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Tony
FrostIronStrange, FrostIron, IronStrange

【奇异铁】新生。/Renew. 第三章

小结:

恐惧它。逃离它。命运还是会到来。

 

Tony和Stephen花了过去四年准备疯狂泰坦星人的到来。他们都知道一无所有的感觉。现在他们有了一个团队,一名学徒,以及彼此。

 

但他们拥有的越多,能失去的就越多。

 

第三章

2016年五月24日早晨 – Stark大厦 

 

Tony把舌头舔进明亮的粉色冰激凌。他往上舔,找到了一块棉花糖。无法抑制他的激动,他用牙齿拉出了那块棉花糖,咬着绵软的美味。他满足地嗯哼着。这已经是第二个冰激凌球了,而味道就和第一个一样好。


Stephen坐在对面,面前放着一杯热腾腾的咖啡和一个空了的冰激凌杯。那个小小的,绿白蓝相间的容器真是个可怜的景致。没有人在Ben and Jerry’s 店里只点单球,更别说是放在杯子里了。Tony咬下了松脆的蛋筒,大声地咀嚼。

 

Stephen拿着杯子从Stark平板上抬头。Tony瞄了一眼他在读的文章。最棒的胡子夫夫的订婚新闻击垮了互联网。

 

“我以为你已经发誓不吃奶制品了,” Stephen说。

 

“是啊,但Ben and Jerry’s以我的名字命名了一个冰激凌口味,” Tony嘴里还含着冰激凌糊糊。

 

“Stark狂热榛果。” Stephen不堪忍受地长长吐气。

 

“不坏啊。”

 

“有点太粉了。”

 

“点了这个口味的人这么说。。。” Tony拿小铲指着空杯。暴露了真相的棕色冰激凌残渣开始融化。“。。。还点了好几次了。”

 

“你不该鼓励他们。” Stephen把杯子放在杯垫上。天气很可爱,风很静,俩人决定在露天吃饭。他们坐在退役的停机跑道上。Tony自他们从澳大利亚回来后就开始馋冰激凌, Stephen对他持续的唠叨认输,在Tony穿衣梳洗时跑了一趟。

 

“你爱它,‘石板街上的奇异一天’ (冰激凌口味,坚果,棉花糖和巧克力粒象征着石板路上面大大小小的条石) 先生”, Tony又舔了下明亮的粉红色冰激凌球,露出了太多舌头。“我仍很失望我的口味竟然不是咖啡的,那该有多棒。”

 

“就像醒来吧Stark?”

 

“更像是通宵达旦Stark,'熬夜你只需要一桶冰激凌。'”

 

Stephen扬起了一条精心梳理的眉毛。“或者Stark晚上11点,因为那是你的上床时间。”

 

Tony的扑克脸因为这话皱在了一起。“总是这样啊,史蒂芬妮。”

 

Stephen的嘴角上扬。他的注意力又回到了平板上。Tony在蛋筒后盯着Stephen。Stephen今天穿的半正式。密法大师穿着薄薄的紫红色高领毛衣,深灰色外套。他把头发往后梳;两簇银发和他挺拔的颧骨垂直。他的方巾和手表以及皮质牛津鞋呼应。

 

尽管有人会这么想,Stephen几乎很少穿正装。除非必要场合,他更喜欢雅致的便服。Tony清了清喉咙。他必须提醒自己还有二十分钟他就得出席个研讨会了,现在可不是勃起的好时候。如果那不是为了2016年Stark博览会热身,他会直接跳过研讨会的。

 

离上一次Stark博览会过了六年,Tony和Pepper都认为回归传统是一个好主意。和上次匆忙的活动安排不同,Stark博览会2016已经辛勤计划了十八个月。Tony盘着腿,吃完了剩下的冰激凌。如果他为了搞未婚夫弄糟了研讨会的话,Pepper会掐死他的。他不但在可见的未来会被书面工作埋了,也会丢失他的蜜月特权的。

 

“你上哪儿去?” Tony擦着嘴问。

 

“去研讨会,和你一起,” Stephen说。

 

“你为什么会这么做?很无聊的。”

 

“你今天会一直戴着戒指。。。” Stephen合上了他的Stark平板的盖子。他绕过早餐桌,抬起了Tony的左手。Stephen的大拇指摸过仍然闪耀的石头。“我需要在那里,提醒全世界是谁给了你这个。”

