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Tony
FrostIronStrange, FrostIron, IronStrange

【奇异铁】重来。/Anew. 第三十六章

三十六章

Bucky翻过了围墙,他沿z字路线疾速跑向目标,轻松避开了移动传感器。保持着跑步的势能,他爬上了大楼的墙壁。用凸起的楼板作为支撑点,他落在了三层之上的砾石屋顶上。他保持低位,用手脚爬行。监视的光线以他熟记的系统在他上方巡逻。Bucky在屋顶对面的边缘停下,他爬进了另一栋大楼造成的阴影里。

 

“感应装置已禁用,” Jarvis在他的耳机里说道。Bucky拉开旅行袋的拉链,取出了一只小型激光器。他把它接在一根延展棍上。 “你有三十秒。”

 

注意到Jarvis的警告,Bucky把激光器下放到了二层窗外。带着机械的精准,他在落地窗玻璃上画了个完美的圆。Bucky在裸露的屋顶上插了根金属棒,连了绳索,然后把绳子的另一端系上他的腰带。收好了工具,把他的包推入了不引人注意的角落,Bucky下降到了他隔开玻璃的那层。


他从腰带里取出一个手柄,底部的排气罩吸附在玻璃上。用手柄为支点,Bucky去除了隔开的玻璃。他的姿势很变扭,加厚的玻璃大约超过一百磅,但超级士兵的体能起到了作用。他轻轻地把玻璃放在地板上,让它滚到了线路之外。

 

“十秒,” Jarvis说。Bucky取下了绳索,晃进了无人的房间。他冲向门。哪儿有个闪着红光的控制面板。他插入了Tony的一枚解码装置,光变成了绿色。“非常出色,Barnes中士,” Jarvis表扬道。Bucky得意地笑了。他保持安静,拧开了风管通道的盖子。

 

“行了,感应器应该关了。” Bruce的声音从耳机中传来。 “等等,让我再看看。。。。是,关了。” Bucky翻了翻白眼。他爬进了通风管道,在身后盖好了盖子。金属片的管道窄但干净。神盾的虫害部门频繁地打扫总部。

 

“我不得不承认,你真的够爷们,” Bruce看着Bucky的监控说道。他等在离神盾总部一公里外的货车里。 “我不知道我们犯了多少法律,如果他们逮到你。。。” Bucky没法抗拒。他停止爬行,对着镜头举起手。难道你不会变成浩克帮我逃出来吗? 他比着手语。“说的在理,” Bruce说道。

 

神盾员工在他下面巡逻着走廊,不能再玩闹了。Bucky继续爬行。他的外套上有很多口袋。金属拉链会擦过通道,所以Bucky确保只用他的手掌和靴尖行走。他放缓呼吸,安静地前行。他几乎到目的地了。再有两个转弯。。。

 

一扇双门哗地一声轻轻开启,神盾员工进入了走廊。Bucky在原地不动。在空气管子尾部的排气孔平均地隔开,他一个个观察着通过的特工。“队长,你应该加入我们的S.T.R.I.K.E.小队,你会感觉像回家了一样,” 一个沙哑的声音说道。Bucky的心沉了下去。

 

“我很感谢你的邀请,Rumlow,但不用了。” 通过网状的电线,Bucky瞥到了Steve的淡金发。他穿着经典的美队装备。复制品的盾牌别在他身后。

 

Steve为什么在这里?Bucky的大脑短路了。他重启着自己,两人在他躲藏的一米外聊天。在过去的两天里,他打过一个电话让Steve知道他还活着。Steve问过他在哪儿,Bucky没说,但他对Steve保证他是安全的。Steve在和一只S.T.R.I.K.E.队一起行动,看起来他并不知情。神盾肯定用借口骗他来了总部。


后天就要投票了,神盾需要额外的安保。安理会也许不把Tony当回事,但不论Fury还是Maria Hill都不是低估敌人的类型。Tony几乎没有可能躺倒任由他们予取予得,他们提防是对的。如果不是Strange那边的把戏, Tony现在会和他一起。

