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Tony
FrostIronStrange, FrostIron, IronStrange

【奇异铁】新生。/Renew. 第二十二章

第二十二章

再次强烈推荐大家去听这首主题曲。音乐决定了气氛。D;

Grover Washington Jr - Just the two of us

 

Tony需要弥合他和Stephen之间的分歧。他以为自己有耐心让事情平息下来,但事实上,他渴望在这天结束前得到对方的陪伴。Tony怀念轻松的打趣、温柔的抚触和会心的微笑。和Gamora的谈话没有减轻他的任何负担。没人可以交谈,他无法消除压抑已久的紧张情绪。

 

他对护卫者的了解还不够,除了聊天之外,没有办法更深入。至于复仇者,Peter还只是个孩子。他不该让Peter承担他本应处理的事,这使Bruce成了最后的选择。Tony在Bruce的每日冥想后坐在了他的身边。Bruce小口喝着茶,Tony嚼着奇多。面临压力的时候,Tony有暴饮暴食垃圾食品的习惯。感谢上帝他有了半超级士兵的新陈代谢。要是Stephen在这儿就好了。他会迅速做好一道菜,Tony会在他们讨论下一步计划时把盘子上的食物清扫干净。要是Stephen在这儿就好了。

 

Tony注意到Bruce僵硬的肩膀。过去的几天对他也不轻松。复仇者的事务极少是轻松的。暴力让他紧张,Thanos的军队威胁要毁灭地球,Bruce醒着的时候也是一半绿色的。Tony张开嘴。当句子开始流动时,他的脑子里就突然闪过一个念头。

 

我不是那种医生

 

这个记忆在Tony的喉咙里形成了一个哽咽的肿块。Bruce问出了什么事。Tony摆出一副笑脸,问Bruce感觉如何。Bruce以为这次谈话是为了跟进信息。他总结了Tony离开地球时发生的异常情况,并向Tony保证,他和Hulk相处得很好。Tony离开时,感受到的压力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沉。

 

现在是十点半,离他和Stephen约定的睡眠时间还有30分钟。Tony走向训练中心。如果不能改善他的精神状态,至少他可以发泄一些体力。Tony挥手推开了练习射击的全息图。角落里有一个装满沙子的沙袋,挂在一根粗链子上。Tony走近它,试探性地打了一拳。他的拳头扎进光滑的皮革里。袋子向后摇晃了一下,然后向他甩去。Tony用手掌制止了它。

 

他深吸了一口气,又打了一拳,这次更狠了。锁链嘎嘎作响。Tony一次又一次地打向沙袋,发泄心中的沮丧。有时他真希望自己不是复仇者的领袖,也不是Stark工业的老板,不是钢铁侠。有时他甚至希望自己不是Tony Stark。有些日子里,他希望他是他自己,但更好。更强壮,更聪明,更致命:光辉的正义灯塔。这正是人们希望他成为的人。钢铁侠应该是这样的。

 

Tony听着沙子移动的声音,感觉着皮革在指节上的灼伤。他越打越猛,直到骨头疼痛,皮肉擦伤。

 

“你该戴上胶带,”一个声音从门口传来。

 

Tony突然停了下来。他转过身,看见Stephen倚在门框上。后者穿着舒适的便服,对方眼底的蓝色阴影是沃米尔的全部遗物。Tony不知道是什么惹恼了他,可能是Stephen的冷漠表情,可能是他那矜持的姿势,也可能是他看上去一切正常。他甚至刮了胡子。与此同时,Tony正为失去他的陪伴而郁郁寡欢。

 

Tony挑了挑眉,示意挑战。他往后退了一步,摆好姿势,尽全力挥了一拳。强健的肌肉把沙袋从链子上扯了下来,落在了十英尺外。沙子从袋子的颈部溢出,就像一滩米色的血。Stephen眯起眼睛。

 

“怎么了?我以为你喜欢看我流汗,”Tony说。

 

