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Tony
FrostIronStrange, FrostIron, IronStrange

【奇异铁】重来。/Anew. 第二十一章 (补档)

第二十一章:更多的兵人加入了游戏盒

 

Tony正在平行显示前不断地扫视着时间表,直到他撞到Steve Rogers。队长已经等了一段时间了。他双手抱胸,就像一个石雕的守卫,封锁着唯一的出口。货舱的大门在他后面紧紧地关上。Tony烦躁地嘟哝了一声。

 

“Stark先生,我想要找你谈话,”队长说道。在Stark大厦等了数月无果后,他终于迎来了他的机会。

 

“你是谁?”Tony收回头盔,扬起了一条完美形状的眉毛。两人之间的距离太近了让人不舒服,但Tony没有退缩。

 

“我的名字是Steven Grant Rogers,我认识你父亲—Howard Stark。我们在战争年代一起工作。”队长清了清喉咙。“我想问几个问题。我希望为了我们双方好,你会诚实的回答。”

 

“你想要答案?另一半世界也这么想,排队去。”Tony继续绕过男人走,但肩膀上的一只手制止了他。

 

“我的朋友—107陆军师的James Buchanan Barnes中士—他在哪儿?”

 

Tony没有说话。他慢慢的从Steve的脸看向他放在他身上的手,然后又看向了Steve的脸。“把手拿开,除非你不想要你的手了。”

 

队长收紧了下巴,但还是移开了手。“求你了,Stark先生。这对我很重要。James—Bucky—他不太好,他需要专业帮助。”

 

“'不太好',那是他们告诉你的?”Tony眯着眼看着眼前的男人。“听着—Rogers,我只会说一次,就这一次。Barnes是自愿离开神盾监管的,神盾想要控制他变成他们私人的仆从。我不知道他在哪儿。即使我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

 

Steve脸上的皱眉加深了。很明显他不接受Tony的解释,但Tony也毫不在乎。这么多年后,他关心的人物名单大大地缩短了,然后又缩短了一些。

 

确实有那么多年,他敬仰着队长。他盲目的英雄崇拜被其他人的屈尊降贵进一步的放大。他们不知疲倦地提醒他,不论他做什么,他从来都比不上,但自从醒来看到他最好的朋友又能走路了,Tony消除了绝境威胁,重造了钢铁军团,发现了魔法,而且终结了Loki夺取魔方的计划。

 

随着Stephen加入他的生活,西伯利亚终于看起来像是上一世的事了。Tony有好几个月没有做关于雪山的恶梦了。他看着Steve不认同的瞪视,然后扪心自问。他期待会感到些什么,但那儿没有痛苦,没有憎恨。。。

 

Tony什么都没有感觉到。

 

“Sir,抱歉打断,但是Strange博士在线上,”Jarvis提醒。

 

“他回来了?”Tony看了看时间,早就过午夜了。医生在过了规定的入睡时间后会很不开心,所以Tony需要抓紧。“你怎么还站在这儿?”他对一动不动的队长说。

 

Steve深深地呼吸。他的手套包着握紧的拳头咯吱作响,但他什么也不能做。神盾无法把Bucky的脱逃定罪给Tony,Steve也不能。“你有一样属于我的东西,”队长最后说道。

 

“真的吗?”Tony无辜地眨眼。“什么,求你一定要告诉我,到底是什么?”

 

“你很清楚是什么。”

 

“你得给我再多点信息。”

 

“我的盾。”

 

“噢—你是说我父亲在四十年代做的飞盘?”Tony迅速地打着响指,“我猜它不再属于你了。你瞧,当你在冰下时,我帮了神盾个大忙。他们给我了,我甚至还有文字证据。你可以试着拿回来,不过它已经注册在我公司名下了。相信我,Stark工业有一些非常出色的律师。”

 

“Stark,我认识你父亲。尽管他有些个人问题,他是个好人。如果他看到你现在的行为,他会很失望—”Steve忽然感到肺里的空气被抽空了,Tony毫无预警地举起了他,把他撞进了墙里。

 

“你竟然还敢提他。”Tony提醒自己他不需要手下留情—超级士兵的脖子不会这么轻易断掉。他把盔甲的全部重量压向队长,咆哮着。“你没有资格。”

 

Steve扑哧着在战衣的力量下挣扎。他前后摇摆,直到有足够的势能头击了Tony。力量让Tony的视线一瞬间发白。他蹒跚着后退,直到Steve掉在了地上咳嗽。

 