 

Bucky屏住呼吸。他视线离开两人,但为时已晚。他的凝视触到了超级士兵加强的五感。Steve在途中停下。他转身戒备地观察着走道。除了他们的队伍以外没有别人。

 

“怎么了,队长?” Rumlow问。

 

Steve保持着姿势。走廊里落一根针尖都能听到的安静。 “没什么,” Steve说。Bucky 听到脚步远去,放松地叹了口气。他继续爬着,但一个剧烈的力道撞击了他的腹部。金属片被撞击凹起。Bucky嘟哝着,疼痛汹涌着他的躯体,蔓延到四肢。他启动了金属手臂,撕开了空气管道,落在了身下的走道里。

 

Steve取下了他的盾。他命令S.T.R.I.K.E.成员先走。他们在冲回来。Steve的双眼在看到闯入者时睁大了。“Buck?你怎么—” Bucky把Steve踢入了他身后的S.T.R.I.K.E.人群。

 

抱歉。Bucky暗暗道歉。他冲向Fury办公室的方向。他没忘了任务。尽管被认出了,现在退出也还太早。

 

“启动警报!” Rumlow吼叫着,推开Steve。

 

“警报已禁用,” Jarvis说道。

 

在追逐的兴奋之下,一股能量给他的四肢充能。Bucky在一眨眼间推开了没有戒心的特工们。他到达了走廊尽头,但他没有缓下来的意思。举起金属手臂对准,他击碎了墙壁。阻碍物减缓了他的势能,但在另一头的房间很大,他又重新提速。Bucky击损了另一面墙壁。尽管他的手法很粗暴,Tony建造的手臂毫发无损,连油漆都没有任何刮痕。

 

“哦狗屎。我们要做什么?” Bruce问。

 

“你不是有—” Bucky停下来,对着一名神盾特工脸上揍了一拳,男人撞进了一个办公隔间,粉碎了内饰,“—三个博士学位之类的吗?用它们啊!”

 

七个,但它们没有一个包括违反法律!” Bruce吼叫。

 

“启动封锁步骤,” Jarvis说。 没有警铃,安全门砰然落下。金属屏障让特工们陷入绝境。Bucky遵循着他的线路。“建议您迅速撤离神盾位置, Banes中士,” Jarvis警告道。

 

Bucky心知肚明,但他很近了,太近了。他冲开了Fury办公室的门,被一个膝盖踢到了下巴前,Bucky双手锁住了进攻,在他的袭击者身下滑入。黑寡妇在他身后落地。她的寡妇之吻在没有开灯的办公室里闪耀。

 

“嗨士兵,想我吗?” Romanov问候道。当Bucky没有回答,她扭头歪向一边。“你至少该认出我。” 她冲向Bucky,他们迅速交着手。Fury的办公室空空荡荡,没什么抵挡物来削弱她的进攻。和Romanov的认知不同,他确实认出了她。

 

这也是她还在呼吸的原因。

 

Bucky接住了Romanov的拳头,抓着她的猫女装正面提起,把她丢出了房间。她背部着地。 Bucky利用这个时机,掀烦了一个书架挡住出口。

 

“别动,” 一个声音在他身后说。Bucky定住。他举手过头,慢慢转身。Clint Barton,神盾最好的枪手之一,站在房间中央,弓上有一只箭待发。Bucky并不是唯一想到用空气通道的人。Romanov跟着Barton的路线。她从金属片通道跳下,落在了Bucky身旁。Romanov伸屈着右手的手指,Bucky能粉碎了她的拳头,但他没那么做。现在他要为放过敌人付出代价。

 

尽管经验丰富,Barton和Romanov都没有加强过身体。稍微用一些策略,Bucky可以扫翻他们两个,但他没有时间。有几个军团的特工忙着追在他屁股后面。他必须立刻把Jarvis插入Fury的主机,不然他今晚就不会离开大厦了。

 

“你在浪费时间。” 出乎Bucky和Romanov意料,Barton转换了目标。他退后,和Romanov站开,箭头对准她的胸膛。“它不在这儿。”

