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Stark

【奇异铁】新生。/Renew. 第二十章 上

第二十章 

“天……这该死的可是太糟心了。”Quill喃喃道。他看着Strange退回到悬崖边缘。事态发展得太快了,看到两个成年男人哭得像婴儿一样应该会很尴尬,但Quill的幽默感被胸中的隐隐作痛吸干了。


“愚人们。他们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我们不会再有这个机会了,”Gamora说。


Quill瞪大眼睛,转向他的同伴。“Gamora,我知道你享受当整个银河系最可怕的刺客的名声,但你是在让Stark杀他的伴侣。Strange并算不上是一缕阳光,但他们显然很有感情。”Gamora转移了目光。Quill叹了口气,一定是她受的训练,因为她并不认同她刚才说的。


“他找到这儿只是时间问题。”Gamora轻声说。她不需要详细指明“他”是谁,他们两人都知道冒着的风险。


“是啊,没必要否认。”Quill在他的口袋里翻来翻去,拉出一个不新鲜的蛋白质能量棒。他咬了一口,试图把嘴里的苦味冲淡,但没有成功。


“你认为守石人说了真话吗?”Gamora问道。


他们站在离Stark和Strange大约二十英尺的地方。足够让后者独处,也足够让他们伸出援手。Quill朝悬崖的底部望去,下面很深。“不知道……一定是的,如果Strange愿意跳的话。”Quill的话证实了Gamora的猜测,因为她朝着悬崖走过去了。“呃……你在干什么?”


“Peter……”Gamora转身面对他。“一条生命,换数万亿生命。”她用下巴指指Strage。“他说得有道理。”


“哦,不不不。”Quill对Gamora挥着食指。“我们以前都做过一些糟糕的决定,但这可是到了另一个层面。”


“Peter—”


“我不会杀你的,不会为了任何事!”Quill的声音在山洞里回荡。当他意识到Stark和Strange盯着他看时,他猛地闭上了嘴。“你可以忘了这件事,”Quill补充道。他伸出手来。


Gamora恼怒地喘息着。她又想了想跳下去,但还没等她再提要求,Quill就走了过来,用手包住了她的手。这个动作软化了她。尽管Gamora举止凶恶,她有颗温柔的心。Quill可以看出她不喜欢空手回去,但到了最后,她允许他带她回到安全的地方。


“我们不应该通过减少己方的人数来让Thanos的工作变得更容易,”Quill说。Gamora点点头,尽管她的眉头皱得更深了。“怎么了?”


“我需要你答应我一件事。”


“好吧,当然。”


“无论如何,我们会遇见Thanos。”Gamora的紫红色卷发上满是白雪。她从腰带里取出一把双刃弹簧刀。刀柄是用复杂的银器工艺制成的。一颗壮丽的红宝石坐落在剑柄中央。


“这就是这些炸弹的作用。”Quill松开夹克的拉链,露出他的腰带。Gamora不为所动地平视着他。“呃,抱歉。答应你什么?”


“如果事情出了差错……”Gamora仔细端详着擦亮的弹簧刀,手指抚摸着红色宝石。“如果Thanos抓住了我。我要你答应我……你会杀了我。”


“什么?”Quill抽气。在通往沃米尔的道路中,杀死Gamora并不是他的首要任务。现在他不仅被问过一次,这是第二次了。


“Thanos什么都不爱。他会杀人,折磨,并称之为仁慈,但我们必须确保万无一失。”寒冷加剧了Gamora眼睛周围的红肿,至少Quill是这么对自己说的。“不能让Thanos知道这块宝石。他知道五枚宝石的位置。灵魂宝石是唯一他还没够到的。”


“既然这样,我也知道它在哪儿了。”Quill指着Stark和Strange。“他们也知道。每一个护卫队成员都知道。”


“Thanos指派我完成这项任务,”Gamora解释说。“他对我有一种扭曲的信心。我是信息源。我可以撒谎,假装我的任务失败了,但他很擅长得到自己想要的。就……相信我,也许还得杀了我。”


“我是说,我想做到,”Quill喃喃道。他有说话的习惯,但当他试图摆脱困境时,他很少说话。“我真的想,可是你—”


Gamora叹了口气。她用手捂着Quill的嘴,不让他说话。“向我起誓。”她的眼睛闪着水光。“以你母亲的名义对我发誓。”


