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Tony
FrostIronStrange, FrostIron, IronStrange

【奇异铁】重来。/Anew.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七章

警告:章节内含有复仇者:无限战争的剧透

 

“多玛姆。。。我来谈条件了!”

 

“求救信号于东部时间下午6点59分进入等待序列。”

 

“你是来。。。找死的!你的世界现在就是我的世界了。。。和所有的世界一样。” 多玛姆的话在多元现实的集合体中震动。一束宇宙能量杀死了Stephen。他的肺部在热量下萎缩,肉体化为了灰烬。


-


“多玛姆。。。我来谈条件了!”

 

“求救信号于东部时间下午6点59分进入等待序列。”

 

“你是来。。。找死的!你的世界现在就是我的世界了。。。这是什么。。。幻境?” 黑暗维度的统治者审视着他的国度。

 

Stephen得意地笑了。“不,这是现实。”

 

“很好,” Dormammu说。一片空间碎片刺穿了Stephen的心脏。


-


“多玛姆。。。我来谈条件了!”

 

“求救信号于东部时间下午6点59分进入等待序列。”

 

“你是。。。发生了什么?” Dormammu倒抽气。

 

“如同你给了Kaecilius来自你维度的力量,我也从我的维度里带来了一些能量。” Stephen抬起了手臂。时空延续的光带在他的上臂流转。“这是时间。无尽的循环的时间。”

 

“你敢!” Dormammu吼叫道。他举起拳头,向Stephen身上打去。


-


“多玛姆。。。我来谈条件了!”

 

“求救信号于东部时间下午6点59分进入等待序列。”

 

“你不能永远这么做下去!” Dormammu嘶声。

 

“实际上,我能。” Stephen对上了远古生物的眼神。“现在事情就这样了。你和我,被困在这个时刻,永无尽头。

 

“那你会用永恒的时间死去!”

 

“是的,但是地球上的每个人会活着。” Stephen眯起眼。太多条人命维系在他身上。他没法退却。一步也不能。

 

“但你会受苦。”

 

“痛苦是一位老朋友了。”


-


“多玛姆。。。”

 

“多玛姆。。。”

 

“多玛姆。。。”

 

 “我来。。。”

 

“我来。。。”

 

“我来。。。”

 

“。。。谈条件了!” 

 

“。。。谈条件了!” 

 

“。。。谈条件了!” 


—————


Stephen在迷雾的海洋中醒来。白色的水汽模糊了他的视线。他的大脑在晕眩;重复死亡会让人如此的。Stephen试着分辨他的方位,但他只能看到无尽的虚无。

 

发生了。。。什么? Stephen回想起事态的变化。多玛姆为了逃离时间的束缚,接受了他的条款。黑暗维度的君主停止了对地球的攻击。Stephen试了多少次完成那个的?在一百次之后他放弃计数了。他的头部,四肢,器官。。。他身体的每一处都被撕开,被磨碎,被碾为尘土。然而同时,他又没事。他仍存活着。Stephen直面了宇宙征服者,而且赢了。

 

每个一生融成了大量倾泻的扭曲色彩。Stephen会感到恶心的。他蜷起身,在地上呕吐。当没有吐出什么时,他注意到他没有在现实的身体里。他不记得灵体出窍,但他接受了这些零星信息。Stephen维持着婴儿的姿势,命令他脱离实体的胃部听话。

 

那些是很不容易的时刻,但他做到了。地球是安全的。多玛姆发誓永远不会回来了。他可以回到Tony身边了。想起Tony,Stephen的嘴角上扬。Tony会非常生气的。好吧,更生气了,因为Stephen就像个自视甚高的超英实习生,无视Tony的反对,他只身不带援军地冲进了跨纬度的入口,然后字面意义地让自己被杀了几百回。Stephen会回到地球,一把把Tony抱进怀里,然后恳求宽恕。小个男人会演一出好戏的。他会做出许多厚脸皮的要求,Stephen会全部满足他。

 

被他的目标提起精神,Stephen召唤了剩下的力量,让自己站好。他看着古怪的环境。现在雾气散开了,景色的新面貌展现了出来。地面被漩涡的阵列包围,望不到尽头的怪异池塘充斥着这个存在的层面。不同世界的活动在它们内部再现。情景并不持续很长世间;一些是平凡的事件,另一些则展示着史诗般的战斗和杀戮。它们诉说着旧的和新的故事。Stephen举起了阿戈摩托之眼。它在迷雾世界里明亮地闪耀。

