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Tony
FrostIronStrange, FrostIron, IronStrange

【霜铁霜】我和你 (未来属于我们) 7

7


开头部分走链接

https://shimo.im/docs/I6KaEvJtiLEua1RO/


Loki显然同意,即使他不情愿。“我们得走了。时间不早了。”


Tony微微撅着嘴,但是当Loki拉着手把他拉出房间时,他并没有抗议。沿着走廊走几步,他们遇到了三个皮肤黝黑、四肢修长、散着乌黑头发的人。他们立即认出了Loki,他们的正式问候—把拳头放到胸前代表着鞠躬,弯曲腰部—这让Tony惊讶地意识到在这里所有的时间内(尽管还没有那么久),他还没有看到一个正式的时刻,即使在Loki向Laufey, 他的母亲和王介绍他时也没有。


因此,看到Loki以同样的正式方式回应有点奇异,脊椎挺直,一只手放在他的胸前,倾斜他的头,表情严肃,即使他没放开Tony的手。他们交换了一些听起来很正式的话—纳赫托普人向Laufey国王的儿子致敬,LokiLaufeyson问候Ara,Brun和Friedlich,然后Loki介绍Tony作为“他的婚约者,来自中庭的Anthony Edward Stark,” 纳赫托普人把他们怪异的,没有瞳孔的眼睛转向Tony,做了同样的拳头—弯腰组合,问候中庭的Anthony EdwardStark,以及Loki,Laufey的儿子,中庭的国王的婚约者。这个头衔很长,但Tony不喜欢它主要依赖于Tony和其他人的联系。他发誓,他将会因自己的功绩而出名。


他几乎要以自己的方式回礼了,接着Loki紧了紧握着他的手说:“Tony,这几位是纳赫托普人里的Brun, Friedlich和Ara。”


有点尴尬于不知道程序,Tony复制了Loki的做法,拳头—腰—鞠躬,然后说:“我向纳赫托普人的Ara,Brun和Friedlich问候”,可能可怕地发错了Friedlich的音,但说句良心话吧,“ch”听起来很奇怪,感觉在嘴里很畸形。尽管如此,他可能并没有冒犯到什么人,因为很显然,当程序做完了,纳赫托普人一家继续向前走了。他们都穿着厚重的外套,Tony注意到:他们显然也不太喜欢寒冷,尤其是考虑到他们仍在朝着温暖的方向前进。


Loki解释说,纳赫托普人住在斯瓦尔塔法海姆,并与霜巨人结盟了数万年。当他们走向鞋匠,甚至当他们坐在那里,Tony的脚被测量的时候,Loki解释了更多政治,以及与一个民族和一个王国结盟的区别。(后者暗示着王国中的所有人都是统一的,只有阿斯加德、中庭,约顿海姆和穆斯培海姆会这样做。)约顿海姆显然是一个特例,因为有几个部落都在一同协作,所以它实际上的体制是在中间。


“等等,”Tony皱眉。“但中庭也是如此。我们有很多国家—如果你愿意那么想的话,部落—这些国家或多或少在一起协作。有时。他们中的一些人打架。”


轮到Loki皱眉了。“他们是游牧吗?”


“大多数人不是,”Tony回答,想起了旅行者和吉普赛人,“有一些,但大多数……国家有国境线,有不同的政府,什么都有。”


“很有趣。”Loki歪着头。“我们对中庭了解不深。阿斯加德的占有欲很强。在我们的入侵失败后,他们甚至不能容忍其他国度与中庭接触。虽然大多数人都不太感兴趣,因为你的世界没有惰性魔法。”


这是Tony第一次听到这句话,但他很快就习惯了这种感觉。“是啊,那到底是什么意思?因为我不明白。”


Loki接下来的解释有点复杂,因为他显然不知道如何向一个没有参照系的人解释,但归结起来就是:所有国度,或多或少,都有一种惰性魔法,一种潜藏在万物和每个人身上的能量。有些人可以利用这种能量:法师,女巫,无论你怎么称呼他们。这就是为什么中庭没有魔法用户:没有魔法,没有可用的东西,即使有人也许有这个能力。除了实际上中庭并不是什么也没有,但是例外,和为什么它们是例外困惑着Tony,他决定假装不记得少数能操纵魔法的中庭人。他会遵照简单的解释,直到他能更好地理解魔法到底是什么。


“事实上,我可以提供一双临时的靴子,”鞋匠突然说道。“它们最初是为Föhr制作的,但是……”


Loki甚至懒得掩饰他有趣的笑容,“当然。”


Tony察觉到自己是某个笑话的笑柄,皱起了眉头。“什么?”