 

“你知道我在找什么?” Bucky问。

 

“Clint—你在干什么?” Romanov脸上的震惊是真实的。

 

“跟着我,不然你永远找不到,” Barton对Bucky说。 “抱歉Tasha,老板的命令。你知道的。”

 

“Fury命令我不惜一切守住这个房间。” Romanov调整着她的手。

 

“不-不,” Barton呵斥道。他握紧了弓弦。“你是用来转移视线的。我们中有内奸。我不想伤你,但我会执行被命令的事。”

 

“在哪儿?” Bucky问。“名单在哪儿?”

 

Barton的视线转向Bucky,又回到了Romanov身上。“我们现在出发。别动。”

 

“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Bucky说。一声巨响震动着被挡住的门。又一声。书架在冲击力下移动。又一猛击,门被冲开了。美国队长举着盾走进了房间,Rumlow和S.T.R.I.K.E.队员们紧随其后。

 

“我们需要走了!” Bucky喊叫。

 

“现在是绿色状态吗?你需要我过来吗?” Bruce问。他在观察着每秒恶化的状况。

 

“还不需要!” Bucky和Rumlow交手。他不想把Steve或者Romanov弄残疾,但对着Rumlow他没有这样的问题。他用金属臂对着男人的弹射盾猛击,迫使对方后退。

 

“Tasha,” Clint对挣扎的黑寡妇说,“我们需要人手!” 他放松了握着弓弦的手。箭飞过混乱,钉在了新人的胸上。对这位S.T.I.R.K.E.人员幸运的是,箭头并不是被设计成刺穿肉体的那种,接触后,箭头会散开不致命的毒素进入血液,使目标不能移动。

 

Romanov闭眼低声咒骂着。“Clint,我发誓如果你在玩我,我会亲手杀了你。” 她剪刀腿绊住了一名S.T.R.I.K.E.队员的脖子,猛击他的头直到对方昏迷。

 

在房屋另一侧,Rumlow抛弃了盾。“我们会抓到你的,” Rumlow对Bucky说,他从腰带里取下一只电击棍,“那之后,我们会确保你听话。” Bucky对Rumlow的话皱眉。这个男人可能在当神盾特工时见过他们,Bucky曾逃脱神盾的监管,但那恶意听着不对劲。

 

“Brock Rumlow:未经加强的S.T.R.I.K.E.指挥官,空手作战专家。根据数据库,他是九头蛇的卧底特工,” Jarvis提供了信息。

 

这就说得通了。Bucky的眼神变得冷酷无情。他避开了电击棍,手肘封住了Rumlow的喉咙。如果Bucky之前打算让他受伤,现在他要杀了他。

 

“Buck—停下!” Steve困惑地叫喊着,他信任的三人联合对付他的巡逻队。“发生了什么?” Steve直觉地为Bucky挡住了一名S.T.R.I.K.E.队员的子弹。

 

“长话短说,他是九头蛇内奸,” Bucky愤怒地说。他金属臂的装置嗡嗡作响。Rumlow 躲避了。他竖起的头发险险擦过了Bucky的手臂,Bucky砸进了结构强化的墙壁,为了失手嘟哝着。他缩回了手臂,带下来一大块墙壁。

 

“队长—他在撒谎!九头蛇重新洗脑了他,他们在入侵设施!” Rumlow十字交错地舞动着他的电击棍。他抵挡着Bucky的攻击。

 

“你个混账—” 电击棍的电流噼啪作响。Bucky深呼吸。是时候试试Tony的手臂了。他和电击棍直接相交,捏断了它。电流让他的手臂发黑,但手臂表面分散了电击,Bucky只感到了轻微的刺痛。

 

“Cap!帮我拿下他—” 一个盾撞进了Rumlow身侧。力道让他飞过了房间。他撞破了窗户。Bucky奔到地板边缘向下望。Fury的办公室在二楼,下面有灌木丛。 Rumlow会活着。

 

真可惜。

 

