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Tony
FrostIronStrange, FrostIron, IronStrange

【霜铁霜】我和你 (未来属于我们) 4

4:到现在亲了几次?你们已经可以开始计数了233

"如果我们在三年内没有建造自己的家会怎样?你为什么说是以我的时间来算? 我是说 – 很明显这儿的时间不一样,不同的星球啊太阳之类的。你们怎么测量时间?你多大了?"

 

扬起一条眉毛,Loki按顺序回答这些问题。"没关系,但三年之后我们会在相当一段时间内变得很繁忙,而无暇花费这么多时间和精力在这样的私人事务上 – 这是为什么相当不建议在这么早要孩子。三年后,会有另一个仪式,正式接受我们以结合伴侣的身份进入成年,而那之后我们会以主职对社会做出贡献。这儿的时间测量的不同,没错。每年有两季,明亮的季节太阳高挂空中,黑暗的季节没有太阳。我们正处于黑暗季节的中间,所以,仲夏庆典。目前,我八岁大一点儿。"

 

脸扭曲成厌恶的表情,Tony吸气,斜视Loki。"八岁?你八岁?哦该死的,这可是完全不同意义上的恋童癖。M*d,我知道他们不让灵魂伴侣在至少15岁前见面是有原因的,如果不是18岁的话。"

 

Loki皱眉表示他的不认同。"你不是18岁,你15岁。以你们的时间来算,我也是15;你知道的。我在你出生不久就出生了。"

 

好吧,是的。Tony确实知道。他的手腕有他的几张没名字的照片,在Tony出生两周后,有更多的照片带着Loki的字符出现了。照片在五周岁后就逐渐少了,在他父母发现那个字符指代的人物后。但到那时之前,有很多照片。"好吧,行了。只是,哇,有一秒钟。。。呃。我真的很高兴我们出生得这么近。"

 

Loki同意地嗯声。"我们中的一些人不得不很多年才有名字出现,尤其当他们的另一半是在另一个国度,当他们是凡人时更甚。我很幸运。"

 

他们看着彼此。Tony不得不吞咽,心脏在胸口跳得飞快,他忽然在Loki强烈的凝视下感到无法呼吸。这是个时刻,他们正在经历一个坠入爱河的时刻,对吗?

 

噢上帝啊,他们绝对在经历一个时刻,Loki正在微微倾身,看着有些晕眩,凝视着Tony的双唇。Tony舔*了口嘴唇,看着Loki的瞳孔扩张了,他不能,他只是不能再抗拒更久了,他抗拒不了,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要抗拒。

 

他破坏了两人最后一点距离,把他的唇压上了Loki的。一开始对方的唇是冰凉的,Tony一惊,他给忘了,但它们很快升温,Loki的嘴在他下面张开了,Loki向他靠近,欢迎着他,Tony的双眼颤抖地合上。

 

一开始Loki仍然字面意义上的冰冷,但并不如刚开始这么冷,但当他们的双唇开始随着彼此移动,他仿佛Tony在分享体温一样开始变暖,这是个令人兴奋的想法,但这不是让Tony晕眩的原因。可能是一切的结合:Loki双唇丝滑般的触感,他托着Tony头部的方式,以及Loki以想要的方式让Tony的头侧向一边,一个更好的角度来 – 天啊,Loki的舌头在他的嘴里,Tony亲过其他人,但这感觉无可比拟。没错,Tony绝对可以用余生亲吻Loki。

 

Loki的味道 – 陌生,不是任何Tony熟悉的味道,但让他心醉,愉悦 – 充斥着他的嘴,Tony喉咙里发出了低低的声音,他跟紧地靠向Loki的抚触,更深地吸吮他的舌头。Loki也发出了低沉不掩饰的声音,他的另一只手拉着Tony的头发,忽然把整个身体压向Tony,后者踉跄了几步,撞到了墙上。并不痛,但让两人冷静了一点,Tony张开了眼,他看见的景色让他眨眼。眼前的是Loki,,又不是。他的脸和头发还是一样的,但他的颜色完全不对 – 人类,Tony意识到,粉色的皮肤,染红的双颊,红唇墨眼,Loki看着像一名人类。Tony的手在亲吻时无意识地摸着Loki的脸,他想接着亲,但这有一些怪异。"你的脸怎么了?"

