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Tony
FrostIronStrange, FrostIron, IronStrange

【铁人中心】为王 / King Me 第一章

概述:

棋盘上还有十几枚棋子,而Tony已经不会再按照其他人的规则来玩了。

作者笔记:

嘿,伙计们!抱歉,更新将再次无序—开学了。

所以这是一个新的故事,而不是因为它延续了我对Hell's Empty的想法,我希望你们都喜欢它!

小心了,我一直在分享终极宇宙,所以有时候Tony的个性和废话(尤其是关于Steve的)可能会出现。只是提醒下。这不代表着邪恶的妮妮或任何其他,只是一种解读或现实的混合。

译者笔记:

在校对重来的紧要关头,还是开了新坑,谨以此文祝小迟 @迟不与 生日快乐!


警告: 

team cap不友好 

 

第一章

他是在寒冷的黑暗中想到这个计划的。他凭借意志力从冰雪和损毁的战衣中爬了出来。


他从死亡中爬出来,靠的不过是自己的愤怒。太多的愤怒从他的毛孔里涌出来,他几乎害怕那会在寒冷之前将他打倒。


但他是Tony Stark。


这不是他故事的结局。


+++


九天之后,Tony Stark的新闻终于席卷了全球各大新闻电视台。九天来,他一直在想自己是不是做了正确的事情,离开,把Tony留在了那里。九天之后,全世界的担忧被卸下,他们再次看到了他们的冠军,他们的英雄。


第一天晚上,Steve没有想到这个,他为此恨自己。然而,当他们躲在瓦坎达,Bucky被监视着,很安全的时候,战斗的火药味开始慢慢散去,他可以很轻易地不去想这些。他更关心的是被关在Ross秘密监狱里的其他复仇者,而不是某个棕色眼睛的黑发男人。那人在Steve承认了他最大过错时看着他,就好像他是史上最糟糕的事情


到了第二天晚上,他们都安全了,Steve帮助Clint安抚Wanda,力量的回归让Wanda颤抖,她的眼睛咆哮着复仇。


Steve不去想她怎么不责怪Ross把她裹在那件夹克里,把她藏起来,不—她把愤怒留给了Tony。那个让这成为可能的人。


第三个晚上,Sam找到了他并问他。Potts和Rhodes对某位亿万富翁令人惊讶地守口如瓶,人们开始担心了。Tony Stark在哪里?


Sam也问他那天晚上Tony在哪里,Steve告诉了他整个故事,想着隐瞒目前为止对他也没什么帮助。他害怕Sam会难过,会站在Tony的暴怒一边,但Sam的愤怒只在故事结尾,当他不得不解释他不知道Tony身在何处。他不知道。他把Tony留下了。他把他抛在身后,连想都没想。Sam对这些秘密并不生气,他理解Steve在整个故事里的处境。然而,他很失望,因为Steve轻轻松松把一个男人留在了身后。


那天晚上Steve把手机和信寄给了Tony。他会回来的,他可能已经在那了,只是藏起来了。在与Sam交谈后,Steve对这个扭曲的故事里他的立场更具信心,他想要为修复关系奠定基础。他请求T’Challa帮个忙,尽快把手机拿到基地里去,T’Challa 接受了,把手机交给了他的一名警卫。


他们离开去送信,然后他们带着Natasha一起回来,Natasha在机场大战后被Tony抛弃了。Clint咆哮着Tony和他背后捅刀子的方式,Scott也补充了一点关于Stark不知道什么是忠诚的意见。


第八天,Rhodes给他打了电话。对方完全清醒,可以在病床上打电话的第一天。


电话铃响了,Steve还没来得及想该对另一边的黑发男人说些什么,就拿起了电话。他只是想听到他的声音,他只是想把这一切都抛在脑后,继续前进。


“喂?”Steve问,说话的并不是他期待的那个人。


“他在哪里?”Rhodes对着话筒咆哮着。“他妈的Tony在哪儿?”


“他不是和你在一起吗?”Steve提问,他觉得他听到了Pepper的声音,可能还有背景中还有Vision。


“他消失去帮你后就再也没回来了。”Rhodes呵斥。“现在我要问你最后一次Rogers。他。在。哪?”


 “我不知道。“Steve承认。“我还以为他回来和你在一起了呢。”


“他再没回来。”这些话让Steve的内心冻结了。不,不Tony没事。他很好。


……但Rhodes为什么要撒谎呢?为什么Rhodes会打电话给他找Tony?Tony是很多东西,但这种卑鄙和残忍不在其中。


“我们没有一起离开。”Steve小心地说。“我和Bucky一起走了,Tony留下来了。”这是他能描绘出他们三人之间发生的事的最仁慈的画面。


“你最后在哪儿见到他?”