“Föhr人有一段突然生长期,”Loki笑着告诉他。“他现在有这么高了,”他把手举到腰际,“因此他的脚就比这双靴子大了。你的脚太小了,”他补充道,绝对确保Tony了解他的意思。


脸红了一点—所以Tony有点小,不管怎样,他也会迅速成长的,而且,这儿的人又不是无缘无故被称为巨人的—Tony怒视。“不管怎样,我的鞋子很好。”


Loki怀疑地看着Tony的脚,但选择不再多说了。他转而关注不能发音的名字的鞋匠(是Aðalþegn,但Friedlich是Tony或多或少可以到达发音的程度,强调少这一边),对方拿来了一双深棕色的靴子,让Tony试穿。Tony很想说它们太小了,但事实是,它们非常合脚。如果有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它们还有点松,但是如果有一双厚一点的袜子—Tony没有—那就再好不过了。


但他固执地拒绝承认,只是皱着眉头说它们很好。Loki笑了笑,但并不刻薄,还亲吻了Tony的脸颊,好像他玩得很开心。他可爱到让Tony无法再保持怒视了。


之后Loki带他参观了一下这个城市,向他解释了不同的层次—模糊的专业化,但还没有严格到限制的程度。再说,现在过节了,一切都有点乱。即使是昨天才到的Tony,也能看出其中的区别,走廊里的人越来越多,他看到的非霜巨人也越来越多。虽然他们中很少有人长得像人类,而且大多数看起来都很奇怪,但Tony显然在昨天已经达到了文化冲击的指标,因为他完全无意盯着看,甚至不想问Loki那么多问题。


他有点忙于即将到来的狩猎:他再次询问Loki关于限制的事情,因为他最不愿意干的就是被指控作弊,很明显他不能对带着幼崽和没有皮毛的东西动手。或者非常大只的,Loki补充说,但这不是一个规则,只是为了他自己的安全,但他似乎不认为这对Tony来说会是一个可行的选项。好吧,他会大吃一惊的。


他们最终去了Loki的住处,Loki让Tony挑选他想要的任何刀刃。他选了一把和自己的前臂一般长的,附带腰带和剑鞘,然后Loki说服他也带上一把匕首。Loki越来越担心,这是显而易见的:他开始给Tony一些建议,比如他应该试着去扔匕首,并击中猎物的眼睛,不过过了一会儿,他承认Tony不太可能成功,因为他在扔刀方面经验也很少,或者说,没有。


“Loki,”Tony在第七道“有用的”提示后说,“你越说关于手指长的牙齿,和如何避免它们的故事,我就越担心。但完全没有理由担心,我们说好的,记得吗?”


Loki皱了皱眉。“当然。”


“让你神魂颠倒,”Tony提醒他,扬起一条眉毛。“说到这儿,我需要去我的房间拿个东西。”


Tony回到自己的房间,拿起两个红色的金属行李箱。然后他停顿了一下,瞥了Loki一眼,Loki看上去仍然很紧张,他迅速做出了决定。


“瞧,”他说着,把更小的箱子放回了地板上。在更大的那个上,他按了几个按钮,他的手被扫描了,然后他把箱子抱到他的胸前。“启动”。


战衣开始像变形金刚一样展开—老实说,那确实给了他灵感,Tony并不会为承认这点感到尴尬—战衣包裹住他的躯干,从那里展开,一直延伸到Tony的腿和胳膊。他测试了十几次,甚至在解决了所有的麻烦和小问题之后,就像他测试了战衣的功能一样,今早他也穿过了,确保它经历了旅行且运行良好。所以,当它现在在他身体滑行的时候,一切都很顺利,不到一分钟就完成了,Tony站在那里,从脖子往下都覆盖着一件红金色的金属战衣。


上漆的时候,他选择了能想到的最温暖的颜色,这个选择的原因Tony现在已经搞不太清楚了,但无论如何这都不重要。在见识过约顿海姆之后,他知道他很可能很容易被发现,一方面这是好事,但考虑到他要去打猎,可能就不那么妙了。Tony从来没有打过猎,他怎么会知道?


