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Tony
FrostIronStrange, FrostIron, IronStrange

【奇异铁】重来。/Anew 第二十章 (补档)

第二十章:开始了。欢迎基神~

 

5月1日晚–莫哈韦沙漠未明地点。 

 

冷静的沙砾被风暴席卷。在人为的清场区中央显眼地放置着一个圆形物体。它紧紧附着在充能的魔方之上,方块的内部正转变为漩涡状的黑雾风暴。魔方挣扎着想要摆脱束缚,震动波一股股传送到了地心。再也不能收纳这些能量,一道明亮的光束冲破了魔方。光束撕裂了时间和空间的维度。当魔方的力量增长时,裂缝变得更大,温暖的沙砾的景色被没有一丝光线的传送门取代。

 

到达了峰值,传送门崩塌,震动余波震荡着沙漠。深度空间幽灵般的冰冷在大气中徘徊不去。在传送门曾经的位置,跪着一位被丝丝蓝色火焰包裹的人物。

 

Loki睁开双眼,他缓慢地站起,恢复着神智。他的思绪还迷茫不清,但心中的渴望永远真实地燃烧着。人世。仿佛有人在他耳边低语着。终有一死的凡人的国度。

 

一滴汗珠流过他的双颊,他唇边抿起一缕笑容。Loki眨眼,驱散着晕眩。他握住双拳,权杖紧紧地握在手中。

 

Loki。那个声音说道。两个国度的王子,但却不是它们的国王。是时候来夺取你的荣耀了。

 

“呃—你好,驯鹿游戏?”另一个远处的声音叫道。Loki抬头,发现沙丘上飞过一个金属人,它在他面前降落,造成了巨大的下沉。“里面有人吗?”高大的王子问道。

 

金属的怪兽让Loki回想起了毁灭者守护的—不,曾经守护的仙宫的武器库。尽管做工不同,但他们都拥有危险的空气。

 

“我是Loki,来自阿斯加德,我被赋予了光荣的使命—”

 

“瞧,”电子音打断道,“我知道你的打算,但我不能让那发生。所以你干嘛不回去童话世界,让我们今晚都能睡个好觉?”

 

“你竟敢嘲笑我,”Loki眯起双眼,“你是凡人里的神明?”他抬起权杖,一束能量光束涌了出来,直接击中了男人的胸口,但并没造成Loki想象的伤害。一个橙色的曼荼罗圆在击中的位置亮起,闪烁着防御魔法。

 

人间的法师?Loki想着,不可能。

 

“没错,这是我期待的回应。”男人伸了伸他粗壮的金属臂。“Jarvis,让我们来暴揍他。”

 

“启动战斗模式分析,”另一个优雅的电子音说道。随着齿轮的回转声,野兽向Loki冲来。它重重击中了Loki,让他向后飞出。阿斯基德人迅速在半空中调整自己,双脚落地。他利用权杖又打出了一道能量光束,这次攻击加重了。光束割伤了男人的肩膀,金红的盔甲露出了底下嗞嗞作响的线路。Loki得意地笑了。

 

如他所料,人间的冒牌货比不上真的力量。

 

“史蒂芬妮,你看到了吗?”男人问道。

 

“很明显。符文需要修改。”第三个声音加入了对话。“我在分析你送回的能量标志。。。启用模块B-17.”

 

话声刚落,一个红色钻石形状的机械出现在沙丘后。它围着男人打转,不在火力区,但却在足够的距离帮助男人的战斗。舱口咯哒一声打开了,机械在空中释放了几件盔甲片。它们飞向男人,而男人弹射出了损坏的战甲部分。新的盔甲片接随着轻柔的咯哒声,无缝衔接在了旧的战衣上。

 

在他们身后,崩塌的传送门带给了沙漠又一次振动波。不稳定的能量丛是跨时空旅行的附加物,他们站立的大地即将被吞没,看起来另一个男人也明白这点。

 

“好吧,Jarvis—抓好魔方,我们要快点了。”转动的机械释放了一个容器,飞向魔方。 Loki用权杖瞄准,但被子弹的雨林打断了。男人冲向Loki,他们互相攻击着,但不知什么原因,Loki发现击中变得越来越难。不久他的攻击被完全挡住了。随着时间流逝,男人占了上风,他把权杖从Loki的手心撞了出去,压着对方落在沙堆里。

 

权杖。。。他脑子里的声音又在嘶嘶作响。拿回它。。。立刻!

