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Stark

【奇异铁】新生。/Renew. 第二十章 下

第二十章 下

他能对复仇者们说什么?对不起,我不能杀了我的未婚夫,所以我选择毁灭余下的宇宙?


Tony后退着,直到靠在了一个货箱上。他滑到地板上,双手捂着脸。他的自私行为让地球只能以空间、思想和时间宝石面对Thanos。这足以打破平衡吗?或者,他会被迫地看着珍爱的世界走向尽头,明知道自己有机会拯救它,但却让它从手中溜走了?


Tony抬头,留意到所处环境的怪异。外星发明不再激发他的好奇心,从引擎里伸出来的管子变形了,它们的影子又细又长,像从黑暗中伸出的爪子。Tony战栗了。离开地球时,他和Jarvis的联系已经断绝。他独自一人在一艘外星飞船上,在银河系的一个遥远区域。他得不到任何帮助。


不知不觉间,Tony浑身发抖,开始寻找出路。他扫视着引擎室,发现了他进入的那扇门。Tony径直朝它走去。他在台阶上绊了一下,砰的一声撞上了门。冲击使他迷失了方向,加剧了逃跑的冲动。门仍然合着,他试图用指甲把它撬开。


它没开。为什么不开呢


Tony没有想起,是他编程让它关闭的。他倒在地板上,确信自己完了。他咬着手,来掩盖尖叫声。他的牙齿接触到的不是肉,而是什么坚硬的东西。这使他恢复了一些理智。Tony低头,看到了他的订婚戒指。


在昏暗的房间里,石头在闪闪发光。在他的生活中已经持续了两年的光芒。


他不是孤身一人。


Tony用右手捂住戒指,用手掌感觉着石头的形状。他回忆起呼吸练习,跟着做,直到心跳减慢。多年的恐慌扩散经验使他擅长这个。当热气散去时,Tony把头靠在冰冷的金属门上。他记得他是谁,记得他在哪里,记得怎么出去。


Tony呆在原地,直到他积累了足够的力气站起来。他拿起Stark平板,解锁了通向外界的门。Tony沿着走廊走着,猜测着Stephen在干什么。他是在休息吗?Tony希望如此,但他理性的一面争论他把Stephen留在了泥潭里。Tony在他们的船舱外停了下来,他把耳朵贴在门上,什么都没有听到。也许Stephen还是睡着了,最好别打扰他。


Tony继续沿着走廊走着,来到了那个临时搭建的小厨房。他给自己泡了一杯太空咖啡,这是一个临时术语,因为这尝起来一点都不像家里喝的那种像天堂一样苦涩的液体。尽管如此,它还是让他清醒,所以他煮了整整一个保温瓶,在船上最大的窗户前坐下。在加压的船体外是一个充满活力的星系,发光的气体云不断地移动和变形。很美,一点也不像他噩梦中那种无色的虚无。


“介意我来点儿吗?”当Gamora在他身后说话时,Tony吃了一惊。他转身发现她坐在凳子上,左腿交叉在胸前。她身边笼罩的阴影没有她眼睛周围的颜色深,看来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没有入睡。


Tony给Gamora倒了杯饮料,绿色的外星人也跟他一起坐到了窗前。有一段时间,他们都茫然地望着外面,看着,但一无所见。Tony没有心情聊天。值得感激的是,Gamora也没有。他在Stark平板上工作,抢救在去记忆之旅前收集到的信息。Gamora在磨她的刀。他们就这样一直呆着,直到把保温瓶里的饮料倒完。


在抵达前45分钟,其余的护卫队成员陆续赶来。Stephen是最后一个露面的。他的脸色更难看了,正如Tony所担心的那样:Stephen一夜没合眼。Tony胸中的内疚感被放大了。他应该查看一下,确保他的伴侣没事。


Tony匆忙走向Stephen,扶他坐下。Stephen颤抖着,呼吸急促而短浅。“他需要休息。”Tony考虑着是否要把Stephen带回他们的船舱。


“我能帮忙……”一个瘦弱的身影从Drax身后出现。她弓着腰,举起一只犹豫的手。Tony模糊地想起Mantis能感受到别人的情感。


“她擅长让人入睡,”Quill说。“和我爸一起接受了很多训练,我们后来杀了他。”