 

这不公平。这么多年过去了,Stephen仍可以让Tony的心跳停拍。Tony趁着Stephen装洗碗机偷了个吻。两人一起去了会议中心。

 

研讨会遵照严格的邀请制度,但由于已经确认了钢铁侠会出席,一群粉丝仍然出现在门外。Tony和Stephen迅速为人群签了名。他们力所能及地宠粉。公众善意是一项柔软但致命的武器。考虑到他们的工作,他们需要利用手头的每一件工具。

 

复仇者在这些年里扩张了。Rhodey正式领导了钢铁军团,在环球范围内进行着搜救任务。他在空军的职务也要求他参与作战任务,但尊重Tony的意愿,钢铁爱国者会独自进行这些任务。

 

Bruce定时回来和Tony以及Stephen重聚。那些会面总是导致三人在实验室里敲敲打打。他听取了Stephen的意见,开始和另一个自己对话。目前没什么进展,但也没有灾难性的后果,Bruce把这当作好兆头。

 

Thor和Loki有段时间没出现了;阿斯加德人忙着穿梭九界。他们警告着各个文明即将到来的侵略。阿斯加德强化了军队。在Odin的带领下,面对即将到来的战争,他们会是个有力的盟友。尽管出于不知名的理由,Thor在上次拜访时显得有些困扰。他问Tony是否预见了其他事,Tony否认了。

 

世界不定期地发觉Clint和Natasha工作的零星片段。Fury只有在想要什么时才联络Tony,Tony可以接受,因为他也是这么干的。Bucky和Steve的反九头蛇合作社也涨了人手。他们远离了神盾,但仍然接受后者的情报。

 

尽管Tony非常公开的邀请,复仇者们并没有如他期待的那样呈指数级增长。他们的后勤组织一夜扩充了,但对于急缺的英雄而言,他们的人数和上次一样。现在想来,这也说得通,因为超级人类很稀有,而那些并没有加入组织的,不太会现身,除非有什么迫在眉睫的威胁。


招募了几个有用的新成员。Steve在晨跑时认识了Sam Wilson,尽管情形不同了,Steve仍说服了Sam 复仇者需要他。避免长期承诺,Sam签字成为了顾问,这也聊胜于无。

 

Tony这边就没这么幸运了。由于这个时间线里复仇者基地的名声,Scott Lang从没闯入他的设施。Hank Pym从别处找到了他需要的部件,蚁人从没见到猎鹰。Tony耐心的等,直到很显然他们不会见面了。


他和Lang说了话,接着见了Pym本人。Tony知道Pym绝不会让他的科技成为复仇者的一部分,毕竟那是个由Stark资助的组织。因此,Tony从一开始就建议了免责的顾问身份,Pym仍然拒绝了。被Pym的不顾大局所激怒,Tony释放了他体内的讽刺巨兽。他可能对对方辱上加辱,他们到现在还是互不理睬。

 

然而,Tony还是招募了一名他并没有要求的成员。光是想到邻里友好的蜘蛛侠,就让Tony苦恼地按太阳穴。上一世带蜘蛛侠去莱比锡是他拯救分裂团队的最后手段。他并没想到争斗会升级,这又再次证明了他对Steve的认识就与Steve对他的认识一般多。

 

这一次,没有内战,Tony很满意就让Peter当个幕后英雄,救下高处的猫咪,暴露街头的小诈骗。。。直到Tony无意识里想起了一件事。 

 

在他和May Parker的简短聊天里,她告诉了他Peter自从叔叔过世后的古怪行为。Tony当然知道那是因为Peter成了蜘蛛侠,但这让他思考。他从来不愿让Peter置于险地,尽管他无法改变过去,他可以让现在变得更好。


就他所知,Benjamin Parker是在内战前的某个时候被武装抢劫犯枪杀的。Tony用古怪的盔甲性爱贿赂了Stephen,时间宝石的守护者找到了Peter叔叔将被杀的确切日期。

 

在抢劫作案当日,钢铁侠牢牢地站在了Peter叔叔和武装抢劫犯中间。子弹从Tony的战甲上弹回,他一手逮捕了抢劫犯。Peter在一旁充满敬畏地看着。Tony从来不知道人的眼睛里可以字面意义的冒出小星星。颤栗的Ben邀请Tony过来吃晚饭,Tony在这个世界又重新结识了May和Peter。

