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Tony
FrostIronStrange, FrostIron, IronStrange

【奇异铁】新生。/Renew. 第十四章 (上)

第十四章:

“你为什么不去死呢?”Savin咬牙切齿地咆哮着。聪明的俏皮话堵在Peter的喉咙,但他的脑袋很迷糊,他不太明白自己想说什么。


噼噼啪啪的火声,吱吱作响的建筑物,还有Karen喊着他的声音,混合成一种被削弱的噪音。他的右手麻木了,所以Peter举起了他能举起的那只手。他缩回了中指和无名指。一阵黏糊的蛛网喷了出来,粘在了Savin的脸上。Savin跌跌撞撞地后退,把Peter摔倒在地。Peter也利用时机将Savin的双腿捆在一起。在燃烧的能源中心上方,一排壮观的烟花照亮了天空,Stark先生的演讲结束了。


耀眼的灯光使Peter恢复了一些理智。从大火中逃生后,他一直被困在地狱边缘。Peter想昏过去,但他不能这么做。他和Savin还有未竟的事要解决。


在院子的另一边,Savin挥舞着他的右臂来抵御想象中Peter的攻击。他用另一只手撕掉脸上的蛛网。Peter知道如果让Savin回到战斗状态,后果会很严重。他的网液快用完了,绝境的热量会在一瞬间将蛛网燃烧殆尽。Peter需要一些能造成永久性伤害的东西。


在Savin后面,大火在熊熊燃烧。这座建筑的银色立面一片片地倒塌下来,显露出它的钢结构。柱子和梁的矩阵在高温下呻吟。Peter看到了一个熟悉的形状,他几分钟前就被困在里面了。Peter想到了一个主意,他对着裸露的横梁上粘了一串蛛网,并把网的末端缠绕在手掌上。Peter双脚稳稳地踏在地上,使劲地拉着。刚开始梁一动不动,但Peter坚持了下来,梁所在的立柱连接处松动了。Peter哼了一声。他的胳膊,腹部,腿……一切都疼。他大喊了一声,最后一次使劲拉横梁。


结构屈服了。燃烧着的横梁从插口处滑出来,倾斜着向前,倒在了地上。横梁的顶端落在了Savin的肩上。Peter听到一声碎裂声,接着是一阵兽性的尖叫声。Peter知道事情已经办妥了,也跌倒在了地上。他知道无论接下来发生什么,他都没法再站起来了。


在他面前,火焰吞噬了Savin,但那个男人似乎没有感到痛苦。他的全身像燃烧的灰烬,火焰的卷须舔着他的脸,仿佛热量是从他裂开的皮肤里冒出来的。压制住他的横梁融化成一滩白热的粘稠物。Savin站了起来,摇摇晃晃地向前迈了一步。他的肩膀上有一道凹痕,那是横梁着地的地方。


“我们就是未来!”Savin呐喊道。“如果不是你们这些复仇者,我们就什么都有了!”当他走路时,熔化的钢从他身上滴下来。那人带着野性的表情走近Peter。施虐狂般的笑容加重了他眼中的疯狂。“我要杀了你,然后我要杀了他。”Savin指着Happy。“我想知道Tony Stark如果在这里会说什么……他会求饶吗?现在已经太迟了!”


Savin将手伸向Peter,Peter紧紧闭上了眼睛。接下来发生的并不是他预料中的疼痛。当一个沉重的东西落在他身边时,Peter感到地面在颤抖。他听到金属遇上肉骨的声音,接着是Savin痛苦的呻吟。Peter睁开眼睛,在他面前站着一个穿着红金战衣的人。他的盔甲在燃烧着的能源中心的光线下闪闪发光。


“我会告诉你他妈的滚,”Stark先生说。在那一刻,Peter知道他安全了。


Savin在场地的另一头咆哮。他从草丛中爬起来,向Stark先生冲去。马克六十上的方舟反应堆在Savin接近时变得更亮了。Stark先生向前迈了一步,将那发光的斥力炮向下对准。一道原始能量从反应堆中爆发出来,它划破黑夜,在Savin的胸部留下了一个大洞。Savin明亮的橙色眼睛变得迟钝了,他倒在地上。他的身体像废煤一样发黑。


“你活过这个试试,狗娘养的,”Stark先生说。他在那里站了几秒钟,以确保Savin不会再站起来。接下来,Stark先生就到了他身边。“孩子……该死—呆在我身边。救援正在路上。Peter!Peter,你能听到我说话吗?”