 

Loki眨眼,眼底的晕眩散去了一些,太可惜了,Tony立即打算马上再让那种晕眩感回来。"我 – 在我真实的形态下,我们触摸彼此是不明智的,"

 

Tony也眨着眼,后退了些看得更清楚。Loki的双眼变成了近乎带着毒药般深邃的绿色,非常美丽热辣,但有一点奇怪。"等等," Tony说,想要专注事实而不是流露出失望。"那是说你每次都得这样吗?这到底是什么?不是说你这样不好看," 他迅速补充,因为预感到自己刚说错话了。"我只是,我是说,我喜欢你之前的样子?" 事实上,Tony暗暗期待着能尽快有机会舔*舐Loki的皮肤,用舌头描画他皮肤上的纹路。当他们第一次接吻时,他并不觉得他的舌头被黏在冻住的金属棒上了,他没有这么冷。

 

"那很好,因为那是我真实的形态," Loki微笑着说,Tony猜他刚刚说的不错。他不知道为什么,但Loki对着他笑得很甜,他的手仍然托着Tony的脸,拇指抚摸着他的脸颊。"别担心,我会学习的。我是个非常有天赋的变形者。" 他说着玄秘的语句,退了几步,但他在皮衣滑下前握住了Tony的手,交缠着他们的手指。

 

Tony也无法抑制自己的微笑,尽管他现在大概看着很蠢。"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他看着粉色再次淡出Loki的脸,露出了原本的蓝色,双眼由绿变红,一眨眼,他感觉凉意又回到了Loki仍和他紧握的手里。

 

"我刚刚做的," Loki仍在微笑,但不像之前没有明亮,至少Tony不再为了Loki的微笑对他的影响而感到尴尬了。 "我被赋予了魔法的天赋,但在变形方面我出类拔萃。改变我的形态 – 而不仅仅是外观,我的整个状态。有故事传说我在一岁前就会这样做了。"

 

"所以你刚才把你自己变形成了人类?" 魔法,好吧。Tony决定他目前会接受这个答案。如果他尝试思考理论,思考后面的物理学 (如果后面有物理学的话;他的父亲宣称魔法不可能没有物理学,但Tony觉得魔法可能是一个全新的领域 – 完全凭意愿改变一个人的物理形态听着可不科学),他大概得疯。那是个一生的工作,真的,所以绝对是应该日后考虑的事。

 

"本质上,是的。" 无所谓的耸了耸一边的肩膀,Loki拉了拉Tony的手臂。"来吧,我们回去更温暖的地方。我猜这儿对你来说还是太冷了? "

 

Tony舔了舔他的唇,当尝到Loki的味道时,他轻微地颤抖着。"是。"

 

"我想也是。刚才我也觉得冷。" 仍十指相握,他示意行李箱,然后带着Tony走向走廊,箱子听话地悬空,跟在了两人后面。"当你开始觉得暖和时,告诉我 – 不过我也可以。" 他再次改变了颜色 – 形状,不论是什么 – 变成了人类。这大概看起来就像有人倒了一组其他的颜色在他身上,真的,除了缩小消失的角。"我直到刚才才意识到这儿对人类来说究竟有多冷。"

 

这引发了Tony的问题,他歪着头, "你之前说过类似的话,但如果你能变成人类,你以前没有留意过吗? "

 

"我从来没有变成男性人类过 – 那是我刚才做的事,改变我的形态,如果我生而为人的话,那就是我应该看起来的样子。我也可以变成其他人类,明确或者泛指,但刚才那就是我,至少人类男性版本的我。"

 

那真的很有趣 – Loki的人类版本。Loki这样看起来让Tony觉得稍稍没那么不同。"所以你能变形成其他?我不知道,让你的头发变红之类的? "

 

Loki看着他,扬起了一条眉毛。"为什么这么问?你希望我变成你脑海里某个特别的人类的样子吗?"

