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Tony
FrostIronStrange, FrostIron, IronStrange

【奇异铁】重来。/Anew. 第二十七章

第二十七章

“。。。没有死亡。这个区域将被封锁直到有新的消息。未授权人士不得进入。今天晚间美军将会发表一个申明。。。” 

 

“。。。这个组织将会被正式冠名为‘复仇者’。知名的成员包括Tony Stark,这位亿万富翁又以钢铁侠被人熟知;JamesRhodes上校,又叫钢铁爱国者;Thor,阿斯基德半神;Bruce Banner博士和他的另一人格,浩克;美国队长,在冰下沉睡了70年后被解冻了;以及StephenStrange博士,大都会综合医院的前神经外科医生,正和钢铁侠处于一段恋情之中。其他的成员尚未公布。。。” 

 

“。。。然后钢铁侠就冲进了飞行鲸鱼的嘴里,鲸鱼接着爆炸了!浩克把鲸鱼撕成了两半,剩下的飞进了一个巨大的传送门—那可是我见过最酷的事了!” 

 

----------

 

Tony独自坐在Stark大厦工作室的黑暗里。当天的经过在他脑海不断重播。Stephen在楼上。Tony在Stephen入睡后悄悄离开了。但Tony无法入睡,也不愿入睡。每次闭上眼睛,他就得面对那片寒冷的虚无。与其盯着天花板,Tony和上一世一样来到了工作室。

 

Tony在黑暗里开启了工作台。一个线框模型发出了柔和的蓝光。Tony转着奇塔瑞的原型。他们摧毁了母舰;Tony看着核爆的。奇塔瑞是共享蜂群思维的智慧体,由于他们并未灭绝,Thanos将不得不再繁衍他们来建造一只新的军队。

 

这给了他们时间。Tony复制了现存的文件结构到了一个分开的文档。他穿着仅仅一件单薄的背心和平角短裤。为了避免过热,实验室总比适宜温度低五度,Tony颤抖着。一个哗哗的响声在门口响起。Tony停下,但没有人。并不是闯入者,不然Jarvis会警告他的。

 

“出来吧,”Tony撒谎道。“我看到你了。”一秒秒过去。在长廊尽头,悬浮斗篷在角落露出了尖尖角。当意识到被看见时,它冻住了。

 

“你可以进来;门没关。”Tony招唤着。

 

斗篷在入口处盘旋,仿佛在进行思想斗争。它静静的飞走了。很奇怪,斗篷以前从不拒绝Tony。Tony抓了抓头,重新回到了工作里。十分钟后,他听到拖鞋划过光滑的混凝土的声音。工作室被开关点亮了,Tony的眼睛躲避着光线。直到那时斗篷才飞进来安置在了他肩头。Tony看着Stephen捂着手指打着哈欠。

 

“这些可以明天再做,”Stephen说,“回去睡觉。”

 

Tony的肩膀仍因为落地在酸痛。他放下手,眼睛适应了明亮。“我不会太久的。”Tony转身对着斗篷。“你不该叫醒他。”

 

“Tony—别让我过去。”Stephen双手抱臂,靠在了门框上。Tony又捂住了脸。Stephen为眼前的景色皱眉了。“怎么了?”

 

“没事。”Tony的手沿着脖颈往下,敲了敲他的胸口。完好的胸骨对上了他的拳头,Tony又重复敲了一下。

 

Stephen绕过工作台。他在Tony身前停住,然后单膝跪了下来。两人的立场转换了,Tony不再仰着脖子,而是往下看。

 

“如果这是求婚,我希望有烟火,”Tony打着趣。

 

“来嘛。。。”Stephen劝诱道,“你可以告诉我任何事。。。”Stephen没有打理的头发笨拙地分在两边,大部分黑色的发缕夹杂着零星的灰白。他看着很累,很脆弱,但他还是出现在了实验室,而不是去睡他十分需要的睡眠。

 

“不。你不能做这个。”Tony对Stephen总会为了他,出现在这里又爱又恨。“这个—”他指着Stephen恳求的眼睛,“—应该是违法的。”

 

“一个有着小鹿斑比眼睛的男人这么说,”Stephen说道。“Insight杂志是怎么形容它们的?对了— ‘温暖,金黄的焦糖色的瞳孔,但可以融进无尽的欲望。。。’”

 

Tony放声大笑。他们交换着无害的嘲讽。“我只是想保护你,”Tony说着拉近了Stephen。另一个男人的前额抵住了他的胸膛。

 

“我很安全,多亏了你。”Stephen的声音在Tony的背心里含糊不清。接着的安静令人泄气。Stephen抬头。“怎么了?”Tony没有回答。“我们赢了,结束了。”

 

“我们赢了吗?”

 

“不是吗?”