“西伯利亚。”Steve说。“在一个九头蛇基地。”一阵沉重的停顿。


 “如果他出了什么事Rogers,那你最好数一数你他妈剩下的日子,因为我会来找你,地球上没有任何力量能阻止我找到你。”上校发出威胁,男人的语气使Steve脖子后面的头发在电话中断前竖起。


那天晚上,Steve睡不好觉,Rhodes打来电话后,他感到不确定。Tony现在应该已经回来了。他应该没事。他应该和Rhodes还有Pepper安全地呆在纽约。他试图忽略“如果”的噩梦。


……那个该死的椅子的噩梦,现在巴基没有被困在Steve的脑海里,而是Tony在尖叫,而这都是Steve的错。他让他们两个失望了。九头蛇得到他们是因为Steve没有救出他们。


Steve在后一天终于得到了他的答案,他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感激媒体迫不及待地要把Tony生活中的一切都说出来的强迫症。他们所有人都在电视前观看了Stark工业前CEO和钢铁侠的新闻发布会。


Steve愚蠢地以为看到Tony会减轻他内心的担忧,但和往常一样,深色头发的男人做了和Steve期望完全相反的事。


他们每个人都坐得更直,困惑地盯着电视。Tony终于走上讲台,对着镜头微笑。当他摘下太阳镜,向世界展示一张完全说不通的脸时,现场的灯光一定会让人晕眩。


长时间的压力和充满假笑的日子里积累的皱纹消失了。站在领奖台上的那个人并不是Steve记忆中的Tony Stark,他当然也不是Steve留在西伯利亚的那个人。


 “也许我与生俱来,也许是绝境。”托尼在电视上开玩笑说,当有人鼓起勇气问站在他们面前的年轻得多的Tony Stark的容貌时。“对不起,这不是什么新的医学突破。实际上正好相反。糟糕的科学和恶劣的环境。”托尼一度解释道。“相信我,这是不应该被重复的事情,即使它可能被重复。而它不能。”有人提出了一些问题。世界记得绝境。它还记得Aldrich Killian和让一个国家陷入恐怖的人类炸弹。


“我现在完全稳定了。”Tony笑着说,Steve觉得他在隐瞒真相。“有一段时间,那很危险,但我不是威胁。至少不是那种威胁。”这个微笑很逗乐,观众完全买单了。“已经没有原来的病毒了。”托尼解释道。“但我回来了,我要利用这个给我带来的每一点额外时间,尽我所能来确保这个世界是安全的。”


世界团结在“重生英雄”的背后。


就在这时,T’Challa带来了消息。Ross下台了。Ross因为对复仇者犯下的罪行而下台,协议也随之破裂。


“如果你愿意的话,我可以送你回家。”T’Challa说,Steve还没意识到自己在这么做前就开始点头。


“是的,请。”他几乎是在乞求,而T’Challa点了点头。


“很好。”


只过了一个星期,T’Challa就带着微笑来到他们面前,手里拿着赦免状。


一切都在好转。这一切都在自我修复,Steve忍不住瞥了一眼一直带在身边的手机。


一切都在好转……


那为什么Tony还没打电话给他?


+++


“别抱太大希望。”当飞机开始降落在复仇者大厦时,Natasha告诉他,Steve迷惑地看了她一眼。


“什么?”他问,她示意了下基地。


“别抱太大希望。”她重复道,他看起来一定很困惑,因为她翻了翻白眼,露出了一丝微笑。“托尼可能不会在那里。”


“他为什么不呢?”Steve问,娜塔莎叹了口气。


 “因为他可能还在为西伯利亚生气。”她说。“你可能有一段时间见不到他了……就做好准备吧。你知道他会是什么样的。只是一个警告。”飞机降落时,她再也没说什么。他们下来了,看到了站在门口的Vision,他的脸上奇异地一片空白。


 “嘿Viz。”Sam打招呼,Vision把他们看了个遍。


“你们早到了。”他说。“早了四个多小时。”听起来像是在训斥他们,Steve慢慢地点了点头。


“我们猜的。瓦坎达飞机真的能飞。”他说,Vision点了点头。当女孩去拥抱他的时候,他避让了,每个人都紧张了。


“Viz?”Wanda问道,她的手臂仍然举在空中,他远离她,又退了一步,拉了拉衬衣的下摆,好像在把衬衫拉直。


“你们都知道这里的布局。”他直视着Wanda和Clint说出下一句话。“对建筑的损坏已经修复。”他不容他们在他转身进屋前说任何话,让他们站在那里,对机器人的行为感到完全的困惑。


