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Tony
FrostIronStrange, FrostIron, IronStrange

【霜铁霜】我和你 (未来属于我们) 6

还记得这篇约顿海姆设定 + 霜铁少年们甜蜜好奇的初恋吗?;p

6

Tony哼了一声。"好啦,那就照你之前的做吧。我甚至都不能正确发元音变音,更不用说百分之六十都是由它们组成的单词了。"


"那么,抓紧了。" 他们站的离电梯间太远了,Loki不能再试之前那招,但他也没这么做,而是带着一个半信半疑的Tony到了门口,凑上前站得和他很近,让Tony的手臂抱住他的身体。


Tony舔舔唇,有些故意地用鼻子擦着Loki的脸颊;Loki比他高一点,作为一个冰霜巨人,他的人型差距并不十分明显,但有趣地仍然存在。有一天Loki会长成成年霜巨人,Tony大概能看到他变形时字面意义的缩小体格。


很贴近地抱着Tony,Loki后退进入了电梯间。起初什么也没发生,接着Tony开始感到奇异。一开始很慢;他只是觉得变轻了,然后一下子他们的脚离开了地面,他们开始悬浮,加速,忽然电梯间一下子下坠。这简直让人神经舒爽。


直到悬浮在半空中,他们稍快地停下坠落,但这没有很久;Loki用很熟练的迅速手法推着他们走出了电梯间,进入一个走廊。Loki说这比地面层高一层,但Tony来说,每样东西都和之前看上去一样。


Loki对着他的话大笑了。"你不是第一个这么说的人。你会学着留意到重要的事。网路的图案和颜色,隧道的角度和宽度,不同时间里的人群密度,这样的细节。"


Tony很怀疑,但如果Loki这么说,好吧。如果有一天Tony能学会穿梭这个地方就很好了。他可不期待需要Loki带着他去各个地方。


他试着留意Loki带领的方向,可能这不会有帮助,但他确实记住了方向– 沿着走廊,接着左转,右转,直走,左转,直走,左转,进入一个宽敞的房间。这儿是冰冷的,Tony的呼吸挥发成了他周围的雾气,但只有这次这是件好事,因为天花板上的钩子悬挂着肉,很多很多,整齐地排放着。另外的肉被存在了架子上– 那是来自被冻死的动物,Loki告诉Tony。因为看来甚至连约顿海姆本土的动物都会被冻死。


Tony有点好奇地看着这儿的工作人员处理着肉类;要么分开不同尺寸的冻肉块,要么切割钩子上挂着的肉。它们很大块,甚至比牛都大得多,让Tony意识到这儿的动物究竟能有多大。这看似驳论;在中庭,当一个地方越冷,通常那儿的动物们越小。根据这个逻辑,这儿最大的动物应该是老鼠。但霜巨人和人类相比很大,所以也许这是这儿的一种主题?再说,也不是这儿所有的动物都会冻死。


"你想吃肉还是植物?" Loki问。"等等,你们吃肉前先得煮,是吗? "


"……是啊。" Tony看着眼前的景象。"你们这儿有面包吗?"


沉思着皱眉,Loki看着门外。"也许。" 再次抓起Tony的手臂,他拉他走出了放肉类的房间,沿着走廊来到了对面墙上的一个入口。那是个和肉类房间差不多大的房间,里面放着许多容器,各种形状的陶瓷和木头还有石头以及布袋。Loki大步走向其中一个工作人员– 他们没有穿制服,所以Tony完全不知道人们怎么识别他们的 – 问他们要面包。Tony能理解Loki说的,但他完全不能理解霜巨人回复了什么。对方的语言很有旋律感,比英语更深沉;Tony猜那和Loki告诉Tony物品名称的语言一样,但听到一个单词和整句的差别很大。他们继续交谈着,一名工作人员走向架子,拿来了两个布袋;Loki挥手让Tony过来,工作人员在一张台子上打开了它们,展示了里面的内容。一只袋子里装着小的看似面包的圆球,闪着淡棕色,但像石头一样硬。


"……这是面包?" Tony问。


"Ālfheimr,"Loki耸肩,好像那是个回复一样。另一个袋子里装着拳头一般大小的卷,更深,而实际上很软。至少和石头球比起来。工作人员切开了一个,让Tony凑近看,里面也是深棕色的,但很柔软。接过一小块撕下来的,Tony慢慢地咀嚼着。这尝起来像面包– 有一些不同,但硬度比Tony期待的软,口感更丰富,有一些坚果和谷物的味道,不像他习惯的那么柔软,但很不错。


"你想要这个?" Loki问。


"是的。呃,三个?"


