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Tony
FrostIronStrange, FrostIron, IronStrange

【奇异铁】重来。/Anew. 第三十一章

第三十一章

Stephen回到了卡玛泰姬。在战后小结会里,他提出让卡玛泰姬站出来为了Kaecilius造成的损害负责。他的建议被一致否决了;卡玛泰姬在暗处守护地球,现在还不是法师们露脸的时候。精疲力尽,Stephen召唤了传送门回到Stark大厦,却发现他和眼下最不愿面对的人撞了个正着。

 

Stephen知道他们需要谈谈。他希望能有时间先整理想法,但连这看来也太奢侈了。Tony在大厅里等着他。他坐在从厨房搬过来的圆凳上。汉堡王的包装纸散落在周围的地板上。 “这是一个混蛋长的一周,我有预感它马上要变得更长了,所以开始交代吧,” Tony双臂抱胸。这可不太妙,他生气到无视了他受过的肢体语言训练。

 

“我。。。” Stephen开口,但句子堵住了。他的挣扎让Tony更加焦虑。

 

“‘你能和我说任何事。’ ‘我们会一起面对,’” Tony拉长着每一个字。

 

 “我不想麻烦你。”

 

“是吗?好吧,你猜当我在电视直播上看到你小小的下班后冒险时,我怎么想。我感到担心。” Tony跳下圆凳,走近Stephen。他踢开挡路的一罐碳酸饮料。被撞瘪的圆柱体飞出了一道长长的弧线,撞到了地板上,然后滚到了墙边。软饮料在水潭里吱吱作响。


“怎么了Stephen?你该是有责任心的那个,理性的那个,告诉我打电话找后援的那个。‘顺便一提我下午要去和某些邪恶干一架’这句话对你来说太长了吗?”

 

“我也不想这样的。”

 

“Friday?”

 

“医生拒绝了我通知您的建议,老板,’ Friday说。

 

“听上去你是故意的,” Tony在他面前张开双臂,比划着眼下Stephen可怜的境地。

 

“噢,饶了我吧,” Stephen喃喃道。他脱下斗篷,斗篷在他身后盘旋,然后沉重地走进顶层套房。Stephen不知道他要去哪里,但他需要释放一些压力。自从他回到卡玛泰姬就开始积在胸口的肿块,再加上和Tony的针锋相对,这些让肿块更大了,让他几乎无法呼吸。

 

Tony紧跟着。这个对话远没有结束。“饶了你?Stephen Strange,你能饶了我吗?你知道我现在的压力吗?复仇者一团乱,超级士兵们基本不听话,神盾就是个t*md大麻烦,我们还会面对一次侵略,然后你还要在现在选择自己毁了教堂?”

 

“我控制得了局面。” Stephen知道Tony面对的压力。他尽力控制黑暗维度的威胁,这样不会给Tony再加任何问题,但他的最好还是不够。不是第一次了,Stephen怀疑着他在 这一切中到底能起到什么作用。

 

Tony从第一天开始就站出来承担责任。他发现问题,然后开始解决它们,不管有没有得到帮助。从Stephen能记得的开始,Tony一直在行动。他跋涉着一个个生活的难题,精确又轻易,而Stephen光是跟着就很费劲了。这给他带来无法承受的压力,尤其自从Tony开始背负Stephen的问题。Tony从来不会承认,但他不需要绝境。病毒目前在开发阶段,是因为Stephen当初认为在蜿蜒的道路上疾驰时诊断病人是个好主意。


“哦,这就是你说的吗?” Tony挥了挥手,新闻的播报出现在了墙面上。警察拿黄色胶带封锁了现场。消防员们清理着废墟,确保下面没有压着人。“控制得了?”

