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Tony
FrostIronStrange, FrostIron, IronStrange

【霜铁霜】我和你 (未来属于我们) 9 完结章

9

Tony退缩了,隐隐感到内疚。他刚杀死了一只生物,或者至少在导致它死亡的事件中起了重要作用。当然了,它攻击了他,不过,他确实觉得有点不舒服,他从来没有真正想过盘子里的牛排是从哪儿来的,但突然之间……除了牛排是牛做的,而牛看起来比这个生物好很多。它们的牙齿也不那么可怕,也没有像树懒那样又邪恶又弯的爪子。


再说了,这是生命的循环之类的。他这样做不是为了好玩,他在为Loki准备一件毛皮大衣,这很重要,而且,这件东西将被制成食物。这可不像从直升机上射杀狼那种行为。


好吧。所以Tony做到了,很好。然而,现在他突然发现自己面临着一个以前没有考虑过的问题:如何运输这东西?拖着它听起来不太理想,其中最小的因素是那意味着必须走路,那也可能会损坏皮毛。但是Tony非常怀疑他能拎起它,带着那多余的重量飞行。


不过,他只能通过尝试来发现,所以他小心翼翼地靠近那东西,用剑戳了戳,准备一旦它动了就飞走。它甚至没有抽动一下,黑色的圆点状的眼睛茫然地望着天空,所以它可能真的死了。如他所料,拎起来最后并不是一个选项,但它也远没有他想的那么重:按照这个尺寸,他以为得有一辆小车那么重,但当然了,如果那么重的话,它就无法滑翔了。它一定是有空心的骨头还是什么的。


最终Tony想出了一个办法:他拉着那东西的胳膊转圈,直到它们笔直地躺着,指向顶端。然后他把腰带钩在了爪子上,开始一半飞,一半拖着它,向他开始的位置往回走。


花了很长时间,因为Tony不仅不能飞得快,也不能飞得比任何地势都高。他仍然设法跳过一些裂缝和峡谷,但这让他的脚步更慢。然而,最困难的是,他将不得不再次飞越冰冻的海洋。他也许能绕路,但这需要更久。在那里拖曳会容易一些,因为冰大多是光滑的—不是溜冰场的那种光滑,但比他和那东西来自的山地要平坦得多—但整个过程完全是场对神经的折磨。Tony每时每刻都在提心吊胆那像鱼一样的东西会从下面再次袭击他,但是没有比这更快的方法了。简而言之,他考虑过把这东西扔下,然后和一个能帮他的人一起回来,但他非常怀疑当他回来时,它还会在这里。除此之外,需要别人帮助的想法让他很恼火。


最后,他花了3个小时才到达,这和他到那里找到了想要的东西的时间相同,尽管回来的路上他没有绕道,也没有休息。他的身体也比他预计得更疲惫,因为他必须保持同样的姿势,要么用一只胳膊拖那东西,要么用两只胳膊拉,除此之外,还有他绝对太固执而拒绝丢下的两枚鱼类生物的牙。战衣减轻了他的压力,增加了他的体力—如果一个人的话,Tony怀疑他连那东西的前臂都抬不起来,更别说拖着整个东西走了。


当他接近他盯着的地方的时候,他短暂地思考了下,然后叹了一口气,落在地面,开始拖着那东西走。他可以飞,而且有一半想这么做,但他真的没有心情去做一个盛大的入场或者什么。他只是想把这东西拿到那里,想让Loki告诉他,他做得很好(如果他做错了什么,Tony会尖叫,可能会大发脾气什么的),想要吃点东西,然后想睡觉。他甚至不关心让他那个吹的承诺泡汤了,无论是吹飞对方的大脑还是其他什么部位。


第一个发现他的人大概是个和他差不多大的霜巨人,可能对方也参与了这个狩猎的绑定过程。他扛着三个狗大小的东西,一个在肩膀上,两个夹在胳膊下,好像数量能弥补质量,但谁知道呢。也许它们是珍味,而Tony发现的那东西是有毒的,他本来可以轻松很多。