 

Tony流露出了痛苦的表情。"不,说真的?不。。。说真的?你为什么会 – 只是,别这么做。" 这个想法本身就非常令人不快。是,Tony是和那个手腕空白的女孩做过,但现在他遇见了Loki,他觉得完全没有必要再做那些了。理智上他明白当初为什么这样做,但感情上他完全无法再理解了。尤其是在那个吻之后。

 

"这是个好回答," Loki说道。只是。

 

Tony摇头。"说真的,别再问这种了。别搜寻蛛丝马迹,我不喜欢这样。难道,如果我能做到,你希望我是别人的模样? "

 

"不。" Loki的迅速回答和脸部的扭曲很能说明问题,这让Tony感觉好了一些。能够确认Loki对自己的命定之人并没有不满意感觉不错,但那仍不是个可以接受的问题。

 

抱歉地看着Tony,Loki紧了紧他的手。"你感觉温暖一些了吗? "

 

Tony决定允许话题的转变 – 他甚至都不知道为什么Loki的问题这么困扰他。"是的。" 确实,他开始感觉皮衣不舒服了。那很温暖,毛茸茸的,Tony仍认为它基本上是最棒的了,但现在的温度穿它已经不合适了。"这究竟是什么皮毛做的啊?"

 

"一种叫pörssikeinottelija(熊)的动物," Loki说道。

 

"。。。好吧。" Tony清了清嗓子。"所以,这儿每个人都说英文吗?还是我必须得学这门语言?因为我不想太悲观,但我不觉得我能轻松学会。"

 

Loki哼了一声。"我实际上确实会说英语,但这儿的大多数人说Allspeak(万能语) – 或者说,至少那些你能明白以及能明白你的人。但你不用担心;我的母亲会在我们结合之后正式赠于你。你现在还不需要,但在狩猎结束后,会举行一个许多宾客参加的宴会,不是所有人都说Allspeak。所以当她赠于你时,你该喝下去。"

 

"好吧。" Tony皱眉。"所以Allspeak是可以喝的?" 一种能够喝的语言。好吧,魔法。竟然还有人认为那之下有物理学。

 

"它是。。。一种被注入液体中的咒语的再度结合,以及,我猜,一种语言。这意味着无论你和谁说话,他们都会听见自己的母语。" Loki停下看着Tony。"你想脱下皮衣吗?你脸看着有点红。"

 

这其实是个好主意;Tony开始变得太暖和了。他没有动手,而是让Loki近身把手伸进了他的衣物,灵巧地解开数个扣环,把它从Tony肩头脱下,在落地前收好。他没有抽身,而是让他的视线慢慢地在Tony的全身游荡,在他手腕的符文上逗留了一会儿,才继续说,"你穿了这么多,但仍不足以抵御外面的寒冷。"

 

"。。。我打算说至少我没半裸,但我现在明显对你身上衣料的缺乏一点意见也没有。" 嘴角扬起得意的笑容,Tony毫不掩饰他也在同样地瞟着Loki,上下打量着对方的身体。

 

Loki也得意的笑了。"你在这儿觉得舒适吗? "

 

这个问题让他措不及防,Tony眨眨眼。"我猜?我是说你妈妈人很好,你也很辣 – 噢,等等,你是说这儿的温度。" Tony捂脸。 

 

"没错。" 比之前更热了,但脱掉皮衣后,鸡皮疙瘩又爬上了他的手臂。"再热一点会更好。为什么这儿会变暖?这是一座火山吗?"

