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Tony
FrostIronStrange, FrostIron, IronStrange

【铁人中心】为王 第四章

警告:

Team Cap & 瓦坎达 不友好,一切ky都会被删除拉黑

作者笔记:

我为这个故事所得到的爱而流泪。诚实的人们!谢谢!!!我深深地爱着你们!

这一章比其他章节长一点,但是它为接下来的内容设置了场景,所以请欣赏!Tony这次可不会容忍任何罪犯啦!


正文:


文章第二天就上了报纸,已经引起了轰动。不,它造成了海啸,摧毁了挡在它路上的一切。没有一个媒体不在谈论这篇注定会为Christine Everhart带来一两个奖项的文章。


Steve看着新闻,读着这些片段,越来越害怕。就是Tony和这个Everhart前几天谈论的事情?这就是Tony帮助那个女人写的东西?这里面没有一根线不是拽住瓦坎达和新加冕的T’Challa国王往泥泞和碎玻璃里拖的。它提出了几十个想象的问题或蔑视,无一不针对瓦坎达和它的新国王对这个世界造成了什么样的伤害。Steve亲眼看着人们在电视屏幕上磨着他们恶魔般的干草叉。


“他怎么能这样做?”Steve听见自己轻声提问,但他心里已经知道答案了。因为T'Challa那儿有Bucky。因为T’Challa在保护Bucky的安全,不让Tony够到。所以Tony要去找T’Challa的麻烦,让他流血,作出补偿。


“我们去问他吧。”Natasha说着,把自己推了起来,其他人都跟着她,冲向走廊,直到他们在他的办公室里发现了黑发男人。门并没有关上,他们也懒得在进入时通报。


Tony站在一张空桌子前,戴着一副眼镜,拨弄着面前的空气,显然是在操纵只有他能看到的全息图。他似乎对他们的闯入毫不在意,当他们过来,就在他桌子对面停下来的时候,他甚至都没有选择朝他们的方向看一眼。


“我们需要谈谈。”Sam打开了话头,Tony的眼睛仍然没有朝他们看过去,但他确实向他们微微点了点头。


“我在听。”他说,但听起来有点心不在焉。


“Tony,这很严肃。”Natasha接着补充,试图让Tony花时间听听他的团队的话。


“我说了我在听。”


“你能把那东西放下来一会儿吗?”她又试了一次,勉强抑制住声音里的沮丧和愤怒,但Tony摇了摇头,这让Steve有点吃惊。


“不,不行。你们没有预约这个临时……我猜是会议?或者是它的一些变体,然而Pepper已经向几位董事保证,我将立即过目这个,并要求在十分钟内做出调整。因此,它现在有更高的优先级。我可以同时处理多项任务,你们想说什么就说什么,如果你想和我说话,我允许你开始。”


“哦,现在我们需要你的许可了。”Wanda厉声说,交叉起胳膊。Tony只是点点头,好像他没听到—或者根本不在乎—这个年轻女孩声音里的怨恨。


“你为什么叫Everhart写那篇文章?”Natasha开始了,显然理解了Tony正在所做的一些权力游戏,并克服了它。


“首先,我不会Christine写什么内容。”Tony轻笑了。“事实上恰恰相反。我只能洒给她面包屑,然后希望它们有趣到让她按照我设定的路线去行动。这听起来很简单,但实际上比人们认为能对她做的要困难得多。真的很可怜—对那些人而言,不是对她。她热爱被别人低估。”Tony停顿了一下,歪着头,然后对他看到的东西做了一些调整。“至于我为什么要给那些面包屑,我想这对复仇者的发展是有益的。”


“把T' challa扔在车轮下面是对‘复仇者有益’的吗?”Sam厌恶地问。“你还想知道为什么我们中没有人站在你这边,当你认为这样的狗屎是可以接受的时候。”Tony确实抬头看了他们一会儿,脸上有一种暂时困惑的表情。


“我认为我可以有把握地说,我们谈论的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东西,实际上这说得通,因为我才跟Christine聊过,如果她在不到四十八小时内设法读完所有的数据,写出一些符合她的标准的文字,这会让我印象深刻的。所以让我们把这弄清楚,你们指的是哪篇文章?”Tony问他们。“根据你们刚才给出的上下文,我猜是关于瓦坎达的文章?”