 

Stephen握紧双拳,没有说话。他继续走着。过去一个月的压力终于开始在他身上体现了。Stephen自从莫哈维沙漠战役后就开始低血压,那是扩张他的个人能量的后果。他很容易疲倦,之后的几天都经历了突然的恶心症状。Stephen扫描了自己,数据表明他很健康,除了无法解释的血压过低。这没有影响他的集中力,但需要好几个晚上的睡眠才能康复。

 

“不-不,你不能跟我冷战。我以为我们是一个团队的,” Tony责备道。两人走过套房。Stephen没关心他走向哪里。他又开始觉得头晕了。他上次吃饭是什么时候?这些楼梯是一直在那儿的吗?Stephen的靴子踩空了。他的身体向前倒。

 

一个模糊的声音喊着他的名字。

 

----------

 

“你感觉怎么样?”

 

Stephen随着Tony的声音醒来。他的世界旋转着。当他的视线清明时,他意识到自己躺在医院的轮床上。Tony担忧的脸在他的视线上方。Stephen抱怨着明亮的灯光,一秒钟后它们就变暗了,随着令人疑惑的呼呼声。“不 不 不。。。别动。” Tony的声音很轻柔。Stephen想要抗议,他不需要被娇惯,但他仅发出了一声含糊不清的埋怨。

 

“我在。。。哪儿?” Stephen勉强问道。他的嗓子很干,说话让他痛苦。

 

“大都会综合医院。” Tony抓过一杯水,把手放在了Stephen的左臂上。直到这时Stephen才看到他在吊点滴。Stephen想用另一只手接杯子,但是Tony不让。他举杯放到Stephen唇边,给他喂了半杯水。

 

“你就为了低血压让我住院了?” Stephen瑟缩了。这还是他曾经工作的地方。他重新加入看来是没什么机会了,但是他还是希望能够避免羞辱。

 

“一个潜在致命的健康状况,” Tony强调。

 

“仅在极端情况下。” Stephen为自己正名。Tony在他背后塞了两个枕头,扶他坐了起来。他的情形和上次来这儿的时候令人不舒服地相似。呼呼声又来了。Stephen望向门口,看着电灯开关处,然后就瞧见马克五十背光眼睛回望着他。在不好的日子,战衣眯起的眼睛看起来十分傲慢。

 

“你的战衣为什么在这里?” Stephen知道他会后悔这个问题的。

 

“不然我怎么把你紧急送到医院里?”

 

“出租车?Tony,别告诉我你抱着我进来的。”

 

Tony抿紧了唇。“抱歉。”

 

Stephen呻吟,想着他晕倒后的混乱。战衣的后面有飞行稳定器,所以他们只会有一种姿势。钢铁侠公主抱把他抱进了医院。Christine可不会放过他的。很早之前,Stephen会享受这种知名度,而那些日子仿佛已经很遥远了。现在他的目标是熬过一周不上头条。

 

“有多久了?” Tony问。

 

Stephen张开嘴。他想要轻描淡写说没事,但是Tony柔和的凝视在打他的脸。Tony的双眼一直是Stephen秘密的,最喜爱这个男人的部位。他爱Tony笑着的眼睛。眼角会荡起皱纹,Tony会透过长长的睫毛看着被他微笑眷顾的幸运儿。但现在它们充满了担忧,而这又是Stephen的错。

 

Stephen咬牙,忘了刚才一切想说的,因为尽管他是个蠢货,想要省略信息,他不会当着Tony的面撒谎。“自从战后。”

 

“我和你说过,你该扫描一下。也许奇塔瑞对你施了什么外星科技魔法—”

 

“我扫描了。我很健康,你可以问Friday要结果。” Stephen在Tony打算把实验室搬来医院时阻止了他。

 

“那为什么还会有低血压?战争疲惫通常不会持续这么久。”

 

“好吧。。。我。。。” Stephen吞咽着。 “Loki和我说的。法师们能够使用世界能量,维度能量,和个人能量。当我打开传送门运输利维坦时,我发现了我的个人能量,而扩展个人能量能带来。。。损伤。”

 

Stephen可以指出他的语句被吸收的确定时刻,因为所有血色一下子离开了Tony的脸庞。房间被安静笼罩了。“你还能活多久?” Tony哽咽道。

 

“什么?不—Tony,我没事。我需要一些时间康复,但这没有听上去这么糟。”

 