 

满意于完成了工作,Tony打算由Peter自己去了,但事情没有这么简单。Peter对Tony显示了他的能力,要求加入复仇者。Tony迅速坚定地拒绝了,然后从对方家里逃掉了。Peter接着就在Stark大厦外面宿营了一个月。

 

蜘蛛侠的视频开始在YouTube出现,Stephen制止了Tony撕扯头发。Stephen问Tony,他是宁可Peter自己干傻事呢,还是由Tony看着他干傻事。Tony认出了这是他在注射稀释过的超级士兵血清当天对Stephen说的话。叹着气,他承认了Stephen机智的反击,把Peter纳入了自己的羽翼下。

 

签了最后一个名,Tony和Stephen同意了拍一张集体照。粉丝们祝贺了他们的订婚。他们感谢了人群,继续向前走。

 

遵守他的诺言,Stephen一整个早上都呆在Tony身边。他坐足了三场座谈会,听着Tony解释同样的概念,无论Tony去哪儿都跟着。Tony会很开心,但他知道Stephen不是黏人的类型。有什么不对。Stephen试着掩饰,但他的肩膀僵硬,眼睛警惕着麻烦。Tony让Jarvis扫描了会议中心。没有发现异常。 

 

Tony在午饭后接近了Stephen。他抚摸着Stephen的后背,在发现金属的冰凉时畏缩了一下。Stephen穿着战斗袍。外套只是迷惑。“发生什么事了?” Tony指着Stephen隐藏的装备。“你现在都能出任务了。”

 

Stephen看着他们周围。“没什么。这是最后一场?”

 

“是,” Tony承认。Stephen知道他的日程,意味着他一定看过了Tony的行程表。这又增加了一层问题。尽管两人通过Jarvis和Friday同步了他们的行程表,Stephen重视Tony的隐私,他极少会绕过Tony直接看他的日程。“你自从我们离家后就开始古古怪怪的。我需要召唤装甲炸了这儿吗?”

 

“不。” 回答太简短生硬了,不会是真话。

 

Tony叹了口气。当Stephen不想说时,没人能逼他说出来,拿着棍子都不行。“好吧。我去洗手间。” 他转过身。

 

“我也去。” Stephen很快跟上。Tony停下了脚步。

 

“好吧,你现在让我担心了。” Tony看着他们四周,他们在走廊,过路人在他们周围徘徊。这儿的每个人都认识他们。如果他们不想引人注意,他们得尽快解决问题。

 

“你不记得,对吗,” Stephen说道。不是提问,是陈述。

 

 “记得什么?”

 

“2016年5月24日。” Stephen压低了声音,仿佛他的话会干扰某种脆弱的平衡。

 

“狗屎,今天是我们的纪念日吗?”

 

Stephen按了按鼻梁。“不,Tony。今天是你的死期。”

 

Tony张开嘴,当说不出话时,他又紧紧合上了。他确实忘了。或者他应该说,他从来没留心过。

 

“你在这儿好了吗?” Stephen问。

 

“我能够好了,” Tony在找到他的声音后说。

 

Stephen带Tony进入了一间空房间。他开启了去纽约圣殿的传送门。Tony进入时,他的视线被一片红幕遮盖了。悬浮斗篷急速飞向Tony,转身挂在了他的肩头。它张起的领子看上去准备好了对付麻烦。

 

“你也是同伙?” Tony问斗篷。

 

Stephen除下了迷惑的伪装。海军蓝的法师袍替换了灰色的羊绒外套。Tony定制的袍子的防弹编织闪烁着金属光泽。Stephen的外部平行投影闪烁启动了。Friday跟他们打了招呼,Stephen扫视着数据。满意没有发现异常,Stephen轻击耳机关了全息投影。

 

“你想太多了,” Tony说。“我们是安全的。。。目前来说。我们六个多月没有看到或者听到Rogers的消息了,而且Thanos还要两年才会来—”

 

“两年不是很长时间,” Stephen断言。“巧合的是,这足够短了,我开始 ‘跳跃时间线’,用你生动的形容。” Stephen打开手,阿戈摩托之眼伴着一束绿光出现。他把眼睛藏在另一个维度里。由于他们知道一个强大的宇宙军阀要找时间宝石,把它放在卡玛泰姬—充满了学徒的寺庙—显然是自找麻烦。“我去到时间前头,去看不同的未来。关于即将到来的冲突的所有可能结局。”

