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Tony
FrostIronStrange, FrostIron, IronStrange

【奇异铁】重来。/Anew. 第三十九章

第三十九章 

投票在周一晚举行。尽管时间很尴尬,很多人仍出现在会议中心场外支持他们最爱的英雄。

 

Tony在当天早上发布了两则新闻。一则以匿名形式发给了全球的情报机构。它记录了洞察计划,包含了与安理会相关的完整人员名单。Tony会给些时间让那则信息发酵。第二则是以Stark工业名义发布的。它汇总了Kilian的犯罪。与马克四十七在事件当晚的录像一起,Tony拥有了足够的证据来支持他的行为是出于必要。

 

披露并没有削弱钢铁侠的民意好感度。在落地窗外,金红色海洋盖过了其他颜色。“孩子们很喜欢你,” Bucky边说边对着小咆哮冲击队员挥手。玻璃窗外的女生腋下夹着一直Bucky熊。当她的英雄注意到她时,她发出了尖叫。Tony笑着也对着小钢铁侠挥手。

 

“他有什么问题?” Bucky瞥了一眼Stephen, 后者正散发着几乎不加掩饰的敌意气息。Stephen的视线,甚至在和他的粉丝互动之时都一刻不离Tony。

 

“说来话长。” Tony按了按鼻梁。Bucky也是九头蛇的受害者,Steve不是坏人。Steve做了他能做的来保护他的朋友,尽管让Tony付出了代价。Tony确信Steve并没有计划要他的命,但那也改变不了发生的事情。Stephen正在挣扎接受新的信息。Tony不怪他。Tony花了两年才能再次直视Steve,而他们已经是确立的团队。Stephen承诺他会克制不弄残超级士兵们,这也是Tony最多能要求的了。

 

投票即将开始。其余的Avengers从玻璃窗前回到了他们的位置上。他们以各自的方式盛装出席。Rhodey穿着空军制服,装饰着奖章和荣誉徽章。Steve,Natasha,和Clint穿着神盾给予的服装。Bucky身着四十年代咆哮冲击队员制服的复刻版。Stephen穿着一套崭新的法师袍,悬浮斗篷在他身后威严地摇动。Tony穿着标志性的西装三件套和名牌太阳镜。甚至Bruce都从他的行李箱底翻出了最好的衣服。

 

“你确定你准备好面对了?” Tony问Bucky。他公布了Stark工业和先锋科技合并背后的真相。目前为止,大部分公众都正面回应了,但恶意携带着离谱的阴谋论回击只是时间问题。Tony准备好了。他站在道德高地,但Bucky的案例要更复杂。

 

冬兵差不多运行了七十年。他的袭击名单包括了一些二十一世纪最高调的暗杀。他杀了John F. Kennedy总统,法国国防部长Jacques Dupuy,参议院Harry Baxtor,仅仅举几个例子。更不用说Howard和Maria Stark,他们的死至今仍缠绕着Tony。

 

大众对Bucky并没有个人情感,即使在最好的日子里,洗脑也是粗略的解释。为了证明自己,Bucky不得不坦白他在九头蛇影响下做的每一件事,在即使没有证据的前提下提供证据,忍受公众奚落,接受繁重的身体和精神评估来证明他对社会不再是个威胁。整个过程可能需要数月,如果不是数年。与此同时,Bucky将失去他苦战得来的自由。

 

“我想要把过去放下,一次性的。” Tony点头。有时候没有对错。他们能做的最好就是做出决定,然后履行它。

 

团体在圆桌上各自的椅子坐下,Thor和Loki缺席。投票很直接。主持人重申了顾问和官方成员身份的区别。Steve和Bucky弃权,选择维持他们的顾问身份。Natasha和Clint关于成为官方成员的要求被普选拒绝了。当决定他们的领袖时,Stephen,Bruce和Rhodey全体一致选了Tony。

 

Tony看到了自己名字后面百分之百的支持率。他的双眼湿润了。他拧了拧自己,尖锐的疼痛清除了他胸口的多愁善感。他很感谢自己带了太阳镜。钢铁侠不会哭;他是权威的代表。

 