 

"是的。" Loki点头,他有些自豪的微笑貌似很满意Tony的猜测。"约顿海姆过去暖和得多,和中庭很类似,不过仍稍冷一些。但在大概一百五十万年以前,温度开始变化 – 那是为什么我的族人一开始试着扩张。我们有部落已经习惯于这个国度更冷的区域,但也有同样多的人,如果不是更多的,无法适应。离开是唯一存活的办法。"

 

Tony眨眼。"等等,那是你们试图侵略中庭的原因吗? "

 

Loki耸肩。"我们一开始并不把那视作入侵。你们中庭人对土地的概念很奇怪,你们想要占领土地,好像这是公平,合理,或者可能的做法。但是的。那些试图在中庭安家的人不愿离开,所以引发了战争。"

 

这很有趣,而且和他和其他中庭人未经考证就接受的 "冰霜巨人很邪恶贪婪,想要侵略可怜善良的中庭"的观点非常不同。当然,那并不代表侵略就是对的,但再说了,这是一千年前的事了,Tony并不怎么关心。"那之后呢?当阿斯基德人把他们送回这儿来?我是说,气候看起来并没有变好。他们适应了吗? "

 

"一些人适应了。" 再次耸肩,Loki又抓住Tony的手,拉着他往更暖的长廊方向走去。"一些离开去了别的国度。大部分死去了。那些天里,像我们这样的部落,适应性更好的那些,是唯一活下来的。尽管我们并不以部落方式生活了。"

 

Tony若有所思地嗯嗯着。所以他猜想这儿经历了一次类似冰河时代 – 他对气候学并不特别感兴趣,所以他不知道这些事的形成原因,但这听上去有一些悲剧。"我猜魔法也帮不上忙,明显是这样。"

 

"魔法需要能量," Loki解释道。"那最多也就是临时措施。尤其是环境魔法。仅仅加热一个家庭,一间房间,即使在今天的气温下,你需要温度抵御风速,这也要求相当多的能量。即使每个法师都加入努力,这也不能撑多久。"

 

"所以,山?火山。" Tony指指四周。"对吗?"

 

"部分原因," Loki点头。"那些天里,在这个国度里最容易接触到自然热量的地方是在深处。我们很幸运这座火山还在活动。我们并不需要,但为了今天这样的情形,它是个恩赐。" 他拉着Tony的手。 "目前城市的这部分区域还比较空,但从明天开始,其他人会来这儿参加keskikesä(仲夏庆典)。"

 

等等。"明天?" Tony皱眉。"这个庆典不是明天吧,是吗? "

 

"是的。客人们会到来,到了中午狩猎就会在典礼后开始;任何人都可以参加,但就如我说的,你和我都会参与,作为我们结合仪式的一部分。在夜晚之前,带来最大猎物的就是胜者,但你不用担心那个。" 他瞥了眼Tony,得意地笑了。"但你保证过你会让我惊讶,所以也许你不得不担心下。"

 

"我不担心。" Tony笑得无忧无虑。"真别为我担心。你的大脑会被吹飞的。你身体的其他部分也可能会被吹(*你们懂得)。"

 

他等了一秒,脸上笑容不变,两秒。。。Loki中途震住,迅速转头瞪着Tony,脸颊迷人地红了。加深他的笑容,Tony稍稍歪头。没错,你听见了。那就是Tony的意思。

 

眯着眼,Loki咬住了下唇。然后他突然接近了,一只手拉过Tony,另一只同样流畅地抬高他的下巴,俯身吻上了Tony的唇。一半惊讶,一半下意识的,Tony张嘴,Loki抓住机会,舌头冲进了对方的嘴。这是一个快速的吻,更像是一种宣言,但仍偷走了Tony的呼吸;Loki的味道迅速在他口中炸开,他丝绸般的舌头抵着Tony的,他柔软的嘴唇。然后Loki松开,赤裸*裸地低语道,"如果你在狩猎中让我的大脑吹飞,我之后会吹*你。"

 

Tony大声地吞咽。"呃,好。所以,那会要发生的。"

 

Loki笑了。"我很期待。" 他又开始带着Tony走向长廊。好吧。Tony需要尝试三次才能开始再次专注于气温,对,这儿的实际温度,那是他需要注意的。他需要找到一个舒适的环境。一间房间。他会和Loki s*ex的房间。因为,是的,那会发生的。

 

 

Me and You (is who the future belongs to) 

by melonbutterfly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88932

 

评论(18)

热度(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