Loki对工人重复了指令,对方点点头,递过来三个,包括他撕开给Tony品尝的那个。Tony轻轻挤了挤面包,惊讶着这感觉如此新鲜 – 而且也不是冻住的。


"这些架子被施法保持着更高的温度,让食物能够维持水分," Loki回答了Tony的问题。


"酷。" Tony好奇地看着架子,但看不出差别。"这儿还有什么?"


Loki示意另一名工人过来,Tony能听懂他的话。对方告诉Tony他们在温暖的架子上储存的其他事物种类;芝士,干果以及蔬菜,甚至一些新鲜的。Tony不熟悉任何一种,但他挑了一些芝士,和一些其他所有的,一半是出于好奇,一半是因为Loki和他说的。


"我们可以煮饭," Loki说,尽管霜巨人大多生食,"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有个实验室。"


"今天不做了," Tony摆摆手。"这些就很好。" 实际上比好更多;甚至有足够撑到明天的食物了。


Loki整理了一个布袋,装入了所有事物,他们通过电梯间下了一层– maha(腹部)层,Loki逗趣地告诉Tony,很明显被Tony无法发出这些音给逗乐了;maha是他能正确发音的第一个词,除了Loki和Laufey的名字。


"闭嘴啦," Tony抱怨着,捏着Loki不知什么时候伸进皮衣的袖子里和他相握的手,"你和你魔法的Allspeak(万能语)。"


"我实际上确实会说英语," Loki小小得意地指出。"以及其他几种语言。并不是Allspeak。"


无法克制笑容,Tony瞥向他。"你有条有天赋的舌头,是吧?"


扬起一边的眉毛,Loki也得意地笑了。"我确实有。"


"很棒。" Tony笑着点头。Loki不会知道他的意思,但那也不是他那么说的理由。"所以,我们去哪里?你还没说。"


"给你拿些皮毛," Loki回复。"床褥。你还想要衣服,是吗?"


"我猜是。" Tony往下看,但因为穿着皮衣,他的记忆提供了穿着的牛仔裤的画面。牛仔裤,跑鞋和内衣。他不想余生穿着热裤(尽管当考虑Loki身处同样的情形时,他并不反对),但Loki穿着靴子,所以至少Tony不需要担心鞋子的问题。"所以我们是要去哪里取衣物被子吗? "


"确切的说,我的房间," Loki纠正道,给了Tony一个小小的忍受的神情。"我不会允许其他人为你提供皮毛的。"


好吧。。。所以皮毛是严肃的话题。那得花些时间适应。"所以你要给我你的?"


"我是个好猎手," Loki有些恼怒。"我有足够的皮毛,足够我们俩用了。再说,从明天起我们会睡在一起,如果我们愿意的话。"


"好吧,好吧,别为了小事闹别扭。皮毛在我的世界不是件大事。好吗?但对这儿很重要,我懂了。"


Loki看上去没有被打动,他不以为然地说。"是的。不要接受别人的皮毛,除非紧急状况–没人会给你的。但在极度不可能的情形下,如果他们提出来,不要接受。"


他把编织窗帘推到一边—Tony看过好几处这个;他猜所有住人的房间都会在对着长廊的门口挂一条窗帘,意味着他也需要一条—让Tony进去。他们在和Tony连着长廊的房间很相似的一间前厅里,但更大,也连着更多房间,大多数也是覆盖着窗帘的。Loki直接走进了其中一间,为Tony抬起绘着花纹的布料,让他进入,再跟在他身后。Tony在门道中间停住,所以Loki撞到了Tony背上。他也不是很介意,他把一条手臂缠上了Tony的腰间不松手。