Tony坚定地站上了讲台。他看着眼前的人群,调整了麦克风。他计划这一刻太久了,当它终于到来时,他不确定该再说些什么。一部分的他并没期待会走到这么远。Tony面对他小心策划的团队。他们一一对着新任的领袖点头。Stephen视线与Tony相交,他自豪地微笑。Tony对着他的副指挥官眨眼。他从口袋里取出了提示卡,清了清嗓子。

 

“复仇者是特别能力个人组成的团体。我们中的一些经历了超自然加强,另外则是在铁罐里的男人,但是我们所有人都有一个目标:保护世界稳定,不受内部和外星球威胁。复仇者是世界上第一个这样的组织。因为与众不同的性质,我们将作为一个独立组织,但那不代表我们会不受监管。一份名为复仇者官方行为守则的文件已被撰写,上呈联合国批准。我们将遵守文件里制定的规则和指南。行为守则将会经历所有需要的修改来确保双方都对结果满意。”

 

“复仇者是一个会对行为负责的组织。我们会尽力将附带损害控制在最小范围。除去时效性的威胁,或者灾难性后果的威胁,我们将尊重各个国家和疆土的主权完整。我们不会涉入除非被需要的矛盾中,未经允许,我们也不会跨越任何国境。”

 

Tony停下。他的助理给他准备的提示卡接着是感谢政府官员,但他还想说一件事。所有视线都注视着他。Tony记起第一次对世界宣布他是钢铁侠的时候。那已是十年前了。

 

Tony对自己微笑。如果他当时即兴表演了,现在他也一样可以。他选了个摄像机,望向镜头,好像他在直接和另一边的人对话。

 

“我们在这个宇宙并不孤单。我们从来都不是孤独的。地球目前是安全的,但再过多久,会有另一只外星军队从宇宙的虫洞中冲来?特殊情况要求特殊方案。致所有尚未露面的超能力个人,我在此公开邀请你们所有人。我们知道你们存在。来加入复仇者吧。没人应该独自战斗。联合起来,我们将足够强来翻越未来的困难。我们需要站在一起,因为当时候来临,地球会需要我们中的每一个人。”

 

----------

 

Stephen在离开会议室时,对着尖叫的粉丝们挥手。双重门在他们身后关上,锁上了喧嚣。复仇者们站在走廊,不知道接下来应该去哪里。


Tony在和一小群政客道别后,加入了他们。 “S.I.在上城拥有一些土地。我会把它重建成新的复仇者设施。目前它将主要存储器材,但随着我们扩展,复仇者大厦也会跟着扩展。在纽约时,欢迎你们在那儿休息。” Tony打破了安静。

 

“你的大厦呢?” Bruce问道。

 

“Stephen会打造一个很赞的传送门来连接两处。我会过来升级和谈工作,但除此之外,大厦是家。我学会了区分工作和生活,”Tony说。Stephen点头赞同,迎来了又一个放肆的媚眼。“你们的计划如何?我知道你为了绝境会留下,”Tony的手臂挽上Bruce的肩,“Rhodey会回到空军。”

 

“Steve和我会调查你找到的线索,”Barnes说。

 

“Zola。” Tony点头。“你不该在软禁阶段吗?”

 

“我相信神盾会很高兴在能够做到时把我当作资产的,” Barnes嘲弄道。

 

Tony看着Barton和Romanov。“我们会回神盾,” Barton说道。

 

“去干超级-秘密特工事务了。我猜那就这样了。” Tony伸手,弓箭手握了。他转向Romanov,做了一样的动作。“我会再见到你们两位的。”

 

“如果你需要我们,打我们电话,” Romanov说。如果Stephen的凝视有魔法特性的话,两名特工会同时燃烧。他们没有回头地离开了,跟着Rhodes,Barnes,和Rogers。

 

“Rogers,借一步说话,” Stephen喊道。Tony对着Stephen的要求迅速扭头。Rogers 走了回来,Barnes紧紧跟着。考虑到他们上次见面的结果,Rogers很防备。

 

他活该应当小心点。

 

“我们讨论过这个了,” Tony说。

 

“我不会伤害他的,” Stephen说。

 

“保证?”