那个人向前走着,当他看到Tony和他拖着的东西时,他尖叫着把两个狗形状的物体都扔在了地上,握住自己的胸膛,然后跌跌撞撞后退了几步。这是一个非常戏剧化的反应,在其他任何一天都会显得很有趣,但现在Tony只是脾气暴躁,又饿又累,所以他真的没心情。


“帮个忙?”Tony喊道。


那人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转身跑开了。太好了。Tony显然做错了什么。


他受够了。完全地受够了,他停下脚步,把腰带扔在地上。然后他坐在地上,因为他还不如坐着。那家伙掉了他的两只狗大小的猎物,他费了好大的劲抓了三只,他肯定会回来的。


Tony也许,可能有点走神了,因为接下来他就知道有个成年霜巨人向他走来,先是看着他,然后又看着那个东西,表情很复杂。他双手卡在臀部,几乎只是瞪着,没有睁大眼睛,但仍然显得很惊讶,还带着相当多的怀疑。“这个是你抓到的?”


Tony眯起眼睛,又站了起来。没人提到其他人可能会偷他的东西,但谁知道呢?“是的。”


那人盯着看了一会儿,然后歪了歪头。Tony突然注意到,他并不是一个人,还有另外三人跟他在一起,那两人看上去都有些惊讶,或许还有些不情不愿的尊重。这一切都有点奇怪,没人说什么,但之后,一个Tony相当确定是Loki的人物突然出现,出乎意料地站在了在雪堆上。他在那儿站了一会儿,太远了,Tony没法看清他的表情,然后他直奔Tony而去。


当他到达时,他的表情非常激动。“你为我抓了一只hämähäkki(芬兰语:蜘蛛)。”


Tony眨了眨眼,做了个鬼脸,然后有点不情愿地摘下了头盔。在全套战衣以内,他感到很热,但在这里的温度下,那可能会很快发生变化。但他想让Loki看看他的脸,他不习惯隐藏起表情。“如果这是这东西的名字的话。”他用大拇指指着后面。


Loki凝视了一会儿。“那么你朝着山脉方向走得很远了。"


好像他知道这儿的地形似的。Tony皱着眉,耸了耸肩。“那儿是有一些水,还有一些山。一些冰川。”


Loki再次盯着他看了几秒钟。Tony突然注意到来的三个人并没有靠近,他们一直和他以及那东西保持距离。


最终Tony气呼呼地说,“那么,怎么了?这东西有毒吗?你告诉我要小心幼崽和皮毛。没有幼崽,皮毛。”他又往后指了指。“所以?”


Loki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当然,你不—”他突然走到Tony跟前,双手抓住他的脸,眼睛又大又亮。“Tony,这是—hamahakit是非常罕见的。它们非常—你摸了它的皮毛吗?”


Tony迷惑不解,但仍然暴躁地摇了摇头,突然Loki抓住他的手腕,引导他的手伸下去摸那东西的手臂。他摸了摸皮毛—或者更确切地说,战衣的手套摸了摸皮毛—什么也没发生。并不是说他在期待爆炸还是什么的,但根据Loki的反应,他认为会发生什么事情。


除了……他眯起眼睛,靠得更近了一点,但那不是他的问题,皮毛肯定是—它在变红,和他手套的颜色一样。一开始只是Tony碰它的部位,但颜色沿着手臂向下延伸,一直到手臂的一半,皮毛的颜色从白到粉,到Tony战衣的深红色,覆盖了那东西的整个手肘以下。这个变化是逐渐的,不像Loki变颜色时那样得突然和生动:它发生得很慢,但仍然足够快到Tony可以看到变化。“呃,”他发出声音。“所以……这是好事吗?”


