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Tony pro-accords 不吃盾红寡鹰豹

【霜铁霜】锃锃牙齿/Sharpen Your Teeth 第六章

作者笔记(也请当作译者警告):

我应该说明我没有试图让Thor做坏人。我只是尝试了神族/阿斯加德反同这个点子。我喜欢它带给Loki的沮丧忧虑,*耸肩* 我不会为此道歉。

 

第六章

Loki一开始位移到他最近的住所外围。住所很简朴但是隐秘,这是目前最重要的事。Thanos仍在追杀他,包括他在这些年里惹恼的,无数一旦有机会就会很高兴杀了他的人。阿斯加德的安保 –就连他们的黄金监狱-对他现在也不存在了。他甚至没有假死的便利,Odin已经对全宇宙宣布了他活着。Loki除了藏在阴影里不断变换住所,没有其他办法。

 

这情形很让人沮丧,但这是他全部能做的,至少得等到Thanos不再存活。Anthony Stark的家提供了他在持续警惕中的一个可以放松的选项。他不认为凡人意识到他的大厦的防御以及他们合同的安全有多让放松。中庭也远离其他国度,而且受到高度的保护。很少有人会足够自信或者愚蠢到来搜索他在地球的踪迹。

 

Anthony帮了他大忙 – Loki无意让对方发现这点。但他仍很清楚过不了多久,Anthony就能自己解开这后面的谜团。

 

凡人的智慧让他轻微地恼火,但也开始组成了一些喜爱的元素。已经很长时间了,从上次Loki发现他真实地喜爱某人,更不用说是他可以实际拥有的盟友了。有一部分的他想抵抗他们正在成长的情谊。他清楚凡人的寿命,也知道和这个凡人的合同的时间限制,但 Loki仍犹豫着慢慢享受对方的陪伴。

 

归根结底,如果不能延长,生命和交易又有什么意义呢?Loki不太可能在一段关系欣欣向荣之时切断它;这可是对一个良机的浪费。随着日子过去,他的思绪更频繁地回到这一点。Loki没有足够确信到采取行动,但这确实填满了他更多深思的时刻。

 

不过这可以日后在考虑。他眼下有更重要的事。

 

Loki又扫了一眼房间,为了又一处变得无用的住所轻轻地叹了口气。他做了个手势,发动了他写在墙上的咒语,无论在哪里呆两天以上,他都会刻入这样的咒语。它们的设计非常简单,会让它们存在范围内的物品转移到施咒者想要的地方 – 在Loki的情况下,送到下一个他选的安全屋。 

 

几瞬后,一旦最后的咒语能量清除了房间,他最后扫了一遍,直到满意没有遗漏。完成后,Loki为所有移除的物品做了个幻影。自从离开中庭后,他开始感受到Heimdall的眼睛,那个神族在尝试找他。他为什么继续这样无意义的努力,Loki并不清楚。他猜大概是顽固的意志。很不幸的是,在阿斯加德人口里,这样的愚蠢是很常见的。

 

走到大门口 – 但实际是魔法制作的岩石的缝隙 – Loki放下了又一重防御,等待。

 

不到一个心跳的时间,Heimdall就找到了Loki的方位,在他的住所外面下落了彩虹桥。他估计Thor比他想的更绝望,在阿斯加德人搜索时一刻不离。

 

Thor一落地就开始飞奔,眼里充满愤怒,低吼着向Loki冲来。让他冲向一个幻影实在是太轻易了。

 

他在中庭上做的回应已经在他舌尖,但Thor令他惊讶了。神族半路撞向了幻影,调换了方向。他事先就计划好了去往Loki实际隐藏的方位。Loki的眼睛睁开了,他几乎没有足够时间转到一边,阻止Thor把他堵到墙角。

 

Thor为了失败咆哮。他的手压着勉强避免撞上的石块。他然后转头瞪着Loki放松下来的身影。

 

“哇,哇,” Loki评论道,“中庭人对你影响真大。我得猜猜,是不是Anthony终于让怎么看穿我的幻影的办法凿进你的头骨里了?”

 

“不只是你的凡人知道这些事,” Thor反驳道。

 

Loki双眉抬起。“我的凡人?说真的,Thor,你帮他们仅仅当成物品,你是怎么保有他们的尊敬的?”