“废话Stark。”Clint咆哮。


“我明白了。好吧那么我不知道你们为什么来这儿。我没让她写那个,我也没有参与任何创作过程。”Tony说着,几乎是一副散漫的样子,然后又回到对他们漫不经心的状态。


“你打算告诉我们你不知道这件事吗?”Natasha挑战着,交叉着胳膊,Tony摇摇头。


“一点也不。我知道。我只是没说什么,也没给任何意见。”


“而你希望我们相信这个?”Nat又问,Tony只是耸了耸肩。


“Nat,说老实话—我真的不在乎你们相信什么。让你这票人安心不再是我的工作了,我不会再在每次你们想象出我需要对你们负责的什么事情时,爬上烤火架了。”Tony说。


“你本可以做点什么,或者至少警告他。”Sam指出,Tony又疑惑地透过镜框边缘看了他一眼。


“T’Challa和我毫无干系。他和我一起打过一次仗,但他不是正式的复仇者。然后他走了,继续做他他妈想做的任何事情,不管周围的人是否会被这些事的后果波及。我很疑惑在你心中,我到底该欠他多少忠诚。”


“听起来像是你认识的什么人吗,Stark?”Clint吐了回去。“哇,想想看。你根本对他妈的忠诚一无所知。他帮助过我们。”


“他帮助过你们。他任由我去死。所以我仍然很好奇对那种行为,我应该给他什么样的忠诚。”Tony做了最后一个改动。“FRI,可以送过去了。”


“正在寄给Potts小姐,老板。”


“至于‘帮助’你们,他这么做的时候惹怒了很多人。你们为什么感到惊讶?”Tony没有摘下眼镜,但现在完成后,他实在太过随意地靠在了桌子上。


“他从他妈Ross的监狱里救了我们。”Clint厉声说。


“他劫狱—顺便说一句,这是非法的—把你们从外国的监狱系统中解救出来。一个有权利也被授权关押你们中的每一个人,等候审判的外国。


“别撒谎,我们他妈的不会受审的。”Clint说。


“当然你们会,只不过很显然你们是有罪的,而且你不会赢。即使Ross想留住你们,你们以为那会怎么收场?你们真的以为你们会出现在‘被美国政府逮捕’的新闻里,然后就这么消失得无影无踪?会有骚乱的。会有质疑的。”


“RAFT是非法监狱Tony。”Sam指出,Tony摇摇头。


“不,它是一个世界上大多数人都不知道所在的超级监狱。”Tony回答道。“如果Ross在装腔作势,让一切看上去像是他在作主,或者他是国王之类的—那是胡扯。这对于当时他所做的一切来说都是差不多水准的烂。你们在那里面的时候,他无权也没有被授权管理你们。

你们真的认为他会让我在闲下来时进入一个黑名单监狱,和你们谈话?如果他可以选的话,要他的命他都不会同意。”


“我们不应该被关在那里。”Sam试着说,Tony歪着头。


“所以你们是想告诉我,你们生气,因为在你们违反了法律后,被关进了监狱—不管你们是不是喜欢那条法律?”


“协议是不对的。”Steve试图说,Tony叹了口气。


“协议尚未得到批准。它不是你们被关起来的原因。你明白这点对吗?还是我们需要后退一步,用更简单的方式来摊开你们的罪行?”


“协议—”Steve开口,而Tony只是继续说。


“那就用更简单的方式。你们被捕是因为你们去帮助和教唆一个被通缉的恐怖分子杀手—”


“Bucky是无辜的!”Steve厉声说,Tony看着他,好像他的爆发平淡无奇。


“你说完了吗?”Tony平静地问,然后继续说。“冬日战士已经被证实杀死了数十人。你们知道的谋杀,不管他当时的精神状态如何。以涉嫌参与联合国轰炸的罪名将他绳之以法,并不等于宣布他有罪。

帮助和教唆他在逃,顺便在期间攻击警察是违法的。那与他无关。全是你们干的。接着,摧毁一座横跨民用交通的桥梁也会让你们陷入水深火热之中。”


“他们有枪杀令。”


“但他们在桥上包围你们的时候,并没有朝他开枪。”


“当时有证人。”Steve说,Tony叹了口气。


“那不会阻止他们的。当你是一个秘密的“模拟政府”机构时,在国家电视台上射杀美国队长是件大事,这阻止了他们,拯救了你。他们承受不起人们的问题和调查。你那时安全了。在冬日士兵逃脱警察后,射杀冬日士兵,发生桥的事件就不会让任何人惊讶。

如果他们真的被下达了‘见人就杀’的命令,我就说一句,这太荒谬了你竟然相信这个,而且我有太多的理由来懒得解释为什么这只是荒谬的愚蠢的顶峰,他早死了很多回了。”


“Sharon告诉我—”


“Sharon Carter偷了政府的物资和文件给一个平民。”Tony打断了他。“没人想冬日士兵死。他们想把他抓住。”


“她说有—”


“我知道,你说了。‘枪杀令’或‘见人就杀’之类的。Tony摇摇头。“从理论上讲,这听起来很好,很有威胁性,但实际上呢?它会激起一堆狗屎问题。但就像我说的,我不会解释这个。我们正在讨论你们的监禁是完全合理的。

还是你们真的认为摧毁机场,逃离警察,袭击那些有正当理由出现在现场的警察,从拘留所偷武器,以及撞毁民用桥梁都是正当的?

