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Tony
FrostIronStrange, FrostIron, IronStrange

【奇异铁】重来。/Anew. 第三十四章

第三十四章

这周第二次的,Stephen在伦敦废墟上被摄像头湮没了。武装警察们把守着现场。圣殿被夷为平地。记者们尖叫着对他们提问,其他人则要求和奇异博士以及钢铁侠拍集体照。警察没法再控制人群多久。Tony安抚地摸了摸Stephen的肩膀,然后站到一边平息媒体, Stephen感谢他转移了火力。

 

“Stephen!你没事了。” Mordo奔向他。

 

“相对而言,是的。” Stephen在夜晚的寒风中打颤。斗篷更紧地拥抱他。他和Mordo走进废墟,和偷听的记者们保持了距离。古一站在一块平地上。街灯无法照到这一处废墟。一块完好的墙面的阴影模糊了她的面容。她转动着手里的竹扇。

 

“Kaecilius在纽约圣殿,被赛托拉克的深红魔带绑着。还有两名学徒,一人死亡,一人被丧失行动能力。Drumm法师。。。在突袭中被害,” Stephen告知着他们。“有人生还吗?”他指了指崩塌的建筑结构。

 

“没有,但是Rama法师尚有一线生机。他很幸运通过了传送门。我们的治疗师正在为他疗伤。Drumm法师会被带回卡玛泰姬。” Mordo哀悼地低下了头。其余人也照做了。

 

“伦敦圣殿被陷落了。只有纽约和香港持续保护着我们不受黑暗维度侵袭。” 古一在为他们的同胞哀悼一分钟后,对Stephen说。“你守住了纽约圣殿。它的法师死了,它需要另一名法师, Strange法师。”

 

Stephen不敢相信她的话。他厌恶地皱起脸。“听听你说的,他的身体还热着,你就已经开始替换他了?他为了你的事业奉献了生命。”

 

“Drumm法师为了守护这个世界奉献了生命。这是我们共同的事业。他知道风险,你也一样。一所圣殿不能没有法师,” 古一说。

 

“不,” Stephen强调。他直视古一双眼。“至少,在这之前我需要一些答案。你永生的秘密是什么?”

 

“你在说什么?” Mordo问。

 

“她从多玛姆和黑暗维度汲取力量,” Stephen对Mordo说,然后转身看着古一。“我看到了卡里奥斯特罗之书里遗失的仪式。那是你长生的秘密。”

 

“注意你的下一句措辞,” 古一警告到,她的虹膜在黑暗中闪耀。

 

“因为你也许不会喜欢?”

 

“因为你也许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我见过仪式,试过了。我知道你是怎么做的。”

 

“那不是真的,” Mordo一半为古一辩护,一半在安慰自己。

 

“信不信随你,答案在那里。” Stephen从不惧怕说出他的想法。他想要进一步施压,但是古一转身离开了。

 

“追随者们会回来的。你需要增援。” 她召唤了传送门,消失在了卡玛泰姬的深处。琥珀色的传送门在她身后崩塌。

 

她没有反驳Stephen的指控,这几乎和承认一样了。 “她不是你想的那样。” Stephen也准备离开了,他转身走回Tony身边。

 

“你没有权利这么说。你不知道她肩上的责任。” Mordo在Stephen进入大众眼帘之前握住他的双肩。

 

“不会比避免世界终结的侵略更多,我相信。” Stephen甩肩,挣脱Mordo的手。

 

“是这样的吗?” Mordo退了一步。“你成为一名‘复仇者’,你忘了你的根。古一是对的。我们就不该接受你。”

 

Stephen深吸气。他让空气停留在他的肺里,当他无法再继续时,他一口气吐了出来。“你对她不屈的忠诚令人感动,但那是盲目的。”

 

“Kaecilius骗了你 — ”

 

“卡里奥斯特罗之书呢?法器可不算共犯。” Stephen和Mordo瞪着彼此。远处的聊天发出了哄笑,Tony仍在招待记者。“听着,Kaecilius正被锁在纽约圣殿。你怎么不问问他本人?” Stephen建议。

 

Mordo考虑着这个提议,随后简短地点头,打开了传送门。正当Stephen向前走时,人群陷入了狂乱。他们正对什么吹着口哨。Stephen抬头,十几架钢铁军团接近了现场。人们欢呼着。军团随着笨重的响声降落在了路边。它们先对着观众挥手,然后开始尽然有序地清楚碎石。


