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Stark

【铁人中心】阵亡者的私语 第三章

作者笔记(警告:)

嗨大家!在我写作项目前的又一次更新!享受混球们吧!
...会有很多的。
:-)

 

译者警告:

Team cap不友好向。谢谢小可爱的踊跃留言和催更,于是我在校对重来期间日更了(夸我  ;p)

 

第三章

这很奇异,在基地外开会,仅仅为了避开某位特定棕发男人的安全系统的眼线。早晨天气很美丽,Steve希望他能比现在更享受,而不是承担一下子压下来的所有压力。

 

“Steve?”Nat问,她来到他所站之处,看着Tony数月前在基地新建的赛道和泳池,这样Steve和Sam可以在私下进行他们的晨练,而不用被“粉丝们”搭话。

 

“嗯?我们准备好了吗?”

 

“还没,Clint还没带着Wanda过来。”她告诉他,他点头,只是重新看着前方。“一切都好吗?”过了几秒她又问,他叹了口气。

 

“是啊,我确定都好。”他撒谎了,而她点穿了他。

 

“是Tony对吗?”她问,过了一会儿,他叹息点头。“怎么了?”

 

“我不知道,我猜我只是以为事态的发展会不一样。”他承认道。“全世界都回心转意接受了,他为什么做不到?”

 

“Tony很顽固,你知道的。”

 

“他的顽固在伤害这个团队。”在伤害我。Steve没有大声说出口,他也不认为他必须得那么做。“我以为...我只是以为我们会回来,我会和他坐下聊聊,然后我们就能放下一切过去了。”他摆了摆手。“但现在我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他想要被停职?为什么?为什么这么做,只是为了报复我?为什么不和我谈谈?”

 

“你知道Tony的自毁倾向会让他攻击其他人。”Natasha提醒他。“这才过了几天。还不需要恐慌。无论他喜不喜欢,我们会让他直面这个的。他已经有了几天时间来反思他的愚行,现在我们要采取行动做些什么。”她对他承诺,然后转身,看到Clint和Wanda一起来了。“我们准备好了Steve。”她告诉他,他叹着气点头,转身走向Sam他们。

 

“发生什么事了?”Sam问了自从他们回归后就开始想的问题。

 

“我们需要找出Tony身上发生了什么事。”Steve坐在了被他们当作会议空间的桌子边上。“有些事不对劲,Tony越是反击,我就越担心那到底是什么。”

 

“他如此不遗余力对我们隐瞒的事实让我担忧。”Natasha承认,而他们都认同这个感受。

 

“不幸的是,他不开口。”Steve说,Clint点头。

 

“那是他妈的问题所在。”Clint说,而Natasha叹了口气。

 

“我们都知道当Tony陷入一种思维,他不是总会做出最理性的选择。”她说。

 

“他的选择常常他妈的害到我们。”Clint翻着白眼补充。“告诉你们,我只想东山再起。我想处理无论Stark搞砸的什么。”

 

“可能什么也没有。”Steve试着补充一个新的层面,可能这一切只是一个巨大的误会,但他的辩护自己听起来都觉得空洞。“也许他只是试着招募一名新成员?”

 

“那他该让我们帮忙。”Sam说。“有谁能更好地招募一名复仇者,比—喂—复仇者们本人?”

 

“他没有试着招募他。”Natasha回答。“无论这‘奇异’人士是谁,没有书面申请,我之前问了Ross,他也毫无头绪。”

 

“你和Ross聊了?”Steve有一点惊讶,她点了点头。

 

“当然。”她仿佛这显而易见似的回答了他。“得有人和他打好关系,尤其现在我们不能真的信任Tony做的任何事将会让这个团队受益。”

 

“Stark做的事不会让除了他自己以外的任何人受益。”Wanda怒气冲冲地说。

 

“更不用说,我担忧的真正理由,是因为Strange看似提及了Tony身上有什么不对,他必须得多加防范的事,而Tony显然不接受。”Natasha继续,Steve想起了他们在走廊处无意听到(偷听)的对话,他认可Natasha的顾虑。

 

他们全都认可,这是为什么他们聚集在外面开会,来帮助他们的一员拯救他自己。

 

“好吧Stark是不会告诉我们的了,如果他那晚的小小闹脾气靠得住的话。”Clint说,Sam看来也深有同感。

 

“如果我们绕开他呢?”Sam问。“比如,我们自己尝试找出这男人是谁,然后再问他本人?”

 

“我们甚至该从哪儿开始?”Steve问。“你看到他是怎么消失的了,我们没办法跟踪他的去向。就我们所知他可能在任何地方。”

 

“我们总是可以试试FRIDAY的那个人脸识别,”Sam说,“就像从前找Barnes时候那样。”Steve对在Tony的讨论里提到Bucky轻微地畏缩了,但他一会儿后掩饰了自己。

 

“我感觉FRIDAY不会帮我们什么忙。当它的主人是个混蛋的时候。”Clint对着基地入口竖起中指。

 

“停下Clint。”Steve责备他,Clint白了白眼,但还是放下了手。“我认为我们当务之急是试着再次和Tony谈话。也许现在他休息了一会儿,过了段时间,他会比之前更明白道理。”Steve的乐观收获了许多不可置信的眼神。“在我们试着绕过他,做出触犯他的事情之前,这值得一试。当初他对我们这么干时,我们也不喜欢。”

 

“同样道理,我们瞒着他,他也不喜欢。但瞧瞧这宝贝现在的所作所为。”Clint反驳说。“我不认为他真的在乎双重标准,队长。”

 

“好吧我在乎。”Steve坚定地说。“我认为我们至少该再给他一次机会。”

 

“我不认为这会有用。”Clint说,“但你是老大。”

 

+++

 

醒来时,他感到快被热死了,一堆毯子和枕头快使他窒息了。

 

“FRI?”他喃喃道,没有抬头。

 

“早安老板。现在是八点四十七分,目前外部气温是六十三度。” FRIDAY回答,他呻吟着,考虑是否接着睡。

 

“其他人呢?”他问,短暂的停顿。

 

“他们醒了,证据表明他们在等待您的到来,进行某种干预。” 

 

“呃。”Tony呻吟着,把脸埋在枕头里。他真的,真的不想处理这个。他花了一分钟坐起来,他的身体因为压力酸痛着,他坚定地忽略皮肤下绷紧的感受。“Pep打过来了吗?”