同时,他仍需要弄清楚他是否违反了任何规定,而Loki究竟对此是怎么想的。有些人可能会说这是作弊,但Tony不认为利用他所有的资源可以算作作弊。


尽管如此,他还是有点担心Loki会说什么,因此他慢慢地头盔从另一个行李箱里拿出来—那是唯一独立的部分。起初他打算将头盔加到流程里,但他有点担心整个自动过程,以及如果他的头部妨碍到的后果。过程被他设计地太过先进,添加一个新元素就意味着得重新从头开始。之后戴上头盔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他最终会找到一种方法把头盔包括在这个过程中,但现在这已经足够了。


不管怎么说,这套战衣很不好惹,加不加头盔都一样。这是Tony转身面对Loki时拼命想的事情,他尽量不表现出紧张的样子,因为他无法不感觉到紧张。


Loki的脸起初没有告诉他太多:他看起来很吃惊,眼睛瞪得圆圆的,但眉毛稍微皱了一下。


Tony知道他的笑容有点太大了,但他情难自禁。他张开双臂。“所以?你觉得呢?”


“这是一件全身铠甲,”Loki说。他几乎不能说的比这更明显的了,Tony努力不让他的表情流露出来,但如果这会是一个问题,操,如果他要给Loki看这到底能做什么。


Loki迈了两大步,快速走到他跟前,伸手小心地触摸着他建造的,正在装甲胸前发光的微型方舟反应堆。他让父亲发明的反应堆变得高效、小巧太多了,他借此对父亲嗤之以鼻,这也许给了他巨大的满足,也许没有。“这—这是你自己做的吗?”


“好吧,是的。”Tony放下了手臂。“中庭不存在这样的东西。从字面上讲,因为是我做的,然后我把它带走,销毁了所有的证据。所以,是的。绝对是独一无二的。”


Loki抬起头,盯着他看了一会儿。“这是护甲吗?”突然,他眨了眨眼,紧张的表情变成了微笑。“所以你今天会没事的。那太好了。”


Tony撅了一下嘴。“我不会只是没事的。我会为你抓住猎物的,记得吗?等等,你是说我有可能会有事吗?”


“约顿海姆到处都是危险的掠食者,”Loki认真地说,然后突然大笑起来,拥抱了Tony。“但有了这个,你即使被攻击了也不会死,这太棒了,Tony。”


很明显他是认真的,但也很明显Loki并不真正理解这套战衣的用处。Tony对此感到有点不爽,直到他想起过去两天他什么都不懂,包括Loki引以为豪的网。这可能会经常发生。


但没关系。一旦Tony使用了战衣,Loki就会懂了。或者至少会更好地理解它的神奇之处。Tony必须有耐心,就像Loki对他有耐心一样。


再说了,Loki至少意识到这套战衣很漂亮,这已经是很重大了,对吧?所以Tony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向Loki解释说这并没有违反任何规则,显然它并没有—以前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事情,但是因为它显然不是魔法,所以没有任何规则阻止它。此外,仅仅因为霜巨人半裸着打猎,并不意味着其他人也会这么做,所以也没有着装规定。


“来吧,”Loki带着好奇和兴奋仔细检查了一下战衣后说道。他还用一把小剑和匕首缠在了Tony的腰带上,系在了他的臀部。Tony并不需要帮助,但即使感觉不到,他也永远不会拒绝让Loki抚摸他的机会。“我们得走了。时间快到了。”