Quill眨了眨眼睛。Gamora知道母亲在他心中的位置。如果这个承诺不是一样沉重的话,她永远也不会提起她。Gamora移开了她的手。Quill凝视着爱人那双深色而明亮的眼睛。它们诉说着夜空,探险和遥远的星系。他也许是米兰诺号的队长,但他会跟随她到任何地方。


“好吧,”Quill承诺道。他擦去了Gamora的眼泪。Gamora向前倾,嘴唇碰上了他的。她贴在他胸膛的手让他感到温暖。不论有什么危险在等着他们,这一刻是他们的。“但前提是你答应对我也这么做,”分开时,Quill说道。“从战略上讲,他会想抓住最大的威胁。你会把我从痛苦的世界中拯救出来。”


Gamora又叹了口气,但这一次,笼罩在她脸上的悲伤情绪消失了。“你的责任感就不能超过两秒钟。”


“我得说这次至少持续了十秒,”Quill斗嘴道。Gamora轻笑了,Quill也跟着笑了。“我们离开吧,希望没人得再回来。”


Gamora望着Stark和Strange,后者已经镇定下来,正在洞口等着他们。“是啊……希望如此。”


----------


Tony经常以阅读Stephen的医学杂志为乐。曾几何时,他无意中在医生那堆待读的材料上发现了一个问题。Tony早就忘了那篇文章的作者是谁,也忘了是在哪家杂志上发表的,但直到今天,那篇文章的核心信息仍然留在他的脑海里:愤怒从来都不是最主要的情绪,总有一个潜在动机。


当然了,就像世界上的所有其他一样,对于这一理论的合法性,存在着两个阵营的争论。Tony并不在乎,因为这个理论为他目前的精神状态提供了一个完美的解释。当他和Stephen走下雪峰的那一刻,一种意想不到但熟悉的情绪开始在Tony的胸腔里沸腾。那情绪越来越强烈,直到他跨进他们船舱的门槛。然后一切都失控了。


“你知道,你这个混蛋。你知道。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当他们船舱的门关上时,Tony转向Stephen。在米兰诺号的安全庇护下,他不必担心Stephen会牺牲。Tony可以屈服,让愤怒掩盖他的受伤、恐惧和内疚。愤怒使一切变得可以忍受。如果他足够努力,他就能让自己相信,愤怒就是他所感受到的全部,而移除再插入方舟反应堆的幻觉痛楚,才是导致他胸口作痛的原因。


“你知道找回灵魂宝石需要付出什么。你为什么领我们去白费力气?你认为我们中的任何人会把对方推到死亡深渊吗?”Tony走开了。一想到Stephen已经假定了—不,看到了自己会死在Tony的手里,他就更加感到屈辱了。在什么样的扭曲宇宙中,他会心甘情愿地牺牲他的爱人?


“Tony,我—”Stephen开始说,但Tony用拳头猛击墙壁。


“省省吧,”Tony说。他的头脑一片混乱。他拿起Stark平板,向门口走去。


“你上哪儿去?”Stephen问。


“离开这儿。”Tony指了指船舱里的Stephen。他诅咒自己无法忽视这个男人的健康。Tony很生气。天,他非常,非常生气,但这并没有改变Stephen需要休息的事实。法师处于崩溃的边缘。当Tony在他耳边大发脾气时,他无法睡着。Tony想向Stephen灌输他们需要一起行动,但最后说出口的却是难以理解的咕哝。“就休息一下吧。”Tony没有回头地走了。


一旦确定没有危险了,Tony就把自己锁在了引擎室里。他计划在回程里记录米兰诺的心脏。这是一种能够消耗三种外星燃料的设计,通常情况下,与这样一件优雅的艺术品在无人监督的情况下相处会让Tony高兴得头晕目眩,但考虑到最近发生的事,工作是Tony免于崩溃的唯一原因。


所以他必须留住Stephen。这个决定的代价是什么?在他愿意重新考虑是否牺牲伴侣之前,灵魂宝石将无法被触及。在沃米尔,唯一重要的是让Stephen活着,但在他们的敌人收集剩余的无限宝石之后,这又能持续多久?在雪山顶上,Thanos和现在相比显得如此遥远,但随着超光速飞行让他们更接近家园,迫在眉睫的威胁再次被推到了最前沿。


评论(13)

热度(1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