Tony瘫在椅子上。他吐了长长一口气,好像他本人逃过了死亡。“你再也,再也,不许再这么做了。你听明白了吗?我不在乎如果全世界着火了。”

 

“你这是双重标准—”

 

“答应我。” Tony依偎着Stephen,他的双手握住Stephen的肩头。“求你。”

 

Tony的双眼惊人的美丽。中央的棕色虹膜黯淡成一圈金环。Stephen只想让这双眼睛充满欢乐,但他不能做无法承诺的保证。“让我们确保这不会发生。如果真到了那时,你也会在现场的前排中心的。”

 

Tony觉察到Stephen的顽固。他坐了回去。“好吧,但是不准死。死是绝对不行的。”

 

“如果我说了算的话。” Stephen笑着由Tony抬起他的手,打着点滴的那只。糖分和电解液从他臂下的静脉滴注包里顺着管子流进他的身体。针尖尾部打着胶带,但仍看得到针头的形状。 “别这样。不是你的错。” Stephen知道Tony在想什么,他一点也不喜欢。


Tony的眉头有熟悉的皱褶。他还穿着工作室的背心,沾着机油和疑似番茄酱。这不公平。Tony是一名工程师,他从不该应对毁灭世界的威胁,他从不该收拾别人的错误。Tony应该在他的实验室,敲敲打打,发明创造,或者和他的机器人们斗嘴。

 

Tony头靠在Stephen的胸口,听着他的心跳。Stephen用没打点滴的手梳理着Tony的头发。他们就这么躺着。Stephen希望这一刻能够永久。但最终,Tony坐了起来。“局势怎么样?和我直说吧。”

 

“我们弄丢了他们。Kaecilius完成了仪式,可以从黑暗维度汲取能量。如果他把多玛姆召唤来地球,那就会是我们知道的生命的终结。” Stephen叹息。“你那儿怎么样了?”

 

“你还记得老伙计Aldrich Killian吗?死了两年了,他还跟我没完呢。神盾勒索我,他们有能证明我杀了他的录像。我不能把复仇者拱手相送,因为他们是九头蛇的表亲,但如果他们对外公布了录像,我大概得去坐牢。” 


他们考虑着处境。一团混乱。他们需要时间重新部署,但是事情就这么一件又一件地发生了。Stephen不知道是谁先起的头,因为他们都有这么扭曲的幽默感,两个人都开始大笑了。

 

“为什么这个该死的世界就不能连续三天不需要被拯救呢?” Stephen问道。 “这事完了我需要一个假期。夏威夷怎么样?”

 

“我来决定,我们去火星。SpaceX正在接受观光客。我和Elon是朋友,他会给我们留票的。” Tony抽出他的Stark手机,开始发信息。

 

“听着不错,” Stephen笑着说。

 

“别以为我就这么放过你了,” Tony专注着打字,回嘴道。

 

“我说了我很抱歉了!”

 

“你真的抱歉吗?”

 

“考虑到结果,没错—”

 

“但你会再这么做吗?”

 

“也许。。。”

 

“不行。你不能这么做。把这个加到单子里。”

 

“我知道我搞砸了,但我不想。。。”

 

“不想什么?”

 

Stephen偷瞄了Tony一眼,对方还低着头。“不想变成负担。” Tony停下打字了。

 

“史蒂芬妮,” Tony无比认真地说。

 

“嗯?”

 

“你是我身上发生的最好的事。” Stephen在Tony强烈的凝视下坐立不安。对方的诚挚如同烈日当空,Stephen无处躲藏。“在遇到你之前,我以为命中注定,我会永远独自战斗。你改变了这个。如果没有你,世界不会是现在的样子,因为我无法一个人完成这些。我们是一个团队,我们一起面对。” 


Tony的双手渗出的热量温暖了Stephen的手臂。这让他镇定。。。安心。不论什么时候,当Stephen需要Tony时,他就在那儿。

 

Stephen知道他大半生过得浑浑噩噩,但他一定做对了什么,上天把Tony送到了他身边。

 

“行,我们一起面对。不再有秘密,” Stephen说着。Tony坐了回去。他看着有点忧心。“怎么了?”

