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Tony
FrostIronStrange, FrostIron, IronStrange

【奇异铁】新生。/Renew. 第五章

第五章

Stephen跟着一名侍从穿过了天桥网络。天气很可爱,甜味弥漫着城市。盛开的植株给朴素的色调增添了鲜亮的色彩。


侍从在一个环形建筑前停下了。Stephen见到的第一个物体是一尊至少二十英尺高的黄金雕塑。雕塑的人物双手上举,仿佛沐浴在他自己的壮丽之中。Stephen眯起眼;雕塑刺眼地反射了午后的日光。它与周围的建筑格格不入,屠杀了得体的街景。尖角的头盔暴露了始作俑者的身份。

 

Stephen叹了口气,和侍从道别。建筑正被使用着;一齐的抽气声从内部传来,紧跟着金属的叮当作响。Stephen穿过了正门。大楼的内饰让他想起莎士比亚的环球剧院。两层的木制长凳环绕着露天舞台。底层在舞台前,是一张铺着软垫的长沙发床,躺在上面的神族背对着门,黑色的卷发流畅地垂在沙发靠背上。

 

剧院里坐满了阿斯加德人。他们鄙视地看着Stephen推开人群。在台上,一群演员们站在金色沙丘之中。他们身前是一个银色的圆筒,当中紧攥着一个光彩夺目的蓝色魔方。一束光线射上天空。天花板中央被施法染成了深蓝色,模拟通向太空的虫洞。阿斯加德人带着与复仇者并不相配的外星面具,他们的服装显然是由某位仅仅知道复仇者,但从未见过他们的裁缝缝制的。

 

“噢,Loki,Odin之子,伟大的恶作剧之神,他们人太多了!” 一名穿着金红色盔甲的神族喊道。他抬起了面罩,露出了粘上去的胡子。

 

Stephen感到这将是一出很长的剧。

 

“钢铁之人,我们必须封上缺口!” 另一名戴着尖角的头盔的神族回复道。他右手抓着权杖,头发明显使用了发胶柔软地垂下。

 

“是!” ‘Tony’ 确认道。一名身着黄色,大概是为了和沙砾融合的演员站上了舞台。她举起一根黄色的棍子,尾部有黑色的尖锐物体。“但我们得把核弹送走!核弹蕴藏着中庭的火魔法;那会烧了那些该死的齐塔瑞人!” 黄色衣服的演员走到台中。她举起又放下了棍子;弹头上下摆动。“它来了!” ‘Tony’ 指着弹头。“Loki,你会冒着生命危险拯救中庭吗?”

 

“这是我的责任。” ‘Loki庄严地说。他和 ‘Tony’点头示意。‘Rogers’ 和 ‘Barnes’,在背景里打着齐塔瑞人,停下来给 ‘Tony’ 两边系上了绳索。当绳索牢固后, ‘Tony’ 被升到了空中。弹头飞进了他等待的手臂里。他带着弹头上升,消失在了一个天窗里。 ‘Loki’ 冲向了虫洞工具。施了法的模拟魔方放出了耀眼的光芒,把 ‘Loki’ 撞到了地上。

 

“Loki!” 一名身着海蓝色的神族冲向了倒地的战友。一条红色的披风无生命力的垂在他身后。


哦太棒了,这是他?Stephen捂脸。“鹰之眼,找人帮忙!” ‘Stephen’ 吼道。

 

“有人吗?帮我们!” ‘Barton’ 吼道。他小跑下舞台,从侧门离开了。

 

“不用,没事,” ‘Loki’ 说道。他在 ‘Stephen’ 的帮助下站正,再次接近了工具。被无形的力量排斥,‘Loki’ 发出长长的叫喊,他慢慢接近光源。他的表情严厉坚定。他的权杖顶端触碰到了模拟的魔方,每个台上的演员一齐叫喊。观众们抽了口气。


Stephen沉思着是否需要快进时间。

 

灰色的烟雾充满了布景。演员们吼着彼此的名字。当烟雾消散后,‘Tony’ 躺在舞台中央。“钢铁之人!” ‘Loki’ 冲向他,身后跟着其余的复仇者。他猛地停在 ‘Tony’ 身边,看着他不动的身体。


不不不不!” ‘Loki’ 哭喊道。Stephen眯着眼看着舞台上不动感情的他的半身。

 

‘Tony’ 睁开了眼。他惊讶的尖叫被观众们借鉴了。“我回来了。。。” ‘Tony’ 喃喃道。他看着 ‘Loki’,然后看着 ‘Stephen’。“中庭是安全的。”

 

“是。你回来了,我们的家乡世界是安全的。” ‘Stephen也跪倒在 ‘Tony’ 身边。两人分享了个激情的吻。一阵统一的 ‘啊’ 回响在观众席中。

 