你们是在说,任何人都可以在任何时候随心所欲地做全部这些事,而不会因此惹上麻烦?”


Tony摇摇头,轻轻一笑。“然而你们站在这里,想知道为什么协议会发生。”


“他们让Wanda穿上了一件约束衣!”Clint呲牙低吼。“你应该看看那个的。”


“我看到了。”Tony轻松地说。“或者你忘了我来过?”


“Tony,那是错的。”Steve说,Tony瞥了他一眼。


“她安然无恙。不开心,是,但没受到伤害。这件夹克是压制系统的一部分,制造了一个不允许她的超能力逃脱的领域。为什么你们所有人都对这个这么惊讶?她是个罪犯,他们的任务是把她关在牢房里。你们是在告诉我,他们就应该相信她,当只有她本人的空头承诺说不会把力量用在别人身上?”


“她只是个孩子,Tony。”Steve轻声说。


“你知道吗,我真的很担心一个22岁的妇女在你心中是个‘孩子’。”Tony回答道。“真的。”


“这纯粹是对她的恶意。”Clint呵斥道。“他们没有让我们穿上约束衣。”


“上次我查的时候,你们并没有出于恶意动机被未知势力赋予未知力量,也没有犯下长期反人类罪的历史。”Tony轻松地说。“你们这票人可能会看到一个无助的棕色眼睛的流浪儿需要保护,但世界上的其他人看到的是一个变态、精神错乱、拥有超能力的大屠杀凶手。”


“那你看到了什么Tony?”在其他人插话之前,Nat就介入了,Steve对Tony的迅速回答有点吃惊。


“在这点上,我绝对站在世界的一边。”他挥挥手,驱散了他们难以置信的喊叫。“但我们偏题了。你们不是为了这个来的,你们是为了Christine的瓦坎达可以去死的文章来的。当然我是在转述这个标题了。”


“你知道T 'Challa基本上就是我们的一员。”Sam说。“你应该做点什么。”


“我很确定我已经表达了我的立场。当他并不是复仇者时,T’Challa和我们打了一场仗。他做这件事的同时在到处跑,和你们这些白痴一起砸桥,差不多就是在对他父亲写的协议中的每一行字吐唾沫。他基本上是在说‘你们都应该听瓦坎达创造的这个东西,但是我做我自己想做的’。”Tony说。“想想那种行为和态度会惹恼很多人。”


“你让政府去死,说你对战衣想怎么做就怎么做,这有什么不同吗?”Sam指出,Tony叹了口气。


“因为我得到了人民的支持。我在幕后拼命工作以博得他们的好感,并扮演他们希望我扮演的角色。那时候,‘超级英雄’这东西还是新鲜的,人们感到惊讶和兴奋。然后政府想进来说‘我们要把你的玩具拿走,就因为它们很酷,我们想要它们’?不,当我叫他们滚蛋时,公众完全站在我身后。这和你坐在他们面前,叫他们滚开完全是两码事。”


“这完全是一回事。”Natasha说。


“哇……不,这不是。我那时候,全世界都想看一场演出,因为我并没有做出任何他们认为不可原谅的事情。当山姆大叔来夺取我的私人财产时,他们想找个人告诉他滚。

当你们干了你们那些事的时候?在你把政府的绝密数据发布到互联网上,造成数百名无辜的神盾职员被杀害,以及数百万神盾无力再介入修复的财产损失之后?

世界不想在那结束后看一场“去你妈的政府”的演讲,他们想要的是答案,想看到你们的悔恨和责任心—而你们没有给他们。

你们真的认为奥创创造了协议?不,神盾的陨落创造了协议。这是人们第一次看着我们,感到恶心又害怕。奥创出现在镜头前只不过强化了那种恐惧。”Tony边说边看向Wanda的方向。他看了一会儿,才歪头看向Natasha。


“我不得不说,我知道这有点离题,但你真的是神盾史上最烂的人格分析员,不是吗?”Natasha为此瞪了他一眼。


“Tony,这句话是不好的。”Sam说,为Natasha辩护。


“不,不好的是瓦坎达。正如文章证明的那样。列出瓦坎达拥有的所有技术和医学进步,已经会让人们愤怒。瓦坎达能治愈癌症吗?我不知道,但如果他们能而不分享,那么有多少本该得救的人死了?”


