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Tony
FrostIronStrange, FrostIron, IronStrange

【奇异铁】新生。/Renew. 第十章

第十章 :

Stephen站在马里布大厦的起居室里。他记不得为什么在这里了。他感觉忘记了一些重要的事,但越想,越找不到理由。

 

“亲爱的,晚餐好了。”Tony从开放式厨房里喊道,他的脸被火炉上食物的蒸汽遮盖了。这很…奇怪。但Stephen不能找出究竟为什么奇怪。

 

“闻着很香,”Stephen听到他自己说。他向Tony走了一步,为了自己身体的迟缓皱眉。他应该比这个灵活。Stephen抬起手。他的手指甲修剪得很精致。手指完美地逗留在空中。这是外科医的手。

 

身后的一排落地窗框住了地平线。大片的海洋在海风下泛起涟漪。黄昏把天空染成了血红。“今天工作还好吗?”Tony问。Stephen没有回答。他盯着沉没的太阳。它中央有一个黑点,而且越来越大。一秒秒过去,小瑕疵变成了小圈子,小圈子的右下角的向外扩张,与外围在九十度角相遇,形成了个Q字型。

 

Stephen深吸了一口气。熟悉的形状戳破了模糊他记忆的薄雾。Tony,快跑! Stephen想要大喊,但他的副本走向了窗口,摸着下巴观察着不寻常的景色。

 

“天—那是艘宇宙飞船吗?”Tony加入了他们。他穿着薄薄的棉衬衫。松松垮垮扣着的上衣露出了晒黑的胸口。平坦的肌肤没有损伤。没有方舟反应堆。没有伤痕。

 

“它没…减速?”Stephen说,他和Tony从窗口后退。

 

Q型飞船开火了。Stephen看着子弹穿透了窗,陷入他的下腹。他跌倒在地。Stephen的视野旋转了。他看向Tony,对方倒在一堆粉碎的玻璃之上。鲜血从Tony胸口的数个小孔中渗透出来。Stephen爬向Tony,用自己的身体护住他,但第二轮子弹没来。

 

一个残缺不全的生物从墙上的缺口爬了进来。它厚重的皮肤注入了一条条盔甲。生物的后背伸出四条手臂,它查看着大楼里的居民,然后发出了可怕的尖叫。生物把Stephen从Tony身上撕开,把他丢进了海洋。

 

Stephen不能感到任何疼痛。或者也许他太痛了,他的身体麻木了。Stephen能感到水陷入他的鼻孔。他挣扎对抗着水流,试着稳住自己,但他持续下沉,忽然,他开始下坠。

 

Stephen落在了一片水泥地上。斥力炮开火的声响让他从昏迷中惊醒。他转头向噪音的方向。Tony在一个被遗弃的掩体里与两名熟悉的身影作战。远处的墙边立着一排石柱。风暴在外面呼啸。寒风在被白雪覆满的群山间哀嚎,掩盖着在全世界早就遗忘的地方发生的事件。

 

不。住手!Stephen呼喊着。他向前冲,但他的身体穿过了争斗中的三人。他撞在了地上,翻滚着直到被一根石柱停止。停下… Stephen喃喃道。他躺在那儿,背对着战斗。他颤抖的双手捂住脸。

 

无人阻拦,暴力在阴沉的土地上升级。Tony被打倒在土地上。美国队长跳到他身上,把他的盾牌一次,又一次,又一次地砸向他的队友。他扯开Tony脸上破碎的金属,把他的盾牌砸进了Tony的胸膛。方舟反应堆裂成了两瓣。战衣的电源关闭了,然后Stephen除了Tony费力的呼吸,已经一无所有。

 

Tony咳嗽着。即使闭上眼睛,Stephen可以看到溅在水泥地上的红色血滴。Tony试着坐起来,但他的胸口受伤了,战衣很重。失败了几次后,他奔溃了。Stephen想要转身面对结局,但他做不到。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他见过太多次了。所以Stephen转而把脸埋进了雪地里。Tony的咳嗽声让人心痛。Stephen咬紧牙关,祈盼着噩梦过去。

 