 

“Jarvis,那个也拿了,”看到Loki看着他的武器,男人对隐身的同伴说道。另一个容器被释放了,收纳了权杖。直到盖子合上,Loki感觉有什么切断了和他的联系。“听着—” 男人同情地说,“没人喜欢脸上的伤痕,但是出于公平,这是为了你好。”语音刚落,他在空中握起拳头,齿轮转动着,巨大的拳头咯嗒一声离开了接口。一切停顿了一会儿,Loki可以听到容器回到机械的轻微杂音,然后一切都落到了他身上。

 

“醒来,醒来,醒来。。。”男人反复喊着,他的拳头伸展又收缩着,反复击打着Loki。尽管Loki听不见他—他的感官被疼痛,愤怒,和脸上刮擦的沙砾的感觉充斥了。有些什么在他潜意识的东西碎裂了,随着男人持续的攻击,那个东西几乎要完全破碎了。

 

“物品均已安全收纳,Sir,”优雅的声音说道。

 

“很好,带她走,”男人下令道,仍然忙于把Loki打进沙堆里。旋转着的机械启动了推进器,消失在了夜空。

 

“Sir,传送门正在崩塌。如果我能建议迅速的撤离?”

 

“是,伙计,我也注意到了—”男人瞄了一眼剧烈波动的能量丛。他带着新的活力又看向Loki。“醒来,醒来,醒来。。。!”

 

Loki完全没有跟上发生的事,他忙于在猛烈的反复拳打中试着呼吸,他脑海中声音随着裂痕的深入发出了尖锐的叫声,伴随着男人拳头的最后一击,声音彻底毁灭了。

 

Loki陷入了充满喜悦的昏迷。

 

----------

 

“结构完好度97%。。。综合系统完好度83%。。。符文完好度12%。。。”Tony靠在墙上,由着Jarvis扫描着反浩克装甲。他们处于联合暗能量任务设施的任务汇报室。到目前为止还没人来找他—如果让Tony猜的话—他们正忙于审问犯人。但被一人留下不代表他可以离开,所以Tony收好了反浩克装甲,打算开始干活。至少有一个年青特工记得给他倒了咖啡。

 

“对第一回合来说干得不错,”Tony吹着口哨,喝了口棕色的液体。观察着Jarvis通过马克五十扫描反浩克装甲很有趣,这就好像看着他通过第三人扫描他自己。

 

“仍然对我们的投入而言,我期待更好的表现。”Stephen的全息投影在台子上皱着眉。“符文开始失效了,再多打几次,你就会被暴露在空气里。”医生翻阅着手中的平板,记录着数字。

 

“别这样小羊排,你做的棒极了。”Tony点着全系影像里医生的鼻子。当Stephen没有对这个荒谬的昵称做出反应时,他停了下来。“嗨。。。别责怪你自己。这只是第一轮,我们甚至都不知道保护符文是否能够对抗外星魔法。你做的很棒。”垂下肩膀,医生重重的叹气。Tony隔着屏幕都能感受到Stephen的失望,但在他能想到什么说的之前,医生抹了抹脸。

 

“我会在无限宝石下开启一个新的能量标识,你确定他没有使用任何阿斯基德魔法?”

 

“是的。他从头到尾都在挥舞命运的荧光棒。我们现在有了魔方和权杖,Veronica已经下线,我们可以—”Tony被Stephen那头的一个人打断了。

 

“Strange,我们需要你。现在,”生硬的声音说道。Stephen短暂地离开了全息的投影区域。远处传来含糊不清的对话,当医生再回来时,他的双唇抿紧了。

 

“Tony,你在那儿安全吗?”