Tony也不介意,但他被吸引住了。从他自己房间所见,他以为霜巨人的布置风格都是斯巴达式的,但Loki的房间恰恰相反。石墙被几块和门口地毯一样的编织地毯覆盖着,只是这些没有几何或分形结构的图案,相反,它们是照片、风景、以及Tony猜测故事中的场景。床入目可见,上面覆盖着毛皮、枕头和一些布毯子。一张桌子上堆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从卷轴、到书,到小摆设。书架也处于相似的状态:放着许多书和卷轴,但也有很多其他东西,匕首、雕刻着图案的漂亮木箱、瓶子、粘土容器,Tony不知道的物品。一面墙边放置着木箱,甚至还有一些石箱,上面都雕刻着漂亮的图案和符文。几把椅子上扔着东西和毛皮,甚至还有一把扶手椅。总而言之,它并不杂乱,但与斯巴达风格相去甚远,实际上有点混乱。


“我的房间,”Loki说,Tony默默地盯了一会儿。


Tony突然意识到对方一定感到很尴尬:他知道让别人进入自己的房间是什么感觉。他自己的房间是个安全地带,但他的父母时不时会侵入他的房间,Tony对此从来没有感到开心过。“这很酷。不,说真的,我有点想碰这儿的所有东西。”


Loki大笑了一声,放开了Tony,从他身边走过,给箱子让路。“你可以日后再去探索。现在我们需要确保你们的舒适。”他跪下来,埋头扎进打开的箱子:里面装满了衣服,很明显,霜巨人有时不只穿热裤,至少Loki有一大堆衬衫。至少有两件,因为他把它们挖出来交给Tony检查。它们是用棉花或类似的东西做的,长袖,柔软,一件浅棕色,另一件亮绿色。Tony很满意。然后Loki递给他一条皮热裤,这让Tony有点不高兴,Loki之后发现的这条紧身裤也没有让他高兴多少。经过一番搜寻,Loki耸了耸肩,又给了Tony一条热裤,告诉他,如果Tony想要不同的裤子,而他们明天找不到,他们就得去约顿海姆附近的市场。如果Tony想的话,他们可以很快就去,Tony同意了。也许他还会找到内裤和袜子。什么都没带可真是愚蠢透顶。


“我们也可以为你找到合适的靴子,”Loki瞥了一眼Tony五颜六色的运动鞋说。“当然,它们最好是定制的。我们明天去,在打猎之前。节日期间和过后,鞋匠会很忙,我们越早下单越好。”


Tony只是耸了耸肩:在洞穴里,他可以穿着运动鞋,主要是因为他的皮大衣够长,几乎能盖住他的脚,但他猜如果他出去,或者,天晓得,没这件外套的话,他就会有不同的想法。一对皮制的、暖和的、比脚踝高的鞋子不容错过。


在挖开另一个箱子,从自己的床上取下一条毯子和毛皮后,Loki满手抱着Tony的被褥,Tony则拿着他的食物和衣服。于是他们满载着回到了电梯井,Loki向Tony保证他绝对不需要帮助:往下走很容易,只要他想一直往下,他们就是这么做的。这仍然让人神经紧张,但他们安全到达,然后回到Tony的房间。他觉得他很快就会对走路感到厌烦的:他应该做一些直排轮或者滑板什么的。雕刻的地板是光滑的,会是适应轮滑的完美表面。


Loki把他抱着的毛皮堆在Tony的床上,把一件放在床底,在上面铺了一条布被单,又一条布被单和两件毛皮作为毯子,还有他不知怎的也带上的两个枕头。显然,尽管Loki的床很乱,这儿还是应该有一个秩序的:Loki解释说Tony该躺在两个编织毛毯间,这是有道理的,毛皮可能很难洗,不像毯子。


“你累了吗?”Loki一边问,一边把铺好的床的最后几个角拉好。


Tony耸了耸肩,把一怀抱的衣服放在床脚边。“有一点。今天……发生了很多事情。”


“我可以让你休息,”Loki立即提出,后退了一两步。“给你一些时间安顿下来。我可以早上再来。”


Tony的首要冲动是说不:他喜欢Loki,喜欢他的陪伴,喜欢不孤独,但他可能确实需要一些时间来安顿下来,整理思绪。每件事都和他想象的非常不同,Loki也包括在内。这一切都很奇异,但也好多了。Tony认为……Tony认为他在这里会很开心。见鬼,看起来他甚至可以得到类似电气的东西,Loki正很努力地让他感觉舒服。


