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Stark

【奇异铁】重来。/Anew. 第二十九章

第二十九章

“不论结果如何,他们人数不够。复仇者是你的。”Stephen说着,和Tony以及Bruce离开了会议室。

 

“我不敢相信我没让Thor多参加一轮记者会。”Tony拍上额头;作为一个被公认的天才,他有时让人无法忍受得草率。

 

“我们可以打给Erik。如果他接受顾问的身份,他的支持可以让天平倾斜,”Bruce建议。“Erik在新墨西哥州见过Thor,也许他知道怎么和阿斯基德联系?就算他不知道,我们三个一起能找到办法。”

 

“不,我们不该把他牵扯进来。他拒绝了提议,就那样了。”Tony记得上一世发生在Selvig身上的事。在聚集起来保护地球对抗奇塔瑞的人中,Selvig是唯一完全没有战斗能力的。不像Natasha或Clint,Selvig没有基因加强,也没有作战训练,他唯一的资产是智力。Selvig在神盾接触他前过着平静的生活。作为一名复仇者,即使是荣誉复仇者,也会让他处于他能处理的更多危险之内。“至于联系阿斯基德,如果有办法的话,其他人早就试了。Thor的女朋友不也是天体物理学家吗?”

 

Thor和Loki的缺席把情形推到了灰色地带。根据Tony的计划,Steve,Bucky,Clint以及Natasha的顾问身份应该无可非议。复仇者的官方成员会决定他们的行动模式,会支持Tony的立场。

 

现在他们必须先同意顾问名单,然后决定复仇者的命运。如果Steve和Bucky选择不同意,然后他们,加上Natasha以及Clint成为官方成员,这会是个灾难的配方。Tony想让复仇者保持一个独立的机构,由联合国监管,但Natasha和Clint的会员身份会给神盾以及安理会打开大门。

 

“你不是你想的这么束手无策,”Stephen说道。

 

“复仇者是民主的,我可以赞助,但我不拥有它。直到系统确立,每个成员都有同样的话语权。如果我们在成立前分裂,这是个不好的先例,”Tony指出。

 

“就像你没有因为他们擅自闯入而电击他们一样,不好的先例。”

 

“接受你的观点。”

 

“Stark!”一个声音在背后喊他。血涌上Tony的头。为什么有些事不能直接消失?装作没听见,Tony继续走,Steve小跑着追上。

 

“Stark,如果你有一小会儿,我想谈一下发生的所有事。”Steve迈着大步跟着。Tony加速了。“我不想在这儿找你,但你不接我的电话。”

 

“我也想知道那是为什么。”

 

“我不是来打架的。”

 

“那倒是新鲜了。”

 

“我想为了发生的事抱歉,”听出了Tony声音的冰冷,Steve解释道。

 

Tony停下。“Rogers,你刚才是说了一个‘a’词吗?(a指代apologize, 道歉)”

 

Stephen和Bruce追上了。Steve对他们点点头。他独自前来,没有拿盾牌。“我被误导,而且直接跳到了结论。我不应该闯入你的家。”Steve停下摸着他的脖子。他穿着灰色裤子和格子衬衫。他沙质的金发朝各个方向翘着。“Bucky解释了发生的事。。。谢谢你。”

 

Tony眨眼。“我并不是为了你。”

 

“我知道,但那也没有改变你做了的事。”考虑到所有的事,Steve有他的价值。美国队长带着一团混乱的矛盾特质。他既不是正义的灯塔,也不是虚伪的骗子。在美国第一个消耗型英雄的荣光之下,是一个单纯的男人。每个人都在他身上看到他们想要看到的,Tony也一样。Steve曾是Tony幼年崇拜的英雄,他曾是Tony想要打动的领袖,他是那个撕裂了Tony隐喻的心脏的朋友。

 

Tony叹息。他不能永远躲着。不论怎样,他得处理和Steve的关系。如果他们能平和的对话,这会更好。Tony让Stephen和Bruce先走。Stephen反对,但Tony坚持纽约的出租车也会把他安全送回家的。Stephen不情愿地让步了。他为Bruce和自己打开了传送门。Stephen离开前平视Steve,流露出他丝毫不信任美国队长。

 

“我觉得我们一开始没有处好,”Steve在传送门关闭后说。他和Tony沿着走廊,发现了一个空的休息室。Tony全程保持安静。不知道要说什么,他由Steve说。“神盾在冰下找到我后就让我处在了他们的羽翼之下,我花了几个月在一个湖边小屋独处,想要赶上我所有错过的。但现在这个世界不一样了,我几乎认不出它了。”


Steve眺望着窗外,对一切奇怪的事物感到不高兴。高速汽车在钢铁的河流间游走,人们穿着不恰当的衣服在广阔的沥青路上穿行。他被科技围绕着,科技给看不见的空调动力,给手掌大小的无线电话带来信号。

