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Stark

【铁人中心】阵亡者的私语 第一章

概述:

内战来了又走,但复仇者的基石仍然存在着裂缝,人们总是要为做出的选择付出代价。
这些天里,Tony并不太惊讶他看上去是唯一在付出代价的人,而事情正在变得极度复杂。

 

译者警告:

Team cap不友好向,cp并不明显。目前是奇异铁,十几章后会加入霜铁。含有盾单箭头。

已授权。

 

第一章 

 “如果我可以回到过去重头来过,我会的。” 

 

这是个Steve不得不贯穿听证会始终,以及在媒体所谓的“复仇者内战”后的访问里不断重复的句子。唯一的问题是,每次这句话滑过他的舌头,他都情不自禁地怀疑里面的真实性。

 

老实说,即使可以回到过去做出不同选择,他也不是百分之百确信他会的。Steve知道如果Tony在这儿听到他这么大声说出口,对方会说诸如“精神失常的定义是一次次做同样的事,而期待不同的结局。”

 

这一系列的想法的问题是...事实上,Steve并不对这个特定的结果感到难过。

 

当然了,有一些他不怎么引以为豪的时刻,几乎所有关于Tony的时刻,但大部分而言—Steve达成了他那时想要做到的每一件事:


  • Bucky现在安全了,躲在Wakanda深处,那些想要为了不是他的错的行为而伤害他,或者只是为了自私理由利用他的人们不能接近他。

     

  • 由于非常大声的反对人群要求更多透明度,以及在某条法律生效辩论它会带来的后果,协议被搁置了。

     

  • Steve和站在他一边战斗的其他人被赦免了所有行为,以及这些行为的一切后果,因为媒体和律师们宣称来自前部长Ross的“可信的极端胁迫”,意指在那段期间发生的试图控制复仇者的高压手段和威胁。

     

  • 作为在RAFT监狱发生的事件的道歉,Wanda被给予了暂时的公民身份。

     

  • 他们有了新成员,而对方很有信心能够说服这个“Hank Pym”的角色原谅他再次拿着战衣逃跑,允许他加入Steve的复仇者。

 

所以对Steve而言,他很难真正退一步,把整个状况视为一个失败。因为一切看来完全对他有利。

 

好吧,几乎是完全。他会更倾向Tony不需要被强制观看那个录像,他也会更倾向Rhodes没有在德国机场的小小混战中受伤。

 

在再次见面之前,Tony仍然没有回复Steve试图和他沟通的任何努力。Steve不确定他对此的感受。他想要感到内疚,他真的想,但他无法为保护他的朋友感到内疚。

 

事实上,是保护他们俩个。再说了,挖出和Tony过去的联系会有什么好处吗?他的父母难道不是早就被埋葬了?Steve再次当面揭开伤口能对Tony有什么好处?显然Tony能够明白这个,显然他了解了Steve的观点,认识到了Steve的理由。他没有理由告诉Tony,而内心深处,他知道Tony也清楚这个。

 

他仍对Tony会在他们到达基地再次会面前联系他心存希望,但日子一天天过去,棕发男人不见踪影。当他们被澄清罪名时,他没有发声;当他们回基地的许可下达时,他没有发声;当他们登机回家时,他也没有发声。

 

“他会翻篇的Steve。”当飞机最终落在基地的停机坪时,Natasha温柔地告诉他,拍了拍他的肩膀。“这是你啊,他永远无法对你保持生气。就算他想。”她这么说道,Steve为了她善意的话对她笑了,抓过他的旅行袋,和其余人一起下了飞机。

 

Steve意识到他在期待某些热情的欢迎仪式,当这没发生时,他咽下了小小的恼怒。 

 

“欢迎回家伙计们。”他对着他们说,然后走向大门,他们都对他笑了,一起走了进去。基地清理了Wanda和 Clint逃脱时的混乱,Steve对此有小小的感激。他猜测着这是否更多是出于Tony对于限制一名朋友,而不是确保Wanda和Vision将不再会持续活在他们彼此相斗的短暂时刻里的内疚感。

 

“你需要认真对待此事。”一个Steve没有认出的声音在前厅里劝诫着另一个人,他有些惊讶地听见Tony的声音回答了。

 

“十分感谢我对此非常认真了,我已经对人们告诉我该干什么不干什么感到十分恶心和他妈的受够了。”Tony反驳说,Steve皱起眉头走向大厅,这样他能看到两个男人间即将发生的事。

 

“这不是你可以忽略的事情。”声音又说话了,这次更加平和,仿佛说话者无意和反复无常的棕发男人发生口角。

 

“你以为我还没意识到这点?你以为这对我来说很好玩?就像在公园散步这么容易?我知道我不能忽略这个。我经历过这些,也尝试过了。没用。”Tony的挫败感很明显, Steve猜测着他们的话题。“现在只不过...这不是个好时机。”

 

“我不想听上去像个坏掉的唱片机般的喋喋不休,但这是不是个好时机并不重要—你需要现在处理,在这变得更糟以前。”

 

“更糟?这该死的狗屎还能变得更糟?实际上你猜怎么着?算了吧,我不想知道。让我在无知里活的越久越好。”Tony说着,Steve绕过转角,在空旷空间里看到了两人。

 

Steve没有认出的男人十分高大,深色头发,留着和Tony相似的胡子。他身着深蓝色的外套,让Steve想到Tony选择的电影之夜里总会放的空手道电影。男人站得笔直,两手抱胸,和Tony急躁地来回走动全然相反。

