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Tony
FrostIronStrange, FrostIron, IronStrange

【奇异铁/霜铁】阵亡者的私语 第十四章

作者笔记:

很好,我们终于到这一章了!

这章我们会解释Tony的状态,一些(三人的)伴侣时间,以及一个Team Cap的决定!

谢谢所有的评论,享受吧!

警告:

team Cap不友好向,任何ky都会被删除拉黑

正文:

托尼一直等到看不到反政府派复仇者和Stephen,才停下来,靠在墙上,喘了口气。胸口仍在发疼,幻觉般的疼痛让他想起他正在玩的危险游戏。


就像死亡女神在他们第一次约定时警告过他的那样,凡人们从来就不该跳进冥河,重回人世。总会有代价的。要付出什么。如果不取下那一磅肉,账簿是不能被抹掉的。


“老板,一切都好吗?”FRIDAY轻声问,Tony点点头。


“没事,只是平息下呼吸。你知道的。”Tony告诉她。“其他人怎么样了?他们没有恐慌,是吗?”


“我告诉他们,当他们听到枪声时,你希望他们留在原地,以免发生更多事故。”


“谢谢你,FRI。”Tony对她说,他是认真的。如果Reed,Wong,和Danny冲进来,一切都可能进一步失控。幸运的是,当女神那瘦骨嶙峋的手指把他从河里拽出推回来的时候,她并没有对他说什么。他毫不怀疑,如果在死亡的国度里再多呆一会儿,就会有一些游客从他身边漂过,拜Loki所赐。


Tony花了一点时间来稳住自己。战斗才刚刚开始,他没有余裕一瘸一拐的。Thanos仍然在那里,他手上有太多的权力,和想要颠覆现实的平衡的欲望。他要把所有的国度扔进死亡,去追求一个不情愿的接受者。在他还活着的时候,女神对他无能为力,但她可以派使者代替她去纠正这个小问题。


Tony站得更直了,耸动了下肩膀,心里暗暗叹息。他有工作要做,没有时间被自封的“英雄们”耽误,也没有时间被他们对世界应该如何迎合和屈从他们的理解所耽误。


幸运的话,这终于会成为最后一根稻草,让协议委员会意识到他们本就应该听从Tony的意见,而不是惊慌失措地向反政府派复仇者伸出手来。在一定程度上,Tony理解他们的鲁莽行为,对于那些反政府派,公众仍有少许的……不是尊重,而是宽大。Thanos迫在眉睫的威胁悬在他们头上,他们看着Tony—破裂的复仇者,Rhodey—暂时禁足的战争机器,和不再确信希望成为复仇者的幻视。他们惊慌失措了。


如果他们再给Tony几个月的时间,他本可以让他们安心,但现在他们必须控制损失。


Tony走回会议室,当他进来时,每只眼睛都在看他。


“你还好吗,我的朋友?”Danny马上问道,Tony给了他一个喜爱的微笑。


“头痛,挥之不去的酸疼—你懂的。”Tony诚实地告诉他,看到Loki对自己的肢体语言产生了一种恼怒的能量,因为这让法师想起了灵魂在肉体中重新安顿的现实。


“我们听到了枪声。”Reed一脸忧虑地说。“我们想去看看,但FRIDAY要求我们留在这里。”


“是的,谢谢你们听了她的。”Tony回答道。“从长远来看,这样更好。Barton的扳机手指发痒,而其他人现在都得到了安抚……好吧一定程度上。”


“发生了什么事?”Reed问,Loki愤怒地开口。


“他们杀了他。”他主动提供信息,哦,真是太帮忙了。“又一次。”


“什么?”Reed厉声说,Wong和Danny仔细检查着他,好像在试图确定他是否还需要帮助,还是他真的没事。


“没事,我没事了。”Tony告诉他们。“现在我死不了,记得吗?”


“这并不意味着我们应该测试它。”Danny皱着眉头说。“而且他们还不知道这一点,对吗?”


“不,他们不知道。”Loki指出。


“没事了。我在这儿,Barton已经被拘留。”Tony说。“我怀疑委员会不会对他提起某种程度的正式指控,以及对其他人提出更轻一级别的指控。”Tony看着他们似乎都在以自己的方式处理着这消息,在他们似乎开始泄气之前,愤怒是他能看到的最主要的情绪。


“当你在那边的时候,你有和死亡女神说上话吗?”Danny问,Tony点点头。


“有,但她没什么好多说的。Thanos还在以她的名义屠杀,她很生气。她确实说起,在我们上次交谈以后,Thanos还没有移动位置。他仍在制造混乱,寻找下一块宝石。她警告我说她肯定我们快没时间了。他很快就会来取我们这儿的三块宝石。”Tony告诉他们。“所以我们得尽快行动了。他已经拥有了现实宝石和力量宝石,所以我们需要尽快解决这个问题。”Tony朝计划走去。“那么,你们需要我看什么?”