 

Stephen开始理解了。他在见证时间;无边无尽的时间。也许他对眼睛的滥用造成了比他预期更大的激烈反应。Wong警告过他打破自然规律的危险。他知道会有巨大代价,但他不会在忍受了几百次死亡后再也无法见到他的爱人。他会找到回家的办法,去他的技术细节。

 

他的左侧有些动静。看到了眼前的景色,Stephen惊讶得张口结舌。这不可能,站在三十,也许三十五尺外,是一个黄衣人影。她放下了兜帽;露出来的脸带着和善的眼睛对Stephen微笑。Stephen最后一次见她还不到一天,但没有她的指引,这些小时变得很长,满溢着不确定性。Stephen伸手。他笨拙地走了几步,一旦他的意识理解了他所看到的,他向她奔去。古一的笑容诉说着喜爱和悲痛。当Stephen靠近,她摇头,然后转身离开。

 

Stephen站在他的导师刚才的地方,搜寻着她。她去哪儿了?她是没认出他吗?在他脚下展开的场景吸引了他的注意。这个漩涡很大,散发着阴暗不详的气味。Stephen挣扎着让视线穿透黑暗,他凝视地越久,图像越清晰。他剧烈地吸了一口气。在黑暗,冒泡的混乱中间,是Tony。

 

Tony看似在什么掩体里。那儿还有其他两人。是Steve Rogers和James Barnes?Stephen跪在漩涡之上。一股力量排斥他进入。在里面,Tony正在和他的复仇者同事打一场要输的仗。Stephen离开后发生了什么事件吗? Stephen的脸皱起。Tony在干什么?他为什么不使用任何镭射枪?马克五十和Stephen记忆中的看上去不一样。战衣的保护符文呢?

 

通力合作,超级士兵们占了上风。Rogers拿盾牌撞向了Tony的头盔直到碎裂。他从Tony脸上扯开了破烂的金属,把他的盾牌高举到了空中—他要下杀手了! 

 

“不!” Stephen向下够。阿戈摩托之眼触到了漩涡,分开两个世界的力量消失了。Stephen坠入了池塘里。浓密泥泞的液体碰触着他的脸庞,Stephen持续下落。他穿过了胶粘的层面,落地时仅仅听到了令人恶心的压碎声。

 

接下来的一切发生得太快了,Stephen无法理解。Rogers丢弃了他的盾牌。超级士兵们一起离开了。Tony被一个人留在掩体里。Stephen冲了过去。他想要帮Tony坐起来,但他的双手穿过了触摸到的一切。他仍在灵体里。

 

Tony爬着想要重新站起来。裂开的方舟感应堆的金属刺穿了他的胸膛。Tony咳嗽。红色溅泼在水泥上。失败了几次后,Tony倒下了。在他被毁的战衣里,Tony带着无奈凝视着下落的雪。在一阵恐慌中,Stephen搜索着掩体寻求帮助,但只有他们。引擎在远处轰鸣; Rogers和Barnes登上了昆式战机。

 

Stephen终于理解了这情景的重量。超级士兵们联手对付Tony,损坏了他的战衣,由他带着生命危险的伤,把他丢下了。Stephen从没有信任过俩人中的任何一个,但他相信他们会做正确的事。他的信心很明显是给错对象了。他需要把Tony带走。Tony迫切需要医治,但要这样做,Stephen首先得找到他的身体。他又搜索着设施。在遍寻掩体无果后, Stephen徘徊回了他开始的地方。他在躺在地上的男人的身前几步处震住。

 

气温在零下,但是Tony的鼻孔没有吐出蒸汽。几片雪花盖上他长长的睫毛。他看着很安静,好像他终于能享受等待已久的安宁了。

 

“不—不,不,不!不要这样对我!” Stephen扑上前。“你活过了阿富汗;你活过了同神和外星人作战。你能活下来的。加油Tony—这个世界需要你。需要你。” Stephen试着轻轻抱起Tony,但Tony僵硬的身体滑过了他的手指。

 