 

“你扭曲了我的话!” Thor呵斥道,抓紧雷神之锤直视他。他威胁地举了起来,Loki无辜地举起双手。Thor可没有被骗。“Loki。我来问你对Anthony Stark的意图。”

 

“我的意图?” Loki对这个修辞很高兴。“你是在问他的荣誉还是我的?我必须承认,我没料到会和谈判嫁妆。”

 

“Loki!” Thor听上去被吓到了,同时不安而又不自在。 

 

Loki太享受这一刻了。

 

他戏剧化地叹息。“但我估计你是中庭为数不多懂得老规矩的人。” 他动了动手指,三枚金币出现在他指尖。“这足够了吗?不管怎样他的家族拒绝了他。按理,我要么把他当作我的战利品,要么接受他的财富作为我的报酬。”

 

“这可不是玩笑,” Thor咬着牙说。“停止这样说Stark。”

 

Loki眨了眨眼,对Thor挥着金币。“我以为我可以随意谈论他。他是我的,不是吗?”

 

“你已经宣称了他不是任何人的物品。还是说你在他家说的话不过是你的又一则谎言?”

 

Loki嘲弄地笑了,尽管他私下有些失望他的奚落被打断了。“你说的没错。” 他轻易地让金币散去。“他是我的盟友,因此,任何谈判将在我们之间解决。” 他让一些恼怒和钢铁进入他的语调,Thor和他的假设总是让他如此。“你无权干涉,怒吼者(直译Thunderer,雷鸣之人)。”

 

“我完全有权利!” Thor坚持。“我不会允许你伤害我的朋友!”

 

“哦?” Loki的恼怒快速占了上风。“用你已经伤害了他的方式吗?我倒是相信Anthony选择不再叫你亲密战友了。他把这个荣誉,这个头衔给了我。他已经说的很清楚,他不是你该顾虑的,而是我的。

 

Thor向前一步。“所以这是那个吗?你夺走Stark当你的盟友,这样他就不再是我的盟友了?”

 

Loki刺耳地笑了。“你觉得这个宇宙,和我的意图会这么渺小,仅仅围绕着你打转?甚至在扮演你的忠实的兄弟的角色受苦的时候,我也没有扭曲全部的注意力,来仅仅专注于你的黄金声望。”

 

“那你为什么这么做?” 沮丧的疑惑在Thor的语气和脸上。“他是你的敌人,一名凡人。” 他指着Loki,“能从他身上看到什么优点,让你给予他忠诚

 

Loki眯着眼观察着对方,他的大脑领会着最后这句刺耳的话。他没花多久就懂了;他们间度过了太多世纪,Thor不难读懂。

 

“这才是你真正的顾虑,” Loki宣布道,“不是Anthony的安全,不是我仍对中庭存在威胁的荒唐想法;而是你的憎恶,因为我没有和结盟。” Loki不能自已;他不可置信地吐了口气。他对Thor的嫉妒完全没感到荣幸或者愉悦 – 不,实际上Loki被激怒了。 

 

“你背叛了之前的盟友,你背叛了我,然后你期待就这么站在这儿,接受我们的忠诚?你期待我们宣誓服务一个不过是长的过大的孩子?” Loki在吼叫了,一步步走进,低吼着对方。

 

"你在我家和我搭话,发脾气,因为我没有选你?因为你无法靠仅仅活着以及挥锤子来解决你的问题?”

 

“Loki -” Thor试着开口,但骗术大师没有停下。

 

“你配不上我们,” Loki嘶声道。“这个宇宙里我认为值得我时间的人从来不多。你曾是的,仅仅因为那个曾让我们是兄弟的谎言。你不再是了,你也没有做任何努力来赢得我的好感。我为什么要给你哪怕我给Anthony的不到一半的忠诚?”

 

“我不知道你真实的身份,” Thor打断他,“我也不知道我们做的事会这么伤害到Anthony!”

 

Loki嗤之以鼻。“你对待我的方式呢?持续地漠视我为了你,和你可悲的朋友们做过的一切?”

 

噢,他也有多愿意讨论Anthony的事。这就在他的舌尖,但他克制了自己。Anthony从没有问Loki受到的背叛,把他带到了Thanos面前的路,所以他也不会问Thor是什么伤害了Anthony。他的好奇仍然燃烧着。

 

“你怎么能指望我想要我鄙视的生活,当我就这么一无所知地活过那些年?”

 

“你会把我们的童年,我们的青年时代,叫做这个?” Thor质问道,“你会把每一个和母亲和我度过的愉悦时刻当成闹剧?”