“就这样,在复仇者的帮助下,Loki终结了侵略。他抵御了那些恶心的齐塔瑞人,为中庭带来了和平。。。” ‘Thor叙述道。他绕到人群面前,指着 ‘Loki’。


“Brother,在很多满月之前,父亲在那片结霜的战场上找到了你。那一天,我们尚未见到你的潜能,中庭的救星。不。你只是一支小小的蓝宝宝冰柱。。。融化了我们愚蠢的心。”

 

剧院爆发出掌声。沙发床上的神族站了起来。“太好了!太好了!” 他拍着手,满意地笑着观察着人群的反应。当看到Stephen没被打动的神情时,他的表情冻住了。Stephen等着人群散开,接近了神族。

 

“如果你寻找真实性,在莎士比亚时代,你会坐在那儿。” Stephen指着台上的皇家看台。

 

“胡扯,这儿的位置有最好的视野,” Loki,真实的那个,歪了歪头。

 

“我看你过得挺好的。” Stephen瞥了瞥在沙发床边触手可及的红酒和葡萄。

 

“没被截肢—是的,” Loki随意地说。他对等待的随从挥手,他们从剧院移除了Loki的家具。“Thor从中庭法律中得到了启发,我想是一种叫 ‘假释’ 的做法。”

 

Stephen窃笑。“你?良好行为?”

 

“我尽力而为。” Loki交叉起手臂。“我花时间确保阿斯加德人被充分地娱乐到了。为了我的工作,我母亲嘉奖了我一个头衔。”

 

“社区剧场之神?”

 

艺术大使。.”

 

俩人安静地打量着对方;然后迅速迸发出大笑。“很高兴见到你。” Stephen拍了拍Loki的肩膀。

 

Loki没有用言语回应Stephen的情绪,但他的嘴角也弯起了。“来吧,让我们在别处说话。我想给你看样东西。”

 

Stephen跟着Loki的指引。两人在城市里漫步,交换着最近读到的有用发现。Loki受融合冰魔法和闪电魔法的点子启发,而Stephen质疑着理论的可行性。Stephen争论冰雪是糟糕的电导体;在水冻结后,负责传输电流的离子被固定住了,但Loki坚持魔法改变了元素,因为不然Thor如何能屠杀冰雪做的霜巨人坐骑?

 

他们激烈地辩论,各自坚持自己的观点,试着说服对方。Stephen怀念着这些对话。Loki的思想是个充满了奇妙想法的档案库。他精于魔法,他独特的,同时精通阿斯加德以及霜巨人的咒语是无价的。锦上添花的是,Loki甚至是个很不错的对手。他们在那些训练课里熟悉了彼此。魔法之外的话题看上去是合理的下一步。

 

考虑到他们几乎见不到彼此,Stephen并不想让他阴郁的心情分心,但随着这天可能发生的事情的阴影笼罩着他的思绪,很难让他专注眼下的讨论。Loki注意到了微妙的提示。“你有心事?”

 

“不,” Stephen说。Loki扬眉扫了他一眼。Stephen坚持着,直到很明显Loki 意欲知晓原由。“好吧。。。是的。我很担心Tony和诸神之父的会面。” Stephen捂脸。也许Tony是对的。通过灵体工作的夜晚影响了他。他的身体得到了很好的休息,但他挣扎着把想法理成句子。

 

“你为什么一定要烦躁不安?诸神之父不会伤害他的客人,” Loki说道。

 

Stephen咬牙。Loki说的有道理,但历史往往重演。他很犹豫让Tony与那些他信任的人们独自呆着,更别说他不信任的了。再加上,Tony很容易发生事故。出于这个理由,Stephen一早就呆在Tony身边。他甚至对圣殿加强了三倍的护卫,以免发生他无法处理的威胁。


诸神之父的召唤让他的努力变得毫无意义。他无法转移到另外的国度。因此,尽管知道Odin永远不会伤害储君的朋友,Stephen仍然质疑他的意图。

 

“噢,停止你愚蠢的郁闷。你让我想起了Thor。” Loki翻着白眼。Stephen转身面对Loki,后者解释了Thor最近的表现。“预言是通过人们实现的。没有更高的力量管理着这个宇宙。在每个行为之后,都存在着源头。你可以自由解读看待。”

 

“但倘若没有办法击败源头呢?” Stephen问。“如果我们注定要失败呢?”