 

Tony深呼吸。“有件事我得告诉你。我几年前就该说了,但总没找到好时机。不是坏事,我保证,但是大事。”

 

“这听上去一点也不像个灾难。”

 

“噢,住嘴,你。” Tony手肘轻推Stephen的手臂。“在我们处理完这团乱麻后,我会在晚餐时和你说的,但眼下,你需要休息,而我需要找个人。”

 

“这个点?” Stephen看了看墙上的钟。午夜过了一刻钟。

 

“我不会太久的。睡一觉,你醒来前我就回来了。” Tony俯身,快速地亲了一下。他留下了警戒模式中的马克五十。门被轻轻地关上了。Stephen确实感到疲倦,几秒后他决定采纳Tony的建议。有很小可能Kaecilius会再次进攻,而Stephen怀疑任何人会有胆量在医院逮捕钢铁侠。

 

无论接下去有多紧急的麻烦,它们可以等到明天。

 

----------

 

Bucky很惊讶收到Tony的电话。

 

“你要去哪儿?” Steve站在他自己房间的门前问。他穿着睡衣。Bucky几分钟前也是一样。在Steve刷牙时,Bucky换了件黑色连帽衫,工装裤,以及战斗靴。

 

“出去,” Bucky在靴子上系好匕首。

 

“Buck,现在是半夜。” Steve没有被说服。“你有麻烦吗?”

 

“不是我,但有人也许。” Bucky拉好了连帽衫。“别等我。”

 

“我和你一起去。” Steve回到房内。他打开橱门,而Bucky把它合上了。

 

 “不,你不去。” Tony的指示很清楚。一个人前来,不要被发现。

 

“这和Stark有关吗?” Steve抱着双臂。

 

Bucky眯起了眼。“你怎么知道?”

 

“我怎么知道?Buck—你不认识任何其他人。”

 

“我很清楚。你不需要每两小时提醒我一次。” 如果Bucky的回应听上去心存戒备,他是故意的。

 

“我很抱歉。那听上去不对。” Steve揉了揉脖子背面。 “我只想帮忙。”

 

“Steve,你目前和Tony的关系如履薄冰,如果我是你,我不会介入。他听上去并没有被攻击。回去睡觉。” Bucky的凝视锁定了Steve,不容讨论。

 

“如果你需要我,我在这里。” Steve看上去不高兴,但他让步了。

 

Bucky点头。他抓起一次性手机,离开了公寓。Steve的视线在他身后发烫。

 

自从他们在Stark大厦尴尬的重逢后,Steve不知疲惫地尝试重塑他们过去的友情。他搬出了神盾提供的公寓,在布鲁克林另租了一间。当他在纽约时,Steve坚持Bucky和他同住,Bucky同意了。

 

Bucky也是一个过时的男人。他最近才与冬兵的人格隔离。身体上他没问题,但是心理上,他仍在紧张地康复中。他在迷雾后生活了七十年,如此鲜明地重新生活感觉很奇怪。离开Tony安全屋的那天,他被自由感压倒着。希望刺痛着他的胸膛,太阳在脸上如此的温暖。他清理了自己,剪了头发,但当起初的激动过去, Bucky开始感到。。。迷失。

 

他在城市之间碾转,毫无目的和使命。他是谁?他不是James Buchanan Barnes,也不是冬兵。Bucky这个名字对他很陌生,但他还能是谁呢?他早就远远抛下了他过去的朋友,他的家庭,他的身份。剩下的只不过是两个不同生命的零散记忆。

 

Bucky听到新闻时坐在沙滩上。他穿着唯一的一套衣服,躺在细沙上,头枕着旅行袋。孩子们在他周围尖叫,他能看到人们对他指指点点。他们比较着他的衣物和他们自己的游泳衣,猜想着他为什么在烈日下穿这么多。Bucky试着回忆 ‘正常’的样子,但他想不起来。


不论有没有触发词,九头蛇带给了他深远的影响。他再也感觉不到左臂,不论他做什么,他也无法洗刷他自己夺取的人命。他们的尖叫将伴随他直到躺进坟墓。

 