 

“没有老板,但她表达了她的感谢,并承诺让您知道接下去会议的进展。” 

 

“很好。Rhodey怎么样了?”

 

Rhodes上校今天还没有留言,但他的物理治疗看似很顺利。”Tony让痛楚和内疚吞噬了自己一小会儿,再把这些情绪放到一边。Rhodey会再走路的—就算这是Tony在这个令人难受的地球上干的最后一件事—他会再次走路的。当FRIDAY 再次说话时,Tony刚刚刷好了牙齿。

 

“老板,即将到达。”她说,一小会儿后有人敲门。

 

“告诉他们我衣衫不整。”Tony低声说,他稍微抖了抖臀,脱下了裤子,打开了淋浴的水龙头。

 

“好像这以前阻止过你!”他听到Clint在门外含糊的喊叫,翻了翻白眼。

 

“老板,他们威胁闯入房间。”FRIDAY停顿了下。“我相信他们是认真的。”

 

“狗娘养—行吧,让他们进来。这太荒谬了。”Tony低语着走过去开门,刚好看到其他人进入他的房间。“干什么?”他呵斥。“究竟有什么如此重要到你们都不能等十分钟?”

 

“我们可不会基于你的时间表Stark。”Wanda不去看他,厌恶地抽动着鼻子。Clint发出了好像刚被捅了一刀的声音。

 

“该死的Stark,穿上裤子!”他告诉他,Tony白了白眼。

 

“我一字一句地告诉过你我衣衫不整。你不想看到我穿内衣的样子?那出去。”Tony叱责回去,Clint走到他的衣柜前,扯开抽屉开始向外拽出一条条运动裤。他看向Steve,对方的脸上有个奇怪的神情,好像眼前的景色对他来说有些古怪。

 

好吧,Tony也不想就穿着一件T恤和内裤站在Steve前面。就这样吧,他们今天都得受苦。

 

“Clint有些过于热心。”Steve的声音里有一点点歉意。“他以为你在拖住我们。”

 

“我刚醒。我还没有机会做任何事。”Tony回击。“所以你们都离开,让我继续我的早晨如何。”Clint走过来把裤子塞进他手里。

 

“穿上这个,我们得谈谈。”他告诉他,Tony把它们丢在了身后的洗脸盆上。

 

“我不会穿的。如果你还没注意到,我正准备洗澡。”

 

“那可以等着。”

 

“真的等不了。”Tony回敬。“现在滚出去。”

 

“我们不会离开,直到我们谈完。”Clint说,他比Tony期待的要快—要么就是Tony只是没料到他会实际上伸手碰他,但下一秒他紧握住Tony的手臂,提了起来,让Strange放置在上面的咒语出现在众人眼前。

 

“现在放开你他妈的手。”Tony的声音冰冷,充满威胁。

 

“不如你他妈别像个娘们般闹别扭了,就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Clint反驳,Tony扭转手臂,挣脱了Clint。

 

“再把手放我身上,Barton,当你伸回去时,它就不会工作了。听明白了吗?”Tony确保他的语气是极其严肃的。

 

“你以为我怕你,富家子?”Clint翻着白眼咯咯笑着,Tony只是对他微笑。

 

“如果你现在不怕,你会的。”Tony告诉他,Wanda走上前。

 

“小心你在威胁谁Stark,因为你不是这房间里拿着最大棍子的人。”她的手指上缠绕着红色。

 

“够了所有人。”Steve终于介入了。“这不是谈话应该的方向。让我们等他准备好了,我们在外面等。”

 

“不,现在为时已晚了队长。”Clint说。“我们已经在这儿了。”

 

“撇开闹剧,我们在这里是因为我们担心你Tony。”Natasha终于开口了,Tony看了她一眼,希望这传达了她可以直接从桥上跳下去了。“你知道Clint有多讨厌绕圈子。”

 

“我知道的是,我会和理事会理论,如果他们想让复仇者生活在基地里,就必须尊重基本的隐私。” Tony告诉她。

 

“拜托Tony,一个简单的谷歌搜索后,这点谁都能看到。”Natasha说着仿佛是一个笑话,或者想要它好笑—但Tony没有感受到。

 

“滚。”Tony不存在耐心彻底消失无踪了。“不然我们就要再一次重演德国了。”

 

“你会输。”Wanda得意地笑着上前。“但别再玩游戏了。”她伸出手,她的魔法越过了这个小空间,毫无疑问要盗取他的记忆,或者逼迫他服从,说出他们想要知道的—然而金色手环亮起,驱逐了她的力量。

 

一阵的疑惑。房间里仿佛没人知道如何应对刚才发生的事。Tony呻吟着捂脸。

 

“婊子养—现在你们做到了。”他低声说,在任何人开口之前,他们身后打开了一个传送门,至尊法师走了出来。

 

 

Whispers of the Fallen by Wix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898122?view_full_work=true

 

评论(147)

热度(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