 

当Steve看到了未来,Tony不过是看到了即将逝去的过去。

 

“你会习惯的,”Tony强迫自己说。他和上一世的Steve的话题都围绕复仇者的运行。过去的Steve和Tony是陌生人,有一些人,包括Stephen,甚至会把他们叫做敌人。

 

“我希望如此,”Steve说。他们站在紧张的安静里。这不是和Bruce敲敲打打或者和Loki阅读那样简单的氛围。Tony颈后的毛发竖了起来。

 

“关于核弹,你是对的,”就当Tony打算结束时,Steve说话了。“我不知道你怎么能在没有见过奇塔瑞前做下这个决定,但你是对的。我盲目地相信神盾,一部分我仍把它当作是Peggy和Howard建立的机构。”

 

“他是什么样的?”Tony问。

 

“Howard?他很神秘,充满魅力。他会给女士们干酪,请她们出去约会。”Steve大笑。“你让我想起他。我听到发生的事,我为你的失去感到遗憾。”Steve的语调变得温和,但真相来的晚了四年。

 

“那是很久之前的事了。”Tony想要感到乐观,想要挽救他们的关系,但搜寻了每一个角落,旧的复仇者团队仅仅没有什么可以挽回的了。是Steve自己粉碎了脆弱的纽带,任由Tony来拼凑碎片。

 

记忆会停留,但人不会。Tony上一世的所有都和他一起死了。

 

安静又被拉长。

 

“所以呢,你见我想要说什么?”Tony问道。

 

“尽管神盾做了那些事,Clint和Natasha是好人。他们有道理。我认为人们的行为值得被认可。”Steve转过来面对Tony。

 

Tony嘲弄着,“‘行为值得被认可’?你知道神盾对你最好的朋友做了什么。你仍为他们工作?”

 

“九头蛇需要被阻止。”Steve避开对视,忙着观察着人群。“我和Bucky谈了,他理解。Fury告诉我他们一开始这样做的理由。他们不确定Bucky还在。我会在Schmidt的计划不会再害到任何人后立即离开。”

 

又一次,Tony感受到无比强烈的,想要打Steve脸的冲动。"我不恨你,Rogers,但有时候,这只是—" Tony咬着牙,暗自诅咒他无力表达自己的烦躁。"'被骗一次,其错在人;被骗两次,其错在己。'这句话在你沉没前你没听过?"

 

“我是为了情报留在那儿。你没有见过神盾运营的方式,Fury做了些令人质疑的选择,但他就和我们一样在试着保护世界。”

 

“行啊,”Tony的语气不容更改。“随便你,但我不会允许神盾来搅复仇者的浑水。顾问名单已经定了,不会修改。”

 

“我接受那个。我不介意待命,但我认为复仇者应当作为军队的一支运营。”

 

“我会在这里阻止你Steve,不然Tony的血管可能得爆了,”Bucky闲步走到休息室。Tony怀疑地看向他身后,但两个杀手没有跟着。“我甩掉了他们,”Bucky补充道。他坐下沙发,期待的看着他们。“你们两个像傻子似地站着。”

 

Tony窃笑。他也坐下了,Steve也跟着。“再多几根冰棍,这儿得变成冰库了。”

 

“一个穿着锡罐的男人这么说。”Bucky松了松金属手臂。他穿着通常的连帽衫和牛仔裤。一只手套包着合金手。

 

“你认为复仇者保持独立是对的?”Steve问Bucky。因为Tony的介入,目前的Steve没有,也永远不会经历洞察计划。他不会有机会一手毁了把他从海洋里捞出来的权威人物。Tony猜测事物无法两全。

 

“‘政府由人们运作,而人们有他们自己的政治议题,’”Tony引用着上一世的Steve,为其中的讽刺摇头。Tony也在多年间改变了对监管的立场。很长时间里,他无视规则。‘最安全的手是我们自己的。’几年前,这句话会由Tony说出来,但从那时起,他遭遇了没有预见到的后果。被伤痛淹没,他对权利机构低头,最终到达了协议的混乱。经历过两个极端,Tony得到了辛苦挣来的结论。最好的结果总是在乏味的中间,各种力量的平衡。

 

“我有政治议题,这也是为什么复仇者应当作为一个独立机构,由联合国监管。我们不是一群到处乱窜的义警。如果毫无约束,我们不会比恶棍强,但我们也不是攻击的疯狗。如果这个如我所愿,全球的超能力人士将会加入我们,不同国籍的人们。我们不能把自己当作美国部队。”

 

Steve为了Tony的前景扬眉。“那听上去像一支军队。”

 

“是一个团队,”Tony坚持主张。“我不敢相信我们又回到原点。一个恶意外星军队从宇宙的虫洞冲出来。。。那样的事情不会永远消失。你以为莫哈维沙漠是一次血战?那是公园散步。我们有阿斯基德人,我们有后援,我们有先见之明。如果我错过了些什么?如果Loki在曼哈顿打开了传送门?上千人会死,整个城区会被碾为平地。你可以他md确信下一次不会这么容易。地球需要复仇者们。”看到Steve收敛了,Tony继续施压。“我没在创造超级人类,只是召集现存的。谁知道还有多少我们?最差情况,没人响应我。”

 

Steve和Bucky交换着眼神。“好吧,”Steve说道。“但我们怎么确保这是公平的?”