 

“那我们就最小化伤害,优雅地接受失败,” Loki耸肩,“但没有人能宣称知道命运,即使是时间的守护者。” 绿光照亮了Loki的手。阿戈摩托之眼的投影出现了,然后消散在了黯淡的微光里。“一个建议,我见过太多人蹉跎了千年,为如果而悲痛。Anthony是钢铁之人。他的生命里总会有威胁。”

 

Stephen叹息着。“Thanos要来了。”

 

“是。疯狂的泰坦星人接近了,但就算是永生的泰坦人也能被杀死,所以才有他们濒临的灭绝。” 有一段时间,两人沉默地漫步着,各自思考着。当Loki再次开口,他的话变得柔和了。“说起 Anthony,你娶他的计划怎么样了?”

 

“正在。。。计划着,” Stephen强迫自己说。

 

“会再计划个十年吧,我猜。”

 

“你要把我带去哪里?” Stephen转变话题的技巧和酒吧里的醉鬼差不多,但Loki放过了他。他得意地微笑着,没有回答Stephen,直到眼前出现了一栋可观的建筑。

 

“当然是全阿斯加德唯一值得去的地方了。” Loki推开了一对装饰精美的门。Stephen的眼睛亮起。他缓步从容地进入一座高耸着玻璃顶的圆形大厅。弧形的墙面边上立着一排排书架。六个过道延展向这个巨型建筑的其他区域。肉眼看不到它们的尽头。 “欢迎来到阿斯加德皇家图书馆。” Loki满足地感叹。他抚摸着简朴的石柱。“儿时,我在这儿度过了许多夜晚。她的知识量是卓越的。”

 

“这很了不起,” Stephen惊叹地看着单单这个大厅里的藏书量。他凝视着左侧的过道。如果每个相邻的区域都是如此。。。“我能在这儿读书吗?” 在图书馆里说话感觉做错了什么。Stephen压低了声音。他不想打扰其他访问者,尽管这个建筑里惊人地空荡。

 

“图书馆的访问是受限的,但卡玛泰姬也是一样,把这当作对你的酬谢。” Loki稍稍抬起了下颚。这个骄傲的捣蛋鬼。Stephen点头致谢。“现在,我有其他事。我信任你会让这个地方完好无损,不像我横冲直撞的那个狒狒兄弟。”

 

----------

 

Stephen一下午沉浸在藏书里。阅读是一个很不错的分心的消遣。他没有留意到时间的流逝,直到一名随从提醒Tony在彩虹桥入口处等着他。后者没有受伤,带着浮雕着Stark工业标志的熟悉容器。Stephen悬着的心沉回了胸腔里。 

 

“会开的怎么样?” Stephen问着,斗篷回到了他肩上。Tony稍稍恼火地啧了一声。他打开了容器,Stephen的眉头拧起了。“告诉我这不是我想的东西。”

 

“这就是,而且它会直接进储藏室,” Tony启动了推进器,但仍打开着头盔。“让我们回去吧。我很想留下来喝蜂蜜酒,但我们得确保这只小狗的安全。”

 

“Odin就这么。。。把它给你了?” 他们飞下桥时Stephen问道。他打量着装着心灵宝石的容器。仅仅几个小时之前,他见过它的复制品在光天化日之下招摇过市。现在他看着本尊,似曾相识感难以形容。

 

“没错,” Tony欢快地说,他僵硬的表情背叛了伪装的开心。他们没再说话,直到走到了桥的尽头。两人对Heimdall道别。各个世界的观察者把守护之剑(Hofund)插入开启桥的装置中,Stephen和Tony被另一束能量光束吞没了。

 

当Stephen再次睁开眼时,他和Tony站在了纽约圣殿前的小路上。新鲜的彩虹桥印记覆盖在旧的上面嗞嗞作响。重叠的图案应和着Stephen混乱的思绪。他挥臂把他们传送到了圣殿内部。Tony把容器丢在了门厅的地板上。他转着圈,马克六十收回了方舟反应堆里。在战衣里呆了几小时,Tony曾像样的西装已经皱的认不出了。

 

“真棒,我们现在也有了这个。我们甚至都没找到怎么对付那个。” Tony指着Stephen胸前阿戈摩托之眼应该在的地方。

 

“Odin想法转变后面一定有理由,权杖又怎么说?” Stephen问。

 

“Thor和Odin都在滔滔不绝,关于诸神黄昏的事件。” Tony挥着双手。“Odin说他会留着魔方。。。暂时。他打算在将来使用它。”

 

“在北欧神话里,诸神黄昏是一系列事件,包括一次导致许多神死亡的重大战役。如果国王和王位第一继承人都预见了它。。。” Stephen摸着下巴。“Odin为了以防万一把宇宙模方给了你,如果阿斯加德灭亡,皇室陷落了。”

 

Tony按了按鼻梁。“在你看到的未来里,有任何阿斯加德存活的吗?还有究竟是什么引起了诸神黄昏?要有战争,必须先有敌人。Thor相信他看到了什么。有一个叫苏尔特尔(Surtur)的生物,被预言开启了诸神黄昏。”

 

Stephen摇头。“我至少得看所有未来的一小部分。我短暂地看了每一个,一分钟顶多了,我专注于终局。我想要先找到一条我们成功了的时间线,然后重新回访里面每一个里程碑的细节。Thor或者Odin有提过诸神黄昏的时间段吗?”

