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Tony
FrostIronStrange, FrostIron, IronStrange

【铁人中心】阵亡者的私语 第二章

译者警告:

Team cap不友好向,cp并不明显。目前是奇异铁,十几章后会加入霜铁。含有盾单箭头。

 

第二章

半夜他在厨房找吃的,并考虑着来点咖啡,无视想要在进食后立即爬上床的想法时,周围可喜的安静。


前厅黑暗又空荡,Tony有些恼怒他短暂的安宁被Rogers和追随他的邪教信徒们的归来而打破了。后者的回归往最小了说是不方便的,仅次于Tony对协议委员会的厌烦。一旦他们能宣称是被掌控了,他们只是邪恶人类阴暗诡计的无助受害者时,全世界就铁了心为这些人铺好红毯。

 

如果Tony对此有任何想法,他会慢慢地拍着T’Challa的背,恭喜他达成了最纯粹的鬼扯。

 

冰箱的灯照亮了整个厨房,他打开冰箱门,不得不短暂地眯起眼睛,来适应光线。自从他给FRIDAY绿灯,在委员会介入前停止提供复仇者计划的全部额外服务后,这儿的冰箱里就没多少食物。如果委员会想要让冰箱装满,现在是他们的活了。就Tony而言,他不是他们的家长,也不再是他们的钱包了。

 

他取出了剩下的最后一罐速食,揭开盖子扔进了微波炉。只是一点轻食,来让他熬到早上,他无法克制渴望地望向咖啡机。

 

微波炉的光线是柔和但充足的,Tony的视线下垂到手腕上的细细金色光环。他还没有机会研究Stephen的保护咒语,或者无论这个东西是什么,他举起手腕观察着。他可以认出符号,和细小熟练的草书写就的文字,他好奇着它们的意思,直到身后厨房岛边的一把椅子被拖在瓷砖地板上,发出了尖利刺耳的声响。

 

“所以你现身了。”Clint的声音从身后传来,他可以付出所有来避免与Barton和那个蠢货带来的随便什么人同处一室带给他胸口的紧绷,几乎是幽闭恐惧的感受。但他脑海确实浮现出一个问题—

 

有多久了,他在自己家的感觉像是被盯上的猎物?

 

这感觉并不新鲜,他思考着一切是否是从Wanda加入队伍开始的,又或者这种欺凌策略在她之前就被经常使用了。他记得自己始终躲在实验室,只是为了避开他们指责的瞪视和误导性的批评...真的没有过他们不是敌人,没有装成他朋友招摇过市的时刻吗?

 

“我们开始猜测我们得不得不下到实验室把你拽出来了,就像从前那样。”Natasha嬉笑着,但对他而言就如同指甲划过黑板那般刺耳。

 

“上次我查的时候,我是个完全的成人,我不需要保姆或奶妈。”Tony没有转身告诉她,只是从抽屉里抓了把叉子。

 

“你确定吗Stark?”Clint轻蔑地哼了一声,进一步施压。Tony只是叹息。神啊他怀念刚才的安静。

 

“Tony,怎么了?”Steve在他身后问,他几乎想要为对方话语里的担心和困惑鼓掌。但当Tony意识到这大概并不是装的,任何好笑的感觉迅速消失了—这个金发男人大概看不出任何Tony应该感到生气的理由。

 

神啊这难道不可怕吗?看看,这就是世上最强英雄战队,驻足惊奇,然后鞠躬致敬吧。

 

“没什么,我只是在说我不欣赏这个我无法照顾自己的笑话,因为几十年的证据表明并非如此。”Tony以能做到的最平和的语气回复,当微波炉响起时,他感谢上苍,取出了食物。“现在我要上床了,晚安。”Tony告诉他们。当Steve移到厨房岛尽头,有效地挡住他的退路时,他轻微地畏缩了。

 

“你不必在你房间里吃这个。”他告诉他,以一种如此诚挚的神情指着桌子,Tony觉得他可能要吐了。“你可以和我们在这儿一块吃,我们想要谈些事情。”

 

“诸如?”Tony尝试着阻止他的手指紧紧握住手中的罐头。

 

