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Tony
FrostIronStrange, FrostIron, IronStrange

【霜铁霜】我和你 (未来属于我们) 3

眨着眼,脸颊的红晕加深了,Loki回头看Tony的行李箱,它们在空中微微倾斜。在他的眼神下,它们像闹事的学生在恶作剧中途被发现一样迅速站正了。然后Loki再次走向Tony,带着奇特的,强烈的表情。"我们将要见我的母亲。你应该被正式介绍。" 他清了清嗓子,带着Tony走进长廊深处,一只手放在他的后背。


两人安静地走着,彼此的心跳都在胸腔里加速着。Tony不知道这是因为Loki几乎逼人的接近或者挑逗,但如果要见家长,他不希望自己有一丝一毫坐立不安。所以他专注于周围的环境,而不是Loki,希望这能让他冷静下来。

 

墙上布满了泛着蓝光的脉络,也许Tony在幻想,但光线比他们刚看到时更亮了。他会很高兴了解这东西究竟是什么,它们不需要先吸收光就能发光。

 

这有些奇怪,因为他们在地下,Tony以为他会感到密室恐惧,但他完全没有这种感觉。大堂很宽敞,但更重要的,很高;大多数Tony遇见的冰霜巨人和来接他的两名护卫差不多高大。他见的越多,越明显是年龄造成了区别。比如说角:越大越长的角,示意着冰霜巨人的完全成熟。Loki明显还十分年幼,他终有一天会和这些人一样高大。

 

另一件Tony注意到的事:这儿只有男人。很明显他们都是男人,因为绝大多数人和Loki一样,穿着各种类型的热裤 (有些看上去像裙子,但Tony不愿意盯着看,所以他不完全肯定),鞋子或不同长短的靴子,就没别的了。"你们在这温度下很舒适,是吗?" Tony最终问了,当Loki疑问地看着他时,泛泛地指着周围。"我是说真的,你们都几乎半裸地行走着。"

 

"如果我们封闭自己,怎么感知我们的世界? " Loki自问自答。 "阿斯基德宣称在这个国度没有生命,但那只是因为他们的感知力被纵容和宠爱磨钝了,意识不到他们错的有多离谱。另外,对你来说这温度可能非常不舒服,对我们而言,目前的温度实际上挺暖和的。" 他不在乎地耸肩。

 

抿紧唇,Tony摇了下头。"如果在你开心的温度我会冻死,而在我舒服的温度你大概会得心脏病,我们该t*md怎么在一起? " 这确实也是个实实在在的顾虑;他明显低估了。但是Loki的唇在他的舌头上是冰冷的,就算他们穿着皮衣s*ex,Tony的balls大概会在频繁接触Loki皮肤的前提下生冻疮。更别提和Tony披着一件皮衣大概对Loki来说是在蒸桑拿了。这是个严重的问题。

 

但Loki显然不这么认为;他露齿笑了。"你不用担心。这不会是个问题。" 他笑着对Tony烦躁的皱眉,靠近逗弄道,"你得等着瞧," 然后凑近偷了一个吻。看上去对自己非常满意,他抽身然后催促震惊的Tony继续向前走。

 

Tony慢慢地恢复了平静,一个大大的笑容出现在他的脸上。他和Loki大概会有戏:对方远比Tony想的要多。

 

他们不再交谈,很快Loki带着Tony进入一个大厅,高耸的天花板被一排柱子支撑着。深灰色的石头和长廊的天花板也布满了和陷入墙壁里同样的蓝色闪光脉络,但这儿它们看起来更加艺术感,更多的弧线,有一些看起来像是枝条细致相连的大树。它们伸上天花板,交错着,互相间的密集纵横交缠几乎使它们看起来像是夜空中闪耀的繁星。非常的漂亮,Tony几乎可以肯定这些线条是人为的,这只有让他更加好奇。

 

但还有其他事要求他的注意力;确切的说,Loki的父母 (或至少母亲)。房间里没有王座,但又很多人。他们中没有人特别突出 – 没有王冠,也没有明显聚集在一人周围,或是给他们认为的国王留出空间。但Loki把手勾上Tony的手臂,忽然带他向前,直接走向靠着一根柱子的一群冰霜巨人们。他们注意到他们的到来,对他示意,其中的一人离开了群体,带着微笑走向他们。"母亲," Loki温暖地称呼到,什么?

