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Tony
FrostIronStrange, FrostIron, IronStrange

【霜铁】皇室特权 2/6

补档 2/6

感到他的血液炽热又明亮地冲上脸颊,Tony再次让双眼垂到地上,希望国王没有看到他的偷瞄。他也许会放过Tony一些更骄傲自大的行为 – 或者一旦Tony成为他的,他也许会惩罚他。但现在看来,最好只是避免大吵大闹,无论这有多抵触Tony的天性。

很快他们就到了高台底部,比起看,他更多的是感觉到Coulson停下,对着国王鞠躬。他尚不知道的,已经被刻入身体的直觉让他以最优雅的方式跪了下去,要是有他们训练用的披风就好了,他能够让它在身边飘动,但他权益地张开了双臂,用最明显的方式展示自己。在他身后,他能听到布料咯吱作响,因为Tasha和Clint也鞠躬了。

他的眼睛直视身前的地面,但他的耳朵听着整个大厅。也不是很困难了解他们在做什么了– 他的霜巨人语足够好到轻松捕捉到对他棕色发卷,他的屁股和他的优雅的讨论。他右边还有个稍微太响了点又清楚的声音说:"真可惜国王不分享。"

瞬间安静,正当这个情绪被整个大厅感同身受的时候,Tony能实际上看见霜巨人们试着远离那个不幸发声的家伙,不愿承受国王的怒火。

持续的安静,直到每一个动作都让人窒息,就像一场分分钟都会降临的黑色风暴,如果能被允许抬头看看发现了什么,Tony都愿意杀人了。眼下他只能在身后偷瞄到Tasha,然而她给他的印象是那种对行刑无动于衷的不好惹。

终于,高台之上有了动作。面料沙沙作响,他听到了叮当声,也许是爪子滑过大理石地板,或者只是国王胸前的金链子。脚步更近了,然后他猜停在了Coulson身边。

"你带来了我的礼物," 这个声音听上去。。。完全像个霜巨人。没有夹带着远处冰雪滑动的隆隆作响,或者寒夜碎冰的声音,丝毫没有寒冰和凛风构筑世界的刺耳声响。而是圆滑优雅的,丝绒般的声线滑过Tony的耳朵,穿过他的身体,直达他的阴茎。他几乎抽了口气;从来没有过 – 在他笨拙摸索的开头几个月,或在接下来的严格训练中– 他从来没有对任何人有过这样的反应,更别说只是通过听某人的声音了。

希望这只是个意外也不切实际。当Coulson对国王的话做出了一些无意义的回复,声音继续了,这次更加近了:"你把他包裹得如此可口。简直可惜了,我得把它们从他身上撕开。"

Tony不得不断然地反对。他的身体通红发热,他不得不蜷缩起手指,让它们不要为了被他刚才瞥到的,优雅的蓝色双手触碰他的衣服,他的身体的想法而颤抖。把他从衣服里剥出来,手指在他的肌肤上自由地游走。。。

微微摇头清空脑袋 – 他是该死的TonyStark尽管这在地球上可能代表不了什么,更别说在这里了,但对他而言,这意味着他不会仅仅为了某人碰巧拥有美丽的声线就融化– 他完全错过了国王在他身边停下,或者他前倾时布料的沙沙声。

他没有错过的是在他发间的手指,就如同对待一只小宠物一般抚摸着他。

就如同一只宠物,Tony被抚触震住了。冰霜巨人很 – 总是摸着很冷– 但他们更冷酷无情。他成长的过程中,学习了,也听了无数他父亲关于战争时期霜巨人的故事– 他父亲给他的唯一好事 – 那意味着他知道他们能做到的。

理智上他知道国王没有理由杀了他,至少还没有,他可以有太多愉悦玩弄他闪亮的新玩具,但这并没有阻止恐惧泛滥他的静脉,就如同约顿海姆的古老冰块一般深沉冰冷。他努力让自己静止,忽然他甚至都不知道他刚才为什么想要表演,或者刚才的欲望来自何处了。他所有想要的不过是再次回到地球,甚至回到和他父亲住在一起的那间破烂的一居室公寓,他和一堆半空的廉价酒精和更廉价的外卖共享的厨房。去他妈的,他甚至会再次选择露宿街头,就如同在他父亲死后,他的债权人找到他之前的几周里。他和Rhodey搜索着垃圾桶,或者和Pepper挤在一张油布下躲雨。

他的胸口疼痛,他意识到他有一会儿没有正常呼吸了。试着吸气让他倒抽一口气– 这声音在安静的大厅里太响了。为时已晚,他想着霜巨人的嗅觉有多好– 他们能闻出他的恐惧吗?他们知道那是什么吗?