“不要这样对我。” Stephen无法制止声音里的颤抖。当黑暗维度吞噬了他,当多玛姆一遍遍地对他处刑,在无尽的苦痛中,他想着Tony。Tony的眼睛在阳光下的色彩。Tony爱玩的斗嘴和机智的反驳。Tony看到Stephen时脸庞亮起来的方式。Tony称Stephen是他全世界最喜欢的人时的嗓音。。。这不可能发生。Tony是他们中最好的。Tony坚强地撑过了这么多苦难。

 

“求你了。” Stephen孤独的声音回响在空荡里。“求求你,回答我。你必须。。。”


—————


Stephen坐在掩体里,看着颜色从Tony脸颊褪去。这个幽灵般的冒牌货是他爱着的男人的拙劣模仿。雪花从天上落下。白天变成了夜晚,夜晚变成了白天。又一架昆式战机的引擎打扰了宁静。

 

一个红色的生物盘旋进了视野。无论它是什么,它不属于地球。Stephen大声对着闯入者推攘咒骂。他太过绝望地想要保护他还剩下的这么点儿的Tony,但他的拳头触碰到了空气。闯入者检查了Tony的脉搏,当它没有感知到任何时,它记录了犯罪现场。这个生物把Tony从冻原抬起,这是Stephen会付出一切想干的事。Stephen尖叫咒骂着,看着它把Tony抬进了昆式战机。他只有在听到Friday的声音在通讯装置里响起时才安静了下来。

 

他们把Tony运回了纽约,举行了私人葬礼。只有一小群人被允许出席。Pepper,Rhodes,Happy,以及Vision—那个机器人,Stephen了解到—每个人都有机会来说出他们的道别。Tony档案里蜘蛛符号的孩子长大了。他没法说完。他湿着脸跑下了讲台;估计是去无人处哭了。

 

他们把Tony放在一个装满了白色玫瑰的棺材里。他的脸被清理过了,裂口和伤痕被化妆掩盖了起来。Rhodes比Stephen上次在Stark大厦里见到时老了十岁。他坐在轮椅里。上校合上了棺材盖。其他四名男人扛着Tony退出了教堂。他们把Tony放进了土里,一铲铲土,他们把他埋在了他父母身边。

 

Stephen在仪式中保持着沉默。没有什么感到真实。他的心脏尖叫着让他拒绝他所看到的,因为如果他接受这个现实,那么—

 

Stephen跟着人群回到了教堂,他们互相安慰着,共同的悲痛增进了他们的感情。但最后,太阳落下了地平线。哀悼者们离开了,Stephen被独自留在思绪里。他徘徊着来到了教堂后面。没有人摘下装饰品。一张黑白的Tony照片在空荡荡的棺材台上对着Stephen微笑。

 

“Tony?” Stephen喊道。他的问题被遗忘在了令人窒息的安静中。

 

然后Stephen忽然意识到。他再也不会见到Tony了。

 

Stephen在台子上弯腰。他的呜咽听着更像压抑的嘶吼。他哭尽了他所有剩下的泪水。悲痛和疲倦让他精神混乱,Stephen怀疑这一切是否是个糟糕的噩梦。也许这是多玛姆的把戏之一。他仍被困在黑暗维度里,Tony在香港是安全的。Stephen等待着。也许Tony会从他身后跳出来,宣布Stephen得到了他的惩罚,然后他们俩可以重新振作亲吻。他们可以回家。

 

Stephen抬起头。照片里Tony的笑容和刻在他记忆里的一样动人。现在那是他所拥有的Tony的全部了:记忆。Stephen记得他旁敲侧击想让Tony主动的日子。他记得刚失去双手时,他呵斥Tony的日子。他记得他太过骄傲,不愿承认他陷入爱河的日子。所有的那些他浪费的时间。

 

有什么伸进了他的胸膛,挖出了他的心脏,把跳动着的红色器官换成了铅块。Stephen呆在Tony身旁,直到他的照片被换成了别人。他原先感到喜悦的地方被麻木覆盖。就这样了。死亡:曲终人散。

 

Stephen再也受不了了。他离开了墓地,再也没回来。他希望他从没去黑暗维度,但悔恨是来的太迟的领悟。他可以留下的。他可以保护他的。他可以做的更多。他为什么没有做的更多?

