猫咪般满足的咕噜声。


几分钟后,他们分开了,Tony被压在草地上,Loki在上方支撑着身体。Tony的手指轻轻地抚摸Loki的头发,感受着Loki全身的温暖和重量,完全地放松和满足。


“和我一起旅行吧,”他再次邀请,并就眼下的发展更正了他最初的提议,“和爱人一起旅行总是更好的。”


Loki的微笑缓慢而柔和,但即使他的嘴角看着很愉悦,他的眼睛闪烁着邪恶的恶作剧和更原始的欲望。而Tony只想看到更多。“这个,我亲爱的Tony,这个提议要好得多。”


弯腰又再次吻住了他的唇,Loki不仅低语着他的接受,也完全地用身体表达了。Tony只能回应,很享受地意识到,他被赋予的漫长未来,突然间看起来明亮多了。


 

译者笔记:

分享给大家日常最爱的霜铁文top3,愿九界的有情人都能找到心仪的旅伴

 

MyFuture’s Written All Over You By STARSdidathing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8192134

 

评论(48)

热度(2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