头发上的拉扯让他噎住,快速咬唇,他避免发出任何其他声音,更加害怕流露出比之前显露的更多的恐惧。有一刻他想过抵抗 – 藏起自己 – 但他意识到他没有什么可获得的– 国王比他强壮,就算身量小,挣扎只会带来愤怒和惩罚。

颤抖着,但他顺从地抬起了头。

从近处看,国王比躺在王座上时显得更加异域风情。他的肌肤显得比Tony见到的任何其他霜巨人都更生机勃勃,没那么黯淡,几乎和马里布的海水呈一样的青绿色。深蓝线路的纹身从他光着带爪的脚往上,盘旋到强壮的好似专业长跑运动员的腿部。图案有些奇异– 直线围绕着一个非常类似凯尔特结– 但同时也奇异得美丽,就像他总是发现复杂的程序语句美丽一样。这让他几乎失望了,当他的视线被一条长的遮羞布挡住,从膝盖上方将将盖过臀部。然而缝在暗绿色布料上的金色图案几乎一样的迷人,仿佛它们再现着纹身的线条,带着他往上看到了肌肤和纹身又再次可见的部分。

第一次偷瞄时他没有发现,但是国王真的只穿了这条遮羞布,裸露着大部分宽阔的胸膛任Tony渴望地凝视。赤裸的上身明显说明国王并没有整日懒散地呆在王座上。轮廓分明的腹肌指向非常可口的胸肌,接着是强壮的脖子,Tony在极度的害怕以及强烈的欲望的炼狱里挣扎。

他发间的手动了,当他没有再往上看时,手指摸过他的太阳穴和脸颊,就像浸在液体火焰里的冰柱,他能感到自己不自觉地颤抖。他又再次感到他的颤抖,当那几根手指停在他的下巴,然后施了最小的压力往上抬。比起命令更像是一个建议 – Tony也没有很多选择,他服从了。

他先看到的是眼睛,如同被光线直射闪耀的红宝石,美丽,他情不自禁地想。眼中有愉悦以及恶作剧的光芒,但那种愉悦可以在任何时刻转变为冰冷的愤怒,或者是对就在他们眼前被肢解的人的大笑。对方脸部的线条诉说着傲慢和皇家风度,如此锐利的颧骨,也许会让没防备的人受伤。他脸上描绘的纹身线条强调了深沉又险恶的危险,让他像一件艺术品,比如堕落的路西法 – 黑暗,是的,但也是最美丽的天使。

他完完全全的,彻彻底底的,令人害怕的,是Tony喜欢的类型。

他总是拿这个开玩笑 – 对危险兴趣的倾向直接让他喜欢阴沉危险的类型– 但他从没想到这能把他带到。抬头望进他的新主人的双眼,他的主人,这个现在拥有他的男人,然后感受着欲望的火花炽热又渴望地流淌在他的血管。

令他恐惧的是,他能感受到自己在勃起。

国王的手指仍轻抬着他的下巴,所以他甚至都无法隐藏他的脸红,当他知道– 知道 – 他的裤子藏不住任何事。

国王的眼里有了一些变化,不是完全柔和下来了,但却好像他不再这么坚硬烦躁了。他重新看回Coulson,说道:"看起来你对他的评估是错的。"

错的?Tony甚至在Coulson回答时感觉到了对方的皱眉。

"我认识他父亲。看上去有一些。。。不太可能,那个家庭出身的任何人能成为一个合适的交际花。"

哦,是啊。交际花。他们从几个世界的尘埃里挖出这个词,这样他们就不用说奴隶了。因为伟大威猛的地球联盟和他们神盾的走狗们并不容忍奴隶制度,只要他们不从中获益。

他的一些想法一定露在了脸上,因为国王又看向了他,唇角愉悦地扬起。

"我不在意合适",他让这个词听着下流,"我只在乎有趣。你会很有趣的,不是吗,我甜蜜的,小小的交际花? "