“是的。”Stephen知道Tony什么时候想挑起争端。他没有上钩,但也只是勉强。“你应该去休息。”Tony又瞥了一眼手表。十一点整。

 

Tony试图破译Stephen话的背后意思。这是挑衅吗?一个事实?还是一个真诚的提醒?他尝试了第一个选项。“你逼我啊。”

 

Stephen脸上看不出任何情绪。Tony的态度打破了它。“你在搞事。”

 

在搞事?”Tony拿起机器人拿来的替换沙袋。他把它钩回在链子上。机器人捡起损坏的袋子,把溅出来的沙子扫成一堆。

 

Tony。”

 

Tony无视Stephen的警告。他不顾瘀伤的关节,继续猛击那个新沙袋。机器人用吸尘器吸走沙子,消失在了维修井里。砰砰。砰砰。Tony一拳拳的沉闷声音在空间里回响。Stephen推开门框,踢掉拖鞋,大步走进训练室。Tony得意地笑了。法师喜欢消极攻击,但他可不是没有脾气。

 

Tony穿着运动鞋。他没有脱鞋,但脱下了套衫。“我给你十分钟,”Stephen说。

 

“足够踢你的屁股了。”

 

Tony向Stephen扑去。他们已经有一段时间没有比划了。他们对对方的动作太熟悉了。Stephen在一英里外看到了袭击,他避开了Tony的一击,迅速地连续猛击,两记下路,一记上拳。Tony轻松地挡住了它们,但他没有准备好迎接腹部的一击。他向后蹒跚,Stephen没有使出全部力气。Tony能打弯钢铁,而Stephen也注射了和他一样的血清。这一击只不过是脾气不好的拍打。在眼下这种情况里,这一击使Tony的自尊心受到了打击。

 

Tony摇摇晃晃地停了下来。他慢慢抬起头,拧着脖子,迎向Stephen的目光。Stephen不自在地调整着。“Tony,我是—”Tony没有让Stephen说完。他开始了新一轮的攻击,这次利用了武术技巧。

 

斗篷不在附近,可能还在生Stephen的气。那件顽固的外衣比大多数人类更有个性。没有魔法同伴,Stephen现在可能会措手不及。Tony利用这一优势,颠覆了Stephen对自己战斗方式的理解。Tony遵循了他一贯的进攻模式,但掺入了一些感觉笨拙或尴尬的动作,而那些攻击总是会得手。

 

Stephen纯粹是在自卫。他挡住了进攻腹部的膝盖,对着脸的手肘,对着肋骨的拳击,但更多招式还在不断涌来。Tony是无情的。Stephen退回房间时,他敏捷地跟在后面。Stephen被他的进攻压制了,更多的招式打在了对方身上,十分之一变成了五分之一,然后是三分之一,然后是一分之一。

 

就在这时,Tony意识到Stephen已经停止了阻挡。男人弓着背,一只手臂挡住脸,另一只护过腹部。他让Tony向他自己发泄怒气。Tony的拳停了下来。他均匀的呼吸变成了锯齿状的喘气声。一种恶心的感觉爬上了他的肺部。他在做什么?他不想伤害Stephen。一点也不。

 

他把沮丧发泄在他的爱人身上。

 

自从悬崖上的对峙以来,Tony体内一直在冒泡一种有毒的混合物。随着自我厌恶的融入,这种情绪泛滥开来。Stephen是唯一理解的人,但Tony在伤害他。网不会有用的。Tony浪费了多年时间来完善它。Stephen把Tony排除在计划之外。他们应该是一个团队。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他们甚至有机会战胜Thanos吗?Tony曾经把灵魂宝石握在手中,但他让它溜走了,现在一支外星军队要把他们全部摧毁。

 

