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Tony
FrostIronStrange, FrostIron, IronStrange

【奇异铁】闭上你的眼,它就不存在了 1/2

警告:灵魂伴侣梗,对team Cap不友好,介意勿读勿评

第一章

这事每个人都理解,但没人理解为什么。标记就像肌肤上的指纹,一个视觉上的呼喊,让一个灵魂凭借彩印搜寻着另一个,Steve身体里的艺术家总是爱这些标记。当他还在生病,每天都挣扎着生存时,他会用手指描绘着他胸前的标记,祈祷着拥有同样图案的人会享受他的生活,不会被哮喘或者其他当季的病情困扰。

 

当Steve遇见Erskine,被通知入选重生计划时,他对那个人小小的道歉。有很大概率他不会活下来,如果是的话,那他灵魂的另一半将永远也不会知道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这个风险看似残忍,但在当时确实必要的。纳粹正在伤害人类,Steve无法再袖手旁观,而不是尽自己最大努力,不惜一切代价阻止它。

 

有一刻,Steve以为他找到了另一半。Peggy Carter是他从来梦想灵魂伴侣的每一件美妙的事,以及更多。她自信,美丽,不服从任何试图让她停下脚步的人。再说,她看上去用自己的方式关心着Steve,甚至在他得到新的肌肉之前。

 

某天晚上,当他对她表白他的信仰时,她给他看她的手腕,她眼底的几乎抱歉的同情撕裂了他。他是这么地确信,感受到除了Bucky以外他从未感受过的和他人的连结 – 他知道Bucky不是他的灵魂伴侣,尽管如果是的话那会很美妙。

 

七十年的冰冻差不多对找到灵魂伴侣下了死亡通牒。Steve在新时代里漫游,带着空洞的眼睛,空虚的心灵,丧失了找到能完整他,填补他内心空虚的那个人的希望。

 

Fury对他看得很紧,Steve知道他不清楚神盾以外的大局,但是他没有别的去处,没有别的用途,所以他由他们去了。他附和着,直到Fury带着魔方来找他,把他介绍给了Tony Stark的那一刻。

 

Steve从来没有听说过关于灵魂 –敌人的说法,但如果这个东西存在的话,他知道他找到他的了。Tony是这个世界的每一个错误,被包装在一个精美的包裹和蝴蝶结里。他很吵,令人讨厌,所有最糟方式的生硬粗暴。

 

更糟的是,是他的幻觉的信仰,以为他属于他们的一员,属于复仇者们,还有他固执的无视证明这一切并不属实的所有信息。如果Tony的过去和行为能够证明任何事的话,‘英雄’ 这个词永远不会被用来描述他。

 

当然,Steve会承认Tony有他的高光时刻 – 短暂,闪亮的一些事 – 也许是无私的。或者可能只是一种自我满足的体现,就像Natasha说的那样。他飞进螺旋桨里,避免了神盾的坠落,他带着核弹飞入了外太空,他为他们花钱,好像那只不过是廉价的糖果,他装着在乎他们,当他对他们保持戒心,但从来不让他们忘了他。

 

Clint在奥创前经常开玩笑,说他和Tony之间的性张力是如此激烈,他可以用小刀切开。Steve对这些没品的笑话翻白眼,甚至在某次Tony在场时告知对方Clint口中的情形是不可能发生的。

 

但奥创发生了,Tony又再次证实了他不是英雄材料。Steve不关心之后法庭说了什么,他不关心Tony试着给他们看的 (试着对他们撒谎),所谓他对奥创的形成并不负有责任的‘证据’ 。

 

Steve知道真相,就和他们中的其他人一样。就如同Wanda说的,她的话让他意识到真正的威胁离他们比那些飞着炸坏大楼的机器人要近得多。

 

奥创不能理解拯救世界和毁灭它的区别,你以为他是从谁那儿学来的?