于是他们出发了,把Loki的外套留在了Tony的房间里,因为穿着战衣,他不需要那套衣服,他们走出了山脉。Tony很确定他们是从不同的地方出来的,但他并不是百分之百确定。反正也不重要:Tony完全不知道在这个地方该怎么走,而且他忙于东张西望,根本不在乎。


有很多人。真的,很多。至少比Tony到达后遇到的所有人多两倍,也包括他在今天见到的许多人。他们成群地站着或走着:一些人甚至在帐篷里安营扎寨,有很多摊位卖许多食物和各种各样的东西。其中一些摊位和帐篷被几乎看不见的光球包围,这显然是一种魔法,因为它们至少抵御了寒风,可能还有保温功能。


一些篝火,Tony猜想这一定是人们从自己的王国里带来的,因为约顿海姆似乎没有足够的树木,或者一般植物。完全没有。Tony好奇地停了下来,凝视了几次:Loki向他解释了每两年一次的节日对促进外交关系的重要性—比如像是拉近Tony和Hrinmeer妻子之间的友谊。


当Loki这样说的时候,Tony感觉有点被操控了。但是,当Loki注意到他感到被欺骗的表情时,Loki解释道,由于他和Laufey的关系,Loki和Tony都拥有一些象征性的权力,当涉及到与非霜巨人相处时,他们都需要注意礼仪。显然在约顿海姆中,这没有关系,但当涉及到其他种族时,情况就不一样了。至少,它解释了Odin扭曲的信息。


然而他们没有时间逗留,狩猎时间快到了,他们明天会有时间探险的。Loki走得很快,握着Tony戴着手套的手,Tony希望他能早点带上头盔,已经空气是冰冷的,没有头盔,战衣产生的热量很容易通过颈部溜走,这糟透了。但他希望人们看到他的脸,所以当他们加入……实际上是一大群人时,他没有戴上头盔。


他们被分成两组:Tony认为大得多的一组主要是由成年人组成的,而Loki和Tony加入的一个是完全由他们的同龄人组成的。Tony没有意识到发生了什么,直到Laufey开始发表关于狩猎的演讲,结果他发现他们的队伍完全是由年龄足够大到需要完成仪式,在今年的keskikesa结合的人们组成的。


看到Tony的困惑,Loki靠近他,在他耳边低声解释:原来在约顿海姆,人们的生日是有记录的,但更重要的日子是节日。绑定只能在节日期间完成,Tony认为这很有效率,因为它结合了庆祝的场合。


另一个人也做了演讲,关于荣誉和绑定有多么神奇,等等等等,Tony没有在听,然后有一发信号,送这些婚约者启程了。原来成年人必须等待一段时间才能开始,这样可以让年轻的绑定者们至少有机会抓住一些不错的猎物。什么也没抓到是坏运气的标志,抓到好东西则是好运的标志:很容易理解。Tony没有想到的一件事是,他被派往与Loki相反的方向,有一些人会确保所有的绑定配对不会一起走,也不会走到同一个方向。Tony在被送走前勉强偷了一个吻。


他短暂地考虑过马上起飞,但他认为这样戏剧性的离开可能并不符合他的最大利益—他真的不想被取消资格—于是他戴上头盔,开始步行。他冻僵了,感觉不到自己的耳朵,但行走和终于无法逃脱的战衣热能让他快速地暖和起来。


原来约顿海姆并不如同他最初想象的那么平坦。是的,他脚下全是冰,但冰里有雪、冰和小峡谷。不过,如果Tony突然腾空而起,这些还不足以帮他挡住视线,所以他得走几分钟,直到他在足够大的雪堆后面,确保人们不会看到他了。天气和恶劣的光照环境是有利的:又开始下雪了,只是下了一点,但足够让Tony不用担心任何人会看到战衣胸腔里的方舟反应堆或者斥力炮了,他最终激活它们,起飞了。


“好吧,”Tony在空中咕哝着,稳稳地向上飞。他练习过飞行,但处于明显原因,只是在室内做过。风并没有让事情变得简单,但他也没花太长时间适应。Tony终于可以专注狩猎了。



Meand You (is who the future belongs to) by melonbutterfly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88932

评论(19)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