 

这个男人看上去。。。是个男人。没有什么表明他不是,Tony开始意识到他该早点问Loki关于此处意外的缺少女性的原因。

 

"Loki," Loki的。。。母亲?说道,声音对女性来说太低了。她 (?说真的这太让人迷惑了) 伸出手握住Loki的双肩,歪过头和他的头接触。Loki也做了同样的姿势,他们的前额用一种奇特的亲密的方式接触着,尽管他们只不过是接触着额头。他们闭着眼,保持着静止,这看上去很像拥抱,但他们的身体至少一英尺远,除了双手也没有摸对方身体的任何一处。

 

松开后,她对Loki笑了,然后看向Tony。 "母亲," Loki往边上走一小步,让Tony上前, "这是我的命定之人,Anthony Edward Stark。"

 

"Tony," Tony插嘴道。"呃,我更喜欢被叫作Tony。"

 

"我们在猜," Loki的母亲狡黠地笑了。"拥有这么多,这么长的名字在每日生活中一定很繁琐,是吗? 尽管我听说中庭人有如此之多,出于编制原因你们需要好几个名字。"

 

"没错," Tony点头。 "Stark是我的姓,第一个是我的名字,中间名是我祖父的名字。" 他耸肩。"人们通常用第一个名字或者姓氏来称呼彼此,取决于他们有多熟悉,或者一个昵称,就像我,我更喜欢Tony。"

 

"我是Laufey," Loki的母亲说,"冰霜巨人的王。" 行了,现在Tony已经完全迷失了。谢天谢地他没有机会失言,因为Laufey继续遗憾地说,"我还有很多为了keskikesä(仲夏庆典)要做的事,你们当然也会很忙碌,但我们以后还有很多时间可以互相了解。"

 

Tony到了这时已经完完全全地困惑了;Loki叫他/她母亲但是他/她介绍自己是王。他忽然不知道该如何称呼她/他,所以他只是有些晕眩地点头,"是,当然。"

 

"我们该给Tony选房间了," Loki郑重地说。

 

Laufey点头。"选离ydin(核心)近的地方,如果你不舒服的话,你们可以随时改主意。"

 

顺从地点头,Loki的手又环上了Tony的肘部。"是的,母亲。" Tony虚弱地挥手,Loki带着他离开了大厅,他充满男子气概地保持了沉默,直到他们在长廊上转弯,然后再转弯。如果他能对自己的的未来确信一件事的话,那就是他会在这里迷路的。

 

当他确定离开了大厅的听力范围后,在一个更小,人更少的廊道里,Tony再也不能保持沉默了。"好吧,给我解释一下。你说那是你的母亲,但呃无意冒犯,但她看上去不像个女性,而且她说她是这儿的国王。我都不确定问题是什么,因为我基本在这个问题上就是个巨大的问号。"

 

Loki疑惑地眨眼,然后突然大笑了。"当然!我忘了。中庭和阿斯基德一样的,不是吗?大约三分之一你们的人口是在生殖期,能够诞下后代,然后社会上其余的男性既宠爱又轻视她们? "

 

"现在等等," Tony虚弱地说,他怎么会处在这个对话里的?天。他严重低估了Loki和冰霜巨人的异己程度。但Loki仿佛在说这儿没有男女之别,仿佛每个人都可以生育。也许两者都是,这太难以置信了。"是一半,而且我们也在纠正性别歧视,好吗? "

 

"性别歧视," Loki思考着重复。"因为一个人的性别产生的偏见。我听说过这个。" 他忽然笑了。"阿斯基德和中庭是唯一有明确定义的国度。约顿海姆,Ālfheimr, Svartálfaheimr, Vanaheimr, Niflheimr以及Muspelheimr和他们各自的原住民并不这么严格。在约顿海姆,没有任何生殖区别;任何区分是自我选择的结果。" 


