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Tony
FrostIronStrange, FrostIron, IronStrange

【铁人中心,奇异铁】阵亡者的私语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你不能杀一个已经死了的人。”


那几个字在空气中沉重地回响着,Steve盯着Tony看了一会儿。深色头发的男人只是站在那里,漫不经心地,就好像他并没有说出让Steve脖子后面的头发都竖起来的话一样。


“已经死了?”Steve慢慢地问。“这是什么意思?”Tony的目光落在他身上,一时间,他似乎觉得Steve蠢得可笑,然后他把那神情藏在了他对着他们一直戴着的面具后面。


“为什么我们不从你认为它意味着什么开始呢?”Tony说,即使在他本不应该这么做的时候,他也会反其道而行之,很难沟通。“我很好奇你能给我的话下什么定义。”


“……你……在这里。”Steve缓慢地说,指着站在那里的Tony。“你没死,你在这里。”


“你对死亡的概念有非常死板的理解。”Tony告诉他。“但从这个角度来看,我想你不是完全错了。我是说,我站在这里。我在和你交流。我能够处理刺激并对其做出反应。我想如果这就是你对‘活着’的定义,那么我就不会和你完全争论了。你的这种想法痛苦得狭隘,几乎是天真的,但我不会争辩。”


“你怎么定义它?”Natasha问,Tony瞥了Strange一会儿,又做了一次秘密的眼神交流,当Steve看到时,他的下巴因为咬紧牙关而发疼,Steve真心希望这个魔法使用者能离开。团队需要一些时间来处理Tony扔给他们的炸弹,他们需要单独完成这个对话。Strange毕竟不是他们中的一员,他不应该在这里参与这段谈话。


“我自己的定义现在是流动的。我还在学习,我也学到了不是所有的东西都可以很容易地定义。”Tony被逗乐地笑了一下,好像他刚才说的话在某种他没有让他们知道的层面上很好笑。“你会以为我知道,但我每天都在学习新的东西。”


“这不是答案。”Nat告诉他,Tony耸了耸肩。


“不是所有的东西都有答案。”他回答她。“或者至少不是一个容易,能绑个蝴蝶结,宣布完成的那种答案。”然后他挥挥手。“但我们不会陷入哲学辩论。我在这里,这才是最重要的。”


“但你死了?”Sam问,Tony点点头。


“实际上是被谋杀的,但是的。”他告诉他,声音里几乎有一种不应该出现的爽朗。


“谋杀?”Sam提问,Steve的内心希望他不要问。


“是啊,你知道西伯利亚。你们知道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你们会突然惊讶地发现,当一个拥有超强力量的人用一件坚硬的武器把一个人打倒,直到他们再也无法移动,然后起身把他们留在零下的环境里,没有出路,他们会死?”有几个人鬼头鬼脑地避开了他直率的问题,而Steve几乎想要犯恶心。


“你……”他开口,那双黑眼睛瞥向他。“你死在了那里?”


“被谋杀了Steve。用正确的词。我在死亡之书里的记录是被‘谋杀了’,相信我,我会知道的。”Tony反驳道。


“但是……”Steve开口,Tony的脸上露出了隐约厌恶的表情。


“说真的?你在惊讶?你他妈怎么会惊讶?他们我懂,他们只是从一个不可靠的来源那里得到了一个二手故事,毫无疑问,你会试图把你的采取的行动编造成似乎是必要或不可避免的。”Tony瞥了一眼其余的人。“顺便一提,它们并不是,我想你们也不在乎。”他在回头看Steve之前告诉他们。“可是你我?我们知道发生了什么。你他妈怎么会惊讶?”


“不……那不是……”Steve摇着头结结巴巴地说。


“不是什么Rogers?”他冰冷地问。“那是不可能的?这很奇怪,因为我记得它发生过。我记得你把我拽倒,打着倒在地上的我,就像那是一项奥林匹克项目,而你想要金牌一样。”Tony告诉他。“我还记得你是怎么把我丢在一件破损的战衣里,没有出路,你知道,因为战衣是我的一种交通方式?爬进国王温暖的飞机一定很舒服—当然,我不知道,我也只能猜测,因为我被抛下了,躺在那里,窒息在自己的血液里,冻僵了。一个人,在黑暗中,在你抛下我的地方。”


“不……我没有—”当Steve回忆起西伯利亚时,他后退了一小步。他记得Tony攻击Bucky和Steve时的愤怒(不……不是愤怒—受伤—Steve当时不想看到真相,看到Tony的愤怒而不是Tony的痛苦更容易些)。他还记得鲜血,盔甲在盾牌下开裂的可怕金属裂缝。他还记得Tony行动迟缓,就像侧着身子打滚耗费了他不得不花的更多精力一样……他还记得他是如此感激当他带着Bucky离开那儿时,Tony不能跟着他们。


但他并不想让Tony死。他只是想保护他的朋友,难道意图就没有价值吗?


“那你怎么能站在这里?”Sam问道,在尴尬、沉重的间歇之后,他插进了谈话。“如果你死在了那里,你又怎么能在这里?见鬼,在Barton对你开枪之后,你怎么会站在这里?”