 

在那之后,Tony终于意识到了他假装合群的愚蠢,和他们保持了距离。Steve装作没看到Tony退职那天在门口停下脚步,好像他暗暗希望Steve会阻止他,Steve会告诉他一切都没事的,他不需要离开。

 

Steve一言不发,Tony点了下头,几乎像是对他自己,然后祝Steve一切都好,走出了大门。

 

基地并不是大厦,Steve花了点时间弄明白为什么。棕发男人的缺席被深刻地感受到了,Steve投身于训练Vision和Wanda来忽略那种感受。不知怎么的,一切都不对劲,电影之夜不再吸引他,没有实验室的有线广播回响在高层,走廊里的安静几乎震耳欲聋,这让Steve快疯了。

 

Tony仍帮助他寻找Bucky,为他们打开通常会对他们关上的大门,用不停止的现金流来资助他们的每个需求。有时Steve考虑他是否该拿起电话和Tony谈话,告诉他他找到的关于冬日士兵的情报 – 但现实的局势总是阻止了他。Tony代表着很多事,不幸的是大多数都很糟,而Steve和Bucky最不需要的就是这个亿万富翁为了一些幻想出来的对他的轻慢发疯。

 

现在想来,Steve猜他应该能预见到协议。它们让Tony拥有虚假的‘责任感’,不是第一次了,Steve因为Tony干涉复仇者事物而想要掐死他。然而,钢铁侠在公众眼里不可逆转地和复仇者形象联系在一起,无论他们怎么试着和棕发男人保持距离,好像都没有用。

 

当Tony终于在西伯利亚爆发时,Steve一点也不惊讶Tony以某种方式让整件事变成和他自己有关。他躺在冰冻的水泥上,Steve帮Bucky站了起来。他喷出一些荒谬的语句,关于Steve不配拿着他的盾。Steve就把盾直接丢在了现场,表明了自己的立场。他和Tony不一样。即使没有这些玩具,他还是美国队长。

 

在西伯利亚以及Tony背叛后的数月,之后的发展,缺少更好的词来描述,进入了地狱。太多天被完全的浪费了,处理着上庭,法律困境,而不是出去做些有益的事,像是阻止坏人。T’Challa很友好,为他们做了所有能做的事,比某位假想的复仇者做的多多了,Steve很感激 – 他真的感激。。。但有时他希望T’Challa能像Tony之前那样处理所有的事。

 

Tony从来不让那些琐事干涉他们的行程,让他们的生活,被那些眼里充斥着美金符号的律师们,以及流着鳄鱼眼泪,对拯救了他们自私议程的英雄们狂喷着憎恶的客户们,弄得靠边站了。

 

在离开法院的任何时候,Steve尽可能不去在意 ‘复仇者’ 的新闻,因为真的复仇者们缺席了。他忽略Tony的招募策略,以及忽然注入的新面孔和没有测试的未知。这让他懊恼,因为Steve知道他们终将必须回去,修好无论棕发男人这次在他们缺席时搞砸的什么事。 仅仅想着纠正新成员从Tony那儿学到的坏习惯就让他开始宁可不要的头疼了。

 

最终,太阳还是在雨后升起了,T’Challa给了他们呆在法院腐烂时急需的消息。

 

他们被宣告无罪。至少大多数。据说会有社区服务,以及其他无意义的拍打手心的象征性处罚,但他们无罪了。他们可以自由地回到家里,处理在Zemo醒来时留下的损害。明显伤害被允许留着腐烂化脓了,如果Tony退回了他的手机,附加了一张‘去死吧Rogers’的便条有任何象征意义的话。

 

飞机落地了,Steve知道他们在Natasha的吩咐下比预计早到了几天。她警告他,他们不应该给Tony恰当的行程提醒,不然棕发男子会在他们回来时显得异常忙碌,他会妨碍他们试图修复他在这期间搞砸的所有事。

 

基地正在施工,Wanda不声不响地打开了大门,他们走了进去。还是清晨,Wanda和Clint就像准备好手刃恶魔的复仇天使那样闯进了大厅。

 

他们在厨房里找到了他,没穿上衣,边哼着曲子,边把两杯橙汁放在了托盘上。Steve 开口喊他的名字,但当他的双眼看到了Tony臀部边缘的标记,就在运动裤的松紧带之上,他肺部所有的空气被抽干了。

 

是他的标记。

 

他的标记。

 

“好啊Stark。” Wanda咆哮着,在Steve犹豫时介入,Tony抬头惊讶地看着他们。

 

“你们早到了。” Tony平静地说,尽管Steve可以看到他双手抓着台面,指关节发白。他们交换着辞令,语气充满了恶意和指责,但Steve没有在听。他感觉他在第一次看这个棕发男人。

 