Bucky准备起身离开,然后他听到一群喧闹的青少年。他们把Stark手机靠近他们的脸,研究着悬空的一篇新闻。

 

首次接触。钢铁侠。三天。

 

Bucky跳上了下一部去纽约的客运汽车,来到Stark大厦,与一架钢铁哨兵打了一架。幸好,Stark工业现任的首席执行官路过把他从混乱中解救了出来。在电梯里,他在Potts女士的平板上看到了顶层套房发生的争执。他看到红,白,蓝的制服,感到忽然的一阵怀念。Steve也活着,但怎么可能呢?

 

当发现神盾对他做的事后,Steve很愤怒。但在之后的几周,Steve对他解释了神盾的思考流程,为了他们请求他的原谅。Bucky原谅了,因为他知道打击九头蛇对Steve有多重要。他们一起搬进了公寓,而一切都开始走下坡路了。


他们不再无缝对接。Steve还是那个星条旗的男人,但是Barnes中士已经破碎到无法修复了。他粗糙的棱角伤害着Steve,但与其放手,顽固的男人把他绑得更紧。他迫使刀刃进的更深,把空气挤压出Bucky的肺部。

 

Steve如此绝望地想要旧友,他拒绝把Bucky视作任何其他。有些天里,Bucky会被他杀害的人命的愧疚压垮,他告诉Steve,然而Steve只会一遍遍对他说那不是他的错,那些被他暗杀的人们只是不走运了。

 

Bucky并不想为自己的行为脱罪。他犯下了那些谋杀,不论是否自愿,但他仍是那些人永远再也见不到他们家人的原因。他想要接受这个,想要哀悼,想要继续前行。但Steve不能,不会给他这个。Bucky第二次这么想时,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Steve对那些错过的年月视而不见。对他来说,他们最后一次见到彼此只是在数月前,当Bucky从飞驰的火车摔下。


但对Bucky来说,那是七十年,呼吸的岁月。重复的洗脑影响了他的记忆。到什么程度,Bucky不清楚。梳理他的回忆就好比拼装一个录像带。有人把黑色的胶卷从盒子里拉了出来,把它们剪成碎片,扔在了房子里。关于他的生活,有几天他能清晰地回忆,而其他则是一片空白。


Bucky知道如果重看他父母的谋杀,Tony将会受到伤害,但那是他唯一能从头记到尾的暗杀行动。Howard Stark也曾是他的朋友。如果他能控制他自己,他宁可在接近他们之前跳下路障,但他无法有任何控制,生活是一位残忍的情妇。

 

一次性手机在他的口袋里很安稳。他两步一台阶地爬上大都会综合医院的楼梯,手机戳着他的胃。他以为它不会响了。如果Tony没有在外星人入侵的时候打给他,他不会需要他。但今晚电话响了。Bucky无视了 ‘不得进入’ 的指示牌,推开了通往屋顶的门。

 

一个孤单的背影坐在大楼边缘。“你看起来活蹦乱跳的。” Bucky走过去,坐在了Tony边上,他的腿追逐着十层楼下的行人。当Tony没有同往常用聪明的拌嘴回复时,Bucky知道出事了。Tony盯着进出医院的人群。 “为什么拉长着脸?”

 

“Stephen在楼下,” Tony看到了Bucky的表情,迅速补充, “他会没事的。”

 

“他最好没事,不然你会撕了半个纽约的。” Bucky放松地叹了口气。 “所以呢,找我有事?”