“嗨魔法师,站起来!你必须战斗!”听到了在自己的时间线还没有听到的嗓音,Stephen的双眼猛地睁开,悬浮斗篷使劲拉着他的背部。Stephen爬了起来,看着眼前被战争和贫困撕裂的星球。每次吸进被橙色污染的大气,他都尝到了灰尘。

 

穿着件皮夹克的男人落在了Stephen面前。他带着银色头盔。他透过头盔红色的,圆形眼部看着Stephen。“你没事吧?”他压住了背景噪音地大喊,远处,四人正在和一个巨大的紫皮肤泰坦人作战。恶魔带着金色手套,上面闪烁着四块彩色的宝石。“嗨,你受伤了吗?”当Stephen没有回答时,男人收起了头盔再次问了。他的脸上涂抹着油烟和血迹。

 

不…Stephen退后了一步。他推开男人,奔向战场中央。Tony很容易被发现。他全力抵抗着疯狂的泰坦人。马克六十变形成了刀刃,炮弹,护盾—写入战衣系统的每一件武器,但还不够。纳米粒子随着每一次进攻急速减少。回收的战衣仅能覆盖住Tony的上腹部,暴露了他的四肢。Tony可选择的手段越来越少,但他接着看到了个漏洞。他尽快地挥下刀片,它刺中了疯狂泰坦人的脸,划出了一滴血。但与其让泰坦人止步,他被激怒了。他抓住Tony的手臂,从战衣上掰下了刀刃,他用破碎的金属片刺穿了Tony的胸膛。刀刃顶端割开了战损的战衣。它割开了肌肤,肉,骨头,然后带着令人作呕的红色从另一端穿了出来。

 

时间停止了。Tony张嘴大口呼吸。鲜血流过他的下巴。抓着疯狂泰坦人手臂的手落到了他身体一边。“你为什么没有救我?”Tony转过头凝视着Stephen。他们周围的人们化作了灰烬。色彩在Tony的脸上褪去。他的肌肤开始剥落碎裂。“我相信你会看住我的后背的。”

 

Stephen伸出他的手,但他已经够不到Tony了。眼前的男人合上了眼睛。Stephen伸向阿戈摩托之眼,心灵宝石—任何什么,但没有什么可以延长眼前的不可避免。Tony化成了一堆尘土。风吹过灰色的尘土,把它们播种在了外星的土地上。

 

“你任我死去。”

 

----------

 

Stephen猛地醒来。

 

房间一片漆黑,窗帘仍然拉着。Stephen朝墙上的钟看了一眼。凌晨12:39。他最多睡了一个钟头。

 

Stephen趴在他的半边床上。他的胸很疼,肺部仿佛胀气了,积压着其余的脏器。Stephen在那儿呆了一会儿。当吐不出什么时,他慢慢让上身回到床垫上。Stephen靠在床头板上,快速地小口呼吸。他的梦境又通通回溯了。噩梦彼此叠加着。尽管每个都细微的不同,它们都指向了同样的结局。他见证了几千次失败的未来;Tony在几千次未来里…

 

Stephen看向了床的另一头。Tony正在他身边熟睡。Stephen的手拂过他的脸庞。看着Tony一次次死亡的纯粹挫败感超出了他大脑的承载力。这破坏了他除此之外稳定的心态。失败的未来在白天困扰着他,在深夜纠缠不去。无处可藏。

 

Stephen咬住了他的手;疼痛帮助他清醒。他深深吸气,让空气充满他的胸部。在他们去阿斯加德之前,Tony看穿了他古怪的行为。从那时候起,他就试着说服Stephen去休息。Stephen不忍心拒绝他,但这些天里,能睡上任何一小会儿变得越来越困难。

 

Stephen命令他狂跳的心脏稳定下来,他回忆着梦境。Stephen对自己懦弱的行为感到恶心,他能做的比那个好。放弃还太早了。他会找到成功的办法。他必须找到。

 

急速的嗡嗡声打破了安静的顶层套房。Stephen条件反射般地让噪音源消失在了镜面维度。Tony嘟哝着,小个子男人在睡梦中受惊了。Stephen重新钻进被单,在Tony耳边喃喃着温柔的安慰,一分钟的安静后,Tony不动了。

 