这儿很好,就是这个问题,潜在来说,甚至非常好,尽管这听起来很奇怪,但他需要一些时间来适应。


他承认:“我想我确实需要一些独处的时间。我是说,发生了很多事情。


“我明白,”Loki很快地安抚他,突然变得有点尴尬地看着地板,而不是Tony。“或者,好吧,我不知道,不是真的理解,但我可以想象你对每件事都很奇异。”他做了个鬼脸。“国王试图与Odin谈判,让他至少允许让你父母在这里陪着你,直到绑定结束,但没有成功。”


“谢天谢地,”Tony冲动地喘着气说道。“我是说,我很感激,真的,但我的父母?他们不是真的……好吧,如果他们在这,我不会感觉更好。不是说我感觉不好!完全不是。如果他们在这,我大概会感觉更糟。我是说,你很好。我一点也不难过。但如果他们在这,我可能会感觉很差的。”


一想到这件事就令人不快,有点可笑,但也非常不舒服。他的母亲将对这儿的一切不屑一顾,从温度到服装乃至室内设计,甚至Loki和霜巨人本身,而他的父亲大概会经常冷笑,尽力尝试找出网的组成,以及它是如何工作的。Tony也打算这么做,是的,但是……Tony将住在这里。他的父亲可能会很有攻击性,无视所有的礼仪和规范,那是他真正想知道(或做)某件事时的行为方式。


不,Tony和他们在一起不会感觉更好。


“那……呃。”Loki愁眉苦脸。“这听起来不…好吧,我很高兴你不难过?”


Tony不耐烦地摇摇头。“停下来。我不觉得难过。我喜欢这里。你太棒了,我很想多吻吻你,妈的,我不是有意这么说的……但我确实是这样想的。我…我只是需要一些时间来安定下来。一切都和我习惯的很不一样,这不是件坏事,只是……一件我需要考虑的事情。”


Loki迅速点头,微微一笑。“如果你想去任何地方—你记得从电梯到我房间的路吗?”Tony摇了摇头,他做了个鬼脸。“没关系,人们知道我住在哪里。要使用电梯,你所需要做的就是牢牢记住你想要达到的楼层—maha,你还记得吗?Tony记得,这大概是目前为止唯一一个他不仅能发音还能拼写的单词。“很好。你进电梯,就开始用力想这个词,maha。你将被送到我房间所在的楼层,在那里遇到的任何人都可以引导你到我的房间。他们会很乐意帮助你,即使他们不理解你:如果是这样的话,就说我的名字或者给他们看符文,但是很可能那儿会有人说万能语。在任何情况下,他们应该能够猜出你想要什么。Loki等Tony点头表示理解后才补充说,“你可以随时来找我,不管你希望或需要什么。我明早会过来。”


“好吧。”Tony吞了一小口口水,然后想了想去他的,这是他的灵魂伴侣。他走向Loki,把他拉进怀里,短暂地亲了他。他们所有的吻都是激动人心的,而不是Tony本以为的那种尴尬。这一次也是,一吻消除了他们之间突然建立起来的奇怪的紧张感。当他们分开时,Tony感觉不那么不确定了,虽然对接下来要说的话他仍有点害羞。“谢谢。我是认真的,你真的—真的很棒。我喜欢这里。我—我喜欢你。”


Loki回应的笑容灿烂而甜美,让Tony有点脸红。好吧,也许不是一点。“我也喜欢你。”他迅速啄了一下Tony的嘴唇,然后走开了。“在我到这里之前不太可能会有人来,但明天客人们也会来,所以下面的走廊也会比较繁忙,别忘了。还有,你还记得去浴室的路吗?”