 

“简单,我们投票。瞧,Rogers。我知道他们打算说什么,但复仇者不是我个人的玩具盒。我也许会带领这个组织,但不是独裁。如果是的话,我会让Romanov理包走人。现在你和Barnes,我需要你们俩把他们投出去。”Tony抬起拇指,示意两名神盾特工,然后指着门。

 

Steve犹豫了。“我不知道,强制顾问听上去不对。他们参加了作战。他们和其他人一样拿生命冒险。”

 

“这是自愿的。如果他们不愿帮忙,无所谓,但他们不能决定事情怎么运作。他们代表神盾。现在,他们是九头蛇的近亲。”

 

Steve皱眉。“Schmidt杀害无辜,进行人体实验,制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神盾做了什么?让我来唤醒你的记忆:他们杀人,进行人体实验,制造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是我这么想,还是真的相似?唯一区别是神盾为什么这么干,以及他们在对谁这么干。欢迎来到政治101启蒙课。世界不是你想的黑白分明。我那老头子说过,‘相信人性,但是准备好最坏打算。’”

 

“抱歉Steve,但这件事我会站在Tony这边,”Bucky说。“我见过他们怎么在幕后操作的。有基因实验。我知道你有多爱Peggy,但神盾不是过去那个样子,或者说从来与它成立的初衷不符。”Bucky停下来让他的话被接收。Steve低下头,他看起来很迷茫。

 

“我们没有决策过程。你让他们进来,你就带来了神盾和安理会。”Tony的工作完了。他转向Bucky。“你有计划吗?”

 

“我会留着直到尘埃落定,”Bucky说。

 

“你有地方住吗?”

 

“我没事的。”

 

“行吧。”Tony整了整领结。“我需要在出去时和一些人握手。再见了两位。”

 

----------

 

Stephen眉头打结地回到Stark大厦。Bruce蹦跳着去了实验室。自从Tony介绍了绝境, Bruce就开始好好发挥他的七个博士学位了。Stephen想要帮忙,但他有更要紧的事。

 

多亏了Loki的指南针,卡玛泰姬的法师们找到了Kaecilius。古一组织了一次进攻。受过战斗训练的法师们被指示在可能的前提下捉住Kaecilius以及他的狂热追随者。Stephen知道她语句里藏着的意思。他们是被授意去杀人的。Kaecilius和他的狂热追随者们毫无悔意的割下了前图书管理员的头,他们不太可能投降的。

 

Stephen很矛盾。他医生的一面对希波克拉底誓言宣誓过,对杀人感到厌恶。但法师的一面看到了虫洞倾泻而出的奇塔瑞。他知道放纵的邪恶能做什么,他知道古一是对的。在求生游戏中没有仁慈的空间。

 

Stephen还没告诉Tony,但他自愿参加了任务。Tony手上有太多事了,一桩桩都快把盘子掀翻了。这是卡玛泰姬的战斗,也就是Stephen的战斗。再说,是一名法师逃犯以及几只走狗。这不需要钢铁侠的精力。

 

Stephen换了战斗装备,他穿去莫哈维沙漠的一身。Tony修补全套装备,加强了胸部。法师袍前所未有得更轻更牢固了。Stephen别好两个耳机,一边一个。按了按钮,一个全息平行投影出现了。Friday欢快地更新着天气信息打招呼。

 

“医生,你确定你不想告诉老板吗?”Friday问。

 

“古一领导着进攻。Tony有够他担心的事了。”Stephen最后调整着武器。悬浮斗篷垂在他的肩膀上。满意一切就位,Stephen放空了思想。他想象着目的地。接下来的几秒钟他和多重宇宙融为一体。他的灵魂穿越了世俗的喧嚣,一个完美的圆圈在他手的第一次转动下形成。

 

“Strange法师,”古一喊着他。在门厅里,六个身影站成一个打开的环状。他们围着一个方桌,上面放着Loki的指南针。Stephen填补了空位,完成了圆圈。他认出所有的脸。在桌子主位是古一,跟着Mordo,Wong,Daniel Drumm,SolRama,Minoru,以及最后是Stephen本人。三名法师代表着纽约,伦敦和香港,他们从各自的圣殿被召唤而来,不能呆太久。