Stephen从枕头下摸出了悬戒。他挥出了个很大的弧度,可反射的碎片状平面出现在空中。Stephen对魔法的掌控在这几年里显著进步了。他倾身,上身穿过了连接着现实世界和镜面维度的水晶入口。时间,空间,和重力在这儿起到不同作用。任何在镜面维度的噪音对外部世界来说都是无声的。Stephen发现那物体因为被投掷的剩余能量仍在旋转,那是一副Tony的飞行员墨镜。他从空中抓了过来。墨镜的细长镜框被手工加载了Jarvis和平行投影。Tony把一副留在床头柜上,以防万一。

 

“Strange博士,很抱歉打搅。是Parker先生,”Jarvis在Stephen戴上眼镜后说。

 

Tony忠实的人工智能播放了一小段视频,让Stephen理清状况。视频散去后,Stephen取下眼镜,捏了捏鼻梁。他离开了镜面维度;然后一动不动地坐了几秒钟,调整呼吸。他又看了一眼仍在熟睡中的男人。方舟反应堆随着Tony的呼吸起伏。他的睫毛在反应堆的闪烁下颤动着,在眼下形成了两片小小的扇形阴影。小个子男人舒适地蜷伏在柔软的被子里,脸颊紧紧贴着枕头。

 

Stephen为这景色微笑了。他顺过Tony在睡梦中蓬松的一绺头发,轻轻地种了一个吻。离开床垫一挥手,Stephen穿好了衣服。

 

----------

 

我该呆在家里的。Peter在绝境战士们围上前时想着。他退后,直到背部靠在了船舱入口。Peter紧张地咽着口水。他需要在他们逼迫他进入船舱前脱身。Norco的内部布局是个谜,而他在露天场所作战更有利。一旦步入船舱,有很大可能他就出不来了。

 

“老实点,别动,蜘蛛男孩,”Brandt举起一副手铐,又上前一步。谁该死的还会随身带着手铐呢?

 

Peter搜索着身边可以帮到他的任何东西。“Peter,她身后,”战衣女士在他耳边轻语,她在他的平行投影上高亮了某个物体。红色的圆筒状。

 

“谢谢,我欠你一次!”Peter发射了蛛网,远远地偏离了Brandt。Brandt的头歪向一边,但在她能对Peter的准头评论之前,Peter急拉着蛛丝,一个物体飞腾在空中。灭火器落在了Peter想要的地方。他拉开了安全栓,把黑色漏斗对准Brandt,开始喷射。“纵火是犯法的!你可能得找个新爱好!”白色泡沫大量地洒在了燃烧的战士身上。Brandt跌跌撞撞地后退,给了Peter仅仅足够的空间脱身。他也喷在了余下的男人身上,然后丢下了空掉的灭火器。

 

Peter保持距离,再次网住了三个人,但这次缠了更多层。泡沫使他们不能点火,保护了蛛网,但抹掉足够泡沫,重新点燃他们的身体只是时间问题。巡逻的男人们可见更弱些,但Brandt在快速弄坏蛛网。Peter对着平行投影拍了些,显示她比其他人发散出两倍的热量。她的四肢在厚厚的半透明蛛网下发出了琥珀色的光。Peter在甲板搜索着能制止她的物品。他一无所获。

 

当一块金属从天而降时,Peter正一筹莫展。金属裂成了两小片,夹住了Brandt的手臂和腿。两幅更多的束具紧随而至,捆住了巡逻的男人们。Peter看着装置显而易见的金红漆。他一下子害怕了,即使与超能力罪犯们作战也无法压过这种感觉。

 

“‘这不会再发生了’,他说。”Peter的身后发出了声音。他急速转身,看到了人影从天而降。“‘我会避开麻烦的’,他说。”Peter认出了声音。这声音的男人在三十小时之间给他烘焙了千层面。

 

与他期待的战衣不同,Strange先生一寸寸下降到了和他视线平行处。他肩头的红色斗篷威严地在海风中飘动。Strange先生戴着外置的平行显示。滚动的数据流的光芒凸显了他五官的棱角。他袍子的金属材料在月光下散发着银色的光泽。他手里拿着什么。

 

Peter斜视。那是星巴克的超大杯吗?