两人在几秒后又站了起来。Tony合上头盔,内部的平行显示激活,Jarvis扫描着队长,进行战斗模式分析。他的推进器在封锁的走廊里嗡嗡作响。Tony在Steve蹲下防御的同时抬起了手,但他们被墙上出现的光环打断了。

 

“Tony,你没事吧—”Stephen走出了传送门。医生看了一眼状况,立即召唤了Eldritch魔法的戒鞭。Tony的双眼睁大了,他完全忘了电话。Tony冲过去,挡在超级士兵前面护住 Stephen,同时Stephen试着站在Tony身前。他们撞向彼此;医生撞到Tony的战衣,痛苦的哼了一声。

 

“该死!”Tony脱下了马克五十。他冲到了Stephen身边。“你还好吗?”Tony帮着Stephen站起来。马克五十在他们身边警惕地站立着,它的眼睛审视着Steve。

 

“我们需要学习配合。”Stephen谨慎地打量着Steve。“刚才有问题吗?”医生问Tony。

 

“那要看了,刚才有问题吗,队长?”Tony视线回到了Steve身上,完全准备好完成他们开始的,但是队长没有咬鱼饵。

 

 “你一定是Strange先生,”Steve转向。“我读过你的资料。”

 

“Strange博士。”Stephen纠正道。“如果没有别的事了,我们要走了。”医生完全没有被Steve童子军的魅力打动,Tony必须承认这倒是他头一回见。Stephen打开了另一个传送门。他站在史塔克大厦的顶层套房,招手让Tony过去。

 

“我大概还有个任务汇报—”Tony说着,但Stephen又颤抖地招了招手。

 

“我会传送你回去。”医生看上去有更要紧的事要讨论。Tony猜Steve以及无论在看监控的谁都已经见过Stephen的能力了。耸了耸肩,他也走进了传送门,把队长一人丢在了走廊上。

 

----------

 

两人呆在套间的厨房里。咖啡的香味弥漫着空气,温柔的搅拌声承诺着热饮。他们都过了漫长的一天,Tony忙着从昨晚开始监管着魔方,而Stephen一直准备到最后一分钟,直到被卡玛泰姬叫走。

 

Tony因为有了半超级士兵的体力,他感觉还好,但Stephen看上去精疲力竭。他没有在和Steve交锋时显露出来,但一旦回到Stark大厦的安全空间,Stephen一屁股坐在吧台的圆凳上,双手小心翼翼地抱住头部。

 

Tony拿着两杯咖啡,在医生旁边坐下。他们都喜欢黑咖啡,不加奶不加糖,这仅是另一个显示他们有多契合的地方。Stephen点头致谢,但没有出声。

 

“你冒失了,这么闯进来。”Tony喝了一口,尽量让自己不显得咄咄逼人。

 

“当我收到你的信息,我试着回电。Jarvis告诉我你在忙。当我留言时,情况升级成了恶意冲突。我该怎么做?”Stephen重重地捏着鼻梁,咽下了半杯咖啡。

 

“我给你无限制的摄像头权限—”

 

“我拒绝了,”医生严厉地说,但看到Tony小心翼翼的神情时,他柔和了下来。“我不该知道你每时每刻在做什么,你的隐私也很重要,”他解释道。“我们现在的呼叫系统很管用,但也许为了避免困惑,我们可以在遇险时取消限制,Friday也一样。”

 

“我同意。”Tony轻击着厨房台面,这帮助他思考。“所以,寺庙遇到麻烦了?”

 

Stephen点头。“昨晚,一名叫Kaecilius的前法师偷了卡里奥斯特罗之书的几页纸。他从而学会了一个禁止的仪式。”

 

“那是所有的问题?单纯的财务盗窃?”

 

“他割下了图书管理员的头,Tony。”

 

“噢。。。”Tony露出了痛苦的表情。“那很粗鲁。”

 

“确实,”Stephen回应道。“Kaecilius现在可以有办法联络到多玛姆,一个跨空间的,拥有无法想象的力量的生物。他是黑暗维度的统治者。如果Kaecilius成功把多玛姆召唤到地球,一切都会毁灭。”

 

“可能是要求太多了,”Tony翻了翻白眼,“但我们能够一次就处理一个世界毁灭的事件么?”

 

“我知道。”Stephen又开始按摩头部。“侵略怎么样了?”

 

“停止了—目前来说。Loki老实呆在牢房里,但我怀疑他能呆多久。”Tony检查了他放在骗术大师身上的追踪器。信号稳定的哔哔响着。Tony只希望Loki会呆在那里直到Thor到来。“你必须抓住Kaecilius吗?”