“这非常棒,Tony,”Loki的声音就在他耳边说。“Hamahakkit的行踪很罕见,很难找到。”


事实上,Tony能看出来。他现在看到它的背了,只有白色,或更确切地说,是和周围环境一般的颜色。“好吧……所以换句话说,我做得很好。”也许在经历了过去几个小时的情绪起伏之后,他需要一点安慰,告他呀。


“你做得非常了不起,”Loki立即说道,并吻了一下Tony的太阳穴。他松开Tony的手腕,双手托住他的脸,让他稍微转动了一下,于是下一个吻就落到了Tony的嘴唇上。现在Tony也能看到Loki的表情了,不知怎的,他的表情又明亮又柔和。“我对收到这份礼物感到非常荣幸,”Loki轻声又亲密地只是对着Tony低语。他的脸涨得通红,眼睛直直地盯着Tony,接着说:“我很荣幸能成为你的婚约者。”


Tony吞了口口水,也感到自己的脸颊发热。“嗯,我很高兴。那个。你知道的,我也是。


Loki微笑着,甜甜的,高兴的,并倾身又吻了他。过不了多久,他就会松手,他们就会一起把这东西拉回去,人们会用不同的眼光盯着Tony—实际上看到了他,而不是看一个中庭人,或者Loki的婚约者。其中一名负责处理毛皮的人会走到他们面前,Loki会很傲慢,要求他们提供最好的Rintakehä(胸部肉)。不久之后,最擅长这类事情的人将会和两名助手一起出现,并亲自剥下hämähäkki的皮,周围是一圈密切围观的观众。


Loki会告诉Tony他们不经常看到hämähäkki,这种关注是值得的。当这样说的时候,他会注意到Tony的脸颊冰冷,鼻子开始失去知觉,他会有点小题大做,派人去给Tony拿帽子。一旦hämähäkki被剥了皮,Tony会惊讶地发现(但不应该)只有手臂才值得吃;那东西的身体几乎没有重量,主要由肌腱、器官和骨骼组成,完全没多少肌肉。然而其中一只手臂将被放在篝火上烧烤,而其间Loki将向Tony展示他为他抓来的东西:一个相当大的,四条腿的食肉动物,有爪子和牙齿,以及非常柔软的黑色皮毛,穿上会像是Tony的皮肤上的绒毛一般自然。一旦Loki满足于Tony对他礼物的喜悦,Loki和Tony就会在篝火旁烤制食物,Loki会要求Tony讲述他是如何抓到hämähäkki的。


由于那不是一个怎么激动人心的故事,Tony也将包括那个攻击他的生物的部分,以及那个鱼类生物几乎吃了他。在说到那里时,他被打断了,因为危险的鱼类生物(好像是被叫做lohenpunainen,三文鱼),显然海洋是在这个季节是被严令禁止的。Tony将不得不拿出两颗牙作为证明。据说逃离lohenpunainen几乎是不可能的,因为他们从远低于目标猎物的位置出击,而且当猎物逃跑时,它们很善于调整角度。当像Tony一样被从下伏击时,大多数人甚至都不会有机会注意到他们被瞄准了。作为证据的牙齿—Loki看似在喜悦和迟来的恐惧之间纠结着Tony的死里逃生—这是最后一击。人们不仅会惊讶地看着Tony,而且会很尊敬他,甚至会感到骄傲。


“他们会在许多年后仍叙说着这个故事,”Loki将Tony的耳边低语,然后他们将分享这东西的一条手臂,Loki抓到的猎物的几块肉,(那个叫petoeläin,捕食者,Tony真的很期待得到万能语,但是Loki会告诉他明天,他们会在明天做所有的事情),他们剩下的猎物会被包起来,待日后食用。没有人会吃他们为对方捕获的猎物。人们会来祝贺他们,表达他们的敬意,显然他们只需要一次狩猎和分享食物来完成绑定,对此,已经精疲力竭的Tony会很感激。


他们会在Loki的出生皮毛下入睡,在Tony的房间里,在漫长的一天之后,什么都不会被吹,但Tony是如何在第二天醒来的,那就个完全不同的故事了。

 


作者笔记:

关于Loki和Laufey的问候,我无耻地借用了星际之门亚特兰蒂斯,在那里这是标准的Athosian问候。

所有的名字都是从芬兰语(谷歌)翻译过来的,如果有什么不对的地方,请告诉我。翻译:

感谢所有帮助我,让我的芬兰人少犯错误的人,我真的很感激!:)



Me and You (is who the future belongs to) by melonbutterfly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88932


评论(37)

热度(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