 

Loki几乎感知不到他的笑容,就算他知道那正惹人厌而且苦涩地遍布他的脸上。“感觉如何,Thor?意识到你生活的一部分是个谎言?你吗?让相信我变得很难吗?想象下这更加会多糟,如果每一部分的你都只不过是 – ”

 

“不是的!” Thor伸手握住他的脖子。Loki试着挣脱,但是Thor紧紧握住。“我们分享的都是真的。你我的兄弟。我不在乎在你我血液里的是什么。你说我伤害了你,我从来都不想的,相信我,兄弟。我从来都不知道我带给了你如此多的悲痛。”

 

Loki痛恨Thor。当Thor真诚的,用睁大的痛苦眼睛看着他的时候,他更加无与伦比地恨他。Thor真的不知道他做了些什么,但他怀有歉意。这态度不错,但是随之而来的条件让任何Loki内心的好感消逝成狂怒。

 

如果需要,Thor会在余生给他这个演讲,直到从前他的怠慢终于获得Loki的原谅。Loki小时候就经历过这个,他的愤怒热烈的烧着,他会花几天时间再次接受Thor的陪伴。Thor的演讲总是真诚,他会感受到诚挚的内疚,直到Loki终于原谅他当前的罪过。所有事又会回到原来的样子 – 因为没有什么会被改变。

 

Thor想要疗伤,但是傲慢的皇太子从来不想改变自己来做到这点。他会辱骂,贬低,一次次回到之前的行为模式。Thor会说着他自己认为是安慰的话 – 如同他被教导的,在做错事时这么说 – 但它们对他毫无意义。这些话只是他到达目的手段,仅此而已。

 

正是这点,压过其他一切,让Loki从来无法原谅他。

 

Loki能够感觉到几世纪的旧伤就在他的嘴边,他咬牙咽下,推开Thor。他的跌跌撞撞只是因为Thor的惊讶才成功了。

 

 “我们已经过了你甜言蜜语的阶段了,Odinson” Loki站直,强迫任何情绪离开他的脸上和声音。“我和Anthony的合约不会取消。我们会协助你和你的复仇者在任何双方互惠的战场,但我们不是盟友。我们-”

 

“我不会让你与Stark和我们隔开!” Thor宣誓。

 

“你无指使我们,” Loki反驳,咬紧牙关握紧拳头,为了自己逃逸出去的愤怒情绪而感到生气。

 

Thor的反应则是肩膀下沉,他隆隆的嗓音似乎要占据整个房间。这个行为完全对Loki没有影响,毕竟当Thor在他们童年试图完美这个姿势时,他花了这么多年嘲笑对方。Thor 希望能听上去和Odin有威严感,尽管在别人面前他成功了,这对Loki几乎不起作用。“我不会让你的计划实现的。我不会让你拽着Tony Stark步入你阴暗的异常行为里!” 

 

这几乎不是Thor的所指,但哦,Loki无法抗拒;更多的是为了让Thor慌乱。

 

“我几乎不用拽任何人进入我的 ‘阴暗的异常’。男人们都是自愿上我的床的。" Loki拖长的吐字如愿以偿地让Thor愤怒的红了脸。 

 

“你不会这样指控他的人格!”

 

“哦?” Loki问道。“如果他真的躺在我身下呢?如果他真的在私人房间里跪在我面前呢?那又如何,Thor?” Loki质问道,“这会让你反胃吗?知道你从前的亲密战友会被我变成个娘娘腔?他会带着激情和喜爱选择这样一个位置?还是这会是我名下的又一桩堕落事件?”

 

“停下!” Thor吼叫。“我不要再听到任何你的诽谤中伤!” 他瞪着法师。“你的话比任何行为都说明你的为人。你身体里没有什么值得拯救的了。” 他的嘴角开始沉思。“我恐怕Stark太过匆促和你结盟,他会后悔的。你不值得被信任。”

 

Loki的笑容如同刀锋一般锋利致命。“在我身边呆了千年,直到现在你都不知道该去哪儿找到真诚。”

 

“我知道在这儿找不到它。” Thor语句里的确信会伤到人,如果Loki不是早就等着它的话。他只是单纯的失望。不会有骗子终身吐露谎言的;更多情况下,谎言纠缠在真相之中。

 

在进攻中庭时,Loki甚至试图让Thor明白他身上发生的事。但他从来没被承认,相信或者注意。Thor无法看穿甚至他自身的伪装,Loki应该明白这点,而不是一次次试着把他拖到一边。但不知什么原因,甚至现在Loki还在尝试,只是在失败时觉得自己像个傻瓜,无法消除对怒吼者令人伤心的感伤。

 

他再次强迫自己,把这情绪放到一边;只不过是在他思绪里腐烂的又一桩牢骚罢了。 

 

“你可以随意反对,Thor。你可以把我当作不过是个残酷的恶棍,但这并不会改变已经发生的事,是Anthony选中的盟友。”

 

Thor对他怒视,顽固的决心从没有离开过他的脸。“我不会允许这个继续,” 他抬起锤子指着Loki,并不是武力威胁,但试图恐吓他,“记住我的话,Loki。”

 

“你的话总是你最不锋利的部分,” Loki评价道。“它们可总是太容易被推翻了。”

 

“我们走着瞧,瞧瞧Stark会怎么想这些事。”

 

“你会发现他的观点不会与我相斥,” Loki很小心地让语调保持平和,和他胸口下沉的感觉恰恰相反。

 