Tony被普通人们围住了。他再次走出了战甲。马克五十以警戒模式站在他身后。背光的眼睛扫瞄着人群,分析威胁。闪烁的镜头把夜晚变成了白天。Tony带着他成名的奢侈太阳镜。在红色的飞行员太阳镜下,他大大的笑容极富感染力。

 

Stephen开启了自己的传送门。Tony不需要他。他最好去检查下Mordo。他跨入了琥珀色的圈内。传送门在身后崩塌,让他远离了伦敦的喧嚣。他看到的场景让寒意爬上他的背脊。Mordo无助地站在圣殿的大厅,脚下散落着零碎的赛托拉克的深红魔带。法器被毁了,Kaecilius不见人影。

 

“我猜这是你把他留在的地方,” Mordo说道。Stephen捂着脸。 “他们会回来的。我们需要 — ” Mordo被移动的地面声打断了。他和Stephen交换着视线。他们追随着声音而去。在法器的陈列室里,Kaecilius和其他两名追随者们正在吟唱摧毁伦敦圣殿的咒语。Friday先前使之无力的棕发男人站着守卫。电网的功效应该消退了。

 

“制止他们!” Stephen喊着,他和棕发男人开始交战。Mordo从他们身边跑过,一名追随者停下咒语迎战。

 

“求救信号于东部时间下午1点32分发出,” Friday说。Stephen没时间考虑后果,但有一件事很清楚:如果Kaecilius没杀了他的话,Tony会的。

 

Stephen边留心着Kaecilius,边和追随者交手。能量波一秒秒在累计。他需要终结这一切,但他只学过几个咒语。法鞭是目前他最像样的武器,但那还不够。

 

幸运的是,法器陈列室里充满了惊喜。Stephen看到在追随者身后的一尊武装着的黑曜石雕像,它紧握住一把剑。他的身体在意识到道德问题之前做出了行动,Stephen手动对准追随者发射了电网。他们靠着墙,所以追随者只能躲向一个方向。他翻滚到了一边,Stephen的靴子踢中了他的肚子。追随者被往后撞去。剑刺穿了他的胸膛。追随者的体重掀翻了雕像,一起撞到了地上,雕像撞成粉碎。Stephen看着追随者挣扎着想要站起,他的手被血液弄滑,试图拔出剑。

 

“Stephen!” Mordo喊道。他避开对手的又一次攻击。咒语几乎完成了。Stephen不顾棕发男人,奔向Kaecilius。他离得太远了,来不及了。Kaecilius双手高举过头,把能量波撞向了圣殿的地面。让他困惑的是,什么都没发生。水晶的反射在空气中移动。

 

“镜面维度!” Stephen胜利地叫喊。他的声音在超现实的维度回响。“你在这儿影响不到现实世界。现在是谁在笑了?混蛋。”

 

“还是我,” Kaecilius得意地笑了。他双手合十又分开,随着他的手势,Stephen脚下的地面裂开。Stephen徘徊在了空中。他搜寻着Mordo的身影,当看到男人用佛多之靴跳到安全地带后松了口气。

 

“跟着我!” Stephen对Mordo喊道。他冲向站在对面出口方向的Kaecilius。Stephen夺得了对方的悬戒,飞进了最近的走廊。眼前出现了通向不同入口的圆形大厅,Stephen顺势冲进了一扇门。

 

中间的大门通向沙漠。不幸的是,玻璃门从内部开启。Stephen无法推开,所以他打破了进入。阻力减缓了他的势能,他陷进了沙丘。Stephen从沟渠里爬了出来。他试着吐出进入了不该进的地方的沙子,但是细小的沙砾粘在了他上颚。

 

Stephen不确定他在哪个沙漠。看上去不像是莫哈维。金色的沙丘在肉眼所及处无尽的蔓延。镜面维度并不传送现实世界的热度,但视觉效果却很相似。Stephen在沙漠晕眩的阳光下眯眼。Mordo落在了他身边。

 

“我拿到了他的悬戒。没有它,他们不能逃脱镜面空间,” Stephen说道。

 

