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Tony
FrostIronStrange, FrostIron, IronStrange

【奇异铁】新生。/Renew.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Stephen和Tony把两位王子带回了Stark大厦。在那里,Tony进行了一系列检查,以确保没有内伤。地球的医疗技术对外星人的体格几乎没有帮助,但阿斯加德人和约顿人的肉体都以加速的速度愈合。Stephen关上了Thor和Loki客房的门。两位王子受了重伤。Loki在Tony扫描的时候昏过去了。Stephen指示机器人准备两间客房,但在失去了几乎所有他爱的人之后,Thor拒绝离开兄弟的身边。


Stephen和Tony回到顶层套房。Tony坐在床脚边,一只手捂住脸。Stephen靠在他对面的墙上。一段时间里,他们谁也没开口。


“就我们所知,Loki和Thor是唯一的幸存者。当Odin试图拖延Thanos的时候,他死了。”Stephen颤抖的手指拍着大腿。“Thanos为了魔方围攻阿斯加德。空间宝石允许他穿越宇宙。没有了它,他的军队就必须进行物理穿越。这为我们赢得了时间。”Stephen干咽了口唾沫,他嘴里有不好的味道。他们没吃晚饭,也没注意到时间,直到Tony的筹款活动打电话询问他的下落。


“没有彩虹桥,我们就拿不到以太粒子了,”Stephen继续说。Thanos能够追踪到阿斯加德的魔方,以太就和消失差不多了。“灵魂宝石的位置仍然是个谜。现在地球上有一半的无限宝石。”Tony颤抖地呼气,Stephen知道他在想什么。他们的目标是不惜一切代价把这些无限宝石分开,但这些石头一颗接着一颗聚集在了地球上。一种不可避免的可怕感觉笼罩着他们。Stephen看着Tony苍白的面容,他推开墙走到床边。当Tony没有打招呼时,Stephen坐在Tony身边,一只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你还好吗?”


Tony捂住Stephen的手。“是的。我只是……在想。”他捏了捏Stephen的手指。“阿斯加德陷落得那么快。所有的人……在街上被屠杀。Odin是我们已知的最强大的生物,如果连万神之神都无法与Thanos交手……”


疯狂的泰坦人开始了战略性的攻击。作为他的第一站,Xander,一种先进的文明,被一群先锋队军团 (*Outriders,受灭霸和黑暗教团控制的暴虐外星生物)打败了。通过安置在给了Thanos控制的武器上的力量宝石,他打败了这位众神之父。一旦他拥有了空间宝石,Thanos就可以直接传送到虚无之地,收藏家一点机会也没有。从那里,他将踏上地球之旅,拿到时间和心灵宝石。到那时,灵魂宝石在哪儿都不重要了,Thanos将是现存最强大的生物。什么也挡不住他和他的目标,一半的生命将会消亡。


谢天谢地,有人打乱了泰坦人的计划。自从Loki从精神控制中解脱后,他就一直对前雇主怀恨在心。当然了,考虑到他们的实力差异,Loki并不是那种会投入战斗的人。因此他等待着,当阿斯加德陷落的时候,成为敌人背后最大的刺的机会出现了。


不管Loki这样做是出于泄愤还是自保,他自杀式拯救魔方的努力给了他们一个战斗的机会。Stephen不知道骗术之神是挽救了数万亿人的生命,还是只是延长了不可避免到来的时间。无论如何,现在放弃都为时过早。他们还没有穷尽他们的选择,只要一线希望尚存,Stephen就会继续战斗。


“我们会找到办法的,”Stephen说。他们必须。宇宙的命运危在旦夕并不是夸大其词。Tony点点头,不安地看着Stephen。“我们该睡一会儿。”Stephen起身换上睡衣。他只能把Tony的注意力从这件事上转移开。Tony复仇很久了,空洞的承诺是给傻瓜的救赎。


他们为了应对明天需要休息。Tony答应了,他慢吞吞地脱去衣服,心不在焉。Jarvis把灯调暗了。方舟反应堆在Tony的上衣下微微发光。起初,Stephen觉得光线分散注意力,但随着年月的推移,这光线已经成为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这是他每晚入睡前看到的最后一件事物。反应堆的蓝光抚慰了他。


当Tony在身边时,黑暗无法接近。


----------


Stephen站在一片草地上。当风吹过战场时,浓密的黄色秸秆拂过他的小腿。他费了好大劲才把一只脚放到另一只脚前面,然后又把另一只脚放到前面。混乱包围了他,先锋队军团用牙齿和爪子攻击着他们的防御工事,复仇者们在反击。