“诸如这里将做出怎样的改变。”Clint说,Tony没办法吞下叹息。

 

“我意识到复仇者计划发生的改变。”他告诉他。“我大概是第一个意识到的,因为你知道,我在这儿。”

 

“而那是谁的错呢?”Clint反击,而Tony只是平静地看着他。

 

“没有‘错误’Barton,只是选择。我选择留下,我选择呆在这里,我选择不离开。我不认为‘错误’与这些有关。”

 

“我们没有试着开战Tony。”Steve告诉他的方式听上去像是他在责怪Tony,以及只有Tony开战。

 

意料之中了。看来有些事真的不会改变。

 

“我不打算开战,也不打算对峙。我只想吃我的意面然后爬进床里。所以,如果你可以挪开的话。”Tony告诉他,不知什么原因,Steve往下看着他的手腕。

 

“我们需要先谈谈。”Steve几乎抱歉地说。好像他很抱歉,他不得不说的比Tony想要或者想做的任何事都更重要。Steve花了点时间考虑他要如何措辞,他最终说,“我们需要知道你站在我们这边。”

 

“我是复仇者。”Tony回答,他知道这不是Steve问的,早在金发男人用力皱眉之前。


“这不是我的意思 Tony。”


“我知道。”Tony承认,继续调整握住罐头。“但那还是我的回答。”


“总是个难相处的混账,不是吗Stark?”Barton在背景里说,Tony无视了他。

 

“Tony求你了,这很重要。”Steve恳求着他,Natasha上前站在了Steve边上。完美的得力助手女士,而她曾装作这是为了他。神啊Tony早该看清真相的,为什么事关这些人,他总是从来看不到真实呢?

 

“Tony,我们讨论过,而我们很担心。”

 

“担心什么?”Tony叉起一些意面,咬了一口,不露声色地压下内心的火焰。Howard会为他骄傲的—如果Rogers的朋友没有谋杀了他,如果Tony还能做任何事实际打动那男人的话。

 

“我们在担心你。担心是否可以再次信任你,”她说。 假如Tony的自控稍稍差一些,他翻白眼的力度足以使眼球掉出头骨了。“我们必须能在战场上信赖你,但现在?我们做不到。”她看着他。“如果你不和我们交谈,我们会严肃地考虑让你停职。如果你不付出努力改正这个。”Tony又咬了一口,从容地咀嚼。

 

“实际上...我认为这是个好主意。”他说,差点为他们全瞪着他,仿佛他对着他们Linda Blair* 上身了而大笑。“你是对的。复仇者恢复任何常态需要花点时间,如果大多数成员无法信任我看住他们的后背,或者信任他们自己护住我的,我认为避免这个发生是个好主意。”

 

“你想要我们把你踢出队伍?”Steve说,Tony摇头。

 

“你没有权利‘把我踢出队伍’。”他告诉他。“这不是我们在讨论的,是吗Nat?我们在讨论信任,以及丧失信任会如何影响我们彼此间的互动,在有压力以及无压力的情形下。”

 

“仅仅是你Stark,我们只是烦心你会怎么反应。”Barton永远是如此得力地补充, Tony只是耸耸肩,又吃了一口。

 

“我们想要相信你Tony。”Nat对他说,给了Barton一个明显叫他闭嘴的眼神。“帮我们做到这点。”

 

“我很乐意。”他让这句话停留了一小会儿。“但这不只是关于让你们信任我。”

 

“不是吗?”她说,他摇摇头。

 

“不,这不是。这关乎于总体信任的缺失。你们不信任我,好吧我猜这也公平。硬币的另一面是我也不信任你们。”他告诉她,Steve皱眉,而Tony听到Wanda在背景里轻蔑地哼了一声。神啊,他们难道就没有任何人能像Wilson或者他妈的正常人去睡觉吗?