+++


当会议结束,所有人都离开时,一直凉爽的手放在了他脖子后面,Tony放松下来,任由熟悉的魔法拂过他的身体,缓解了一些疼痛。


“谢谢。”当Loki结束时,Tony说,回头看向阿斯加德人。


“你要试试睡一会儿吗?”Loki问,Tony咬着嘴唇,回头看了看面前屏幕上的计划。“过去三天里你都没睡过觉,Stephen告诉我在那前一晚,你一直做恶梦。”


“你们两个需要停止在我背后说闲话了。”Tony告诉他,并试图在提出谴责,但他不确定他是否有精力这么做,或者他只是真的不介意。“我必须—”


“你的身体还是人类。很脆弱。它需要休息。”Loki告诉他,Tony叹了口气。


“我知道。只是有时候真的很难。”Tony双臂交叉在胸前。“我总是担心接下来会发生的事。Thanos不仅仅是在讨好我的雇主,他在盯着我的家人。你,Stephen和幻视都有他想要的。当他来的时候—他会来的,他会来找你们的。”


“这些我们都知道。”Loki提醒他,Tony摇摇头。


“理论上讲,我知道。但现实是,这他妈的吓坏我了。”Tony承认。“有时候,当我醒着的时候,我可以忽略它。这该死的巨大断头台就挂在我们所有人的头上。我可以用计划、决定和选择来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但当我想睡的时候呢?它只会突然出现。”


“Tony,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Stephen的声音从门口传来,Tony瞥了一眼,看到法师正靠在门框上。


“我知道,老实说,我认为这是我还没有完全发疯的唯一原因。”Tony告诉他们。他的手抓了抓头发。“Barton被关押了吗?”


“是的。”Stephen点头说。


“Rogers和其他人什么反应?”


“不好。”Stephen承认。“但我认为与最后关押Barton相比,对被传输的方式更让他们感到震惊。”


“你做了什么?”Tony问,斜睨了Stephen一眼。“你没有对他们做什么,对吧?”


“当然没有。”Stephen以一种完全中立的表情说,Tony一点儿也不信他。


“噢上帝,你做了什么?”


“绝对什么也没做。”Stephen向他保证。“我只是把他们带到基地里,把Barton丢在了牢房里。”Stephen停顿了一秒。“我得承认,回想起来,也许带他们穿越黑暗维度到达那里是不友好的,但是穿越国度的传送是最快的旅行方式。”Loki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Tony微弱地叹息着。


“黑暗维度?”


“我没有把他们留在那里,这是他们应该永远感激的事情。”Stephen微微耸了耸肩。“毕竟,比他们更伟大的东西曾经迷失在那里,有时类似这样的事情就是会发生的。”


“我同意。”Loki说。


“我不。”Tony反驳道。


“我知道你不会同意的。”Stephen微微歪头承认道。“这就是为什么我没有留他们在那里,只是快进快出。更多的是对他们如果继续一意孤行,那他们将面临的后果的一个警告,而不是攻击。很明显,镜面维度的对话并没让他们明白,如果无视我的警告,我能对他们做什么的这个无比真实的现实。我需要再严厉地说明一次。”


“我知道你认为那行得通。”Tony叹了口气说。“对于任何一个有两个脑细胞的人来说,这应该行得通,但你不会如愿的。他们之间只有一个共用脑细胞,而且即使这样那个细胞也不会得到太多的锻炼。我开始认为他们的身体是学不会从错误中吸取教训的。”


“好吧这对他们来说很不幸。但不是对我们。”Stephen看着Tony。“你知道,如果再发生什么事,我不会再试图阻止Loki了。”


“你上次试过了?”Loki问道,听起来对这个所谓的“阻拦”很困惑,Stephen点点头。


“当然我做了。我告诉过你他不会同意你杀Barton的。”他宽宏大量地说,Tony试图压抑自己被逗乐的哼笑声,失败了。


“赞。这听起来很像阻拦了,”他轻笑着说。


“那么这就该提醒你下次会发生什么。”Stephen说。“我们的任务是帮助你。帮助你完成你的任务,就眼下事情的进展—无论是否有任务,我们都会帮你。”Stephen走了过来。“但记住Tony,你必须我们帮助你。如果你和我们对抗,我们只能做这么多。”


