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Tony
FrostIronStrange, FrostIron, IronStrange

【奇异铁】新生。/Renew. 第九章 下

第九章 下


文章继续分析未经管辖的超英行动对普通公众的意义。“嘿,我记得这个。当时这可是桩大新闻,”Ned说。


Peter快速读了余下的文章。他拿过Ned的鼠标,点开了更多网页。它们都说了相同的事。事件拖了几个月才逐渐消失在大众视野。官方从未发布进一步的解释。“肯定就是这个。他们的标志我和在抗议者T恤上看到的相吻合。”Peter跳下了床。他打开了天花板上的舱口,一捆布料落了下来。Peter抓过系着绳子悬在半空中的战衣,抖松放在了地板上。


“你要干什么?”Ned问。Peter小心地剥离战衣的外层,露出了惊人的电路网。Peter从桌上的盒子里找到一支手电,打开,用嘴咬住了手柄固定。他在蜘蛛形状的胸部电路里接上一根数据线,另一端插入了Ned的笔记本电脑。


“移除除追踪器器。”Peter含糊地说,没有吐出手电筒。


“你为什么要移除战衣上的追踪器?”Ned犹豫地输了一行代码。


“呃,因为我打算监视这些家伙们,”Peter一边,叼着手电一边说,“还有...我不太想让Stark先生知道。”


“所以你现在要对钢铁侠撒谎了?”


“不,我没有撒谎。他只是还不明白我能做什么。”Peter搜索着布料里嵌入的金属物。“找到了!”他用镊子取出了一个小圆片。“很好Happy,享受追踪这盏灯吧。”Peter把追踪器粘在了他的灯罩上。


Ned在Peter工作的时候试图搞明白战衣的程序。“这儿有一堆其他的子系统,但它们全被这个...辅助轮协议阻止了。”Ned窃笑道。


“什么辅助轮协议?”Peter加入Ned来到屏幕前面。他盯着红色字符。Peter可以打包票跳动着的像素在嘲笑他。“把它关掉!”


“我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Ned说着,字符流淌下他右手边的分屏。“我是说,它们被锁住大概是有理由的。”


“来吧兄弟,我不需要辅助轮。”Peter沮丧地踢着地毯。“我受够了他总是把我当作小孩子。这一点也不酷!”


“但你是个孩子,”Ned平静地指出。


“是啊,一个能够空手停下巴士的孩子。”


“Peter,我只是不觉得这是个好主意。我是说,如果这非法呢?”


“听着,求你了。”Peter跪在床边,给了Ned他最有力的狗狗眼攻击。“这是我证明自己的机会。我能行,再说也有可能这什么也不是。也许那些人只是一些光说不做的家伙。我只是去看一眼。来嘛,Ned。”


“我真的不认为这是个好主意—”


“椅子里的男人,”Peter压低了声音说。


“不要这样。”Ned不看他。


“来嘛...”Peter轻轻推了一下Ned的肩膀。Ned叹了口气。又停了一会儿,他键入了一些什么。Peter的战衣亮起来了。一束电流通过电线网络。“你最好了。”Peter碰了碰他最好朋友的拳头。他拔掉战衣上的电线,穿了进去。“记住,别让我阿姨或叔叔进来。如果他们敲门,假装我们在忙。”


“知道了。小心点,”Ned说。


Peter点头。他滑出了卧室窗户,爬到了公寓的屋顶。这时候的风很暖和,对英雄工作来说太完美了。Peter板了扳手指关节,做了几个伸手跳热身。当准备好摆入夜空,Peter套上了面罩。


“晚上好Peter,”一个热情的女性声音打了招呼。


“你好?你好?”Peter本能地拱起背。他打量着周围,但屋顶上只有他自己。他的平行投影处于狂暴之中。一串图标在他眼前重新装配,大多数他从没见过。


“祝贺你完成了严格的辅助轮协议,获得了你的战衣的全部能力,”声音继续说着。她听上去对出现在这里可感到太开心了。


“呃,谢谢你。”Peter渐渐懂了。声音是从他的面罩里传出来的。这实在太酷了。她和Jarvis一样吗?Stark先生给他配备了专属的人工智能?他早就该让那个愚蠢的协议失效了。


