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Stark

【奇异铁】新生。/Renew. 第八章

第八章

“我来梳理一下,”Stephen放下了手中关于跨纬度时空穿越的书。“他救了超过三十个人,而你关了他禁闭。”


Tony把枕头堆在床头板上,他转过去面对身旁的男人。“他一个人对付二十几个强盗。那些家伙带着枪,他们毫不犹豫就会对他开枪。事实上他们也尽力了,没死人真是太走运了。”


把Peter送回家后,Tony更彻底地回顾了早前的事件。他很确定锁定Peter的战衣是正确选择。Tony捂住脸。所有事情都是从他把Peter带去莱比锡后发生的。正如他之前承认的,他很绝望,那个时候,带上一名能抓住队友又不会伤害到他们的街头英雄看起来是个好主意。他在这一世为Peter定制了战衣,因为他不希望蜘蛛宝宝穿着睡衣惩治罪犯。但事后想来,也许他给了比那个孩子准备好面对的,更多的责任。


如果Peter穿着他自制的装备,他在面对一伙武装强盗前会再想一想。他闪闪发光的新战衣给了他所向无敌的假象。Peter还没准备好面对更大的舞台。躺在Tony工作台上的破碎的眼罩就是足够的证据。


“他尽力了。”Stephen也转身面对Tony。他合上书,放在了床头柜上。“就像你说的,他还是个新手。他需要时间学习。记得我们刚开始的时候?那可是一片疯狂。”


“就是如此。”Tony说着坐正了。“我们让多少人涉险了?我们那时候缺乏准备,没有办法,但他就不一样了。有专业人员可以处理那种事。他没和最好的榜样一起工作,学习如何控制冲动。”


“Tony。”Stephen给了他那种眼神,从来都能让Tony垂下视线。熟悉的安慰悬在两者之间。Stephen这次放过了他,没有重复它们;在数年里他大概低语了有一百次了。


“我只是...”Tony叹气。他盯着米黄色的天花板,仿佛那上面会长出张嘴,吐出所有的答案。“这正是为什么我不想他加入复仇者。”


“但他还没有加入,”Stephen说。“还不是官方的。他名牌上的‘实习生’是有理由的。”


“他通过我们还没有编出来的测试只是时间问题。然后他就要独当一面了。”Tony闭上眼睛。他想要休息一会儿,然而他回到了莱比锡,Peter受了重创。蜘蛛侠躺在水泥跑道上,看不到脸。Tony飞向他,他没有动。请别让他死。 Tony对自己说。求你了。哦上帝这是我的错。


“你对他有信心。”Stephen的话打断了Tony的思绪。


“我当然有。那孩子会大有作为,”Tony说。


“那么,相信他会找到办法的。”Stephen的手安抚地放在Tony的手臂。“你装作不在乎,但你在乎的太多了。你肩负了太多责任,试着解决太多问题。你不该为别人的选择负责。Peter也许还未成人,但他很快就会了。你没有告诉他穿上戏服惩治罪恶,那是他的选择,一次又一次,作为蜘蛛侠的每一天。”Stephen眼睛的光穿透了昏暗的卧室。他们一同度过了彼此生命里一些最艰难的时刻。那些时刻使他们以言语无法做到的方式建立了羁绊。Stephen知道他,了解他,从内到外。“那对我也适用。无论日后发生了什么,我想你知道我选择了这条路。”


“敲敲木头。”Tony迅速转身敲了两下床头板。“不许再那样说。呸呸呸,我不想它应验。” (欧美文化敲木头是好运的意思)


“真的?迷信?”Stephen的眼角伴着微笑皱起。


“你是魔法师。我在锡罐里飞行。一切都有可能。”打趣没有起到Tony想要的效果。与其让情绪放松,Stephen的笑容从唇边褪去。


“Tony,我们逃避这个对话很久了。我知道我们在尽全力消除威胁,但我仍认为我们应该讨论这个,”Stephen说。“战争要来了。复仇者们需要你掌舵,如果真需要在我们俩之间—”


Tony躲避了足够久到知道Stephen要说的。他直视另一名男人的眼睛。“不,不会到这一步的。”


“你不能确定。在我看到的未来里...”