Barton和Romanov解决了余下的S.T.R.I.K.E.成员,Steve也帮了忙。设施诡异的安静。他们处于神盾中心,尽管Jarvis的干预,安保也该把他们包围了。

 

“一切还好吗?” Bruce问,他的语调里的恐慌稀释了。他通过Bucky的监控观察着Barton。“如果他真是听从Fury的命令在这里。。。”

 

“是…我们还好。” Bucky把Jarvis插入了Fury的手提电脑。如他所料,主机被格式化了。

 

“别浪费你的时间。都在这儿了。” Barton收回了他的弓。他递给Bucky一个硬盘。

 

Bucky怀疑地看着伸出的手,但他拿过了物品。“为什么?”

 

“安理会让所有人头疼,不仅是你和Stark。再说,如果Stark被逼的太紧。。。” Barton没有说完,每个人都知道他的意思。 “好像他们忘了他有一只军队。在复仇者和安理会之间,局长做了他的选择。”

 

Bucky厌恶地抽动着鼻子。Fury,这个狡诈的狗*娘*养的。双面间谍刻入他的DNA了。安理会监视着神盾的运营,Fury不能违抗一个直接命令,但他一旦完成命令后,所有人都可以随便玩了。

 

安理会的计划注定会失败。木已成舟;复仇者们仰仗着Tony的领导。如果安理会硬把他们塞进光荣的军队部门的角色,复仇者们会报复,或更糟,解散。神盾过去误读过Tony,但他们知道一件事:Tony从不低头。


安理会的蠢货们以为他们能控制一名Stark。被逼为憎恶的人们工作,Tony会变成一枚被激活的定时炸弹。只要没有世界末日让他分心, Tony会沉入黑暗中,等着最恰当的时刻回击。Fury为了安理会做的每个动作都会加速这个计时器,当炸弹爆炸时,神盾也会跟着玩完。

 

如果他们间的冲突无可避免,与其等待连带伤害堆积,还不如帮挑选的一边在战争开始前赢得胜利来的高效。Fury在上司和复仇者之间选择了后者, Bucky不知道该叫Fury疯子还是表扬他神智清醒。

 

房内鸦雀无声。Barton,Romanov,和Steve正等着他的回答。Bucky看着手里的硬盘。他必须交给Tony来确认它的真实性,但目前来说,他的工作做完了。

 

----------

 

Stephen和Tony被大面积的损坏包围。街道成了一片废墟。平民们叫嚷着被他们推开,恐慌刻在他们脸上。霓虹灯牌在喧嚣之上闪烁。街头食物的味道被尘土和汽油泄漏的味道压制。街尾的一家餐厅爆炸了,香港的街头人头攒动。爆炸可能杀了几十人。

 

“Jarvis,启动余下的军团,警示当局,清空街道,” Tony说,但Stephen知道为时已晚。在香港圣殿应该所处的位置,宇宙能量的漩涡占据了整个街区。它每秒扩张,吞噬着触到的一切。怪诞的紫绿色和大片蓝色交织:黑暗维度。

 

Kaecilius带着胜利的微笑接近他们;一边各站着两名追随者们。“亲爱的,如果你有任何好主意,现在是时候了。” Tony抬起了推进器。从Stephen的平行显示来看, Tony锁死了Kaecilius,但他在看着他们后面壮大的漩涡。

 

Stephen有了一个主意。他没怎么练过,启动这样规模的魔法是危险的,但世界的命运危在旦夕。“我有,拖住他们。” Stephen在胸前交叉双手。阿戈摩托之眼睁开了,它的虹膜发出了温暖的绿光。

 

“不。” Kaecilius看到了眼睛,冲向Stephen。Tony发射了推进器。光束直接击中了Kaecilius的胸膛,他被甩到了废墟丛中。

 

“你再敢哪怕看他的方位一眼,我会把你融成肉浆,” Tony对Kaecilius说。Stephen的左手挥过右前臂,熟悉的时间光带出现了。用尽全力,Stephen命令眼睛让时间倒流。 Kaecilius八字张开的躯体从地面升起,发射的推进器光束重现在他的胸膛,回到了Tony的战衣内。Stephen把Tony带出了时间循环。