 

“不,其他对追踪更有经验的法师们正在找他。Kaecilius在频繁地移动,定位他的行踪要花时间。。。”就在医生解释追踪魔法的原理时,Tony浸入了自己的世界。他越想Stephen的话,越感到不安。

 

客观的说,Tony知道寺庙的冲突不该是担忧的理由,就好像地球活过了纽约战役一样。但从记忆来说,Stephen在纽约战役后也仍然是一名神经外科医生。有意或无意,Tony的行为已经改变了时间线。Stephen现在失去了稳定的双手,变成了秘法大师。如果他的干涉在某些层面上导致了Stephen命运的改变,而Stephen的行为给上一世没有发生的事件带来了蝴蝶效应。。。那对即将发生的事,没有任何是可以确定的。

 

“—Tony。”医生的呼唤把Tony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嗯?”Tony眨着眼,他放空了多久?

 

“无限宝石们—”医生重复道,“—地球上有更多的无限宝石。”

 

“哦是的,我和我们的神祗室友进行了一次启发性的对话。。。”Tony复述了过去一小时的事件。

 

“你认为Thanos攻打地球的理由,是因为这儿藏着更多的无限宝石?”Stephen试着合理化。

 

“那是我所有能想到的。如果这个理论不对的话,我也没主意了。但瞧瞧这个。”Tony 抓过台子上的平板,连上了Veronica的即时录像。Jarvis通过安全连接一直在接受Veronica的实时传输。由于空间有限,录像非常扭曲,但毫无疑问的是,在服务模块里,两个容器互相绕着彼此旋转着,好像在跳一个复杂的舞蹈。

 

“它们看上去像不像在互相吸引?”Tony说着,两人观察着录像。“想想很有道理不是吗。Thanos是怎么知道魔方在地球上的?他有思想宝石,如果—理论上—宝石是相通,那他可以用一颗来找到其余的。”

 

“但在去年,Stark工业发射了我数不清的卫星进入低轨道。难道它们中的一个不能发现些什么吗?”

 

“记得你说过魔法只是科学的另外一种分支?我花了好几天来找一个可以触知的连接。因为我们有限的科学能力,有一些事情是我们看不到的,就好像暗物质和暗能量。心灵宝石的能量标志和空间宝石完全不同。也许我们已经找到了其他标志,而我们只是不知道而已?”

 

Tony的想法忽然加速到了另一个方向。“为什么Thanos把权杖给了Loki?放手一颗已经属于他的宝石既没有必要,危险,又违反直觉。也许唯一找到一颗无限宝石的方法—”

 

“—是通过另一颗无限宝石。”Stephen完成了Tony的句子。“Loki被权杖指引,他只是还不知道而已。你认为其他的宝石在哪儿?”

 

“我不知道—我以前从来没想到这么远!”Tony在肾上腺素的作用下脱口而出。直到他意识到他说了什么,他感觉有人给他淋了一桶冰水。

 

Stephen的眉头困惑地扭紧了,但在他提问前,Jarvis打断,带来了神盾的消息。“Sir,局长要求你去设施。神盾打算把囚犯带到更安全的地点。”

 

Tony松了口气。总算Fury有用了一次。“我会回来的,你该在太阳升起前睡几个小时。”

 

“是,我想不清楚了。”医生的直觉是跟Tony一起去,但他眼睛都快睁不开了。 “你也该抓紧睡,明天有好多事。”

 

“Loki被安置后我就睡了,Jarvis会确保没人在我睡觉时剃了我的,”Tony玩笑的说,但他知道Stephen在认真考虑这个可能性。“我能照顾好自己,”Tony补充道。

 

“考虑到你过去的记录,我可完全没感到安心。”Stephen喃喃自语,他在空中画圈, Tony抛着媚眼走进了传送门,对医生思考的神情一无所知。

 

----------

 

五月二日早晨–北冰洋上的未名地点

 

根据Tony的坐标,Stephen在十点前到达了天空母舰。神盾利用这些移动的城堡当作进行勘察,隐形发动,以及直接攻击的策略性据点。

 

Tony在走廊遇上了Stephen,他要去汇报—或者说,做情况介绍—他们一起。Tony穿着他标志性的西装三件套,而Stephen穿着Tony设计的法师袍。深蓝色的面料看起来像是全棉的,但在正确的光线下闪耀着令人怀疑的光芒。隐秘的配件们藏在皮带里,Friday呆在斥力表里。

 

除非必须,这是医生目前默认的装束。Tony注意到随着时间流逝,Stephen学会了对成为秘法大师感到骄傲。他不再和那一面的自己疏离,公开承认法师和外科医生的双重身份。

 