Tony总是吸引人的,这不言而喻。全世界都知道,总是热衷沐浴在他的魅力之下。但这是第一次Steve像被用拳猛击过内脏般的真的意识到这点。绝境清除了移除方舟反应堆的伤痕,显然Tony不只是漂亮脸蛋,坚硬而又匀称的身体站在他眼前。Tony对Natasha说的什么叹息,伸手理了理头发,Steve贪婪的眼睛跟踪着他的动作。他没有用发胶,头发凌乱地散开,让Steve想到除了睡眠以外的其他活动,他们将会做的活动,能让他的头发看上去这个样子。

 

“Tony。。。” Steve终于能开口了,他的声音充满了惊奇。Tony深沉,困惑地看着他的方向。他花了一秒意识到Steve低头在看标记,他说了一句意大利语的诅咒。

 

“怎么了?” 他问,声音里带着挑战 – Steve在拥抱还是摇醒他之间举棋不定。当然了, Tony必须让甚至是找到另一半的事件变得艰难。

 

“你知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Steve问,上前一步,有点小惊讶Tony退后了一步。“Tony?”

 

“因为它看起来并不重要。” Tony告诉他,一个近乎残酷的笑容出现在了他的脸上。 “你总是说的挺清楚的,关于你对我的看法。”

 

“那并不重要,这个 – 这个改变了所有事。” Steve告诉他,Tony扑哧笑了。

 

“这真的没有。” 他告诉Steve。有一刻Steve试着回到现实,Tony对这个时刻反应得如此奇怪。大多数灵魂伴侣投入彼此的怀抱,就好像从前的黑白电影,无论他们从前的任何历史,但Tony看起来坚持让厨房中岛立在他们中间。

 

“Tony,这会的。这真的会。。。你是我的 –”

 

“这不重要。” Tony打断了他,他的眼底坚硬又冰冷。“现在,如果你们都想知道自己房间在哪儿。拜托不省人世吧,最好是字面意思。”

 

“Tony –” Steve被一个新的召唤Tony名字的声音打断了。Steve和其他人转头看见一个Steve没有立刻认出的男人。反而Steve看到他和Tony一样没穿上衣,他注意到两杯橙汁,这男人走到他灵魂伴侣身边的方式,而且Tony他这样做。

 

“嗨。” Tony对男人说,声音很柔软。

 

“我醒来,猜你去哪儿了。” 另一个男人说道,Steve感到他的拳头握紧了,尤其是当男人抚摸着Tony的手臂,明显是在对他调情。

 

“来拿早饭,碰到些老面孔。” Tony指着他们。

 

“Strange博士。” Natasha打着招呼,男人仿佛在看脚底粘着的口香糖一般看着他们。“我很惊讶在这儿见到你。”

 

“然而我在这里。” Strange说着转身看着Tony。 “装修队快来了。” 他警告到,Tony点头。

 

“是啊,让我穿好衬衫。” Tony回答着,快速咬了一口吐司,拿起橙汁喝了一口。“你需要借什么吗?我肯定我这儿还有一些衣服。”

 

“不需要,我会去顶层套房梳洗再过去。你需要我送你吗?” Strange问道,Steve觉得他可能要尖叫,或者一拳打向Strange的脸,对这个显然男人在Tony公寓有衣物的暗指。

 

“不,我得等装修队。” Tony停顿了下,看了看他们,皱起了眉。“事实上,那听着不错。我可以洗个澡。”

 

“随时听您吩咐。” Strange窃笑,Tony也好玩地配合了他。Strange做了某些手势,一个巨大的金色传送门在厨房开启了。

 

“搬回去,试着不要干扰进来的装修工人。” Tony告诉他们,Steve走上前。

 

 “Tony等等。”

 

“噢,以及干你Rogers。。。比喻性的。” Tony揉了揉鼻子说完,抓过一餐盘食物,Strange和他在Steve能阻止前消失在了传送门里。

 

“那见鬼的是什么?” Sam的声音几乎和Steve感觉的一样困惑。

 

“他是我的灵魂伴侣。” Steve大声地告诉他,意识到这有多么的正确。“他是我的灵魂伴侣。” 他复述着,仅仅品尝这句话在他舌头上的感觉。

 

“真遗憾伙计。” Clint在他肩膀上拍拍,Steve耸肩把他的手甩了下去。

 

他需要和Tony聊。他需要让他明白道理。

 

毕竟他们注定要在一起。

 

这是命运啊。

 

 

Just Close Your Eyes and It Doesn't Exist by Wix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602272/chapters/33776760

 

评论(62)

热度(5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