 

“你瞧,现在不是个好时机。”Tony过了一会儿重复。“我手上有太多事了,没法和你私奔去加德满都或者其他哪里,呆天知道要多久。”

 

“卡玛泰姬。”男人微微笑着纠正,好像Tony弄错名字很有趣。“还有我知道事情现在很乱,但这也是你需要面对的事情。我也许不会总是及时出现帮助你。如果你在卡玛泰姬,我就能更好地看住你,保—”

 

“求你不要Strange,如果你再说一次‘保护你’我要尖叫了。”Tony警告男人,而那个男人,Strange,明智地保持沉默。“你看,我知道,你有工作—但我也一样。我不能就这么跟你走。”Steve看着这个叫Strange的家伙和Tony仿佛在进行什么顽固的瞪眼大赛,随后Strange叹息了,微微摇头。

 

“无论我说什么,都不会让你改主意了,是不是?”Strange问,Tony摇了摇头。

 

“不会。”他说道。Strange叹了口气,伸向Tony的手腕,抬起它并做了个奇怪的手势。一开始Steve不确定男人为何触摸Tony,或者Tony为何允许他这样做,接着一道金色的光出现,绕着Tony的手腕在空气中画了个奇特的圆圈,然后凝固成一道细细的金色手环。

 

“那么这是我目前最多能为你做的。如果你需要我的协助,它会告诉我的。”他全然严肃地直视Tony双眼。“不要取下来。”

 

“尽管有些人一直在宣传,事实上我不蠢,也没有自杀倾向。”Tony反驳道,然后他仔细端详着手环,声音柔和了。“...谢谢你。”

 

“你也许将来会有不同感受。”Strange说着,听上去像个警告。“这不是我在帮你忙,你现在这样做很愚蠢,毫无疑问这个决定在将来会咬我们俩的屁股。”

 

“听着就像是我的人生故事。”Tony沉重地叹气。“不管怎样...谢谢。”Strange对他点了点头,然后画了个圆,一个巨大的传送门开启了。Steve只是睁大双眼看着Strange对Tony告别,走入了随后关上的传送门。Tony在那儿站了一会,然后捂脸。“妈的。”他喃喃着,看似又花了一刻整理自己,然后放下手,转身准备做他接下来打算做的事情。

 

“Tony。”Steve觉得现在是时候他们都站出来了。Tony惊讶地抬头看着他们。

 

“你们在那儿呆了多久?”他问,Clint哼了一声。

 

“久到知道你又搞糟了什么,又惹麻烦了。”Clint说。Tony看上去好像打算对Clint说一些粗鲁或者不礼貌的话,但他选择了无视。

 

“那是谁?”Steve问,Tony双手抱胸,耸了耸肩。

 

“你们不需要担心他。”他隐秘地说,“他不是复仇者。”

 

“那不意味着我们不需要知道他是谁,Tony。”Natasha告诉他,Tony摇了摇头。

 

“他偏好匿名。抱歉,不能告诉你们。如果你们再次看到他,如果你们想要自己问他,你们只管问。”

 

“现在要对我们保留秘密了,哇我为什么惊讶呢?”Clint翻着白眼呵斥,Steve在Tony能把这情形升级成争斗前介入了。

 

“他在说什么?”Steve问,Tony仅仅摇头。

 

“没什么,不用担心。已经在处理了。”Tony拍拍手。“好了,所以你们知道每样东西的去处,你们也知道游戏规则。试着不要损坏任何东西,或者把不该放的东西放在厨房垃圾处理机里。”

 

“Tony。”Steve轻柔地打断了亿万富翁,Tony看着他。“他在说什么?发生了什么?”

 

“你不需要担心的事。”Tony挥了挥手说,Steve不得不注意到他这么做时手腕上露出来的细金手环。“好了,一切照常。你们都知道该干什么。”Tony停了一秒,伸手拍了拍耳机。

 

“是的?”一阵安静,他听着对面的话。“我差不多结束了,我现在下楼到工作室,今晚我就会交给你这些原理图了。”Tony转身走向电梯,按了按钮。“Pep,嗨—我告诉过你我会完成的,我什么时候误了期限了?正是如此,从来没有。相信我,不管有什么困难,我都会完成它们的。”

 

“Tony等一下。”Steve喊道,Tony回头看他。“我们希望能有个小小的聚会,你应该出席。”

 

“并不是说他帮忙了。”Clint低语着,Tony只是对Steve友好的微笑。Steve分辨不出,但有哪里不对。

 

“抱歉,我做不到。今晚我要熬夜,但孩子们你们享受吧。”Tony说完走进了电梯。“你和Nakasumi的会议怎么样了?下一季的预期—”Tony的声音随着电梯门的合上被隔断了,Steve站在那儿,感觉他漏掉了点什么。

 

他只花了一会儿,在脑中重放了刚才的情形,意识到问题所在。

 

Tony的眼睛里没有笑容。

 

+++

 

作者笔记:
所以第一章没有警告,但请留意每章的作者笔记内的警告。 

请留意文后对评论的要求。不遵守规则的评论将被无视或删除。不会被批准的评论将不被刊登。我很喜欢阅读评论— 这让我一天都会大笑—但我必须保护作为作者的权利以及其他愿意在评论里互动的人们。

 

 

Whispers of the Fallen by Wix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898122?view_full_work=true

可能的话请去给作者点赞,你还能看到由 potamikou 为第一章绘制的可爱作品

评论(98)

热度(6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