“我做了个交易。”Tony漫不经心地挥了挥手,好像这无关紧要似的。当他不想向他们解释一些重要的事情时,他总是这样做。“而根据那个协议的条款,我在这里。”


“你做了一笔交易,所以你不会死?”Natasha指责道,Tony摇摇头。


“不,我做了个交易。不能被一个拿着枪的白痴干掉只是额外的奖励。”Tony告诉她,Wanda的脸上有一种近乎愤怒的扭曲。


“这么说你不会死是额外的好处?”她咬牙切齿,Tony的目光扫过她,脸上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他嘴唇微微上扬,就像他试图控制,但失败了。


“抱歉公主。”他说,虽然他的声音听起来完全是真诚的道歉,但很明显他是在嘲笑她。“我知道你们对此都很恼火。”Wanda的拳头紧握,Steve毫不怀疑如果Strange没有束缚住她的魔法,红色就会从拳头里漏出来。


“你和谁做了交易?”Natasha问,试图把谈话带回来,Tony摇摇头。


“不。”他说。“你不会得到那个信息。这不在讨论范围之内。”


“我们需要了解Tony。”她和蔼地说,Tony哼了一声。


“你们只需要知道我还活着。”他答道。“哦,还有你们都是白痴。”


“我们不是—”Wanda开始咆哮,但Natasha打断了她。


“Tony,做永生的交易既危险又愚蠢。谁知道会—”Nat试了试,Tony只是转了转眼珠,恼怒地看着Strange,Strange有点好笑地回望,于是Tony又看向了间谍。


“谁说永生了?因为我知道我没有。”他告诉她,她叉起胳膊。


“你中了枪,又活过来了。这怎么不是永生呢?”她挑战着问。“你总是会活回来的吗?有办法杀死你吗?”


“为什么?你打算试试吗?”Tony问她,她露出了烦躁的神情。“就像我之前对Rogers说的那样,你对事情的看法非常僵化和狭隘。我是说,我猜我并不惊讶—我已经亲眼见识多年了。”


“Tony。”Steve插话,黑发男人看着他。“如果你和某人达成了可能会对团队产生影响的交易,”他温和地对他说。“我们需要知道。万一—”


“哦神啊,请住嘴吧。”Tony举起一只手说。“不要开始编造阴谋论。这就是让你的屁股陷入困境的始因,让我在自己家里被射杀。”Tony停顿。“事实上,这是很正常的。因为上次你的屁股也在热水里了,然后我被残忍地谋杀了。”他瞥了Strange一眼。“为什么他们可以愚蠢,而我却总是为之而死?”


“Tony,团队—”Steve又开始说,想推开Tony的话,Tony翻了翻眼睛。


“让我来打断你。如果有人需要知道细节,我承认团队成员或领导应该知道发生了的一些事情。”Tony耸了耸肩。“好在终极战队的几个成员已经知道了。”Tony说,而Steve腹部又感到了那种恶心的感觉。没错,终极战队,Tony闪亮的团队。他想把他们抛下,去的那个地方。


“两支队伍都应该知道发生了什么。”Sam插嘴。“我们不应该是两个互相从不沟通的独立群体。从不共享信息。”Tony对着Sam的话歪了歪脑袋,然后带着一丝甜甜的微笑,做出了一副近乎理解的表情。


“你知道吗?你是绝对正确的。”Tony告诉他,可能是看到了曙光。“至少应该有一个人对发生的事情有一点了解,如果发生了什么意外,或者当出现的一个任务会更适合其他团队。”他说,Steve准备建议自己作为Tony可以倾诉的人。Steve会保守他的秘密,他会尽一切努力让Tony不再像他不存在一样对他视而不见。“这就是为什么Rhodey会留在复仇者。可以说是开放的交流。”Tony的这些话把Steve压得喘不过气来。Tony转过身看着Strange,“现在我想到这个了,你觉得他们现在会让Rhodey来领导复仇者吗?”


“如果委员会决定解除Rogers的职务,我看没有理由不这样做。”Strange说,表现得好像他对他们的团队有任何发言权或意见。“或者是惊奇。”


“对哦,我忘了她也愿意加入复仇者。”Tony说,表现得好像这个名字对他们所有人都有意义一样。“这也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有很多好的选择,那总是一个不错的地方。”Tony说,Steve希望他们俩不要像其他人不在房间里一样说话。


“老板?”FRIDAY的声音从通讯系统里传来,Tony向上瞥了一眼。


“是的宝贝女儿?”


Richards博士表示他需要尽快离开,如果有时间的话,他们想和你和Strange博士一起看一些某些事。”


“行,让他知道我们已经在路上了。我们只需要把Barton关在拘留室里,然后我们就来了。”Tony说,Steve紧张起来。他想告诉Tony这是一个意外,Clint做出了一个选择,这个选择不是针对Tony的,只是出了点问题。Tony现在还在这里,这就意味着Clint的错误没有造成真正的后果。委员会不了解Loki和阿斯加德人的历史,他们不想了解。他们只会把Clint钉在十字架上,这不会解决任何问题,只会让复仇者变得更弱。


Steve知道他们以前在Wanda时期也谈过这个话题,当Tony并不急于把自己和他们分开时,他从前也明白这一点。有时候人们会犯错,事故发生了,他们不想受伤的人们受伤了。Tony应该明白这一点,因为他亲手创造了奥创,并将其推向世界。


“我可以单独对付Barton。”Strange告诉他,Tony点点头。


“好的,很好。谢谢。我会去找其他人。你能把他们带回基地吗?”他指着他们,Strange点点头。


“交给我吧。”他说。Steve看到Tony对魔法使用者微笑,走过后者身边去和那个不知道是谁的Richards博士说话时,他轻轻拍着Strange的手臂,Steve的下巴绷紧了。


他甚至没有回头。一次也没有。


作者笔记:

哇! *对着神奇的评论转圈圈* 太谢谢你们啦!
这是为了你们所有人的下一章!
致以我所有的爱。


Whispers of theFallen by Wix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4898122?view_full_work=true


评论(111)

热度(2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