这个忽然的对话让Tony眨眼,不是很惊讶,但很恐惧,但当国王继续期待地看着他时,他犹豫地说:"我会尽全力,陛下。" 因为他知道自己的本性,国王可以随意说他想要有趣,但到最后他们都会要他服从他们的意愿。

锐利又回来了,一丝残酷闪过国王的脸,一瞬间流露出了这个一次次阻止了Thanos的男人的本质。他下巴上的手指动了,忽然一下子收紧到几乎让他感到疼痛,他不知道该向哪里畏缩,因为在这种紧握里他无法动弹。"你的观点不错,但你的表达方式不够。再试一次,宠物。"

这个忽然转变的态度让Tony有一瞬始料不及。就算这样,这也不是第一次有人手里捏着他的命,试图威胁他听话了。然而他还站在这里,依旧可以咬人。他没有让Killian把他踹下去,或者是在他撞见Pepper和Rhodey的街头游荡的那伙混混,甚至是Howard,他肯定会在一个傲慢的混账国王面前鞠躬。

怒火让他的恐惧很容易被一个大大的惹人厌的笑容遮盖了,他直视国王的眼睛,回复道: "您的生命力能承受的起多少有趣呢,陛下?"

众人的反应几乎可以预料。一瞬间,房间完全安静了,静到可以听见针尖落地的声音。然后在场的霜巨人爆发了一阵可以听到的,低低的窃窃私语,告诉了Tony一切他需要知道的- 到底有几个人胆敢反抗约顿海姆的王。

这让他沾沾自喜,尤其是当他听到身后的嘶声。惹恼神盾特工们总是个额外红利。

然而比起其他房间里的霜巨人,或者哀叹着失去了国王好感的特工们,国王本人吸引着他的注意。

Loki没有。。。Tony不确定对方是什么但他没有生气。更像是惊讶,很快融化成为一个惊奇和接近愉快的表情。除了他不可能这样,因为相信像他这样的人会喜欢Tony的态度简直是。。。疯狂的。

然而他下巴的紧握又松开了,一只拇指抚触着他的下巴。"非常好",他说,声音如此之低,Tony怀疑他是否注意到自己说出了口。

这让他觉得。。。奇异。失去平衡。从没有人这么看着他,惊奇的眼神以及。。。他生活中遇到了很多想要掌控他的人,想要像是收藏奖杯或者饰品这般拥有他,国王的眼里有那些成分。但还有更多 – 好奇,也许是一丝真诚的赏识,好像他实际喜欢目前看到的Tony。

他们站得非常接近,两人间只有一尺的距离,国王只比他高半英尺(15.24厘米)。他的手指仍徘徊在他的肌肤之上,Tony可以感受到他身上发散的寒意。这很奇异,寒意有些遥远,因为项圈保护着他 – 保护他于可以快速冻结神族或者秒杀凡人的碰触– 但同时这又像是奇异的拥抱,完全不似寒冷的寒冷包围着他,让他们间的这种时刻显得几乎亲密。

有一瞬 – 只是一瞬 – 国王脸上奇异的坦诚表情,仍无意识抚摸着他的拇指,以及围绕着他们俩的寒冷,好像他们是这个世界上唯一存在的两人。

然后他又转身了,动作如此突然,让Tony有些发晕,实际得挣扎着平衡自己,仿佛在他肌肤上的手指并不只是抚触,而是支撑他的柱子。当他再次站稳时,国王已经回到了王座上,他又坐在了宽腿座椅之上,让他看上去比实际占据了更大的空间。

"服侍我",他下令到,Tony花了令人尴尬的长时间意识到他是在对他说,甚至在那时,也需要 Coulson冰冷的凝视让他走上前,遵从了指示。

有几十双,也许上百双眼睛盯着他 – 大厅里站满了霜巨人 – 有一瞬间他几乎摇晃了。即使按照他活到现在的生活方式,从来没有那么多的人看着他,这令人胆怯。

然后他眨眼,抬头看着王座上的国王 – 看着最强的霜巨人仿佛想要吞了他的眼神– 忽然间他的观念 – 变化了。这儿有上百个霜巨人盯着他,差不多贪婪地看着他的身影果腹,而且他们全都想要他。想要见他,想要看到他能做,以及,会做什么。这给了他权利,因为只有他一人可以让他们满足,只有他可以决定给他们什么。

 

评论(2)

热度(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