看着Tony的神情,他大笑,令人惊讶的愉悦的声音让Tony摆脱了一点儿困惑。 "别担心,这些都不重要。但我明白你为何困惑;这种语言强迫人们区分性别。我的母亲是我的母亲因为她生了我,也同样是约顿海姆的国王,因为他被选上了。一个王后,我记得,如果结婚会降低地位,是吗? "

 

Tony无意识地点头。 "是,我想是这样。选上是什么意思?你 – 你们的王是被选举的? "

 

"当然。阿斯基德和其他几个国度将领袖以及其他重要的地位通过血脉传承,但就我看来这是场非常危险的赌博。如果其中的一位儿子或者女儿继承了不合适的位置呢,或者有能力者但有自己的政治议程呢?" Loki摇头。"在约顿海姆,我们偏好选择那些有意愿带领或者代表我们的。中庭的王又是如何产生的呢?你们的王做什么?"

 

"这实际上是个很聪明的体系,中庭的很多国家都这样操作," Tony说。一开始这一切看着很怪,但想了一下,这完全不奇怪。这是个民主体系,究其本源,Tony开始觉得有点适应了。"也有国家是继承王位的。我猜,国王?就像你说的,代表他们的国家。我也不清楚,我的国家从来没有国王。"

 

"你没有?" Loki听起来很吃惊。"那谁带领你们呢?"

 

"我们的总统。他是被选举的,就像你说的,他做一些外交啊,试着让政府运作之类的。" Tony从没意识到他知道的如此之少,直到Loki开始问问题。这真令他尴尬。

 

"总统是国王的另一种说法,那么说," Loki总结道。"那也是我母亲的工作。" 他停了下来,对Tony手臂的紧握确保对方也停下了脚步。

 

"。。。干嘛?" Tony过了一会儿说。他们站在一个貌似梯井的前面,或者更好的说法是一间没有地板的小房间。它就这么忽然出现了,在令人疑惑的政治讨论中途,这个随机是一个Tony欢迎的分心。也许总统并不是更好形容Laufey位置的词,就Tony所知的话。

 

对他抬起一条眉毛,Loki指了指没有底的房间。Tony花了一小会儿想了想这是不是他被杀,而其他一切都是谎言的时刻,接着他的行李箱飞过他身边,进入了房间。好像突然它们的线被剪断了,箱子陷入了地板所在位置的黑暗里。

 

"嗨!" Tony又惊又怒地惊叫;他也许加固了箱子,但它们和里面的物品可经不起这样的高处下落,他至今还没听到落地声。

 

"别担心," Loki双臂紧紧地抱住Tony,拉着他一起进入了房内,让他们跟着箱子坠落。

 

如果Tony尖叫了,那也是充满了男子气概的,满是正当的愤怒,而不是完全的恐惧,因为他不是真的认为这是什么疯狂的谋杀 – 自杀案例。Loki在大笑,空气在Tony的耳边呼啸,经过了起初的两秒 (或者五秒) 完全的震惊和恐惧后,他冷静了一点儿。就是说,他大概不会吓尿了,他也奇特地接受了要么他们在向死亡飞驰,要么会有一些魔法发生,他们会活下来,因为这是冰霜巨人版本的电梯或者什么的事实。

 

Tony绝对没有做的事是靠近Loki,下流地咒骂着,当Loki在他的耳旁愉悦又兴高采烈地大笑。他们穿越了一个没有Tony想象中漆黑的黑暗。梯井是半照明的,但Tony不打算转身向下查看他是否可以看到陆地。眼下无知是福,绝对如此。

 

就如开始一样迅速地,它停止了。上一刻Tony在想他们是不是减速了,下一刻他们就绝对停止了,悬浮在空中。他的喉咙嘶哑,他的心跳的和老鼠一样快,他的四肢紧紧地缠绕着Loki,脸埋在对方的颈中。

 

他踉跄着松开Loki,滚过了他们落在的空气枕头上,重重地落在了地上,这可比刚才向死亡飞驰痛多了。毕竟那个一点也不疼。就大局来看无伤大雅,但依然。"你 - !"