“Stephen,当心!”一串蛛网从他肩上掠过,顶端粘在了先锋队的头上。Peter把那生物拉到前面,把它的头骨摔在了地上。Stephen点头表示感谢,他召唤出了维山帝之剑,割断了另一个先锋队的手臂。


它们太多了,Stephen无法计数他的敌人。他和Peter背靠背地战斗,冲上了前线。瓦坎达的能量屏障正在衰弱。先锋队把同类的装甲尸体扔到了屏障上,心理编程让它们不惧死亡。


“Tony!”Stephen喊道。他的耳机裂了,失去了连线。Stephen在任何地方都找不到那个金红的身影。Rhodes从他们身边飞过,冲锋枪喷出火焰。先锋队血淋淋地溅到Stephen的脸上,他用袖子擦掉了。


他在什么地方?Stephen搜寻着周围。Tony在哪儿?


Stephen和Peter呆在一起。先锋队要把他们分开,但Stephen经验丰富,Peter身手敏捷。他们不能一直这样打下去。Stephen切下了一个带着太多牙齿的脑袋,喘着气。以这种速度,侵略军就会蔓延开来,攻击逃跑的平民。复仇者可能会赢得战斗,但他们会输掉战争。


“他在那儿!”Peter喊道。Stephen的脑袋猛地一抬,透过层层重叠的躯干,他瞥见了Tony与紫色皮肤的泰坦神搏斗。在他们周围,银河护卫队正在与Thanos的孩子们战斗。Stephen咕哝着,险些撞上了一个先锋队的爪子。马克六十严重受损。纳米粒子暴露了Tony的腿,来增强为盾牌和大炮。Stephen把余下的能量都集中起来,他和Peter被传送到战场的另一边。


Peter落在草地上,向泰坦人打了一张网。它击中了Thanos的手臂,后者用网把Peter拉向他,像拍苍蝇一样把Peter拍掉了。钢铁蜘蛛装甲滚出了视野。Stephen过滤了俗世的喧嚣,伸进他的能量储备中。扩张个人能量是在找死,但他有什么选择呢?


Stephen的眼睛闪耀着不详的光彩。他的生命力蒸发了,Thanos被一场熊熊大火吞噬了。火焰把地面烤焦了,把十几个先锋队都烧成了灰烬,但Stephen的攻击目标却丝毫不受干扰。以太扭曲了他周围的现实。火苗离他们很近,但是它们碰不到那个疯狂的泰坦人。Stephen倒在地上。鲜血从他的眼睛和鼻子滴下来。金色的手套刺穿了火焰的面纱,它抓住Tony的脖子,把他举到空中。


“我尊重你,Stark,”Thanos说。“当我完成的时候,一半的人类还活着。我希望他们记得你。”Tony在泰坦人手中挣扎着,无限宝石开始发光。


“停下,”Stephen哽咽道。他知道Thanos收集完无限宝石会发生什么。他看到了十亿个结果。Stephen瞥了一眼正在爬回来帮忙的Peter。钢铁蜘蛛发光的眼睛很好地掩盖了恐惧,但Stephen知道Peter很害怕。他怎么可能不呢?他才是个十七岁的男孩。他不应该为一个他从未见过的未来而死。


原谅我。这话在Stephen的喉咙里死去了。他有什么权利要求他牺牲掉的人们的原谅?这是他所做的决定,也是他要背负的负担。颤抖的四肢挺直身体,Stephen看着Thanos的高大的身影。泰坦人凝视着他,等待着他的开价。


“饶他一命,我就把宝石给你。”


----------


Stephen盯着一尘不染的天花板。他的心在胸腔里砰砰地跳着,额头上冒着冷汗。Stephen把手放在身旁的人身上,Tony赤裸的身体很温暖,血液在他未受损的皮肤下流淌。在他们安全的家中,没有尖叫声和炮火声。


随着一秒秒的流逝,时钟上数字之间的冒号闪烁着。Stephen叹了口气。今晚他注定无法入眠。他从被窝里溜出来,来到顶层套房附带的厨房。Stephen打开了咖啡机。他茫然地盯着装满杯子的两股液体,然后喝了一小口。饮料的苦味侵袭了他的味蕾,他的胃搅动着。Stephen以为他应该吃点东西,但在战斗还是逃跑的本能精神状态下,神经系统决定了此时消化并不重要。