“所以你今晚想带我去哪儿呢?”战衣女士说。


“我—呃—我知道一个组织。他们是坏蛋。”


“请求获知组织的名称。”


“A.I.M.,还有反对钢铁侠暴徒。他们可能是一伙儿的。”


“关于反对钢铁侠暴徒数据不足。先锋科技于2010年10月9日被Stark工业收购。所有的公司财物都被Stark工业重新定位使用。在开始搜查前,建议您联络Stark先生。”


“噢,不!不需要联络Stark先生。”Peter挥舞着手臂,试着得到战衣女士的注意。“等等,你刚才说所有东西都被重新定位使用了吗?”


“是的,Peter。所有的实验室和仓库现在都在被Stark工业使用。它们被装上了最好的监控系统。我们可以试着让你进入,但我强烈建议你避免调查驻扎着钢铁哨兵的设施。”一家钢铁哨兵的线框图出现在了Peter的平行投影上。


“停,战衣女士,我不想闯入Stark先生的实验室。”Peter叹了口气。他走向一个排风口,无精打采地坐在了金属片箱上。“如果Stark工业在用,那么显然坏蛋们不能在那儿干活。我还以为我找到线索了呢。”

 

“也许我可以搜索替代的关键词?”战衣女士建议。


Peter想了一秒。“查查Aldrich Killian如何?”


“这儿有一张Aldrich Killian 拥有的知名财物的完整名单。除了一处,全部都在他被定罪后被没收了。Norco是Roxxon石油拥有的一处油轮。在Norco在彭萨科拉海湾泄露了一百万加仑的原油之后,Aldrich Killian于2010年收购了它。他在提前写好的遗嘱里把油轮留给了一名员工。唔...这很奇异,”战衣女士思索着。


“什么很奇异?”Peter坐了起来。


“Norco号目前停在雷德呼克海运码头,就离你所处位置十二英里处。它之前从未来过纽约。”


“那确实很奇异。你觉得我们该去搜查下吗?”


“描绘抵达目标的航线,”战衣女士直接跳过了问题,采取了行动。一张皇后区的地图出现在Peter的平行显示上。开到雷德呼克海运码头需要三十分钟,他可以利用通过的卡车搭个便车。


“好吧,只要我能及时回家睡上几个钟头,应该没问题。”Peter对着相邻的公寓大楼射了蛛网,一旦网稳固后,他跳过了栏杆。一系列身体记忆的动作后,Peter摇摆着进入了夜晚之中。


----------


雷德呼克海运码头是一处联合运输的货运设施,座落在对着曼哈顿下城的河对岸。两架红蓝白相间的集装箱起重机在海边占着重要位置。它们高耸的顶部刺穿了墨黑的天空。在它们身后是一排排垒起的集装箱。Peter轻轻地在其中一架起重机上着陆。他爬行着,直到他达到了输油臂的顶端。


“距离目标一百米,”战衣女士说。“Norco号是左手边的第二艘船。顶层甲板上感知到三个热感应信号,他们的体温不同寻常的高。”


“他们的秘密巢穴在一艘船上?这弱爆了。”Peter从输油臂顶部跳到了相邻的起重机,与Norco号的甲板对齐。黑暗掩护着他,Peter一次下降几英尺。他无声无息地落到了控制室的上方。“嗨战衣女士,他们在干什么?”


“你想要听到他们的话吗?”


“我能听到他们的话?呃,好?”


“启动强化侦察模式。”


Peter的平行显示暗了下来。深色的投影给了他红外线夜视能力。“我不知道Savin为什么把我们留在这儿。自从老板被杀已经五年了。Stark早就忘了我们了,”巡逻中的一个男人说道。两人一起走着,第三人持续监视着甲板的另一边。


“那些蠢货昨天大闹了一场,小心点也没坏处。幸运的是昨天没有强化人和他们一起去了。我们需要保持低调。还有两天,我们就能报仇了,”第二名男人说。


“哇,他们在密谋什么。我可以把他们人赃俱获。这太棒了。”Peter轻轻说。他放低重心,从甲板的边缘望过去。“但首先我需要些证据。我要稍微接近一点,这样我可以看到发生的事情。”


“你想要我启动强化战斗模式吗?”战衣女士的兴致丝毫没有被减弱。


“强化战斗模式?”Peter谨慎地说。“好吧。”


“启动秒杀。”


“不不不不不,我不想杀任何人!”