 

“没有,不过说很接近了。”

 

“接近对一名神族可能意味着数十年。”

 

圣殿的落地大摆钟在背景里稳定地滴答走着。“你建议怎么做?” Tony在很长的停顿后问。

 

“我们按照原来计划。。。至少就目前来说。对于入侵,我们知道谁是威胁,我们知道他想要什么,知道他什么时候会来。我会继续寻找成功的时间线,留心诸神黄昏。”

 

Tony抿紧了唇。Stephen知道这让Tony寝食难安:无法帮助他的朋友们,但他们手头的情报太少了,而且他们眼下都精力太分散了。

 

Tony考虑了Stephen的提议后点头。 “这就是我们的下午了。你要知道,工作后,我本来打算带你去吃晚饭的—计划我们的婚礼,” Tony自嘲道。他低头看看自己的西装,试图抚平褶皱。

 

Stephen看了看表。有些晚了;外卖看上去是他们的最好选择。“我们可以明天去。直到我们找到更好的地点,我会把权杖和眼睛放在一起。”

 

Tony叹了口气。“那只会在你脑袋后面钉上个更大的靶子。”

 

“我能照顾自己。” Stephen走进了Tony的个人空间。“这话听着耳熟吗?”

 

“调皮的小混蛋,” Tony玩笑地给了Stephen的肩膀一肘子。(译者想了一下身高233)

 

Stephen一条手臂环绕着Tony腰部,站稳了自己。“海鲜烩饭如何?第五大道的那间西班牙菜很不错。我们仍可以边吃晚饭边计划婚礼。”

 

“边吃外卖边筹划婚礼?” Tony做着鬼脸。“伟大的人们沦落至此。记得我们刚开始约会的时候吗?西装,领结,米其林餐厅。”

 

“人们的确说婚礼是浪漫的坟墓。还想和我结婚吗?” Stephen嗯哼着。

 

Tony踮起脚尖依偎着他。“我不愿有丝毫改变。” 他很响地亲了一记Stephen的唇。“Jarvis,预定海鲜饭。”

 

“早就订好了,Sir,” Jarvis从Tony口袋里的墨镜中说。

 

“太棒了,现在让我们来筹划婚礼。你有什么想法?”

 

“我在想一个小型的,优雅但是亲密的仪式。像是在意大利的葡萄园。” Stephen让权杖容器消失在了他的口袋维度。两人走进了圣殿深处。

 

“葡萄园婚礼太2008了。我们的仪式得是宏大,敢于冒险的。” Tony的手扫过看不见的地平线。“会有几百人出席。”

 

“这种规模的,有品位的场所找起来将是个噩梦。”

 

“只要我们知道我们要什么,我们可以硬塞给我的助理。”

 

“这违背了筹划婚礼的目的,Tony。”

 

他们继续活泼的斗嘴,直到外卖送来了。两人相对和平地享受着海鲜饭。余下的夜晚很平静。他们通过Stephen安置的永久入口回到了顶层套房;类似的入口也连接着Stark大厦和复仇者基地。

 

由于近期他们同样糟糕的睡眠时间,两人十一点准时上了床。Tony是第一个睡着的。Stephen确保Tony裸露的双肩盖好了被子,然后也躺下了。他紧抱着Tony,听着男人轻轻的呼噜声。

 

Stephen直到午夜过去很久之后才合上了眼。

 

 

作者笔记:

这是承诺的更新。谢谢你们的耐心。

一些人在过去一周问了,所以我想我该公开我的计划。不幸的是,这篇不会有黑豹或者诸神黄昏情节。诸神黄昏将在幕后发生,它会引发主要事件,也就是无限战争。但Tony和 Stephen不会参与。我这样做是为了有更多时间挖掘其他的角色,诸如蜘蛛侠和银河护卫队。(Supreme Family至尊家庭我来啦!) 

这也是为了剧情的延续。重来有三个主要情节: Tony起初的重生,复仇者,以及奇异博士。新生会有两个:蜘蛛侠返校季,以及巨大的无限战争巨兽。我希望这解释得通。 ;D


Renew. by IViv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764346?view_full_work=true

评论(56)

热度(2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