Stephen一口气喝完了一杯咖啡。当冲洗杯子时,他被挂在远处墙上的一个画框吸引住了。Stephen把手擦干,靠近了艺术品。这是他们家新添置的作品。他并没有过多关注顶层套房,而是选择在圣殿工作。在哑光的黑色镜框里是一张照片。


Tony还年轻。在一个多功能厅里,他站在Dum-E旁边。他的母亲在他身后,她弯下膝盖,弯腰去亲吻Tony的脸颊。他们的微笑照亮了褪色的照片。在背景中,Tony的父亲双臂交叉地看着,但除了通常的不耐烦之外,他的眼睛里还有别的东西。Stephen更仔细地看了。Howard嘴角上翘,露出一丝微笑。


这个画框没有名字,也没有注明日期。多年来,Tony对发生在他父母身上的事已不再耿耿于怀。Stephen用手指抚摸着Tony无忧无虑的脸。他看着本来Stark家族该是的样子。小Tony一点也不知道,他的父母是命运将从他身上带走的一长串名单中的第一件。


他在雾中瞥见的生活的记忆重新浮现在Stephen的脑海中。他突然想到,除了在十字路口意外的探险之外,他从未亲眼见过Tony的父母。Stephen被纠正这个错误的冲动压倒,他也许该重温某个记忆。他从扶手上抓起他的开襟羊毛衫,命令斗篷代替他站岗。Stephen举起左手,戴上两枚戒指。褪色的金属薄片的指环象征着他对Tony的忠诚,而更厚重的悬戒则证明了他对秘法的精通。


夜晚排干了曾经的欢乐花园的色彩,不见阳光的森林是噩梦的材料。Stephen的鞋子蹭在在柏油路上,他的眼睛适应了月光。他现在可以看见了,远处是一座朴素的青石教堂。


到达那里时,Stephen绕着古老的建筑走着。他举起了阻止通往私人墓地入口的杠杆,铁门嘎吱一声开了。一排排稀疏竖立的墓碑铺满了地面。根据记忆,Stephen找到了他要找的人。在一块光滑的大理石上蚀刻着一行简单的文字。


Howard和Maria Stark爱的纪念。


Stark一词为Stephen的胸膛带来了恐惧。Stephen坐在墓碑前,他盘起腿,告诉自己没什么可害怕的。一切都会老,一切都会死。他不能指望改变他们的目的地,他能改变的是他们到达那里的路线。


“我向你们保证。他不会受到伤害。”Stephen的目光掠过Howard的名字,停在Maria上面。“我保证。”没有人回答他。Stephen也没期待什么。他独自坐在那里,在黑暗中,当背上的鸡皮疙瘩渐渐消失时,他和黑夜融为一体。Stephen望着墓碑旁的那处。除了一小片草地之外,什么也没有,但Stephen在很久以前的生命中又看到了另一个景象。如果他闭上眼睛,Stephen能听到他不认识的人们的啜泣声,能看到他救不了的人的棺材,能感觉到他希望哭出来的眼泪的湿润。


Stephen突然睁开眼睛。他诅咒他的多愁善感。现在不是无聊忧郁的时候,如果他真的会有时间干那个的话。Stephen从口袋里掏出了阿戈摩托之眼。他从来没有在圣殿外这样做过,但也许换个环境会让他们的胜算更大。Stephen用一个保护咒语守卫了墓地,他把吊坠挂在了脖子上。时间宝石在他胸前闪着绿光,Stephen双手放在膝盖上,漂浮到了空中。


Loki把魔方带来了地球,淘汰了大部分可能的未来。可能结果的总数已经减少到可管理的数量。Stephen会一个个再看一遍,精确而深入,因为总有一条路要走。他们不可能注定永远失败。没有什么是确定的,也没有什么计划是注定要失败的,这是多元宇宙无声的规则。


Stephen的灵体离开了身体。在时间宝石的翠绿光芒下,世界和一切的可能都展开在他面前。Stephen的灵魂徘徊着。冉冉升起的太阳照耀在地平线上,黄色的光芒穿透了树林,在墓碑上留下金色的斑点。黎明点亮了第一道光线,第一道影子也随之投射出来。Stephen闭上了阿戈摩托之眼。


他找到了,他们成功的机会。


但这会让他付出代价。

 

译者语:

经过紧锣密鼓地制作,十一期间我们就会开重来的预售啦!是奇异铁的小伙伴们为爱发电的集大成之作,请有兴趣的小可爱们届时留意 ;p

评论(44)

热度(1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