这次神盾选了一个封闭的会议室,而不是在中央大堂上面的非正式空间。他们俩是最后到的。熟悉的面孔早就坐在了里面。Steve坐在Fury局长边上,而Coulson特工和Maria Hill在不远处读着文件,桌子对面,鹰眼观察着房间,Natasha和Bruce在聊天。ErikSelvig博士缩头躬身地一人坐在出口处。他是唯一新加入的成员,尽管他的存在是非常急需的。作为十分令人尊敬的天体物理学家,他曾详细学习了魔方,也有过联系阿斯基德的经验。再加上,他这次没被洗脑,这总是个额外红利。

 

“满员了。”Tony对这景象吹了口哨。

 

“Stark,”Fury说,“你一定是Strange博士。”

 

“Stephen Vincent Strange博士,我代表卡玛泰姬的法师们。”Stephen仔细观察着房间,看着桌上每一个人的表情。“我愿意在秘法层面对你们给予帮助。”

 

“科技顾问—”Tony指着他自己,“—魔法顾问,”他然后指着Stephen。

 

“哼。。。法师?”Clint嘲弄道。“这可不是每天都能见得到。”

 

“在这房间的所有人里,谁是A:用着石器时代的武器,B:毫无用处?”有时不说讽刺的评论让Tony感到身体的痛苦。

 

“Tony。。。”Stephen说着,Clint坐直了。Tony举起双手,嘲笑着投降。

 

局长清了清嗓子。“从你昨晚交的任务报告看,我们面领着外星球侵略的威胁。”

 

“没错。我很高兴有人读了,”Tony说着,和Stephen双双坐下。

 

“但你也留下了很多没说,比如最重要的为什么。”常年的间谍工作教会了局长用Tony的思路来思考。工程师也许是通过不同的环境来得到那些技能,但他们同样有先找到根本原因的意向。“为什么外星人想要进攻地球?”

 

“你怎么不自己问摇滚时代?我只是一个人,我只能做这么多。”

 

Fury和Natasha交换了眼神,她点点头打开了牢房的闭路镜头。透过屏幕,Loki盘腿坐在新牢房的中央,Tony上一世的那个,一按键就会从天空航母坠下的囚室。神祗正在沉思,他脸上的伤痕已经开始恢复了。

 

“自从你离开后,他拒绝给我们任何有用信息。Tony,Loki和你说了什么?”Natasha温和地问。

 

“Romanov女士,阅读是知识的馈赠。我已经充分解释了所有事件。”Tony的感知在过去的几年里变得敏锐了。就算他从前不认识俄罗斯间谍,他也能在几英里外闻出她的伪善。

 

“Stark先生,如果我们想要一起工作,我们不得不信任彼此,”队长说,“这种规模的威胁—我们需要团队协作。”这让Stephen眉头深皱,他毫无疑问回想了神盾之前所有想要建立“信任”的尝试。

 

“我同意。”Maria Hill从房间的另一头说,她和Tony记忆里的那个职业的副局长一模一样。“我们需要做很多准备;如果我们不被获知所有的信息,我们会准备的不充分。”

 

“那是在假设我有没有告诉你们的信息。”

 

“你没有吗?”Clint带着审查的空气问道。

 

“瞧,这是最无用的人做着最大假设的经典案例。”Tony知道怎么攻击让弓箭手烦躁,他在不断地加深钉子。

 

“如果你没有可以隐藏的,你不需要干扰监控,”Natasha说。

 

“你觉得如果我没有干扰,Loki会和我说话吗?”Tony自己的怒火开始上涨了。“作为一个职业间谍,你们没有一个胜任自己的工作。你们的第一次尝试如何?哦,我懂了,我会用白炽灯烤了他—那会让他感到温暖舒适。”

 

Clint站了起来,Natasha压住了他。

 

“大家!”房间随着一声大吼静了下来。人群转而看着Bruce,他刚才一直保持安静。 “我们需要集中注意,而不是互相责备,能不能专注我们手头的信息,我们仍然有很多,”Bruce拍着Tony的任务报告。“我们知道侵略日期,无论何时Loki发出信号,以及地点,任何一个大城市。”Bruce又翻起了报告,“如果我们能让Loki和我们合作,我们可以把外星军队—”

 

“—直接带入陷阱。”Tony和Bruce一起完成了句子的后半部分。Tony宽慰地看到Bruce和他上一世一样地,能够快速了解新事物。“而这点—Banner博士—这就是为何你是这间房间里我第二喜欢的人物。这很难做到,因为Stephen默认是第一名。”

 

“Banner博士,打开传送门是Loki一直想要做的事,”Steve说道。

 