 

“我保证。” Stephen和Tony交换着眼神。Tony抿着唇,然后垂下了视线。他对Stephen小小点头。出去时,他拍了拍Barnes的肩膀。Barnes看向Rogers,后者点了点头。Barnes和Tony以及Bruce一起离开了,留下Stephen和Rogers独自呆在走廊里。

 

Stephen深深吸气。他示意Rogers跟上。他们走进了一间空的,不会被打扰的会议室。Stephen锁上了身后的门。Rogers警惕地看着Stephen。Stephen没有给空头安慰。他打开了电视。正好是新闻频道。

 

我们在这个宇宙并不孤单。我们从来都不是孤独的。。。我在此公开邀请你们所有人。。。来加入复仇者吧 Tony的演讲正在播放。Stephen调大了音量。接下来他需要一些背景噪音。

 

“博士,我们为什么在这里?” Rogers的问题压过了Tony的声音。

 

有两种愤怒:炽热的和冰冷的。炽热的愤怒是冲动的,有激情的,情感驱使着个人。冰冷的愤怒是理性的,不带感情的,个人驱使着情感。区别是控制。Stephen在纯白的,炽热的愤怒中对Rogers出拳。愤怒使他盲目,他选了最失策的攻击形式。

 

现在控制权回到了他手上,他满意地知道他会重复他的行为,不过这次,他不会只出一个拳头。他会在Rogers脚下开启一个传送门,把他丢在西伯利亚深处,然后就留他在那里。也许失温会提醒Rogers他第一次被冻在冰下的情景,但这次,没人会找到他。


也许他会活下来,也许他不会;Stephen不关心。他要Rogers感受到自己的身体慢慢停转。他要Rogers体会在异地死去是什么感觉,完全的,彻底的孤独。

 

“博士?” Rogers重复。他的姿势调整了。他下沉了重心,调整了手上复制盾的角度。Stephen一步步走近,Rogers没有动。

 

“人类生命是一个谜,” Stephen开始说。Rogers为了看似不想干的话题皱眉。“只不过没有正确的解答。我们被给予一堆碎片,然后我们分析作出结论。随着新碎片的发现,谜题的意义变化了。所以,把这当作我给你的礼物。” 


Stephen把Rogers推了回去。尽管他们如此接近,超级士兵的反射避开了Stephen的手,但这并不是Stephen攻击的理由。Rogers的灵体脱离了他的身体。他的瞳孔缩成了针尖,他的意识在多重宇宙的缝隙里下坠。Stephen给他看了两个事件。Tony在西伯利亚的死亡,以及半个宇宙的毁灭。

 

美国队长的眼睛被形容成像无云的天空一般蓝,但凑近时,Stephen能够看到掺杂的一抹绿色杂质。Stephen把他拉回现实。穿越多重宇宙的剩余力量把Rogers猛摔到了地板上。“那是什么?” Rogers站了起来,伸出空着的手。他开合着它们;一秒前他正在紧紧攫住什么。

 

Stephen猜想着这是不是古一曾在他身上见到的。愚蠢,拒绝相信,坚信自己是对的,当他只不过是个闭眼在世间蹒跚而行的男人。他那时一无所知,而他现在所知寥寥。“一千四百万六百零五次可能性。你成功毁了唯一一次一半宇宙得以生存的机会。”

 

“那是我将要做的事吗?” Rogers问。“Tony知道吗,那是为什么他一直。。。”

 

“这感觉一定好极了,觉得自己是如此的正义,拥有所有的答案。” 知道不完整的真相或者完全不知道,哪种更好? Stephen会想要后者。

 

“你为什么给我看这个?”

 

“显然不是为了你。我要你知道发生过什么,所以你会保持距离。我已经指令Jarvis取消你进出大厦的权限。” 电视上,新闻主播们正在讨论复仇者公开招募的成功率。他们辩论着行为准则的可信度,以及复仇者扩张的必要性。

 

“我理解你为何这样做,” Stephen停顿了很久说道。

 

Rogers的气息平静了下来。他不可置信地看着Stephen。“如果这是你担心的,医生,我给你我的承诺。我不会伤害他。Tony和我也许有各自的分歧,但我们—”

 

我亲眼看着他们埋葬了他。” Stephen再一次缩减了两人的距离,把他的音量放低到耳语。“我不在乎你的承诺。我理解你为什么这么做,因为你给我明白这点:如果事情到了你,或者Barnes,或者Tony的地步,我会毫不犹豫。