“如果我们没有和他一起,这会是个好主意。他们和黑暗维度的联系会让他们在这里更加有力量。他们没法逃脱,但他们仍可以杀了我们!” Kaecilius和追随者们从悬浮的大门处降落。“快跑!” Mordo叫到。Stephen不需要被指点第二次。他的脚跟埋进沙里,全速跑离攻击者。

 

Stephen召唤了传送门打算回到纽约,但变化的地形让他分心。脚下的沙丘仿佛有了生命。它们颤抖着,从远古的休眠中醒来。沙卷互相交错,形成了蟒蛇的头部。Kaecilius跳到了野兽的头骨上。他一挥手,蟒蛇升到了耸立的高度。野兽的下巴足以吞噬十几名男人。

 

“这是个太糟的主意。” Stephen呆呆看着蟒蛇的阴影。更多的生物从附近的沙丘处变形。追随者们每人坐上了自己的野兽。

 

Stephen现在完全仰仗着他的法器移动,Mordo也是一样,靠他的靴子在空中跳跃。在沙砾上跋涉太过不稳定了。它们旋转盘卷着,准备好吞噬触碰到的一切。斗篷全速飞行,但仍不是特大野兽的对手。Stephen距离上的优势在以令人紧张的速度消失。Mordo也显露疲态。

 

“Friday,Tony回复了吗?” Stephen问。

 

“这儿没有信号,医生。我们需要回到现实世界,” Friday从斥力炮中回答。她只剩一颗子弹了,她存着准备等视野清晰时动手。

 

Stephen咬唇。他暗自责备自己发问。如果他都无法战胜几名法师,他又怎么能从未来的危险中保护Tony呢?他知道最后等着他的会是什么:神和外星人。Thanos是强大的宇宙军阀。Stephen需要更多时间。

 

蟒蛇的下巴赫然耸现在Stephen头上。它冲向猎物。Stephen突然转向右边,勉强避开了被召唤的爬行动物。蟒蛇陷进了沙砾。Kaecilius跳开跑动着,他和蟒蛇同步,直到对方从沙堆深处出现。蛇发出了尖叫,为失手感到暴怒。


Mordo这边事态也不好。他险险避开了追随者的进攻。Stephen必须快速思考。他将Kaecilius和追随者们送到了镜面空间,这样他们的咒语不会影响现实世界,但由于他们现在隔开剩下的圣殿几个大陆了,回去会更安全。视线内没有平民,而现实世界会消弱他们和黑暗维度的联系。这能给他和Mordo他们需要的优势。

 

Stephen试着打开另一个传送门,但在琥珀色的光环出现前,他身后的蟒蛇粉碎了,沙子浇了Stephen一身。斗篷反过来护住了Stephen的头部。他们失去了飞行能力。Stephen 卷着斗篷翻滚着落地。他迅速转身,看到身前站着一身黄衣。

 

古一的左手收在身后,一个折叠成半圆的橙色曼荼罗圈出现在她的右手。Stephen爬了起来,Mordo从空中降落。沙子仍在活动,但他们站的地方保持着绝对的静止。

 

“是真的。。。” Mordo对着古一皮肤上铭刻的符号低语。Kaecilius和追随者们也站进了这片静止的空间。“她确实从黑暗维度汲取力量。”

 

“Mordo,我不愿打断你,但现在可不是发表生存危机的好时候。” Stephen无法自控,话就这么说出了口。他摇头。天,Tony给他的影响。

 

“Kaecilius,” 古一扫了一眼Mordo,但最终落在了她曾经最聪明的学徒身上。

 

“我到你这儿来的时候,破碎,失落。真的,我奉你为师,而你欺骗了我,” Kaecilius说道。

 

“我试着保护你。”

 

“保护我远离真相?”