如果不是因为Stephen的迫切需要,Tony会有所反应的。他扶着Stephen回到他们的船舱。尽管大家都跟着,但只有Mantis一人进了房间。“把他放在床上,脸朝上,”她说,Tony照做了。


Tony诚然很少见到她。她似乎很想避开Stephen,而Tony无时无刻不和后者在一起。当他们被迫处于同一间屋子时,她常常躲在Drax后面,直到他们偶然的接触,她开始了一分钟的独白,讲述了Stephen是如何充满了“黑暗的决心”。那时候Tony还没怎么多想,黑暗的决心?哪个复仇者不是呢?现在他真希望他能更早看出这些端倪。


Mantis用手捂住Stephen的额头。她的天线亮了起来,但还没等她接续,Stephen的眼睛忽然睁开了,Stephen伸手抓住Tony的手臂。他的动作对一个在几分钟内失去知觉的人来说太快了。


“别走,”Stephen嘶声说,“求你。”


再多假装的愤怒也掩盖不了Tony的心被撕成两瓣的痛苦。他回应了Stephen的触摸。“我保证。我哪儿也不去。让她帮你。”


Stephen松了一口气,慢慢地靠回了枕头上。就在Tony以为他昏过去之时,Stephen点点头。Tony挪到一边,给Mantis行动的空间。他看着她的天线又亮了起来,Stephen的手松开了。Tony自己抓紧了,代替Stephen握紧了他们的手。


他一直保持这个姿势,直到米兰诺号落地。他的眼镜中信号亮起,Tony很高兴Jarvis回来了。忠实的人工智能把自己装进了一名军团里,和一张轮床一起在停机坪上等待着。Tony凭一层纳米颗粒的液体垫把Stephen抬上了轮床。他们一起把Stephen推到了实验室,给他脱去衣服,连上会监视他病情的机器。


当做完这一切时,Tony已经筋疲力尽了,他自己的睡眠不足也开始反应了。“我该拿你怎么办,你这个固执的傻瓜,”Tony抚摸着Stephen的头发,咕哝着。他的手指下移,掠过一道道越来越宽、越来越明显的灰色发缕。多年来,Stephen眼角模糊的鱼尾纹加深了。Tony叹了口气。他在监视器上看到了自己的倒影。在心电图的尖刺之间,Tony看到了肿胀的眼睛,皱纹,和胡子上的银丝。


很快,他光滑的皮肤就会开始下垂。头发会开始失去光泽。超级士兵血清无法让他们保持年轻。不会是永远的。


Tony按着眼角内侧,他也应该休息一下,但他不想让Stephen独自醒来。再说了,如果他在这里,当Stephen需要治疗的时候,他能更快反应。这时有什么把门震得嘎嘎作响,Tony抬头,发现斗篷在外面盘旋,旁边还有另一个轮床。


Tony抑制不住自己的笑声。他让斗篷进来,后者的酒红色面料的互相折叠起来,就像是一个交叉着胳膊的人。Stephen从沃米尔回来前把它找回来了,但斗篷并没有被打动。它对Stephen放弃它感到愤怒,并通过拒绝呆在Stephen肩上来表达它的不满。


Tony移去了轮床一侧的栏杆。他把床与Stephen占用的那张排好,为两人铺好了临时床铺。Tony躺下,关节声的作响让他发出了呻吟。他把实验室的羊毛毯子扔在了他和Stephen身上,Jarvis调暗了灯光。


监视器上不停的哔声告诉Tony,Stephen还活着,身体无恙。Tony的眼皮快黏到了一起,这时有什么东西给他的被子增加了额外的重量。斗篷落在了毯子上,它在两人身上呈扇形展开。Tony看着斗篷,把手从被子里抽了出来,轻拍斗篷的衣领。“他在乎你,”Tony安慰道。


他脑海里突然浮出一个奇怪的念头,Tony肯定这个想法不属于他。


他也在乎你。


 

作者汤不热: ivivao3.tumblr.com

Renew by Iviv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764346/chapters/35034359


评论(15)

热度(1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