 

“你在那站着—我是说漂浮着多久了,Strange先生?”Peter问。Strange先生没有回答。他喝了最后一大口午夜咖啡,把空杯子扔进了发光的传送门里。“你不需要这么老远来这里,我控制住局面了。”

 

“年轻人,根据我们之前的谈话,我以为我们彼此理解了,”Strange先生指着他们周围的混乱。甲板着了火,三名绝境战士在蛛丝里挣扎着。“你今晚在这做的既鲁莽又无必要。我希望你能领悟到你冒险的严重程度,这不仅危及你的生命,也让其他人的生命置于险地。”

 

Peter低下了头。这些话,和现实的残酷,熄灭了他的热切。他在和谁开玩笑呢?他并没有控制局面;就差几秒他就没招儿了。Peter盯着鞋尖,不去看Strange先生的眼睛。今晚不该是这个样子的。他想帮忙,但他却给置身其中的每个人惹了大麻烦。Peter又看了次周围,闷闷不乐道。“我很抱歉,Strange先生。我瞒着你,是我的不对。”

 

Strange先生叹了口气。他轻拍了耳机,关掉了平行显示。“你处于Tony的指导是有理由的。应对这种情形需要时间训练和学习。”

 

“Stark先生知道吗?”Peter不自在地移动着。“再说你是怎么找到我的?我移除了…”

 

“是的,你移除了追踪器,一个正是为了后援可以定位到你而安装的物品。” 不知怎么地,Strange先生让Peter感觉更糟糕了。安静重重地压在他们之间。当Strange满意他的话被听进去了后,他打了个响指。“记得我刻的铭文吗?”话音刚落,闪烁的圆盘出现在了Peter胸口。“它们在启动前提。当你经受了严重的攻击,它们会浮现,保护你,直到一名复仇者到达。休眠模式的它有追踪的作用。你也启动了战衣的人工智能。她记录着你看到的一切。这叫做婴儿看护协议。”

 

“当然它是了,”Peter嘟哝着。

 

“你不会以为我们会让你自己随处乱跑,而没有安全措施?”Strange先生问。现在Peter想来,他以为自己可以比Stark先生Strange先生都聪明的想法确实有点蠢。“至于你的问题,不,Tony不知道你在这儿。至少他还不知道。”

 

“你会告诉Stark先生吗?”Peter问。他等着不可避免的到来,但对方并没有确认。

 

“Peter,”Strange先生清了清嗓子。“我…理解你渴望证明自己的需求。从前我可能也会干同样不负责任的事情。但是,”Strange先生在Peter带着新生的希望抬头时强调,“这并不是你今晚行为的借口。你绝对仍在关禁闭中。”Peter又低下了头。他没有动,直到有什么挡住了他的光。Strange先生就在他身旁。他眼里有什么在闪耀,一种对Peter来说太复杂的情感。

 

“Tony对你抱有如此之高的希望—”

 

“探测到升高的热能!”

 

“医生,是Brandt!”

 

三个声音同时响起。在区区几秒内一切都变了。Peter被推进了一个琥珀色的传送门。他睁大眼睛看着Strange先生转身,然后传送门嗖地关上了。Peter背朝地摔了下来。他跳起来,意识到他被传送到了离Norco号两百米的地方。

 

“我的天—发生了什么?”Peter问。

 

“Brandt的体温升到了危险的水平。你被Strange博士传送到了这里,”战衣女士说。

 

Peter爬上了最近的一堆集装箱上,想看的更清楚。他强化的视力勉强能在黑暗里辩认出Norco号,但他的平行显示上的放大选项做到了。让他松了口气的是,Brandt还没有脱离捆绑。尽管她的全身看起来随着热度爆裂。她张嘴咆哮着。火焰使得甲板燃烧,烧到了船只的深处。

 

它完全错过了Strange先生。

 

Peter困惑地眯起眼。她在做什么?那儿什么都没有。她的攻击是向下的。然后Peter想起来了:Norco号是一艘油船。

 

Strange先生立刻就注意到了。他做了一系列复杂的手势。巨大的圆形护罩出现了。它裹住了Strange先生,但不仅止于此。护罩持续扩张,知道橙色的球体包住了整艘船。有几秒钟,什么都没有发生。

 

接着Norco号爆炸了。

 

 

Renew by Iviv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764346/chapters/35034359

 

评论(36)

热度(1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