“那我们就一起。”Tony凑近,直到他们就离开几英尺。“复仇者是合作项目。我不能一个人领导团队。答应我你不会做任何蠢事。”Stephen抿紧了唇。Tony把他抵在床头板上。Stephen没有逃避的地方。“来嘛...答应对我坦白。如果你不隐瞒事情,我也不会。”Tony知道他听上去很绝望,但这都是真的。Stephen是他唯一可以坦白的人。在他们自己的家里,Tony感到安全,不需要隐藏。他可以爱,然后被爱。


“好吧,”Stephen犹豫地喃喃道。


“这才是个好魔法师,”Tony表扬道。他翻身到Stephen身上,在男人的脖颈处留下了一串亲吻。他们呼吸着彼此的气味。Stephen的润肤霜融合着柑橘和檀香木的香调。Tony解开了Stephen的衬衫,把它推到了一边。他继续沿着线路亲吻,横跨Stephen的肩膀,然后到了胸口。有什么顶着Tony的腹部。


“你是带了根棍子,还是很高兴见到我呢?”Tony含糊地说。Stephen对着俗气的俏皮话轻笑。Tony迅速回到了他的床边,打开了床头柜的第一格。当看到对方手里出现的不是更符合这个场景的物品时,Stephen扬起了眉毛,Tony拿出了一个小方盒。当意识到时,Stephen的眼睛睁大了。他不久前才给了Tony一件类似的物品。Stephen打开了献给他的盒子。小型的储藏空间里布着丝绒内衬,在两个垫子之间夹着一枚银色指环。


Stephen取出指环观察着。极简设计,很像他赠予Tony的那个,但在闪烁钻石的位置,是一片黑色金属。同款的铭文篆刻在指环内侧。


你使我完整,S.S. 


Tony微笑看着Stephen联想到了。黑色的金属片是从他胸口移除的弹片之一。手术后它们就被储藏在一个罐子里,等着重见天日。尽管与之关联的事件并不是个好的回忆,这些细小的金属片是他开启钢铁侠旅程的契机。他们也许分开了,但弹片将会一直是Tony的一部分。Stephen是完整了他人生的那一片。Tony想不出比给他未婚夫一小片他字面意义上的心脏更恰当的隐喻了。


Tony取过了指环,握住了Stephen的无名指。他把指环推到了手指底部。尺寸是完美的,因为Tony事先偷了Stephen的一枚旧戒指,来确保尺寸是正确的。“喜欢吗?”Tony舔了舔唇。现在指环戴上了男人的手,他不再这么确定了。是不是太简单了?Stephen给他的那个上面有颗巨大的幸运陨石。(意指法师求婚时给的钻石星星)


“...谢谢你。”Stephen眼角发红了。他握过Tony带着戒指的手,和自己十指相握。尽管是分开做的,指环们搭配得很完美,就像是完整的一对。Tony感到很自豪。“我爱你,”Stephen欣赏着两枚指环套在彼此的手指上,说道。


Tony的胸口填满了一些轻盈的东西。Stephen的魔法一定进步了,因为他如此简单地让他感到快乐。Tony提起Stephen的手,亲吻着。


Stephen的双手是独一无二的。它们的不完美如此完美。代替了处理肉与骨,这双手现在修正着空间与时间。Tony抚摸着穿透了这些修长手指的伤痕。几乎像是某种超然的力量看到了他被忽略的童年,他孤独的青年,他被背叛点缀的成年,然后说“好吧,是时候算算这些不幸,给点补偿了。”因为Stephen,Tony有了可以守护的羁绊,可以信任的伴侣,可以倚靠的肩膀。


“我也爱你,史蒂芬妮。”Tony抵着他们的额头,又亲了他的未婚夫。


无论他活到现在不得不承受的多少考验苦难,一切都是值得的。 


 

----------

 

 

Peter打开了他家公寓的大门。里面是黑的,他的阿姨叔叔一定已经睡了。Peter靠着墙壁,一步步移向客厅。他避开了所有会吱吱作响的地板。当走到走廊时,Peter松了一口气。


然后灯亮了。


“瞧瞧谁打算出现了,”梅姨说。她跷着腿坐在靠窗的旧扶手椅上,双臂抱胸。台灯点亮了她失望的脸。“你去哪儿了?Ben去Ned家接你。你不在。”


“我—呃—嗨,梅”Peter说。他放下了书包,抓紧了包带。


“说吧?”梅姨站了起来。她走进Peter,在离他一步远处站住。


“我...是在...Stark实习,”Peter强迫自己说。他苦着脸,想着Stark先生得为他再背个黑锅了。抱歉Stark先生。“是的,Stark实习。我们超时了,我知道你对此的感受,所以...”Peter没有说完。对阿姨撒谎让他觉得非常难受。她是为了他好,但他该怎么说,他阻止了一次抢劫然后陷入了一次斗殴?


