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Tony
FrostIronStrange, FrostIron, IronStrange

【霜铁霜】锃锃牙齿/Sharpen Your Teeth 第五章(上)

第五章 上

译者警告:这章从Tony角度来说,对Pepper不友好,完全不代表译者立场。介意勿读!读完了还反对 Pepper人设的会被直接拉黑 ;p

顺便感谢催更的 @琦琦小聪明,感谢有人还惦记着这篇。很可惜晚上还是没能完成完整一章,(其实这篇的用词是最困难的哈哈)这个上送给你~

 



Tony有了新盟友的新闻传播的很快,但即使对他来说,Pepper在三小时内就出现也是有点惊讶了。Tony敢发誓上次他查岗的时候,她还在东京。

 

好吧,他也没有这么严密追踪她的动向了。只有当FRIDAY看到她和神盾嬉戏,或者计划闯入大厦和他说话时,他才真的在意。

 

不论后者何时发生,那意味着他不得不准备又一次为了复仇者的争论。意味着咬紧牙关,试着不对她咆哮,不再使他们濒临破碎的友情进一步不堪重负。


Tony不愿失去她。她代表了他生活中太多好的事物,她在他身边的时间几乎和Rhodey一样长。Tony仍爱她,尽管他不在爱着她。

 

出于一种绝望的想要她理解他的立场而不是他们的,想要把她留在他生活里的渴望,以及能修补裂缝的希望,让Tony没有撤销她不容置疑的进出Stark大厦的权限。

 

他现在有点后悔了。

 

Tony花了几个钟头向Loki介绍香槟,他们从不同角度观赏着复仇者震惊的回放。很快讨论变为地球上的录像和法师观察别人的方式的不同。

 

这理论如此神奇,而融合这两种方式的实际应用又引人入胜。他们最后靠在Loki从他的沙发变形出来的桌子旁;他们脚边的香槟酒瓶被Loki悬在空中,在他们需要续杯时随时就位。Tony已经对他的滥用魔法开了五个玩笑了,两个是关于初次见面时他被丢出了身后的玻璃窗,一个是关于他的酒量。

 

Loki则是以令人印象深刻的微妙机锋回敬,他提及Tony的大楼,他的过度补偿心理,以及他有限的性技术。他试着对Loki炫耀证明他在那方面足够有能力,但半神拒绝了。真可惜。不过对方对他提议的震惊倒是挺不错。

 

Tony正在对他们的设计提出建议,以及抱怨Loki坚持用该死的北欧古字符书写 – Tony不得不需要FRIDAY投影一个屏幕持续翻译,这让Loki觉得很有趣 – 电梯此时打开了。Tony没有听见,但Loki僵硬了,转头去看。他打算问怎么了,直到熟悉的高跟鞋在地板上的响声,跟着Pepper暴怒的嗓音。“Anthony Edward Stark!”

 

Tony根深蒂固地为了Pepper提起声音畏缩,但他不打算在此刻试着让她开心。他从半倚着桌子站起,轻微调整他的脚,这样在她转过弯时他会有更好的移动范围。 

 

她震住了,双眼立刻专注在正好奇打量着她和Tony的Loki身上。

 

Pepper的手护住胸口,摸到了Tony几年前为她制作的项链。那是椭圆形的,看上去不过是个包着钻石的白金坠子 – 它也确实是的,不过它也能被拆卸,里面装置着小巧但强大的镭射枪。他希望她在遇到麻烦时能有东西防身。这实际上让Tony猜想它究竟能对Loki的皮肤和盔甲起什么作用。他并不打算让Pepper想要使用它,但他之后必须得对Loki测试下。

 

“Pepper,” Tony打着招呼,小心地调整身姿更多地护住Loki,“我以为你不会再来看我了?我很确定你对我吼说不会再回来了,直到我做好准备听你最近的为了复仇者的恳求。”

 

Tony知道Loki的魔法防御会比任何没有武装的凡人都能高效地止住武器,但Loki不知道项链能做到什么。Pepper知道,而Tony可以看到她的眼里为了不再有直线射击路线闪着挫败和担忧。 当然了,那也可能是因为他和Loki在一起,仅此而已。

 

“我能和你私下谈谈吗,Tony?” Pepper要求,她的声音简短,小心的控制着,尽管她的眼中对着Loki的存在含有明显的恐惧。

 

Tony不过摇头。“不,你可以在Loki面前说。他会是谈话中心,不是吗?你想喝什么吗?” Tony指着他们脚下,Loki让香槟悬在了空中。“我们在庆祝。也许一杯酒可以让你放松?你知道的,我不喜欢同事们在我家里互相伤害。”

 

他尖锐地盯着她的项链,但她并没有移开手。“Natasha告诉我你和Loki结了盟。我不信。我知道你做很多骇人听闻的事Tony,但这个?