这是真的;部分他告诉Thor的是真实的,Anthony很可能会确认。但其他的?完全不是了。如果他知道了约顿海姆的事件,凡人还会这么确信和他结盟吗?Anthony也许还会做他的盟友,但他们的情谊?他们萌芽的对彼此陪伴的享受?这些都可能在瞬间消失。

 

Anthony太了,太完全的英雄气概了,他不会忽略那些死亡的。他同时也是完全的刚强不屈,那会阻止他原谅Loki的罪行;不论Loki当时有多么的愤怒和不知所措。 

 

而且但愿命运不会让Thor提及Loki的戏弄。Anthony,就Loki所见,不和同性交往。他也许在私下会开粗俗的玩笑,但被Loki公开这样宣称?他会否认;他甚至会对诽谤感到冒犯。一个神族就会这样表现的。

 

但他不是神族。 

 

没错,凡人们看上去对这个问题更加开放,但他怎么会知道Anthony会怎么想? 

 

当然了,他也许走运,Thor也许不敢提起。阿斯加德如此严厉地看轻这种行为,普通人通常会为了耽溺于此被鞭挞至死。Loki的地位保护了他,只是让Thor对他吼叫,试图打醒他停止这种行为。 

 

Thor也许会期望这个想法永远不可能是真的,相信这只不过是Loki试图激怒他的又一个谎言。无论如何,Anthony和Loki之前见到的女士交往过。这也许是足够的证据让Thor忽略Loki的话。

 

Loki只能这么指望。

 

他的性倾向总是制造争论。Fandral是唯一没有讥笑贬低他的人;剑客只是无视了这个。直到遇见Anthony之前,无视是他受到过的最好待遇了。Anthony公开承认同性行为,Loki为此十分得愉悦。

 

这在阿斯加德是如此的被禁止,一开始Anthony的调情方式显得奇异,甚至惊人,但Loki开始喜爱还击这样的辞令。他享受着慢慢挪进Anthony的个人空间,看着对方笑着碰触他回敬。

 

他不想让Thor,浮躁的,傲慢的蠢货,毁了一切。毁了Anthony甚至不知道他接受了的那部分的Loki。

 

但是你可以了解Anthony真的是怎么想的 – 关于你,一部分的Loki阴暗地低语。

 

这是一个他难以抗拒的诱惑。 

 

无论怎样,Thor还是会和Anthony谈的。假使Loki试着阻止他,只会让他觉得他的疑问被确认了。能让神族消停的唯一办法,是Thor回到中庭和Anthony直接对话。 

 

Loki只能。。。不被发觉的观察他们讨论这些。 

 

他知道他不再能够,在不被凡人的人工智能通报的前提下直接位移到Anthony家里- 但出现在大厦外围,用幻影穿过监控?Loki也许可以完成。他需要在Thor使用彩虹桥的瞬间离开,如果他想在对话真的开始前到达的话。 

 

Thor试图找Loki单独谈话的意图太明显了,他的行为才是让Loki离开凡人家的真实理由。他不知道如果Thor发现他持续逗留在中庭,对方会对Anthony的耳朵吐露些什么。但怒吼者还是会找Anthony,但至少这样他会激怒Thor开始一场Loki知道,可以监视的对质。 

 

是的,他必须占据能够抢得的先机,也接受无论什么样的后果。

 

他的沉思让Thor及时回到了彩虹桥旁。Loki跟着他,徘徊在门口。Thor转身面对他。 “如果你对Stark撒了谎,” Thor发誓,“我不会休息,直到我让他摆脱你的合同。” Loki眯起眼,但没有时间回复,因为Thor喊道,“Heimdall!”

 

Loki抬手,在Thor甚至还没离开他的视线之际就隐藏起了自己。如果Loki再次甩掉了Heimdall,这会非常大地缓和Thor怀疑他会跟着回Stark大厦的行为。Thor会以为Loki只是换了他的住所,他不会相信Loki有胆量跟着他。

 

他的傲慢既令人震惊又有用。

 

Thor消失的瞬间,Loki没有犹豫回到了凡人国度。他的心脏以出卖了他的速度跳动着,他的思绪充满了担忧- 和后悔当他到达时。他没有想到他对Anthony的在意发生的如此之快,然而他不能否认。他已经开始对维系Anthony作为盟友进行投资。

 

作为朋友呢? 

 

不。Loki无法相信他可悲到让自己这么快地依赖一个美好凡人的轻巧喜爱和接纳。

 

我只是拒绝给予Thor认为自己正确的满足感。

 


 

译者:下章未来学家Tony就要给阿斯加德人上一课现代人对性取向的感受了2333

Sharpen Your Teeth by STARSdidathing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5363684?view_full_work=true

 

评论(29)

热度(1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