梅姨的眼神在Peter的回复后柔和了下来。她摸了摸他的头发,整了整他歪歪扭扭的衬衫。在抗议者差点把它撕碎后,这还是有点松了。她对着不合身的衣服皱眉,但这次放过了他。“Peter...我知道你有多景仰Tony。我完全不反感他。他救了Ben的命。我只是...担心你。学校今天给我打电话了。他们说你又逃课了。去年你在班里是顶尖的,但现在...我本以为你需要点时间理清思路,喘口气。如果你整天呆在那个实习项目里,你做不了任何这些。”梅姨叹了口气。她拍了拍Peter的肩膀。“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不。”Peter的回复太快了,不像是真的。


“什么也没有?”梅姨再次问了。


“什么也没有。”Peter强扯了个笑脸。“一切都好。像你说的,我需要时间理清思路,但相信我,退出实习计划绝对不会有帮助。”


“好吧。”梅姨看着没有被说服,但让Peter松了一口气,她也没有继续施压。客厅空气凝滞着,两人都各自思考着。就当Peter开始觉得不舒服时,梅姨退了一步。她看了看Peter的身高,捂住她的嘴。“我仍然不敢相信,两年后你就是个高三生了。就仿佛是昨天的事。你当初才这么高。”梅姨比划着她的腰。“你曾每晚开着灯睡,这样妖怪们就没法接近你。”


“我以为我们同意不说那个了!”Peter说。他的阿姨热衷提起他还是个孩子的故事。这太让人尴尬了。


“现在看看你,都长大了。”梅姨笑了。她眼里有一丝湿润。她眨眨眼,水汽消失了。“你知道怎么做对你最好。”


“谢谢,梅。”Peter回应了她的微笑。“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你最好不要,年轻人,”梅姨说。她再次让手穿过Peter的头发。他们聊了一会学校的事,梅姨打了个哈欠。“啊...很晚了。我去睡了。如果你饿的话,厨房里有larb(larb moo,辣拌猪肉碎,返校日里提到过的泰国菜),”她亲了亲Peter的额头,走向她的房间。


“我很好。我在Stark先生那儿吃了。我是说,实习项目,”Peter纠正到。“晚安,梅。”Peter看着他的阿姨消失在走道。一旦她离开了视线,Peter小跑到浴室,以创纪录的时间刷了牙。锁好他的卧室门后,他打开了书包,取出了他的战衣。


Stark先生没花什么时间就修好了损伤部位。他甚至让Strange先生刻了一些符文在上面。符文在大多数时候是肉眼不可见的,但当Peter遇险时,它会启动。他看到Strange先生做了一些复杂的手势,然后魔法符号出现了。这是最酷的事了。接着Strange先生给他们烘培了千层面做晚饭。他的导师过的真不错。


Peter没法控制它的激动。他打电话给Ned。很晚了,但Ned喜欢浏览论坛,而且从来不注意时间。他最好的朋友在某晚他穿着蜘蛛侠衣服回家时偶然发现了他的秘密。Peter为了记忆里散落的乐高死星畏缩着。他等着电话接通。Ned在第二声就接了起来。


“嗨兄弟,”自称是Peter “椅子里的男人”打了招呼。


“Ned,我需要你的帮助。”Peter开门见山。“明天放学来我家吗?我想我终于找到了证明自己的机会。”


“等等,证明你自己,就好像证明证明你自己?”Ned问。


“没错,证明证明我自己。”Peter重重倒在了床上。“你不知道我等这一刻有多久了。也许这没有用,但也许这可以是一些什么...Ned我必须让Stark先生印象深刻,这样他才会真正让我加入团队。”


“太棒了...”Ned惊叹道。Peter可以想象Ned张开下吧盯着他电脑后面的墙壁。“我完全加入。哦—你能再给我看怎么织网吗?”


“好的,我会再给你看,但这次请不要把我的头黏在墙上了。织网的液体需要两小时才能融化。”


“我可不保证。明天见。”


“酷,再见Ned。”Peter挂断了。他躺在床上,盯着上面的床垫。交叉的金属网上放置着上层的床垫,现在被用来储物。在这个距离,Peter可以看到编织破损布料外层的每一根线。放射性蜘蛛的咬伤让他的五感放大到了十一级。如此小的事件永远改变了他的生活,这太疯狂了。


Peter碾转反侧着回忆今天一天的事件。Stark先生大概认为锁住战衣是为了他好,但恰恰相反,Peter准备好了面对更多。他会在银行搞砸是因为他没有经验。如果Stark先生让他加入复仇者的训练课,问题会迎刃而解的。


Peter如此急迫地想要证明自己。他只是需要一个机会和团队合作,但Stark先生不让。他拒绝带Peter出任何真正的任务,说是为了他好。


Peter知道他还是个复仇者实习生。他是唯一的复仇者实习生,但这不意味着他的能力比其他人差。他注定得使用这个天赋,否则上天不会给他。他想要展示给他的导师看,招募他不是一个错误。


他只是想要他小时候的英雄为他感到骄傲。




作者笔记:

所以我又回来了,现实生活回到正轨啦!我会恢复每周更新,从下周日开始。希望接下来一切能保持顺利。;D


译者笔记:

夫夫刚互相带好戒指就得收拾青春期熊蜘蛛(笑) 带孩子是很辛苦滴,supremefamily加油!



Renew by Iviv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764346/chapters/35034359

评论(45)

热度(2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