 

她带着怒气低声吐出最后一个词,口吻中流露出所有的负面,但却丝毫不是Loki可以反驳的直截了当的指控。Tony也不怀疑他确切理解她没说的话。不需要很多年就能从她的最轻微的颤音或者最小的面肌抽搐中知道她有多露骨地不支持半神。也很明显她怀疑Tony的精神健康,但再次的,如果你问大多数人,他的精神状况总是被人们怀疑的。

 

“和他合作有什么错吗?” Tony提问,虚虚指着另一个人。如果你打算卖一个模糊的点子,最好的办法是带着自信和光芒。如果他撒谎,Pepper可以直接看穿他,所以他实际相信和Loki的结盟是件好事。“他并不比我之前团队里的超能力人类们更会发疯。”

 

“Tony,” 她嘶声道。

 

Loki甚至笑着加入。“我不认为你在为你自己做好的辩护。” 转过头,Tony发现恶作剧之神从他被娱乐的笑容里举了举香槟酒杯。“我相信你的朋友会辩驳说我已经失了神智。”

 

“呃,” Tony无关紧要地挥挥手。“你曾失去了神智,你又找了回来。你现在更有可能会牢牢把握住了,比起那个,哦,过时了的男人?” Loki的笑容加深了,Tony知道他在抑制大笑。Tony转身面对明显在愤怒的Pepper。“Pep,你对我的信任呢?”

 

Pepper的双眼切向Loki,她的语句尖锐刺痛,美丽的,讽刺挖苦的辱骂。Tony几乎想要给她鼓掌。“我不认为从一位外星人荒废过去得来的过于膨胀的夸张之词能实际上作为一名值得神圣效忠的候选人。” 

 

Loki实际上大笑了。“很有趣以及噢非常的有勇气。” 尽管在逗趣,他如同一只鹰一般观察着她。“你一定当然意识到不是所有的信任都是盲目的,或者是基于神圣经典之上?”

 

“是,” 她的凝视回到了Tony身上,受伤和困惑意图用每一种方式造成Tony胸前的歉疚伤口。值得感谢的是,她所做的只不过让他感觉到太接近,而又太疏远隔离的歉意。“有些是基于信任。

 

“信任,” Tony清了清喉咙。“没错。” 他也举起了杯子,一饮而尽。他不是不清楚Loki正观察着他的反应,但他装作不知道。“就像你明显对我保有的那种信任?你站在复仇者一边,不相信我的愤怒是正当的,而试着改变我的决定?不要说你明确的,又一次,认定我和Loki结盟是错误的?”

 

“你和领导了纽约入侵的男人站在一边!” Pepper争论道,“我应该听了这个然后相信你把一切处理好了?你神智清楚?”

 

“我很抱歉;你到底有还是没有张开双臂欢迎了Bucky Barnes加入小组?”

 

“那不一样。”

 

“FRIDAY,给我放恰当的竞猜游戏提示音?” Pepper极其蔑视地看了他一眼,而他的人工智能遵从了。Tony他妈的完全不在乎。“顺便一提,这是个错误答案。”

 

他伸出一只手,“被支配的,被强迫的,和困惑的小狗。” 他伸出另一只手,对着Loki的方位勾了勾手指。“被支配的,被强迫的,和愤怒的小狗。” 他摆出了天平上下的动作。“我没看到多大的不同。再说,他们都已经被撤销了对地球的罪状。”

 

“对其他星球的呢,” Pepper盘问,该死的Romanoff和Thor甚至在Pepper这儿提他的过去。“这不是他唯一 - ”

 

“是啊,不,” Tony快速打断。“我们不讨论那个。”

 

尽管他个人很好奇想要了解更多关于Thor引火上身的登基的始末,冰霜巨人的事情,以及任何 '其他世界' 的故事,Tony也清楚如果你想让Loki拒绝对话,没有比这更好的方法了。他也不相信Thor的故事是不偏不倚的。

 

“你不能只是 - ”

 

“这些话题,” Loki以比Tony期待的礼貌的多地坚持,“对你们的世界没有影响。我和Anthony的合同是用来守护这个宇宙,更确切地说,你们的那部分。如果Anthony对我的,有时,并不太名誉的过去没有反对意见,我不认为你有权利辩驳它们。并不是和结盟。”

 

Pepper实际上走上前,她的手放在身侧,离开了坠子。她的眼睛里没有情绪,如此集中的注意力让她成为如此好的首席执行官。“我想看合同。”

 

Loki的眉毛抬起,Tony 并不惊讶,这只是时间问题。 

 

“我以为你现在已经厌烦书面工作了,” Tony拖长了音,观察着Pepper扫视着桌上信息的眼睛。她的动作让她足够近到辨识出词句,但它们看上去并不能安抚她。她大概在Loki完美的北欧字符里读出了各种统治世界的计划。Tony和Loki交换着眼神,很明白半神只是为了他容忍着Pepper的存在。

 

当他转身面对她,他不得不尖锐地要求她的注意力, “Pepper。”

 

她猛地抬头,但值得称道的,Pepper没有犹豫,她只是再次坚持。“我想看那份合同。”

 

“Pep-”

 

“你仍然受法律限制于Stark工业。我有权看如果 - ”

 

“Pepper,” Tony叹息着。“你真的打算这样玩?和我?我们已经走地那么远了?”