 

“我们必须阻止Kaecilius召唤多吗姆。。。不惜代价,”古一编织着光束。细细的光束停留在她的手掌附近,一束束互相交织,一层层覆盖着变得坚硬。这个咒语超出了Stephen应该学习的范围,但他认出了那是个心灵运输的咒语。正确操作的话,这个咒语的效力是即刻的。会直接带他们进入怪兽的腹部。

 

房里的众人准备着,每个人胸前紧握着选好的武器。Stephen带着发光的平行投影空着手,感到格格不入。咒语跟着能量震动。古一最后扫了一眼房间,然后再指南针上方双手合十。咒语破裂了,把法师们吞没在光的涡流中。Stephen的平行投影随着能量的波动剧烈地闪烁。

 

有几微秒Stephen感到失重,然后他的靴子触到了马赛克石砖。他们在一个教堂里。五人站在圣坛前,偷窃的书页隆重地放在了地板上。他们的眼睛被黑暗浑浊,一个鲜明的符号在他们的前额闪耀,红色仿佛蚀刻进了他们皮肤。

 

“我们太晚了。。。”Mordo说道。

 

“抓住他们!”古一喊道。一个金色的曼荼罗圈出现在她的双手。手腕一转,圆圈变成了扇子,她冲向Kaecilius,打断了他的咒语。

 

其余的法师们开始和狂热的追随者们作战。Stephen和Mordo一起进攻一个看上去三十多岁的男人。两人一起训练,知道彼此的战斗方式。Stephen召唤了Eldritch的法鞭,Mordo先进攻了。追随者在马赛克上踉跄,勉强躲过了生命法庭权杖。 他的空间碎片和Stephen的法鞭接触,在空中造成了水晶般的反射。Stephen和Mordo轮流着和追随者交战。他们把他逼到了角落里。

 

Mordo瞥着Stephen,后者知道Mordo在问他能否一击致命。Stephen扬起了鞭,Mordo重复的进攻给了他空间。Stephen挥下了手臂,但是教堂的地板在他的鞭子落下之前扭曲了,马赛克仿佛被无形的气流拉扯着流动,他们把追随者们带到了Kaecilius身边。

 

“他们在镜面维度以外塑造着现实。”Stephen在空中盘旋,斗篷保护性地在他周围展开。他向古一飞去。其余的法师们站在她身后。

 

“Kaecilius,现在还不算太晚,”古一说道。

 

前卡玛泰姬的信徒镇静地站立。他新找到的主人借了他随意折叠物质的力量。他站在石柱上,升起到了教堂中央。和十字架平行,然后合上眼,沐浴在黑暗的荣光里。他的手在胸前维持着咒语,手指相触仿佛在祈祷。

 

“你竟敢再嘲笑我。”Kaecilius睁开双眼,他脸上的皮肤如同古老的瓷器裂开,一片片剥落,露出了永生的一瞥。“我来你这儿寻求治愈。。。就如我们每一个人,但你教给我们杂耍。别被骗了,真正的魔法她只留给自己,”Kaecilius对法师们说。他的视线短暂和Stephen相交,又看向了别人。Stephen为了他看到的其中的疯狂颤栗。“时间毫不仁慈。我的儿子,我的妻子。。。我没有因为病痛,而是因为时间失去了他们。一个个的,他们在我指缝中溜走。我让他们失望了,就好像你让我失望了。太晚了。。。”

 

“不!”古一惊喊。

 

Kaecilius释放了他在打造的咒语。一簇险恶的能量冲出了他的双手。斑斓的光束切穿了教堂。斗篷拉着Stephen避开了其中的一束光。石制教堂震动了,支撑了几世纪的拱门崩塌了。金色的壁画从墙上掉落,圣人们落下了,仿佛在对一个无形的神让步。

 

“防御!”Wong在混乱中嘶吼。他的拳头上出现了两个曼荼罗圈。他举过头顶。逃离已经太晚了,Stephen也跟着做了。其他的法师们也加入了,他们的曼荼罗圈组成了一个圆顶,包住了他们所有人。古一用能量链捆住了曼荼罗圈,教堂在他们身上塌下。Stephen喘息着,石头撞落在他支撑的部位。他的手臂在压力下颤抖着。毁坏仿佛一直在持续。

 

当尘土落地后,Stephen和其余的法师们一起护卫。幸而这个教堂是有中等大小的厚石块建造的,大多数从顶部掉落,他们也没有被埋在太多的废墟之下。平民们正在用手机录像。远处响起了警笛声。

 

晚了二十年。 

 

Kaecilius的话回荡着,但是男人和他的追随者已经走了。

 

 

作者笔记:

*背景响起神秘音乐。*

 

原作者IViv

AO3网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985126

 

 

评论(44)

热度(4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