 

Tony深吸了一口气。“一个倒下了,还有一轮。”

 

Stephen急速地眨眼。“你一定在开玩笑。”他抓过一个圆凳坐下,看着Tony创建的数据库。奇塔瑞的信息被事无巨细地输入了,但是新的分类下仍然是空的。“这些页面是为了什么?”Stephen浏览着文档。当他的动作加速时,Tony知道Stephen明白了些什么。

 

“你从没告诉过我,你是怎么知道奇塔瑞会来的,”Stephen仿佛得到了启示。“我以为你从神盾那里得到了情报,但他们比我还无知。你到底瞒着我什么?”

 

“我有种预感—”Tony停下了,他不想撒谎。

 

“别哄骗我,Tony Stark,”Stephen说。“我了解你。你不是那种会对毫无根据的假设付诸行动的人。你过去两年里所做的每一件事都是为了这个。扩充钢铁军团,监视神盾,学习魔方拦截Loki。。。你不会铺张你的资源,除非你很清楚奇塔瑞的到来将是一个事实。”

 

智慧而且敏锐,Stephen很难被糊弄过去。Stephen是阻止侵略的重要部分。Tony最不需要的是让Stephen匆忙走向去搜寻答案的道路。

 

“有一个幻觉,”Tony承认。“我清楚地看到了。一切的终结,我带着我们开启的道路的最后。”

 

“第二次入侵?”

 

“Thanos,”Tony肯定了。“如果我的理论正确的话,地球上藏着更多的无限宝石。Thanos会来的,只是时间问题。”Stephen抬着下巴深思着。Tony等着不可抗力的奚落,但嘲笑并没有发生。“你不担心这个幻觉的可靠性吗?我带你经历这些,只不过是因为一个梦。这毫无责任感,就算是我—”

 

“奇塔瑞来了,”Stephen叙述事实地说。“如果你没采取行动,而Loki在一个比如纽约这样的大城市打开了传送门,你能够想像那会带来的灾难吗?做梦与否,这个世界欠你一个无法还清的债务。”

 

“如果别人知道了。他们不会这么想的。”

 

“除非他们做了更多来拯救世界,不然他们需要闭嘴,”Stephen面无表情地说。“古一曾阻止过许多糟糕的未来。作为至尊法师,她经常看到幻觉,你也许经历了类似的经验。” Stephen下拉着文档。“Tony,人们正在开香槟,我们必须警示他们。”

 

“怎么警示?”Tony双手向天,弄皱了斗篷。他的沮丧因为缺乏休息加剧了。“我要求神盾关闭天马计划几个月了,什么也没有发生。我那时还有证据魔方是危险的。现在我什么也没有。。。只有一个模糊的预言。没人会信我的。”Tony看向了别处。“就算他们信了,我们也完全不能抗衡。Thanos会毁灭了我们的。”

 

“所以我们就躺着露出肚皮吗?”Stephen嘲弄道。

 

Tony看回Stephen。“我有个计划。”

 

“我希望你会这么说。”

 

两人转着旋转凳子来到了工作台边。Tony挥开了旋转着的图表,打开了另一个文件。五个种类亮起,一只猎鹰,一只蚂蚁,一只黄蜂,一条黑豹,以及一只蜘蛛。

 

“这是什么?”Stephen问。

 

“新兵。”Tony一个个打开了分类。它们包涵了他能找到的这些超级人类的任何以及一切信息。SamWilson的文件是最大的,因为Tony已经问Rhodey拿到了空军的资料。Scott仍是一个不起眼的骗子,Hope vanDyne在为Darren Cross工作。PeterParker带着钢铁侠面具参加了Stark Expo世博会,然后回到了皇后区读小学。T’Challa的文件是最小的。没有找到多少黑豹的信息,除了一个模糊的在丛林里拍的十秒录像,估计是振金商人拍的。

 

“我不明白。”Stephen划着文件,停在了娃娃脸的Peter上面。“那是个孩子。他们都是普通人,我原本以为瓦坎达是个童话。”

 

“我们也是普通人,”Tony说。“直到有人需要我们,然后我们就不普通了。”Tony的手指在键盘上跳跃。五个图标归类到复仇者的队列里,填补了空缺。“如果我要准备面对世界终结,我需要一个团队。”

 

“我们,”Stephen强调。Tony也为了和他作战的每一个人撰写了技能表。Stephen点击了他自己的图标。他的文档充满了工作台。他的半身全息投影在左上角,接着简短的简介和基础数据。这是八十七页的第一页。

 

“好吧。我们。”Tony偷瞄了一眼,Stephen正在专注看着他的文档。两条外科带加固着Stephen前额的切口。Stephen清理了自己,但Tony在他们洗澡时见过了伤口。Stephen今天死里逃生了,如果事情继续的话,这样的情形只会继续发生。“你感觉怎么样?”

 

“我经历过更糟的,”Stephen漫不经心地说。“你打算怎么招募他们?”

 

“我打算从Wilson开始—你确定你没事吗?”Tony又问了。“我们该扫描下—”

 

“Tony,”Stephen坚持道,“我没事。”

 

“那你为什么会在战场晕倒了?”