“我抓住你了。”柔和的声音把Tony拉回了现实。他抬起头来,看到Stephen关切的神情。Stephen把手放在Tony的手臂上,捏了捏。这种接触是温和的,使他感到舒适,但也有力到足以使他坚定。Tony闭上了眼睛。这一次,他看到的不是没有光的虚空,而是满天繁星。Tony靠进了Stephen怀里。“我抓住你了,”Stephen喃喃道。

 

“对不起,”Tony对着Stephen的颈项说。“我像个白痴。我不知道我怎么了。”肾上腺素逐渐消退,让他清醒地面对自己的所作所为。

 

“没关系,我也很抱歉。”Stephen攥紧了他的手。他们呆在彼此的怀抱里,疲倦而力竭,但仍在一起。“我知道过去的几天令人沮丧。我很抱歉没有告诉你真相。我为我所做的一切感到抱歉。真的。”

 

Tony点头。Stephen的山羊胡子使他的眼角发痒。Tony不禁咯咯笑了起来。他想念Stephen的各个方面,甚至包括Stephen惹他生气的方式。Tony在Stephen下巴上咬了一口,然后吻了他。他的唇拖过Stephen的,后者捕捉住Tony的舌头,加深了吻。两人气喘吁吁地分开,Tony打趣道:“我们本可以进行一场充满激情、仇恨的性爱。”

 

Stephen大笑着把头往后仰。“别再想那些乱七八糟的了。”Tony的屁股被狠狠地打了一巴掌,Tony的反应则是过分夸张的眨眼。

 

如果现在有谁碰巧看见他们,他们一定会构成一幅奇怪的画面,汗流浃背地粘着彼此,站在训练室的中央,但Tony毫不在乎。他的大厦,他的规则。他刚和他的未婚夫和好,其他人只能学着接受。

 

上次他和Stephen如此亲密是在去沃米尔的旅途中。Tony再也不想看到那个被诅咒的星球了。他可能不会看到了,团队计划在明天搬去瓦坎达。把他们的阵线摊薄是没有用的。Tony对把无限宝石放在一个篮子里感到不安,但他还是做了这个选择,因为瓦坎达是他们拥有的最安全的选项。与圣所强大而又脆弱的力量相比,瓦坎达自诩拥有一支装备了振金的军队,和包围着那座城市的能量屏障。

 

想到今晚可能是独属于他们最后一个晚上了,俩人拖拖拉拉的,安全感使他们失去了平衡。微弱嘶哑的音乐开始响起。

 

…雨滴落下…因…所有…Tony眉头皱了起来。他望着Stephen,对方也显得很困惑。扬声器里发出隆隆的声音。

 

“嘿Parker,这管用吗?”一声巨响随之而来。

 

“别打它,你会把它弄坏的!”更多的叮当声,然后是塑料刮在一起的声音。“你为什么要把那个东西压在扬声器上?我们有蓝牙。你想放哪首歌?”

 

Tony抬头看着监控摄像头。他今生独享这座大厦。他安装了摄像头,因为他不用担心队友的隐私。“那是Peter和……Peter吗?”

 

Quill说:“我们遇到了一些技术难题,请原谅。”

 

“别告诉我那孩子让他进入了我们的公众频道。”Tony呻吟着。

 

无论他们想做什么,Peter们都做得很快。“晚上好,女士们先生们,男孩女孩们。你们正在收听银河系最辣的金曲串烧,”当音乐进入前台时,Quill说道。现在歌声更响了,电台的音质清脆悦耳。“我,星爵,传说中的亡命之徒,将是你们今晚的主持人。放心吧,你们会被照顾得很好,所以放松,放松,让音乐把你们带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

我看见那水晶般的雨滴掉落

也看见了这一切的美丽

当太阳出现光芒四射时

他让那彩虹在我的心中出现

当我有时想着你时

我想和你共度时光

-

 

音乐是活泼的,歌词对当下来说是完美的。Tony不得不承认,Quill越来越让他喜欢了。“该跳舞了,老头。”当法师不注意时,他把Stephen转了个圈。

 

“他们在监视我们吗?”Stephen听起来很生气。“他们认为我需要帮助吗?”