“那就在走廊那头,所以是的,我想我记得。”Tony微微一笑。“谢谢。”


Loki迅速点头,微笑着,然后从房间里走了出去。他在地板上无声无息,所以Tony甚至听不到他远去的脚步。他等了一会儿,然后从房间里往外瞥了一眼,然后又走出房间,在走廊之间的房间里往外瞥了一眼Loki,对方在转弯后消失了。


他一个人了。


相对而言,一部分的他想追Loki,求对方留下来,但是的,他需要一些时间来呼吸,和适应他的新环境,以及适应……他对这儿的感觉一点也不坏这个想法。他本以为会感觉像个陌生人,但尽管一切都很奇异,不熟悉,Tony并不觉得自己是个陌生人。人们盯着他看,但大多不带敌意。在拿食物的地方,他们就像对待其他人一样,对他完全正常,尽管目前为止Tony只在这里见过霜巨人,没有其他人。


人们很友好,这是Tony没有预料到的,而Loki……甚至更好,Tony也没想到。遇见他的灵魂伴侣与他所想的完全不同:Loki很火辣,很可爱,很有趣,厚脸皮,有点傲慢,但在调情之间,他一直很甜蜜。Tony认为……是的,Tony不认为他会讨厌这里。完全不。


第二天,Loki一早就来了。Tony刚起床,去了趟洗手间,他觉得在大泳池里洗澡很傻,因为他没有毛巾,而这显得更傻了。这里的人怎么刷牙?很明显,Tony仍然需要知道很多事情。


“你在吃饭,”Loki说,听起来有点惊讶。


“早餐,”Tony回答说,他用面包卷、奶酪和一些剩下的蔬菜做了个汉堡。他在食物的袋子里发现了一把刀,显然是一位深思熟虑的食物工人,或Loki留下的,并设法把每样东西都或多或少切成了不均匀的切片—面包卷,奶酪和那个奇怪的,看上去有点像苹果,但口味隐约是花菜的蔬菜—堆积到三明治上。“想尝尝吗?我已经把所有的水果都吃了。”幸运的是,Tony从来不是必须吃甜早餐的人,尽管他很喜欢。这种水果真的很好,又甜又多汁,尝起来有蜂蜜和一点杏仁的味道,就是真的好吃。


“有趣,”Loki评论道,他走近,观察着Tony的三明治。Tony把毛皮卷到了墙边,以免面包屑粘在上面,他正坐在床上。他拍了拍旁边的空位,Loki坐了下来,当Tony提议时,他小心翼翼地吃了一口汉堡三明治。他深思熟虑地咀嚼着,宣称它“有趣,但不难吃。”


然后他环顾了一下房间,挑了挑眉毛,看着Tony从另一个房间拿过来的,在椅子上堆成一堆的电子产品。有一些必需品,和很多可以修复他最重要藏品的部件:那个目前关闭的金属手提箱。Tony在四岁时就开始研究这个,真的:不是始终如此,但这一直在他的脑子里。九岁时,他变得更加坚定,认真地投入到计划中,十一岁时,他遇到了一个短暂的停滞期,因为他需要一个给那供能的东西。


如果Tony来说的话,这绝对是值得的,在仔细观察了这里的环境和需求之后,他可以满意地说他计划得很好,他会做的很出色的。行动:让Loki的头脑为他目眩神迷即将开始。


“这些是什么?”Loki好奇地问。“你带来了这些,而不是……衣服?”


“而不是其他一切,”Tony点头表示肯定。“这是我的工作。我稍后会详细解释给你,你今天就会看到。澄清一下,狩猎的要求是什么?”这是他昨天想到的,吃完东西后,他检查了设备,确保所有的东西都在旅途中幸存下来,并且性能良好(是的)。万一有不得使用工具之类的规则怎么办?


Loki歪着头。“我不太明白你的意思。从技术上讲,团队或团体是可以参加的,但是所有共同努力的人都被排除在比赛之外。你和我,这一次,被要求独自狩猎,因为这是我们结合要求的一部分。你是这个意思吗?”


“我更好奇的是能否使用工具,和我能穿什么,因为如果我不得不穿正常的衣服,我肯定会冻僵的,而这可不公平,对吧?”


Loki耸了耸肩。“没有规则。好吧,至少对人类来说没有。火魔是不允许使用火的,移动以外的魔法使用是不被允许的,当然你应该尽量不要损坏皮毛。你想向我借些武器吗?”


“不。”Tony得意地笑了。“我很好。”他对着手提箱点点头。火和魔法那东西是有点麻烦—不管怎样,至少火。Tony不会魔法,但他能做的可能也会被归在同样条件下,因此他得小心。“除非你有比这把的刃更长一点的刀,那也很好。”


“我说,”Loki干巴巴地同意了。“我有。”



Meand You (is who the future belongs to) by melonbutterfly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88932


评论(18)

热度(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