“这不公平。如果瓦坎达告诉世界真相,他们早就被攻击了。”Sam指出,Tony摇摇头。


“老实说,对于这个‘超级大国’来说,这只是一个问题,甚至还不是最大的问题。”


“你是什么意思?”Steve问道。


“有一个问题,那就是他们大张旗鼓来到舞台前,告诉我们该如何用协议来处理我们的事务。瓦坎达跳了起来说‘让我们强迫他们承担责任’,而全世界都同意了他们。但然后他们转过身来,对着全世界的脸吐唾沫。

T 'Challa违反协议的基本原则,搜索Barnes,然后他们又干了一次,T 'Challa把你们藏匿在他的国家里,无视另一个国家的主权,协助参与了对外国司法体制的挑战—劫狱。

现在人们很愤怒,因为感觉瓦坎达好像在说:‘我们在各方面都比你们强,我们将告诉你们怎么做,因为你们太笨了,但我们并不会遵循同样的标准。我们可以做任何喜欢的事情。你们必须听我们的,但我们不需要听你们的。’你们可以想象,没有人会愉快接受这个。”


“这并不是发生了的事。”Steve说,Tony耸了耸肩。


“这就是整个世界感觉发生了的事,而有时候这才是最重要的。”Tony回答道。“所以,就目前而言,就是Christine 写那篇文章的原因。她读懂了潮汐的方向。”


“我敢打赌,当你发现的时候,你只是站在后面微笑。”Clint厉声说道,Tony耸了耸肩。


“不管我笑了还是没有,这都毫无意义。这与形势完全没有联系。”


“你甚至不为你所做的感到抱歉。”Clint指出,Tony看了他一眼。


“我没有理由感到抱歉,我和它没有关系。”Tony看了他们一眼。“你们确实知道,我为你们生命中的每一件错事承担责任和接受谴责的日子已经结束了,是吗?我完全不在乎你们觉得我应该感到抱歉的感受。当涉及到我无法控制或有权管理的事件时,我的在乎甚至还能再少一些。”


Tony从桌子上滑下来。“就当前情况来说,Pepper打来了电话,我们结束了。时间不多了,FRIDAY告诉我你们都没打包任何东西。当你们走的时候,别以为我会把它们留在房间里。”


“我们是不会走的。”Wanda厉声说。


“不,你们会。这不是一个提议,也不是一个辩论机会。就是这样了。”Tony回答道。


“你不能把我们赶出去Tony,即使你想。我们在这里住的时间够长了,我们对这大厦有权利。”Natasha微微笑着指出,Tony也笑了。


“理论上讲,是也不是。你们在这里住了不到一个月,然后你们决定匆忙离开,在世界各地追逐‘Bucky’。在这段时间里,你们和我分享了公共区域,因为这是我列为的主要居住地。我还提供餐点,设施和所有其他的好东西,如同一名善良听话的糖爹一般。

因此,你们属于房客而不是占有者,管理你们的法律也更容易控制一些。我可以把你们踢出去。我的律师是这么说的,即使没有接下来要发生的其他事情。”


“其他事情?”Sam很快就抓住了这个词。“什么‘其他事情’。”


“你们很快就会知道的。我猜如果不是今晚晚些时候,就是明天。”Tony轻率地回答。


“我们不会走的Tony。”Nat告诉他,Tony朝她咧嘴一笑。


“我不会撒谎的Nat,我有点希望你们会这么做。”他说,每个人都皱起了眉头。


“但你在试图把我们赶出去。”Sam指出。


“在你们拒绝签署任何人所能看到的最体谅,也是最简单的租赁合同后,我完全有权利要求你们离开。但扎根你们的脚,让全世界看到你们拒绝签署基础得如此愚蠢的条款,却认为你们有权留下的样子吧。让我们看看结果如何。”Tony耸了耸肩。“这伤不到我,真要说的话,这可以娱乐到我。这些天我得到的乐子太少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Tony?”Steve问,用温和的问话把黑发男人的注意力吸引到他身上。“我们是朋友,因为什么—因为一个简单的错误,你就要和我们撇清关系?”


“一个简单的错误?完全不是。如果我们诚实说的话,几百个错误。”Tony走了过来,几乎滑进了Steve的个人空间,他抬起头来看着这个金发男人,嘴角饶有兴趣地翘了翘。


“还有谁说我打算跟你们‘撇清关系’的?相信我亲爱的,等这一切结束时,你会希望撇清关系才是我正在做的事。”




作者笔记:

请随意留言!但请不要发表负面或批评的评论。谢谢。


King Me by Wix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799701/chapters/37098483


我是辛勤的重来小广告 倒数四天:P http://yunlongjingwa.lofter.com/post/1f235cb7_12b2d5135


评论(102)

热度(20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