 

她抿唇,但她的双眼讲述着不同的故事;她的唇试图保持愤怒和严厉,但她的眼睛如同Tony感受的那样沮丧和无助。他们中间有道横沟,没有一方知道如何越过。他们做的一切只是让分歧越来越深。

 

Tony叹了口气。“FRIDAY,给她看合同。”

 

“Anthony - ” Loki警告道,但Tony没有从Pepper身上移走眼神。

 

“你可以在一个前提下看合同。”

 

“是什么?”

 

“你不能以任何形式说或者讨论其中的内容,除非是和我自己或者Loki。你将不能有意或者无意对任何人或物吐露任何细节。”

 

Pepper不蠢;如果她蠢,她不会在他手下存活。“他会对我做些什么。”

 

Loki再次放松了,随意用魔法续着杯。“一个简单的咒语;你不会比皮肤下轻微的蜂鸣感受的更多。”

 

“你指望我信他?” Pepper要求道。

 

“并不。我主要在问你是否信我。” Tony耸肩,但他的声音里有无法隐藏的苦涩。“很难,我知道。但哪个更糟?知道或者不知道?你的选择,Pep,这也是你唯一的机会。”

 

Pepper安静德考虑着。她看了Tony一整分钟,也对Loki这么做了。她然后注视着房间。这让他猜着她在想什么;他们过了饭点的午餐的空盘子,仍在喝的香槟,他们俩间有一种舒适感,Pepper会知道这对他并不常见。他不会让很多人进入他的空间,这么快就更加罕有了。但现在有了Loki。

 

Tony知道这个审视,Natasha的故事,加上她自己的和Tony的历史会得来各种结论。她大概一半期待着会看到他们俩全裸。他不清楚他们没有性交的事实是会帮他,还是不是。在第一次她选择站边时,他就错了。现在Tony不清楚该在哪边押赌注。


他甚至不知道他想要她选择哪个选项;太多动机,太多外部势力。Pepper可以读合同,然后她可以选择试图对复仇者传达信息。她也可以读合同,因为她关心他,想要确认他的安全。拒绝同样蕴含着数种可能性,因为无论如何,不再信任

 

这个认知只不过让他内心一角更稍许冰冷一些。

 

但一只放在他手腕上的手让他从中脱离了;从他胸口的疼痛,从她背叛的回忆中。他稍许惊讶地往下看,发现了Loki的手指;它们在护腕边上,轻轻拂过他的肌肤。他靠在桌边,取过 Tony的空杯,Tony微微皱眉,看着Loki手动给他斟上更多的香槟。瓶子之前差不多空了,但看上去Loki要么召唤了另一瓶,要么重新蓄满了眼下的这瓶。 

 

他在刻意让Tony从他更阴暗的思绪中脱离后这么做了。 

 

“你刚才用魔法带来了更多的酒?” Tony问道,完全忽略了刚才可能发生的其他事情。

 

“你打算抱怨?”

 

Tony笑了。 “天杀的不。” 他拿过了给他的酒杯,希望他的眼里流露出对这个姿势没有说出口的感激。Loki没有流露出一丝反应,完全的无动于衷,专注着他自己的酒杯,仿佛周围的局势丝毫不重要。


他很擅长。Tony藏起他的笑,注意力重新回到了正在小心观察他们的Pepper身上。“所以,怎么说?苏菲的选择?”

 

她甚至都没有犹豫,又一次告诉他,“我想读合同。”

 

伸出手,Tony抓过了FRIDAY投射出的全息投影,好似在拿一台平板。 “Loki?”

 

半神回去用不过指尖的压力在投影上写了些什么。这并不像在触摸屏,反而像是在纸上写字,它们在他身后散发着绿光,仿佛他在把墨水渗入纸里。Tony既恨他炫耀着魔法,又爱着所有他能提问让Loki解释的事。

 

Loki一只手握着酒杯,另一只停下了书写。他抬起手,几英寸于桌面,一系列繁复的手腕和手指的扭动姿势让Tony眨眼。后者同时发现他关于这姿势的记忆模糊,回想时很难集中注意力。Pepper看上去对发生的同样沮丧。Loki只是放回了手继续写。“完成了。她现在可以读了。”

 

Tony没有犹豫;他只是递过投影。Pepper实际上从他手里抓了过来,开始狼吞虎咽上面的内容。他知道她读的很快 – 尤其是法律文件 – 但这该死的东西很而且有很多代表了不止一种含义的欺骗性的短语。他不认为她会用比半个小时更短的时间来满意她对这文件的理解。

 

他打算就任她读着,转而看向Loki。屁股靠在桌上,他问道, “所以承认吧。为什么我不记得你刚才的手势?” Tony看到Loki的嘴角抽动,当Loki移动手开始随便写又一系列字符时,Tony知道的足够多来读出这个词。恶作剧。 

 

“你是个混蛋,” Tony告诉他。“但是,” 因为该死的,这只是让他更加好奇了。“怎么做到的?

 



Sharpen Your Teeth by STARSdidathing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5363684?view_full_work=true

 

评论(48)

热度(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