 “他妈的Stark。”Clint低声道,摇了摇头,拍着Wanda的肩膀。Wanda的眼睛涨红了,就像她抑制住了眼泪和力量。“没关系,他会克服的。现在我们回来了,他会克服的。”Clint向她保证说,他们进入了Vision刚刚离开的地方。他们经过厨房,听到里面嗡嗡的声音,还有一些洗盘子的杂音,他们都把头探了进去,想看看有什么东西,而Steve当机了好几秒。


是Tony。


他只穿了一件简单的黑色背心,深色牛仔裤,没有穿鞋子和袜子。他的头发是一团深色乱毛,Steve不知道这是发型师所为,还是只是那样散落的。Steve试图记起他最后一次看到Tony这样…他没有一个词来形容。随意?安逸?


男人似乎没有注意到他的客人,Steve花了几秒明白了原因。当他拿起薯片和三明治放在盘子里的时候,他的耳朵里戴着耳机,男人随着只有他才听到的节拍摇摆跳舞。


他看起来…年轻,没有负担。


这个外表显然很配他,他显然也很喜欢这样,如果他现在的行为能说明了任何事的话。


Steve和其他人一起等着,越来越好笑地看着棕发男人,当Tony终于转身,平衡好他的盘子,零食和饮料在手上时,他希望给了他一个友善的微笑。对方能清楚地看到他们,如果他还不知道他们所在的话。


Steve不确定他期望什么。Tony被震住?Tony感到尴尬?Tony生气?Tony从来都不喜欢在他精心构建的“形象”之外被逮到。他从未揭下自己的面具,即使是在家人面前,不管他们有多少次试图看到那之后的他。


他没有意识到他在期待一些什么,当Tony甚至没有停下,只是走过去,就像他们根本不在那里一样。他没有成功,因为Clint坐过去堵在他的路上,Wanda的眼里没那么湿润了,涌上来更多的是一种威胁,这不是Steve想在他们回来的前十分钟里处理的,Tony只是挑着一条眉毛看着弓箭手。


 “说真的Stark?“Clint呵斥。“就假装我们不在这里?”有一个暂停,Tony只是盯着那个男人,沉默片刻,这就有点尴尬了。Tony清了清嗓子,挣脱了一只耳机,让它落在他的肩上,再面对另一个男人。


“听不到你。”他说,他的语气是……一种友好的中立。“你说了什么重要的话吗?”


“你对Vision说了什么?”Wanda咆哮着,Tony朝她的方向瞥了一眼,然后他俯下身,用嘴从盘子里叼走一片薯片,他只是从边上看着她。


“我说了很多事情。”他在嚼完后回答道,但仍有那种轻浮的……友好的腔调。他似乎觉得谈话结束了,他只是从Clint和Wanda身边滑过,走向他的实验室,动作优雅得出奇。


“Tony,你还在这儿有个实验室吗?”Natasha问,他们都跟着他,她听起来很惊讶。


“我当然有。”Tony说着,轻笑了起来,好像她说的很有趣。“为什么我不该有?”


 “我只是觉得你可能会考虑把它搬走。”她回答道,Tony按下了按钮,再转身注视着她。


“我为什么要移动它? 这是我的房子。我不会在自己家里鬼鬼祟祟的。我不会夹着尾巴跑掉。”现在有了某种东西,在这种友好下,Tony的笑意没有像Steve记忆中那样抵达眼底。那儿没有喜爱,乐趣是的,但这与他语气中的友好并不一致。“那太荒谬了,难道你不同意吗?”


Steve花了一点时间才弄清楚他看到的画面,但他不喜欢。


Tony在笑,是的—但他在笑他们,出于某种原因。就像他们刚刚做过或说过的事,在某种程度上很有趣。


 “我只是没想到你会想见我们。”Natasha指出,Tony的笑容并没有消失,相反,他看起来更觉得有趣了。


“哦,我相信那是没必要的,Nat。”门开了,他后退进入电梯。“既然我们都是朋友,对吧?”


门关上时,Steve最后看到的就是那个笑容。


King Me by Wix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5799701/chapters/37098483


评论(71)

热度(3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