 

“但离事件越远,可能性就会指数级扩张,” Tony说。“你去年停下了,因为有万亿要看的。”

 

“这天到来时,我必须做点什么。坐着干等感觉不对。我重新开始,但这次更有条理。我线性地穿越时间。它的层次结构特质和树状类似,根部代表着现在的时间点。我看了每百次的未来,或者说,主要的分支。。。” Stephen的话停了下来。

 

“我们赢了几次?” Tony问。

 

“我昨晚看的五千万四百零七个可能性里,没有一例。”

 

鸡皮疙塔出现在Tony的颈后。“一个也没有?

 

“一例也没有。” Stephen摇头。可怕的安静笼罩了圣殿。

 

“我以为我们最糟能做的是在一千四百万次里赢一次,” Tony开始说。“我们做错了什么?”

 

“我不知道。作为宝石守护者,我只能看到和我有关的未来。就大局而言,这将未来的总数限制到了有如发丝这么宽。我今晚会再试一次,再看另外五千万次,但胜利可能微乎其微。”

 

Tony思考着。“等等,你说 ‘昨晚’,然后 ‘今晚’。” 从Stephen的脸部表情来看,他知道他说漏嘴了。“你又开始用灵体彻夜工作了?” Stephen看向别处,但Tony不打算这么轻易放过他。“只是因为你注射了血清,并不代表你就无坚不摧了。你的大脑也需要休息。这对长期健康是不利的。”

 

“我不想大费周章。” Tony对Stephen的话眯起眼。Stephen长长吐了口气。“真相是。。。我无法入睡。从上个月起,我一直在梦里重游西伯利亚。” Tony的心沉了下去。他太清楚噩梦的折磨了。“那东西又回到了你的胸口,这对梦境也没有帮助。” Stephen指着Tony西服衬衫下面发出淡淡光芒的三角形发光体。

 

“我不再靠它活着。它存放纳米粒子和Starkium内核,仅此而已。它保护我。。。” Tony放了一只安慰的手在Stephen肩头,“。。。像你一样。” Stephen的面容柔和了。他默默点头。在圣殿的安全区域内,他们分享着少有的和平时刻。


时间一秒秒过去,有些东西开始感觉奇怪了;一股力道挤压着他们。“你在毁了这个时刻,” Tony对斗篷说。斗篷的回复是把他们仨抱得更紧了些。

 

“由他去,” Stephen喃喃道。

 

“你太宠他了,” Tony说。Stephen的回答被雷鸣的撞击吞没了。他们脚底的镶木地板震荡着。圣殿的圆形窗外出现了巨大的曼荼罗圈。

 

为了准备Thanos的到来,Stephen加强了圣殿的防御工事。有什么强大的能量触发了符文。两人分开了。马克六十从方舟反应堆渗出,纳米粒子网把Tony包了起来。几秒内一层金红的外壳就出现了。斗篷回到了主人肩头。Stephen的外部平行投影又闪烁了。“我们的卫星已经检测到了宇宙能量的急剧上涨,” Jarvis说道。


Tony和Stephen交换着眼神,他们飞下一楼的大堂。Tony左手边的推进器扩张成覆盖了手臂的大炮。他打开了大门,准备面对攻击,但眼前所见让他吃惊地后退。

 

“吾友们!你们竖起了惊人的防御。我希望不是为了我,” Thor隆隆地说着。他指着环绕圣殿的大型曼荼罗圈。雷神穿着阿斯加德战斗服。一件黑色的装甲背心保护着他的身体中部,暴露出他粗壮的手臂。雷神之锤在他的手中蜂鸣。一个歪歪扭扭的彩虹桥封印在小路上嗞嗞作响。他一定瞄准了圣殿,但被符文改变了方向。

 

“这该教会你下次敲门了。” Tony的嘴开启了无人驾驶模式。他收回头盔,Thor用压碎骨头的力气抱住了他。Tony很感激他被纳米粒子包裹了。“你怎么来了,大块头?” Tony在分开后说。Thor和Stephen互相点了点头。

 

“我带来了阿斯加德的消息。Tony,众神之父在召唤你。”

 


作者笔记:

开始啦!感谢所有在新文开始前评论的大家。让我们的男孩子开始再一次冒险吧。;D

评论(130)

热度(3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