 

葬礼的二十四小时后,西伯利亚事件对余下的全世界公开了。钢铁侠之死。复仇者内战。再次重申索科维亚协议。一条条头条炙烧着Stephen的神经。无法逃脱,所以Stephen读了所有他失去的年月里发生的一切。

 

从那一刻起,时间加速了。Stephen空洞,无目的地漫步在纽约街头。他漂泊到他的公寓,发现了相同副本的自己。Stephen知道操纵时间会有后果,看起来,他的灵体穿越到了未来的四年以后。处于未知原因,现在的Stephen Strange仍然是一名神经外科医生。他从没遇见Tony。

 

Stephen看着他自己又失去了双手,但这一次一点儿也不轻松。没有人支持他,让他脚踏实地,他的思想随着每一个失败的实验治疗堕落。Christine爱他,但她不理解他。绝望吞噬着Stephen。他变卖了所有的财物,买了去尼泊尔的单程票。

 

在纽约市的另一角,Stark工业分崩离析。Pepper尽了全力,但无法挽救残局。他们的指路明灯离开了。没有钢铁军团,随着复仇者的解散,世界挣扎着抵御超自然威胁。Tony甚至对Stephen保密的项目,把他发射入低空轨道连接所有卫星的项目从未成型。某天,又一个外星装置出现在了天上:第二次入侵。

 

Stephen无力战斗。他看着外星人被Tony预见的军阀带领征服地球。剩下的复仇者们聚集了。当下的Stephen Strange开启了阿戈摩托之眼。他把它叫做时间宝石。Stephen苦涩地笑了。时间。。。他怎么能忽略了?他和Tony搜寻的无限宝石一直都在那儿,就在他的眼皮底下。


Stephen的副本激活了眼睛。他看到了所有即将到来的冲突的可能性。没有方法取胜,没有一条道路能带他们取得胜利,但Stephen不是那种会在任何时间线放弃的类型。他又试了,这一次,与其穿越到未来,他回到了过去。他们在哪里做错了?有没有任何事,他们可以做出改变,而给他们一次机会的?他花了无数个小时在咒语里,在黎明破晓前找到了答案。

 

他和Vision访问了一个Stephen这些年避开的地方:埋葬Tony的私人墓园。Stephen握紧了拳头看着他们挖出了棺材。每一铲都是对逝去的残忍鲜活的提醒。他们打碎了墓盖, Stephen对着里面的尸骨合上了双眼。在时间宝石和心灵宝石的合力下,他们复活了Tony,把他送回了过去。Tony会保有所有关于未来年份的记忆,但他不会知道这是怎么发生的,或者为什么发生了。

 

Stephen在完成后倒下了,他耗尽了他的生命力来维持咒语。Vision也不好。他的深红色皮肤褪成了苍白的粉红。Thanos的孩子们到来,发现宝石守护者们死去或残疾了。他们从Stephen的尸体上取得了时间宝石,从Vision的头部撬开了心灵宝石。疯狂的泰坦星人集齐了无限宝石。一个响指,一半的宇宙化为灰烬。

 

Stephen的灵体开始瓦解。他没有感到恐惧,只有欢喜。他累了。这个世界没救了,但是Tony被送回的那个世界,那个他来自的世界,也许他们有个机会。

 

Stephen。。。在远处,一个含糊的声音喊道。他无论在何地都能认出那个声音;无论分开多少年,多少个世界,甚至多少个一生。Stephen闭上了眼睛。在他身边,人们逃走着,城市崩塌着。地球被死去太阳的光芒染成了血红。当再次睁开双眼,他躺在地上。 

 

香港圣殿完好无损地站在他眼睛的余光里。一群中国人正在拍照。

 

Tony跪在他身旁,头盔收了起来。薄薄的一层汗覆盖着他的五官。Stephen伸手,Tony在半空中抓住了他的手,一个奇怪的,Stephen见证的西伯利亚的重演,只是演员角色对调了,而Stephen终于回到了他身体里。

 

Tony正在说什么,但Stephen的耳鸣淹没了所有话语。Stephen不知道他离开了多久,但他毫不关心。他的手指终于摸到了他爱的男人。在他结了疤的手指之下,Tony的脸是的。

 

Tony活着。

 

Tony被送回他身边了。

 

 

 

作者笔记

我无法制止想要让这章符合无限战争剧情的冲动。这契合得太天衣无缝了!

 

译者笔记

一字字翻过葬礼和后续,我要死了。。。

 

 

原作者IViv

AO3网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985126

 

 

评论(186)

热度(6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