 

“嗯。唯一可见的死亡原因是无聊致死。怎么了?”Tony不喜欢事情的走向。

 

“寺庙在召唤我。我一回来就找你。”Stephen戴上了悬戒,召唤了传送门。

 

“等等—”Tony喊道,但他的话消失在了熄灭的琥珀色火光里。“Jarvis,联络Friday。”Tony急速地跺着脚,等待电话接通。几秒讨论后,Jarvis对他说。

 

“Sir,Friday小姐说Strange博士目前正在卡玛泰姬忙碌。他不能接电话,但并不处在生命危险中。”

 

Tony翻了个白眼。该死的法师们和他们该死的寺庙工作。今天是Stephen的休息日。

 

背后的门被一下子拉开了。Fury伴随着一群黑色的皮衣冲了进来。“Stark,囚犯要求和你对话。”局长眯起了好的那只眼睛。

 

“啊,是时候了。尊重打倒他的敌人。。。谁能想到呢?”Tony站进了马克五十的拥抱,但他没有放下头盔。“带路。”

 

两人离开了任务说明室,走过通道,到达了餐厅。神盾清理了这一带,只有他们的脚步声回荡在空间里。

 

“社会准则明确指出,当别人再一次拯救了你的屁股,你应该说‘谢谢’。”Tony在他们穿过一排排空桌时强调。处于节约能量,只有应急灯亮着。Tony在这个设施里呆了三周,但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荒凉的景色。

 

“为了我们还是你?”局长慢吞吞地说。“如果我没有感激地鞠躬,原谅我,但你是为了个人利益来这儿的。”

 

“如果个人利益是指救了几十条人命,那你最好祈祷我再多‘得利’一些,”Tony同样慢吞吞地回击。

 

局长恼怒着,他放缓了脚步,这个餐厅仿佛永远走不完。“你交了些令人印象深刻的朋友,这我承认。但安理会要拿回魔方。”

 

“没问题,我和我的服务模块失联了,但我会尽快还回去的。”

 

“Stark,你以为这是个笑话吗?”局长转身面对Tony。

 

说实话,Tony拿着十尺的杆子都不愿碰无限宝石。他知道眼下情况看起来会是如何,但他必须把它们妥善保管着,直到Thor能把权杖和魔方一起带回阿斯基德。Tony不能冒险让人类接触到它们,直到两枚宝石都被永远带离这个世界。

 

“当然没有,”Tony完全诚实地说。“性能问题可是致命的,五分之一—”

 

“你可不是无懈可击,”局长进一步说。“就算你是,想想你身边的人。”

 

两人完全停住了。

 

“你。。。刚才说了什么?”Tony的语调没有变化,但他的笑容显得非常刺眼。“这是一个威胁吗,局长?”随着他的话,钢铁侠战衣的装甲调整着位置。Tony的手指痒痒得想要对什么开火。“你还记得你上次用这招的后果吗?”

 

“把这个当作一个警告。不会有威胁,至少我这儿没有,但我敦促你考虑下你行为的后果。你创建了一个帝国,但你在这期间也激怒了一些权力者。”Fury小心地保持着语调的中立。

 

“你不用管我。同时,我也督促你考虑下为什么魔方没有落到敌人手里,为什么这个设施还能继续存在,以及为什么神盾还在运行,”Tony回敬道。他和Fury就离了几英寸远。和他们最后一次关于某个被洗脑暗杀者的争论不同,大厅里空无一人,而Tony穿着装甲。如果Tony比他本人稍稍低劣一点的话,他会给局长上一课。

 

一声尖锐的咳嗽吸引了Tony的注意。工程师抬头,餐厅的中层站着一个穿着蓝色,白色,和红色的男人。

 

美国队长。Tony的眼睛睁大了一瞬。他没有料到队长在这里。上一世,他加入的晚,但他确信美队也没早到多少。但是Tony猜这也说得通,这一次他给了神盾充分的警告。

 

Steve Rogers从他站的位置向下望。他握在玻璃栏杆上的位置出现了碎裂的网状。Tony猜测着他在那儿站了多久。回想起来,Fury确实选了个非常明确的地点来激怒Tony。

 

“无论你打算做什么,Stark先生,我建议你不要这么做,”队长屈尊俯就地说。

 