“解除秒杀。”


Peter松了口气。他对着旁边的柱子发射了蛛网,跳离了当前位置。但和以往的蛛丝不同,这次他的手没有抓到任何东西。Peter脸部着陆在了甲板上。


“谁在那儿!”巡逻的男人听到声音扭头呵斥道。


“该死的发生了什么?那是什么?”Peter站了起来,他躲到了一个储藏箱后面,差点就被看到了。


“你跳下了屋顶,脸着地了,”战衣女士说。


男人们在靠近了。Peter对着柱子又发射了蛛网,只有一小束蛛丝射了出啦。“战衣女士,我的蛛网发射器怎么了?”


“速射是强化战斗模式的默认设置。”


“我为什么会需要速射?”


“你想要看更多的选项吗?你有五百七十六种可能的排列组合。”


Peter抬起手。一沓图标出现在了他的每个指尖。“Stark先生真的做得过火了...”


“Peter,身后!”战衣女士警告道。Peter迅速转身。蜘蛛感官尖叫着要他闪躲,他听从了滚地避开。一枚子弹陷入了身后的储藏箱。


“闯入者!”第一个男人警示道。


“哦狗屎,哦狗屎,哦狗屎,!”一串子弹跟在Peter寻找掩护的身后。他随机选择了一种蛛网模式,看着它全然避开了追他的男人。“错了!战衣女士请把所有恢复正常模式!”


“恢复所有系统。”


Peter对着柱子又射了一次蛛网。这次终于对了。他拉着透明的绳子,拉力推着他在空气中前进,Peter重新落回了控制室的屋顶。他凭闪电般的条件反射发射了一系列蛛网,把两人粘在了栏杆上,而让另一个翻过船边落进了水里。


Peter的平行投影上的疯狂哔哔声盖住了他的俏皮话。“探测到上升热感应,”战衣女士说。Peter翻下屋顶。一束火光在他背后蹿起。融化了他刚才蹲着的地方,让整个控制室陷入了火海。融化成一块块的的玻璃落在甲板上呲呲作响,点燃了木地板。Peter眯起眼看着熊熊燃烧的残骸。有人正不顾热量穿了过来。


“嗨,蜘蛛男孩...我来和你玩玩。”一个女人从火焰后走出。她剪短的红发往各个方向翘起。伤痕蔓延在她的左脸,但那不是Peter关注的地方。女人的眼睛在黑暗里发出橙光。她也全身着火了。


“Ellen Brandt,前美军陆军少校,A.I.M.的特工,”战衣女士不知从哪儿找到了女人的档案。“她是初始注射绝境病毒的实验品之一。在A.I.M.和Stark工业的合并完成后,她和其他仍忠于Killian的人躲了起来。小心,Peter。初代的病毒极其不稳定。据不完全数据,她可以产生数千摄氏度的热量。”


“她可以喷火?噢—好吧—”Peter粗声说。Brandt恶意地逼近。轻微的噼啪声警示了Peter身后的行动。两个被粘在栏杆上的男人重新加入了战斗。他们的眼睛也发出橙光。他们肯定烧掉了Peter的蛛网。


Peter后退,直到他的背靠在了船舱入口处。三名绝境使用者互相交换了眼神,笑了。Peter预感到这将是一个很长的晚上。



作者笔记:

我在过去几周的一些评论里说了,但是秃鹫不会出现在此文里,因为Adrian Toomes从纽约之战中得到了齐塔瑞科技的秘密武器。在重来里,莫哈维沙漠的战役被控制得相对较好,所以他们不需要让类似Toomes的分包商介入。但在另一方面,Tony从没有在海边和绝境战士们战斗过...所以...;D


译者笔记:

IViv是想说没有举办圣诞炸战衣烟火大会吗?:P

 

Renew by Iviv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764346/chapters/35034359

 

评论(18)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