 

Loki平和地笑着,优雅得多地滑下了那个无形阻止他们自由落体的东西,轻松地着陆。"我听说中庭也有电梯。"

 

"是但他们不会真的悬空 – 你是故意的!" Tony控诉道,靠着墙站直。他的双腿打着颤,过了一会儿试图让呼吸冷静后,他意识到他像个南方美人一样抓着他的珍珠,然后他松手了,两只手紧紧地靠着墙。"我现在真的,真的恨你," 他一字一句地说,对着天花板眨眼,控制着呼吸。

 

"这没那么糟," Loki试着挽回,但哈,不行,不,不会原谅他。Tony知道欺凌新生的规矩,但这不好笑。

 

站近了一点,直到他出现在Tony的视线边缘,Loki又试了一次。"你会喜欢在下面的。" 当Tony没理他时,他继续,"这是我们最温暖的层。当我们在那儿的走道走得越远,气候会越暖和。这是你挑选房间的地方,无论你喜欢在哪里。"

 

现在Loki说起了,Tony确实注意到这儿不这么冰冷。当然山里比外面暖和,没有了风,也有了遮挡,但也没暖和到哪里去,至少对Tony而言。但这里?这里确实更暖和了。

 

吐了口气,Tony低下视线,打量着四周。他的箱子在地上,没有损伤,整齐地排放在那该死的没有电梯的电梯门边上,旁边有一个走道。Tony并不知道那是在山的更深处或是外缘,他早就丢失了方向感。


和上层同样的脉络穿过这儿的石头,但Tony留心注意到颜色的不同,这儿的更接近紫色,而上面的更蓝。再加上这个过道完全没人等着他们,这个区域显得有些怪异。"我们在哪儿?"

 

"这是juuri (根部)层," Loki仿佛Tony领会了似的解释道。

 

意识到Tony实际上并没明白,他叹了口气,开始屈尊地解释。"我们的住所是在山内部或者地下雕琢的。它们并不像那些有明确结构以及楼层的房子;如果有人想要雕刻他们自己的房子,他们可以在获得允许后这么做。一共有五层对公众开放 – 我们到达的层面是sydän(心),主层。我们下降通过了两层,这儿是juuri层。你会在这儿选一间气候适宜的房间,你可以住在那儿,直到我们雕刻好我们自己的住所,然后施魔法让我们俩人都能在它的气候里感觉舒适。"

 

Tony开始留心了。"我们能那么做?我是说,分享房间?我以为当我们一人感到舒适时,另一人会自动不舒服呢。"

 

"目前来说," Loki明显感受到了他的机会,靠的更近了一些。至少他看上去不再被逗笑了,尽管他完全没达到Tony想要的歉意。他可是真以为他要死了,Loki打算杀了他。这不好笑。"在我们结合之后,我们会有你们时间的三年,来适应彼此,雕刻我们的家,如果我们愿意的话。因为我们有不同的环境需求,这并不是个选项;没有洞穴会适合我们各自独特的需求,所以除非打算分居,我们得雕刻自己的住处。"

 

察觉到此处是个问题,Tony看了Loki很久。"我想我们得这么干," 他最终给了肯定答复,Loki笑了。关于一起雕刻住所大概有各种涵义;Tony完全没有文化背景,但是建造你自己的家以及共同协作的寓意是非常明显的。

 

以及,好吧,现在Tony不确定Loki究竟是个混蛋,还是只是厚颜无耻的有点可爱,但不管哪种,他让Tony心跳加速。如果Loki真是个混蛋,好吧,Tony自己大概也是个混蛋,他可以教会Loki。

 

 

 

Me and You (is who the future belongs to) 

by melonbutterfly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088932

评论(36)

热度(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