“我只是……”Tony停了下来,微微点了点头。“不,你是对的。事情只是…有一些疯狂。我可能会陷入想要修复所有我忽略的,而有时,有些东西不该被修复—有时处理手边的问题就是需要一个新零件。”他的手穿过头发。“好吧,我们今晚就到此为止,早上再处理这些事情。”


这个计划得到了两个赞成的点头。


+++


“你不会真的认为他们要试图取代你吧?”Sam问,Steve微微耸了耸肩。


“我不知道。”他承认。“委员会一直表现得很奇怪,Ross……我们每次谈话,他都变得越来越不肯帮忙了。”


“那是因为Tony给了他其他看起来更明亮的选择。”Natasha说。“以前,只有你一个人,但现在Tony会竭尽全力给他们选项,就像他会说的那样。”


“那些选项都是垃圾。”Sam争论道。“我的意思是,Loki你能相信这个吗?”


“在这一刻,Stark的任何事都不会让我惊讶了。”Wanda咆哮着,拽着手上的手环。Steve的注意力被拉到了他们身上,他试图摆脱Tony如何忽视他们的记忆,还有Loki如何抱着他的身体,和Strange的湿头发……


“—攻击。”他抓住Natasha声明的末尾,内疚地惊醒。


“什么?”他问,她对他挑了挑眉。


“委员会明天将进行审议,我们需要想出一个进攻方案。”她又说了一遍。“想想我们可以用的理由来反对他们试图对我们的指控。能平息这场风暴的合理化解释。”


“你认为他们会尝试用什么论据?”Steve问,她耸了耸肩。


“Clint对Tony开了枪。这是个大问题,但不仅如此—Ross是对的。Tony确实摆出了Loki的星际外交豁免权,但Clint仍然选择了这样做。那不妙。如果他们不惩罚他,不拿他做榜样,他们就会招致阿斯加德的愤怒。”


“Clint只是对Loki的出现有所反应!”Steve厉声说道,Nat耸了耸肩。


“他们不会在意的。不管你喜不喜欢,Loki仍然是阿斯加德皇室成员,他是禁区。Clint不应该开枪。事实是,它最终打到了Tony,而Tony已经刻意地成为了委员会的小宠儿,这更糟糕。”她说。


“那你有什么建议?”Sam问,Natasha过了一会儿,看着他。


“你不会喜欢的,但你必须这么做。”Natasha警告说,Steve的脊椎里已经爬下了一种他不喜欢的感觉。


“是什么?”


“你得把Clint扔给狼群。”她说,听到几声难以置信的叫喊,摇了摇头。“不,我是认真的。Clint完了,他知道,我们也知道。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离他越远越好。委员会不会对我们试图为他提出的任何有利辩解作出好的反应,这只会损害我们的案子……但是,如果我们把他交给他们,他们可能会宽大处理。”


“Clint是我们的朋友Nat。”Sam说,“我们不能就这样抛弃他。”


“Clint是个大男孩,他知道这些事是怎么运作的。”Natasha说。“这不是我们中有人第一次为了保护机构而被团队或领袖抛弃了。世界就是这样运转的。Clint理解这一点,我们也需要理解这一点。”


“你就想……”Steve摇了摇头。“不,Nat我不能那么做。”


“你想让Tony赢吗?”她严肃地问他。“因为如果你不能像切掉一个坏疽的肢体那样快速地切掉Clint,他就会赢了。如果你以任何方式表明你支持Clint,他们会把你和他一起钉死在十字架上。他已经完了,现在的问题是我们中有多少人会被他带走。”Steve盯着她看,感觉他快生病了,然后他转头看着Sam和Wanda,叹了口气,又看回了Nat。


“…好吧…”他轻声说。“我该怎么办?”



作者笔记:

请随意留言!

评论规则:

谢绝负面/争论/批评性质的评论。

谢绝发表对配对感到不愉快的评论。

谢谢!


Whispers of the Fallen by Wix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898122?view_full_work=true


再给重来打个小广告 倒数四天:P http://yunlongjingwa.lofter.com/post/1f235cb7_12b2d5135


评论(68)

热度(2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