Stephen站了回去。他戴上了悬戒。“时间会分辨你是友是敌,但在那之前。。。” 他召唤了回顶层套间的传送门。

 

“离开我们的生活。”

 

----------

 

如果说他不在乎谈话结果,Tony是在撒谎。但Stephen是一个守信用的男人,因此与其在大堂徘徊,Tony和Barnes道别,与Bruce开车回了Stark大厦。他抓过了Stephen的手表,与Maya打了招呼,然后离开去了他用来合成Starkium元素的实验室。

 

你可以说他被宠坏了,但除非是合作,Tony更倾向拥有一整间自己的实验室。不相干的闲谈让他分心,而当情绪适合时,他有在项目中游走的习惯。当他独处时,他不需要过滤和Jarvis的对话。工作流程更顺畅,他的大脑可以享受太需要的休息。

 

Tony停在了实验室的地下车库里。Jarvis已经开启了设施。拥有秘密实验室的缺点是没有人维护。停用数月后,一层厚厚的灰堆积在工作台上。Tony花了一小时给设施通风,除灰。这很奇怪的治愈,因为他把自己的工作量控制到可以花时间做这些诸如扫除的平凡工作。


Tony给自己倒了杯速溶咖啡。粉碎机里的豆子已经不新鲜了,但速溶也比没有强。他浏览着他的档案,更新了无限宝石的部分。满意没有遗漏,Tony把Stephen的手表放在了台子上。

 

钢化玻璃表面被打碎了,表内的机械装置也损坏了,它不再能伸展成斥力炮。Friday没有回应。信号传输器是唯一工作的部件。Tony修了他能修理的部分,调换了不能修的配件。他考虑过给Stephen一只新的手表,但Stephen就和Tony一样念旧。Stephen会更情愿拿回他的旧表。

 

敲打了一会儿,手表被修复了。Tony重启了Friday。“Fri?” 当她活力的声音没有一如往常地打招呼时,Tony问了。

 

“晚上好,老板。很高兴再次见到你,” Friday说。

 

“害我担心了一秒。” Tony轻拍了拍表带。他旋转着椅子面对显示屏,检查着数据。“你的传输器出问题了吗?不久前你让Jarvis被垃圾信息卡壳了。”

 

“每次恶意交锋我都发送了求救信号,老板。”

 

“每次?” Tony转身。“一定有几百次了。”

 

“确切的说,九百九十九次,Sir,” Jarvis说。

 

Tony的心沉了下去。“给我看录像。” 自从在联合暗能量行动设施的沟通不畅后,他们授权彼此在紧急时覆盖隐私设定。出于救援目的,Friday记录着所有危及生命的状况。Tony扫过几十个最早的录像,记录着Kaecilius和追随者们。接下来的录像黑压压的。Tony的双眼在看到类人的能量群时睁大了。当Stephen被一片空间碎片穿透时,他震栗了。

 

Tony的心跳加速。他回到了主目录。一页页没有打开的文件夹。他滚动着记录,随意打开播放。每次都显示Stephen死于一种不同的,但同样可怕的死亡。在九百九十九次尝试之后,多玛姆屈服了。他发誓再也不回到地球,将Stephen驱逐出了他的领地。

 

Tony的拳头砸向了显示屏。屏幕掠过了房间,碎在了远处的墙上。Stephen告诉了他发生的事,但他直到现在才领会到局势的严峻。Tony把他的马克杯也丢向了墙壁。当那没有使他的思绪冷静下来时,他损坏了视线所及的每一件东西。

 

Tony不知道他在对什么生气。是气多玛姆竟敢伤害Stephen?是气Stephen荒唐的,不成熟的计划?还是气他自己,无力保护他所爱的人们?他变成钢铁侠,来保护手无寸铁的人们,但自从他从阿富汗回来,Happy住院了,Pepper几乎摔死了,而Rhodey失去了双腿。他们是对他最重要的人们。是他的错,他让他们处于险境,然而,他没有保护到他们任何一人。

 

Tony从废墟中挖出Stark平板。他提出了自从媒体杜撰了复仇者内战后他就在思考的想法。这需要他重新装置方舟反应堆,但与其给他的心脏充能,反应堆将会容纳纳米技术的战甲。

 

他再也不会被措手不及了。

 

 

原作者IViv

AO3网址: 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985126

 

评论(47)

热度(4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