 

“远离你自己。”

 

“我现在有了新的老师。”

 

“Dormammu欺骗了你。你不知道他的真面目。他的永生不是天堂,而是折磨。”

 

“骗子。” Kaecilius合上双手。他的掌心相触,一片空间碎片出现了。他刺向古一,两名追随者加入了他。

 

Stephen和其中一名追随者交手,转移了火力,但Mordo纹丝不动。“Mordo,你必须战斗!” Stephen喊道。细发辫的追随者经验充分,她手持两片空间碎片。它们和Stephen的曼荼罗相交。Stephen躲开了进攻,但是迅速的移动使Kaecilius的悬戒掉出了他浅的前胸口袋。Stephen和追随者同时注意到了。Stephen把戒指踢到远方,但追随者扑了过去。她在静止地带的边缘抓到了戒指,但失去重心翻倒了。她被席卷的沙砾吞没。

 

Stephen没有时间浪费。他冲向古一。她轻松地和Kaecilius以及剩下的追随者作战,但难以置信的事发生了。Kaecilius退后观察战局。他指示追随者进攻,但当追随者成功封锁了古一去向时,Kaecilius用空间碎片刺穿了追随者,也刺到了古一的腹部。碎片直接杀死了追随者。古一向后摇摇欲坠,接着倒了下去。

 

“不!” Stephen看着场景的演变。他一小时前失去了一名法师同伴,他没有做好准备失去他的老师。Stephen竭尽全力用力挥舞法鞭击向Kaecilius,Friday射出了她第五发也是最后的子弹。射中了Kaecilius的肩膀,足够了,汹涌的电流使他无法行动。

 

Stephen抓紧时间召唤了入口。他直接开启了通往大都会综合医院的清扫间。Stephen搀扶着古一通过了传送门。他等着Mordo通过,然后熄灭了琥珀色的火光。“Christine!” Stephen吼叫着,疯狂地冲向走道。 “Christine!”他在护士站撞上了她。

 

“Stephen?” Christine丢了手里的写字夹板。 “哦我的天呐 — 发生了什么?” 作为经验丰富的外科医生,Christine迅速从惊慌中清醒。她拿来担架,Stephen把古一放在了床垫上,他们推着她去了急救室。

 

“她是心肌顿挫,” Stephen说。

 

“神经性的?” Christine问。

 

“是。Mordo!” Stephen推着担架,对身后的男人喊。 “把Tony Stark带回来!” 他把Friday收回手表状态,从手腕取下,丢向了Mordo手里。急诊室的双门被撞开了,里面的护士们急速准备着手术。

 

“老板正赶来,目前在大西洋上方,显示坐标。。。” Friday的声音消失在关上的门后。Stephen看着Christine为古一罩上氧气罩。

 

“振作点。。。” Stephen喃喃道。十一个月来的第一次,他取出一副医用手套,戴了上去。橡胶包裹他的手有些太紧了,消毒剂的气味充斥着他的鼻孔。他做不了这个。 Stephen看着他受伤的手;它们无法停止颤抖。这样的双手状况,他无法进行手术。

 

Stephen搜索着周围,看到了Nicodemus West。他从来不喜欢这个男人。Stephen 沉浸于讥讽别人的错误。他不止一次羞辱过Nick。在这一刻之前,Stephen无法理解他为何这么做,但现在他明白了。

 

Stephen总是热衷竞争。这是为什么他和Tony,Bruce,以及Selvig像火上浇油一般谈得来的原因。他喜欢那些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的人们,轻视那些不明白的,或对仍在学习中的人进行肤浅的评论。

 

他过去把自己的行为误解为职业道德。在医疗界,没有容错空间。他们对人命负责。这种观点仍然不假,但没人不犯错。在所有人中,Stephen应该了解这一点。专注于Nick的错误,他忽略了这个男人在他忙着扮演名流时拯救过的数百条人命。

 

“Nick?” Stephen问。

 

“是?” 被问到的男人走了过来。

 

“我们需要消除她大脑的压力。” Stephen给了Nick他手中的手术刀。Nick睁大眼睛接了过去,点了点头。

 

“她快不行了!” Christine大叫。

 

“你需要增加供氧,” Stephen说。

 

“我需要救生车!” Christine冲向了设备。

 

“她的瞳孔扩张。没有反应。我没有读到任何脑部活动,” 一名护士说。

 

没有脑部活动?Stephen瞥向监视器。显示闪烁着。灵体投射。Stephen抱住自己。他强迫他的灵体出窍,看到了漂浮离去的古一。

 

“你在做什么?” Stephen盯着他的老师的背部。他追在她身后。

 

 

作者笔记:

我想要Ben & Jerry的Stark疯狂榛子冰激凌。。。(译者:我也想,我还去搜了官网2333)另外,Stephen被永久关禁闭了。

 

原作者IViv

AO3网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985126

 

 

评论(55)

热度(2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