去他*的—考虑到自己掉进了陷阱,Tony咬牙。他推开局长,无视美队愤愤不平地神情。他没有心情应对Steve Rogers。首先,Loki还在,他还要等Stephen的回电。Tony启动了推进器,飞下了走廊。他放了个追踪器在Loki身上,他知道囚犯在哪儿。

 

----------

 

Tony在进入时处理好了面部表情。货舱已被重新装修,来安置今晚的客人。储藏区域的中央放置了专为此次运过来的玻璃牢房。这个区域的照明只有牢房周围的一圈建筑用灯。Tony被明亮眯起了眼睛。

 

无视他的环境,Loki无动于衷地在囚室里踱步。他举起手在玻璃之上,却没有触摸。粗电线在囚室的金属框上蔓延,很可能带了电。知道Fury嗜好戏剧性的夸张,Tony猜测不仅是内部带了电。

 

“这可挺舒适,你的世界统治计划怎么样了?”Tony喊着,接近被击败的王子。他的战衣随着每一步砰然作响,声音回荡在空旷的仓库里,几乎掩盖住了摄像头转动的声音。

 

“钢铁之人,”Loki柔和地打招呼,“你的战友们对你口风很紧。”他停下踱步,微微歪头,等着Tony从暗处走进。“除了你的名字,他们什么也没说。”

 

在这个距离下,Tony能够感受到光线在他脸上的热度。Loki一定在他的囚室里被蒸透了。工程师绕着牢房,关闭了所有的灯,只留下一盏。他走出马克五十,正了正领结,没有完全离开盔甲的防御区域,但足够来传达真诚了。“他们会更喜欢我们永远不见面,但我们还是见了。”

 

“承认你们同类的纷争—还是对一位敌人。。。这明智吗?”Loki嘲弄地倒抽了口气。

 

“不如我们直接跳到你对我有用的部分。我能在这儿的时间有限。”Tony轻击着他的手表面盘,关闭了这区域的监控录像。“告诉我侵略的详细。”

 

Loki走得更近了,他离玻璃就几英寸远。他的呼吸雾化了表面,蓝色电光火星在一个个金属框架上迸发。“你是。。。怎么知道的?你准备好了我的到来,”王子低语道。 “你—区区一个凡人。你能被预见祝福?”

 

“你也瞧见了魔方的动静—我可不会把它叫做不明显。”肩膀紧张,双手插袋,Tony保持着彻底的静止。

 

Loki的眼角闪耀着无辜的微笑。“告诉我,钢铁之人。。。你们中有法师吗?你盔甲上的符文—”他指着战衣。“它们是人类的作品吗?”

 

“我有个爱我的男友,”Tony打趣道。

 

“什么。。。?”Loki不能找到两者的联系。

 

“但那和这无关,”轻轻扬起音量,Tony继续说。“我的重点是—我是你在很长,很长一段时间里能见到的最友善的人了,而且我在很快地丧失兴趣。你最好开始交代,不然我就把你留给我们最爱的局长了。你见过他—高个子,凶狠吓人,沉迷白支光—魅力十足。”Loki凝视着Tony的眼睛,试着阅读他,但Tony没有流露任何信息。

 

“滴答,摇滚年代,”工程师站直了背说。

 

安静充斥着这个空间。王子再次观察了周围,看着带电的囚室和Tony的钢铁战衣。他闭上眼,再张开时,他放下了伪装。神祗疲惫地颤抖。从他的内核散发着病气的感觉。他从前象牙般的肤色被割裂,布满伤痕,大多是Tony的杰作。

 

“Thanos—一个有权力的宇宙军阀在寻找魔方。”尽管Loki在投射自信,他知道他的侵略失败了。他丢失了权杖,被滞留在一个不会比阿斯基德对他多友善的星球。他需要新的同盟,当奇塔瑞军队到来时,他们会来取他的脑袋。Tony很确信他是他最好的选择。

 

“魔方是六块无限宝石之一。我被下令打开一个传送门,从那儿会涌入奇塔瑞大军。他们被军阀的仆人之一,被称做另一人(The Other)带领。” Loki小心地措词。

 

 “传送门会在哪里被打开?”

 

“任何大城市。”

 

“军队有多少人?”