 

“Stark,我们给了你什么不信任我们的理由,比起你给我们的那几百个?”Wanda呵斥道,Tony只是盯着Steve,又吞下了一口。

 

“老天,我不知道。发现有人对我撒了谎往往让我不太能再次信任那个骗子,更别提其他的问题,比如差点被他们杀了。”

 

“是你要杀了Bucky。”Steve看上去在请求Tony认同他的观点,以及全然地捍卫自己的正当立场间痛苦抉择。“他是无辜的Tony,他对你父母的死没有责任,你明白的。”

 

“就算我明白,你仍是个伪君子。你对我仍想要对那个,据你所说和我父母的谋杀毫无关系的男人复仇而感到生气。”

 

“这究竟是什么意思?”Steve呵斥道,Tony指着Wanda。

 

“她仍然每天喋喋不休‘打倒Tony Stark’的仇恨,因为她感到我对她父母的死负有某些责任,而你们所有人只是点头,继续过你们的日子。”

 

“Bucky没有杀你的父母。”Steve回答说,Tony直视着他的眼睛。

 

“我也没有杀她的父母。”他坚定地声明,眼角看到了红色,但Natasha迅速放了一只手在Wanda的肩头。

 

“不,我们不打算开战Tony,无论你多想要我们这么干。”Natasha告诉他,Tony叹了口气,只是垂下头又吃了一口。

 

“我不想开战,我只想去睡觉。”Tony告诉他们。“所以让我们散会吧。钢铁侠坐在冷板凳上,除非情况危急到需要每一个人。我不会反抗,我同意你们。”

 

“这他妈倒是头一次。”Clint呵斥道,Steve看上去完全的挫败,他弄乱了自己的头发。

 

“Tony,不要这样。”

 

“我没有怎样。我同意你们,没有问题。”

 

“你只是同意我,因为你想要报复我。”Steve告诉他,Tony歪了歪头。

 

“即使我是这样想的,并不是说我就是,你仍旧得到了你想要的,所以这又有什么关系呢?”他问,Steve握紧了拳头。

 

“有关系。”他告诉他,Tony没有回复。“Tony,如果可以避免,我不想你停职。我想你在这儿,我们想你在这儿。”

 

“好吧我想被停职。”Tony告诉他,而这看起来不知为何让Steve混乱。“我不信任你们护住我的后背,我不知道...我猜你们都不信任我能看住你们的,如果我们没法处理这个,我不认为当面把彼此打倒在地会是个好主意。”他吃完了最后的意面,把罐头扔进了垃圾桶。“现在很晚了,也许团队会议该在正常营业时间进行?”

 

“这太重要了,等不及。”Steve说,Tony叹息着。

 

“还有什么可说的Steve?无论今晚你们再怎么施压,也不会改变任何事。所以就停止吧。”安静。Tony等着他们移开,Natasha这时选择开启了一个新的对话,无视他想离开这个房间的明确要求。

 

“那个给了你这个的男人,你叫他Strange对吗?”她问,指着他手腕上的手环,Tony只是双手抱胸。“他是谁?”

 

“我以为我已经回答过这个了。”Tony回复。“他不是复仇者,他和你们没关系。”

 

“Tony,他好像说你有麻烦。你说你不信任我们,也许这是开始的办法。让我们帮忙。”

 

“不。”Tony回复。“不,我不认为我会接受。”

 

“该死的Stark,如果你搞砸了什么,快点说出来,我们才能帮你擦屁股。”Barton呵斥道,收到了几个让他闭嘴的眼神,但他摇头。“不,如果他要像个孩子一样闹脾气,我不会按照你们‘对他好点儿然后他会开口’的计划去做。”

 

“所以这才是这个‘会议’的主题?”Tony问,看着他们。“很高兴知道这点。我去睡了。”

 

“Tony—”Steve开口,Tony抬手。

 

“很晚了,我两天没睡了。现在我要去床上,你们可以继续,不用管我。”他坚定地说,“晚安。”尽管他们没有让开,他没有停下脚步,他不得不克制触碰到他们时的颤抖。

 

他没有停下脚步,直到安全地坐上电梯下到实验室,他仰头靠在了墙上。

 

这将是个噩梦,这点他完全确定。


 

*在恐怖片《驱魔人》中扮演一个被恶魔上身的女孩的演员 

 

作者笔记:

感谢所有美妙和神奇的评论!请继续给我写评论!这是为了你们所有人的第二章!

 

Whispers of theFallen by Wix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898122?view_full_work=true

评论(99)

热度(3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