 

“发—发生了什么?” Tony结巴道。他看着追随者们退回到远处。爆炸的大火被控制,然后就好像被吸入真空般熄灭了。坠落的霓虹灯牌重新回到了架子上。崩塌的大楼被拼了回去。

 

“咒语成功了!” Stephen在大楼移动的杂音间叫喊。眼睛获得了足够的势能维持这个咒语,无需Stephen的输入。一名奔跑的消防员从想要救援的人身边跑开,把他撞到了地上。

 

“小心!” Tony飞向Stephen身边,帮他站了起来。他们躲开了又一群行人。“从没想到我会这么说,但魔法确实能派上用场。”

 

“阿戈摩托之眼会把时间溯洄到进攻几分钟前。香港圣殿还在的话,地球的防御会被重塑。我们需要抵抗Kaecilius对圣殿的袭击。” 又一堆碎石从街上升起,显露出一名被钢条穿透的男人。“Wong!” Stephen奔向他的法师同伴。


Wong死了很久了,但当咒语继续,他的眼里恢复了生机。Stephen等待着,直到Wong又再次站立,才让他脱离了眼睛的影响。“破坏自然规则,我知道,” Stephen说着,当Wong看着亮起的阿戈摩托之眼。

 

“好吧,现在别停啊,” Wong说。

 

“抬头,” Stephen提醒道。Kaecilius和追随者们出现在视线里。他们不再受眼睛影响。他们和黑暗维度的联系消弱了他们对现实的依附。

 

Tony眼角抽搐。“得了,我没耐心了。Jarvis, 分析他们的战斗模式,执行激进终结。” 马克五十在一阵金红风暴中冲向追随者们,对手精准地挥舞着空间碎片,Tony以越来越精密的准确度避开了攻击,直到他一气回击了每一个人。他对准其中一人的肚子爆炸,让另一人甩到了坍塌的大楼里。水泥块重新变成墙壁,困住了里面的追随者。

 

Stephen和Wong交换着视线。“他之前上哪儿去了?” Wong放下了他的狼牙棒。

 

“别问了,” Stephen检查着眼睛。无论这个法器是什么,它是Stephen所知中最厉害的。他短暂地猜测如果他更有经验的话,他能够用这个影响更大的区域。也许甚至能控制宇宙规模的时空延续。

 

Tony与追随者们交战着,香港圣殿又回到了它本来的秘法状态。黑暗维度的漩涡缩小到原本尺寸的四分之一。“不!” Kaecilius嘶吼道。他奔向Stephen,打算最后一搏,中断咒语。一片金属刺中他的脚踝,他摔倒在地上。

 

“趴着,” Tony打开了头盔。他对着Kaecilius的手腕各自发射了约束装置。磁铁的手铐猛地合上,锁住了Kaecilius的双手。Stephen和Wong加入了Tony,三人看着香港圣殿一砖一瓦地重塑。

 

Stephen眯起了双眼。有些事情不对劲。这太容易了。如果黑暗维度的威胁能够这么轻易地被控制,那为什么古一不这么告诉他?他的老师没法看到比她死亡更远的地方,但Stephen不认为命运会这么仁慈。

 

Kaecilius大笑。疯狂的笑声让Stephen的视线离开了圣殿。 “你不明白,对吗?” Kaecilius问Stephen,他的眼里充斥着疯狂。“你没有心,医生,你是个懦夫。我以为你明白,但你就和余下的一样眼瞎。你不能抵抗必然发生的事。我让他失败了,但还会有别人,其他人会被启示,追随同样的道路,其他人注定会成功。”

 

“嗨,闭嘴,” Tony警告道。

 

“这不美吗?” Kaecilius向往地看着黑暗维度。 “一个超越时间的地方?只要时间仍祸害着这个世界,其他人会加入我们的远征。而你,挡路的愚人。。。有一天你会失去你的全部所爱,而这全部都是你的错。”

 

“我说了,闭嘴。” Tony抬起了推进器。

 

“你以为这是胜利?今天,明天,以及之后的每一天; 你永远不会准备好的。你会死于痛苦,知道你有机会拯救他们,但你让它流逝于你的指缝!”