 

“只要能占领地球,要多少有多少。”

 

在他们敏捷高效的问询中,Tony编织着真实的问题和已知的真相。他在寻找误导,但目前为止,恶名昭著的骗术大师在说真话。Tony将他从心灵宝石的束缚中解放了出来,就这一件事Loki就欠他的。

 

“瞧,这是我不明白的地方,”Tony摸着下巴说。“为什么是军队?为什么不让你拿了魔方逃跑?你可能就成功了。为什么邪恶的宇宙霸主想要征服地球?”

 

Loki不自在地咽口水。“在我之前的。。。迷惑状态下,我可能和他谈了个条件。”

 

“你和邪恶的宇宙霸主谈条件?”Tony嘲弄道。“无意冒犯,驯鹿游戏。你还不如直接打他,但暴力明显不是你的强项。”

 

“别低估你的敌人们,钢铁之人。”Loki对他怒视。

 

工程师翻了翻白眼。噢,自尊心。

 

“你的眼睛—”Tony不在意Loki的恶意。“—它们是绿色的。你知道在我打醒你前,它们是什么颜色的吗?”Tony也走近了,除了玻璃,他们现在就隔一小步。“不是绿色的。Thanos也许给了你交易的假象,但你完全不在要求的立场。所以我们又回到了我的问题—为什么是地球?”

 

急速转身,Tony在囚室周围踱步。“我想了又想,可就是不明白。我们是在这片宇宙唯一的文明,除了振金,我们没有值得一提的资源。他一旦拿到了魔方,地球对他是无用的。”工程师捏了捏鼻梁。他感觉他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信息。 “他位于哪里?”

 

“在奇塔瑞空间,被许多人称为避难所(Sanctuary)。那是Thanos的领地,一个损毁的废墟,没有其他生命体。”

 

“那儿是不是凑巧有很多岩石,黑暗,而且没有大气压?”Tony想起了一个具体的预见里的景色。

 

Loki对这个精确的描述皱眉了。“是的。。。”注意到恶作剧之神的好奇,Tony在Loki提问前继续。

 

“如果我想要扩张到一个和我现存帝国不接壤的外界领土。。。我不会这么干。这不值得—除非有一个很强的可能性,我将来会回来。”

 

“灭霸只会带来死亡和毁灭,他的领土在哪里终结无关紧要,只要所有生存的最终被他统治。”Loki为可能性颤栗。

 

“而且他打算收集无限宝石来达到目的。”

 

“是的。”

 

Tony思考着信息。通过个人经历和别人的话,他上一世知道三枚无限宝石。目前,心灵宝石和空间宝石被Veronica安全地保管。Thor曾说过,真实宝石被他的祖父藏在没人能找到的地方。直到一年后,九世界连成直线时,Jane Foster无意中发现了它。起初看起来这些事件中毫无联系,但不知怎么,宝石们都来到了地球。

 

恐惧匍匐上Tony的背脊。这可能吗?

 

“好吧,谢谢你的配合。我会看我能帮你争取到什么。”Tony有了一个想法。他转身离开,但在够到盔甲前停下。“哦对了—另外一件事,”他愉快地扣手,“如果我是你,我会安分点。你可以忽略我的建议,但是越狱不会给你带来任何好处。你需要朋友,我付出了很多代价学到了这点。”说完这句,Tony进入了马克五十。合上头盔后,他静音了外部通话系统,要求Jarvis再次联系Stephen。

 

“Sir,医生还在忙。你希望我留言吗?”

 

“是的,”Tony叹息。他绝望地想要证明自己是错误的,但目前为止他的直觉从没出过错。“告诉他立即回来,我需要他在实验室。”Tony打开了他的服务器上加密最严的文件,一份记录了他上一世事件的详细时间表。

 

“还有告诉他看下追踪咒语。我认为地球上还有其他无限宝石。”

 

 

作者笔记:

下一章会有“新”角色的爆发,我已经摩拳擦掌啦。

另外朋友们,我决定把我的旧tumblr号分成两个新的部落格。这是我的小说部落格ivivao3。如果你在用tumblr,来找我吧。ask box一直开着的! ;D

 

评论(12)

热度(2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