 

“一点自发性是没有坏处的。”Tony把Stephen拉得更近了。Stephen装作暴躁过了一秒,但音乐赢了。他接受了Tony的引导,两人滑过临时的舞池。

 

-

只有你我

如果我们努力,就能成功

只有你我

(只有你我)

只有你我

在空中建造城堡

只有你我

你和我

 

他们已经很久没有跳舞了。他们的脚步一开始很快,充满了活力。当这首歌播放时,它慢慢地变成了一种更亲密、更缓慢的步调。Tony和Stephen融入了节拍。音乐本身就是一种魔法。正如Quill所说,歌曲确实把他们带到了很远,很远的地方。在舞池里,重要的不过是节奏,和离你发丝远的另一个人。他们不再是复仇者的领袖了,没有威胁在拐角处等着,没有无限力量。他们摇摆着,跳跃着,大笑着。

 

当音乐响起时,一切都很好。

 

Stephen的右手和Tony的握在一起。他把左手从Tony的腰上移开,微一转手,天花板就散开了。当繁星点点出现在他们头顶时,Tony倒抽了一口气。回忆把他带回了Stephen单膝跪下的那块岩石上。“爱现。”Tony的声音忍不住颤抖起来。

 

-

我们寻找爱,没有时间流泪

浪费的水就是这样

而且它也不会使花停止生长

好事可能会降临到那些等待的人身上

对那些等得太的人来说不是这样

我们得走了

只有你我

如果我们努力,就能成功

只有你我

(只有你我)

只有你我

在空中建造城堡

只有你我

你和我

 

音乐消失很久之后,他们还抱在一起。公众频道里没有传来其他歌曲。他们随着想象的节拍摇摆,还不想分开。但最终,这也必须结束了。

 

是时候回到现实了。

 

“答应我你不会再这样做了,”Tony说。

 

“我……”

 

“答应我。”Tony看进Stephen的眼睛。它们在星光下很明亮。Stephen从不做不能兑现的承诺,但这正是Tony坚持的原因。Tony的手指滑过Stephen的太阳穴,顺着他的发际线,停在了他的嘴唇上。“答应我。”Tony一直都知道他是个操纵人心的混蛋。他懒得掩饰自己声音里的绝望。

 

“我会留在你身边。直到最后。”Stephen的承诺从指尖掠过。Tony松了一口气。他最后捏了Stephen一下,然后松开了。

 

“我们该睡一会儿。”他们早就磨蹭过了Stephen规定的时间。Tony看了看表。在午夜结束他们绕了点弯路的童话故事挺合适。

 

“是,时间不早了。”Stephen揉了揉脖子后面。他们走向门口。Stephen在离开房间前转向Tony。“Tony,我需要你帮个忙。”

 

“洗耳恭听。”Tony不喜欢谈话的方向。Stephen正式提出请求?从来都不是好兆头。

 

“我需要拿回戒指几个小时。”

 

Tony听了这话,心沉了下来。起初,他以为Stephen正在重新考虑他们的婚约。然后,他理智的一面注意到Stephen已经为戒指的回归指定了一个时间。

 

“为什么?”

 

“以防万一。”

 

“你不能告诉我更多了,是吗?”Stephen摇摇头,Tony叹了口气。他凝视着那枚从他收到那天起就从未离开他的银色指环。Tony转动着手指上的戒指,不情愿地摘下,露出一圈更白的皮肤。

 

“你会知道的,”Stephen说,Tony把戒指放入他等待的手里。

 

“等时候到了。”

 

作者笔记:

朋友们,暴风雨前的平静终于结束了。战争在下一章开始。祝我们的演员好运。

作者汤不热:ivivao3.tumblr.com

 

 

Renew by Iviv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764346/chapters/35034359

评论(38)

热度(1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