 

Tony没有说话,只是递给他一个平板。那是一段录音。Bucky按了播放。

 

 “你想要什么,Fury?” Tony的声音从扩音器里传了出来。

 

“我喜欢你,Stark。有时这很难看出,但你是好人。我们在寻求同样的目标,所以我打算最后说一次:复仇者属于神盾。。。冬日士兵。。。你还没忘了他,对吧?我们有士兵的受害者的名单,过去七十年内十几次确认的谋杀。所有的都是知名人士。洗脑与否,那些人死了不能复生。如果名单公布于众,你将会毁了咆哮突击队的声誉。。。” 

 

Bucky把平板还给Tony。Tony让他放在屋顶上。

 

“如果你是在担心我,不用。我知道我做过的事。我准备好了面对后果,” Bucky说道。

 

“我也这么想,但我想要先和你确认下。如果这个被公开了,会有激烈反响的。” Tony拿起来平板,开始打字。他面无表情。


Bucky知道不论神盾这次干了什么,他们触到了底线。当Tony生气,真的生气时,他从来不发怒。他沸腾的愤怒会冷静成一汪静止的深潭,不招摇但致命,且无处不在。Tony的防御会砰地落下,合上所有表情,开始工作。

 

“我准备好了,” Bucky说道。Tony嗯了一声。Bucky看着Tony的手指击打着平板的玻璃表面。“他们这次干了什么?”

 

Tony嘲笑了一声。他的嘴角扬起,但眼神冰冷。 “他们有什么还没干的吗?”

 

“是因为Strange?” Bucky提起了住院的医生。

 

“不。这是我自找的。” Tony讥笑。 “我所有‘善意’的后果。”

 

“我不明白。”

 

“Fury和我可有年头了,当我第一次见他时,神盾内部九头蛇滋生着。我给了他一份卧底特工的名单,拯救了他的机构。数年后,在我宣布我会让复仇者独立运作时,他的上峰决定勒索我。。。” Bucky看着Tony翻阅文件。从他瞥见的内容,里面有加密项目,卧底特工,藏在多重访问代码之下的图表。

 

Tony是这世界上最有能力的人之一。他拥有朋友,资源,最重要的,他自己的智商。Bucky不知道局长是怎么想的,但勒索Tony Stark可不会有什么好果子。

 

“我试着保护这个世界,我想要做正确的事,我也做好了牺牲我自己的准备来完成它。安理会想要复仇者?行啊,我会让投票停下,试着寻求出路。没必要加剧矛盾,对吗?‘考虑大局,Tony。’” Tony大笑。毫无幽默感的笑声生硬地拉扯着,曳然而止。

 

“然后Stephen回到家而他就这么。。。倒下了。我这么生他的气,但他摔下了楼梯,我脑海中一片空白,只有悔恨。你曾看着你失去意识的爱人,然后想着t*md到底是哪里错了吗?我看过,然后我有了灵光一闪的时刻。也许我是愿意付出一切,但这不该是我,和我能奉献的,不再是了。” 


Bucky有机会说些什么,但与其给自己的意见,他选择聆听。有时候只需要一双愿意听的耳朵。

 

“Stephen只是一名普通人。一枚精准的子弹可以让他离开我。已经两次了,Fury当着我的面提及Stephen,让我看好自己的后背。为了全世界好,我可以让步,但接着呢?他们需要多久来给我一个不可能完成的要求?多久后他们会用我去要挟Stephen,或者用他来要挟我? Happy,Pepper,Rhodey。。。我还要让多少人失望,才能学会我的教训?我的敌人可以害我,但最后,我试着保护的人们。。。他们是受苦的那些。” 


Tony的眼睛湿润了。Bucky扭头,装作他没有看到那一瞬的软弱。他专注这眼前的城市;大苹果(纽约的昵称)充满了生机。

 

尽管不久前地球经历了一次侵略,这儿的生活一如往常地继续着,因为一个男人不会拿世界的命运赌博。

 

“你打算干什么?” Bucky问道。

 

“合理的事:消除问题根源。” Tony恢复了自控。“作为一个未来学家,我很懒散了。我试着想要寻求两个世界的最优选项,但有些东西。。。它们不值得留着。现在我需要一个明确答复,你是加入,还是退出?”

 

“你在和我开玩笑吗?” Bucky扭头再一次面对Tony。这问题很可笑。

 

“我加入。”

 

 

原作者IViv

AO3网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985126

 

作者笔记:

干得好,安理会。

 

译者语:

终于赶着翻完啦!阿爸生日快乐,天天快乐。

评论(65)

热度(4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