Peter点点头。这是一个错误,因为这个动作导致他的眼睛无法控制地向后转。黑暗包围了他。它温暖舒适,Peter陷入了休息的诱惑。

 

----------

 

Tony坐在顶层套房的酒吧里,肩膀耷拉着,头疼得厉害。他抓起手边最近的饮料。那是一瓶杜松子酒。Tony拧开了瓶盖,但在里面的液体倒到玻璃杯前停了下来。他久久地盯着那该死的酒。Tony叹了口气,盖上了瓶子,向前倾着身子,直到额头碰到冰冷的台面。


这次他真的搞砸了,不是吗?Tony可以发誓,在读到Peter的短信一半时,他的心跳已经停止了。他挤过人群,不知道要去哪里就飞走了。最后,Stark工业的一颗卫星发现了火灾,触发了一系列预先规划好的安全措施,包括通知Tony。


在解决了那个混蛋Savin后,Tony把Peter和Happy都带回了大厦。在一阵无法控制的恐慌中,Tony给他们俩都注射了超级战士血清。幸运的是,Happy的伤势看起来比较严重,在稀释的血清的作用下,他在几分钟内就爬起来了。Peter就没有这么幸运了。他吸了很多烟,喉咙周围的皮肤起了水泡,全身轻微烧伤,背部一片青紫的血迹。Tony不得不剪开自制的战衣来治疗他的伤口。


Peter又花了一个小时才醒过来。那时候,Stephen已经逮捕了其余的绝境战士,获知了事态。Tony还记得当他让Stephen照看孩子时,他感到的羞愧。他独自飞回了世博会。并不是说那里的专业人士的小型军队需要他。孩子很好地控制了局面,大多数游客甚至不知道发生了火灾。


不。Tony离开的原因并不是世博会。他走了,是因为他不忍直视Peter的眼睛。Peter很尊敬他,视他为英雄,但他让Peter失望了。Tony不仅把事情搞砸了,他还把Peter的战衣拿走了,这让Peter更艰难地作战,这直接导致Peter经历了他迄今为止最严重的受伤。


Tony使劲地扯他的头发。对可能发生的事情的想象把他逼得走投无路。Tony简直不敢相信,他竟然就这么让自己门户大开。他花了这么多年的时间来准备地球之外的一切;而当面对来自内部的威胁时,他变得草率起来。


如果Peter没有那么直觉和聪明,成千上万的人就会死在Tony的眼皮底下。Savin干掉了驻扎在能源中心周围的保安小组,Happy也会死,Peter可能会掉进方舟反应堆。太多事情可能出错了。


“Stark先生在生气吗?”这是孩子在Stephen送他回去之前问的最后一句话。Tony咕哝了一声。也许喝一杯毕竟不是个坏主意。他偷偷地看了一眼瓶子,但Tony看到的不是他一分钟前留在那里的杜松子酒。Tony皱着眉头,伸出食指,穿过汽车钥匙的金属环。


“起来。”听到这个声音,Tony转过身来。Stephen靠在吧台的扶手上,双臂交叉。Stephen穿着一件白色衬衫、灰色开襟羊毛衫和深色裤子,而不是平日里的法师装束。“事故已经过去三天了。我看够了你的愁眉苦脸。我们会找到那孩子,你会告诉他你的感受。”


Tony眨了眨眼睛。“但是—”


“别让我过去,”Stephen说。


最后,Tony还是让Stephen过来了。Stephen走到Tony面前,把他抱起来,然后把他带到了车库。在那里,他被毫不客气地放到了跑车的驾驶座上。“如果Peter不想见我怎么办?”Tony双手紧握着方向盘说。商店的门面和灌木丛在绿色、红色和橙色的一片模糊中过去了。“他现在大概会恨我了。”


Stephen慢慢地转身面对Tony。在大多数日子里,Tony都会对着他毫不费力打扮就能拿得出手的未婚夫吹口哨,但今天,浓浓的暮色、锐利的颧骨和眯起的眼睛传达出一种明确无误的感情。Stephen不为所动。Tony忍气吞声,继续开车。


他们在Peter的学校外面停了下来。接近下午三点。学生们蜂拥而出。Tony摆弄着衬衣的下摆。他在前门外找到了一个停车位,和学校在马路的同一边。Tony诅咒他的好运。这个位置是不可能错过的,跑车的红色烤漆和车牌号[STARK 11]泄露地不能再清楚了。孩子们走过汽车旁低声耳语,几分钟之内就有一群人聚集起来。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敢走近彩色玻璃窗,但Tony觉得,他们迟早会成群结队地来要签名。


“他来了,”Stephen说。Tony跟着Stephen的指尖望去。Peter低着头,戴着耳塞朝大门走去。那孩子在敲一个看起来很古老的东西……那是诺基亚吗?多亏了普通青少年的边走路边发短信的习惯,Peter轻松地走过了喧哗。

他看都没看一眼那辆跑车。


Tony咬了咬下唇。他看着Stephen,后者轻轻地点了点头。去你的不管了,Tony决定。反正他也不能再搞砸了。他把敞篷汽车的车窗摇下来,收回了车顶。一阵充满敬畏的抽气声在大门前回荡。“嘿,Peter!”Tony喊道。


Peter转过身来。他的音乐不是很大声。“Stark先生!”他们彼此对视。Peter的脸上露出了笑容。他跑向跑车。“你在这里干什么?”



评论(19)

热度(1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