“你一定非常清楚Loki想要什么。”事后想来,Tony不知道为何他花了这么久才看清他和Steve从来都不搭;不论是作为队友还是朋友。

 

“我们要么在手握上风时对应这次侵略,要么我们浪费现在的信息,瞎等五年或者十年,那些东西—”Tony指着天空,“他们不会走的。”

 

“这会危及到百万条人命。”

 

Tony吞咽着对Steve回答的愤怒。他不能理解Steve,他从来没有理解过Steve。战争会来的,抢占先机是唯一存活的方法。

 

“队长,”Bruce摘下眼镜说。他垂下眼摇了摇头,“从经验来说,逃避问题解决不了任何事。”

 

“我们仍然要找到稳定传送门的方法,不然我们就只会重复沙漠的事件,”Selvig肿着眼睛,手颤抖着。自从Loki到来,他大概也没睡过。“如果我们不抵抗量子隧道效应,传送门会再次崩塌,由于我们还有能量源。”

 

“让我来担心魔方,你就专注让理论变成可能。”Tony没有打算隐瞒Veronica多久。当需要魔方时,他会立刻唤回她的。

 

“这都取决于我们能相信Loki,”Natasha说。

 

“不论如何,这不是我们有权决定的事。”Fury和Coulson以及Maria Hill交换着视线。“我会向安理会通报这次会议的结果。”

 

“当你做那个的时候,也给军方打个电话。”Fury平视着Tony,让他明白他知道他在打什么主意。Tony仅仅耸肩。“你会需要钢铁军团的。”

 

“当我们等答复时,Selvig博士和我可以开始稳定传送门的工作。”Bruce转向Tony。“我们也可以仰赖您机电一体化工程的专长,Stark博士。”

 

“叫我Tony。”Tony绕过桌子和Bruce握手。

 

他怀念和Bruce在实验室胡闹的日子。渐渐的,Tony开始接受出于各种理由,Bruce不会在那儿,或者他不愿达到Tony想要的那种亲近程度。坦白说—Tony现在也可以接受了。他仍然不知道奥创后Bruce身上发生了什么,或者他的科学同伴只是消失了,让他一个人来背所有的后果。但那是Tony上一世永远无法解决的谜题之一。

 

Tony并不反对重燃和Bruce过去拥有的友情,但他不会再像上一世那样恳求了。他会保持距离,慢慢来,看看如果他不是每次都跨出第一步的那个人,友谊是否仍能萌芽。

 

不要给得太多,也不要给得太快。Tony提醒着他自己。

 

“我会在的,”Tony希望他传达了温和的鼓励。

 

会议又讨论了一些细节,他们对于传送门是否应该开启没有达成一致,Tony和Bruce支持开启,美国队长坚持地反对。其他人要么没有偏好,要么在等待更多信息。不论如何,他们一致同意等安理会和军方回复后,他们再开会。

 

“Strange博士,”一个声音跟着Tony和Stephen离开了会议室。“神盾局Phil Coulson特工,”Coulson对Stephen伸手。

 

医生不情愿地握了握。“很荣幸。”

 

“如果你不介意,我想和你私下聊聊你的能力以及你代表的组织。”Tony没有漏掉Coulson在整个会议一言不发,而是在观察房间里的紧张气氛。

 

“事实上,我们很介意,”Tony介入。

 

“我在和Strange博士说话,Stark博士。”由于神盾这次从来没有入侵Tony的马利布别墅,Coulson在这一世和Tony是陌生人。特工维持着充满距离的职业感。

 

“事实上,我们很介意,”Stephen一字一句地重复了Tony的话。“你机构所有需要知道的是,我并不打算和你们结盟。我在这儿,只不过是因为现在是非常时期,而我是唯一一个有能力且愿意作为秘法顾问的人。”Stephen的话很平和,但Tony从简短的回复看出Stephen并不高兴。“我只会通过Tony和你们联系。我因此给Tony许可代我行事。”

 

一个诸如Coulson的资深特工明白补救为时已晚。“很好,不过我们仍需要知道你服务的范围。”

 

Tony胜利地微笑。“我们会递交一份替补顾问的表格。”

 

“这次试着不要留太多空格。”

 

“不能保证,”Tony和Stephen转身离开。

 

“我们需要你,Stark,”Coulson喊道。

 

“比你们想得更多。”

 

“也没那么多。”

 

“那非常好,因为你们应该学着照顾你们自己了,”Tony轻松地说。他走进了Stephen的传送门。“与此同时,如果又有火情了,请拨打Stark大厦的电话。”

 

 

作者笔记:

我承认我对Stark大厦有感情。。。

 

评论(21)

热度(2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