 

Tony举起Kaecilius的领口。他对着灰发男人脸上揍了一拳,对方昏了过去。“别听他的,” Tony对Stephen说。他观察着街道。眼睛尽职地纠正了破坏。“我们回去吧。军团马上会到的。我们可以在路上接上Barnes,但愿他还活着,然后点些外卖。我饿坏了。” 


Tony把Kaecilius的身体挂上了他的肩头,他在空中画圈,示意让Stephen带他们回去,但Stephen静静地立在那里。

 

Kaecilius是对的。 

 

今天,明天,以及之后的每一天,他们永无宁日。在所有维系生命的星球之中,多玛姆最渴望地球。他们也许这次制止了他,但是以什么代价呢?地球失去了至尊法师,Mordo走了,Daniel Drumm死了,Sol Rama生死未明,Minoru不知所踪,剩下谁来守护他们不受黑暗侵扰?

 

当多玛姆注定回来时,他们能再次打败他吗?

 

Stephen看着Tony,又看向持续缩小的通往黑暗维度的入口。他划分清楚着他的思绪,他从Tony人生之书学到的一页,考虑着可能性。

 

“无论你在想什么;这是个糟透了的主意。” Tony放下了Kaecilius。他向前走了一步,对Stephen伸出一只手,但Stephen默默地离开了。他终于明白了他该做的。Stephen 直线飞向宇宙漩涡。“Stephen Strange!停下!” Tony追着他。城市在他们身后缩小。Tony的推进器全力燃烧。他跟上了Stephen,想要抓住斗篷。匆忙中,Tony忘了合上头盔。他脸上的表情是完全的恐慌。

 

Stephen躲避着Tony。他举起了带着悬戒的手,琥珀色的光环出现了。“Tony,我很抱歉。” 话音刚落,Stephen把传送门推向了Tony。马克五十消失在空中。Tony被传送回了街面。Tony将将避免了被撞到店铺里。他抬头看着Stephen缩小的身形。他又冲了上去,但他现在离得太远了。

 

“Stephen,回来,让我们谈谈!”

 

“我很抱歉。。。我不能拿你冒险。” Stephen听到了Tony语调里的绝望。他无视了正在撕裂他胸口的痛苦,继续向前。他穿过了界限,黑暗维度吞噬了他。

 

“Stephen—KKTTCHH。。。”

 

“我们丢失了信号,医生,” Friday说。入口在他身后关闭。

 

Stephen徘徊在虚空中,给了自己一些时间调整。“现在只有你我了,亲爱的女孩。” Stephen看着他前臂上的时间带。他来到了黑暗维度。被征服的世界串在了一起,像项链上的珠子。它们无序地漂浮着。生命力被抽干了。曾经生机勃勃的星球现在只是贫瘠的荒原。

 

Stephen在其中更平滑的一个星球着陆。他的心脏跳动的如此剧烈,威胁着仿佛要在他的胸腔里燃烧。他知道接下去要面对的。有些东西在他身后移动着。Stephen转身,看到了原始能量团的涟漪。Stephen曾试图想象宇宙生物的样子,但没什么能让他准备好面对眼前的景象。多玛姆的眼睛是两团星云。他眯着眼,看着微小的凡人胆敢入侵他的领地。

 

Stephen深呼吸。他想到了Tony。

 

“多玛姆。。。我来谈条件了!”

 

 

作者问答时间#3

与其毫无目的地循环死亡,Stephen用他在黑暗维度的时间练习秘法。这解释了他在雷神3里的能力水平。给你点赞,Stephen,多任务处理之王。

 

译者

果然还是要有钢铁军团啊,看看前队友们变得多懂事233

  

原作者IViv

AO3网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985126

 

评论(119)

热度(3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