 

“我没有在战场晕倒。”

 

“某个弯腰的人这样说。”

 

“我经历了暂时的恶心。而你经历了一次恐慌发作,还试着掩盖它。”

 

“Jarvis,”Tony呻吟。“我以为我们是朋友。”

 

“Sir,您在2012年1月12日晚上8点29分授予了Strange博士关于您医疗记录的所有权限。”有些天Jarvis会默默承担责备,今天并不是这样的日子。

 

“你不需要这样,”Tony喃喃道。“好吧,我以为我被关在那个传送门里面了。我慌了。没必要过度强调这个。”他尝试补救。

 

“这是你下来的原因吗?”

 

Tony抿紧了唇。“我不想吓到你。”

 

“我当了多年外科医,一次恐慌发作可吓不倒我。”Stephen放柔了语调。

 

Tony猜这是真的。他知道Stephen会比Pepper应对得好得多,因为Stephen在他身边一起准备了应付侵略。Tony习惯性地躲到了实验室里,但也许透露更多也没问题。Stephen不喜欢打斗,但他会明白随之而来的精神方面的问题。

 

“我之前也有过恐慌发作—噩梦。不论我什么时候闭眼,它们就是我所有能看见的。一开始是阿富汗,”然后是纽约之战,西伯利亚,Tony暗自补充,“然后是这个。我以为我变好了,但…”Tony停顿了下来。Stephen握上了Tony的双手。

 

“你没事吧?”

 

“没事—”Tony开始说,但改变主意了。他孤独工作的夜晚,狂热地组装着一件又一件战衣,肆虐他的精神健康。他再也不想重复那些经历了。“不。我。。。不好,”Tony承认了,在Stephen的抚触下摆弄着拇指。

 

“你想要向专业人士求助吗?”Stephen更加放低了声音,仿佛Tony是一头被车灯晃到的小鹿,“我没有相关的资质。”

 

“不。”

 

“Tony—”

 

“我想要你和我在一起,”Tony说。“你不需要做任何事,就和我一起呆着。这就是我所需要的一切。”

 

Stephen在Tony脸上搜寻着什么。Tony不知道他找到了没,但是短暂的停顿后,Stephen发了善心。“好吧,但如果症状持续—”

 

“—我会立刻联络我的私人医疗专家,”Tony保证道。“尽管他可能比我更早发现迹象。他24小时,7天看护着我。”

 

Stephen喜爱的微笑了。“这人太棒了,我能有他的电话吗?”

 

Tony拉下Stephen亲了他。Stephen的双唇懒洋洋地,但安抚般地吻过Tony。Stephen的双手小心翼翼地抱着Tony,他的手不定时的颤抖,但尽管它们的脆弱,Tony从未觉得在另一人的臂膀里这么安全过。

 

“你做梦吧,”Tony在他们分开时说。“那个好医生。。。他是我一个人的。我把他定下了。他不能看其他病人了。”

 

“太可惜了,”Stephen轻柔地低语,“但我猜他不要其他病人。他已经找到那个人了。”

 

---------- 

 

Stephen打着哈欠。经过了一晚上的计划未来,Tony从恐惧中冷静下来。他们在破晓的第一缕光线时上了床,现在是中午了;阳光太灿烂,他的午餐太好吃。感觉食物让他昏昏欲睡,卡住了他思绪的齿轮。他想和Tony一起爬回床上,但他们都有工作要完成。

 

Stephen,Tony,和Loki站在顶层套房的入口。Tony清了清喉咙。“你确定吗?”Tony怀疑地看着Loki,然后问了Stephen。

 

“没错,交换知识对维护好的产业标准非常重要,”Stephen说道。Loki洋洋得意地笑了。出于一些奇怪的理由,恶作剧之神站得近到可以挨着Stephen的肩膀。

 

“魔法是一个产业了,而且卡玛泰姬有标准了?”Tony扬了扬眉毛。

 

Stephen瞪了他一眼。“古一同意了。我只会带Laufeyson先生进行标准的参观。我们会在白天结束前回来。”他戴上悬戒,用右臂画圈。Stephen和Loki进入了火光的圆环。Tony踮着脚,凝视着Stephen直到通道关闭。

 

如果要Stephen猜的话,他得说Tony相信Loki会终结侵略,所以信任并不是个问题。Tony更多的是。。。气恼。他不喜欢Stephen和Loki呆在一起,尽管那是在Loki为了地球作战后展现的善意。阿斯基德人将在今天稍后离开地球。Loki已经要求与地球的法师们见面有一段时间了,现在不见就没机会了。

 

Loki看着在庭院里训练的学徒们。Stephen等着他完成观察。卡玛泰姬的空气带着新鲜的松针水汽。两人慢慢走着,他们的靴子踩着久经使用的光润的石砖。Stephen带着Loki参观了学徒的宿舍,食堂,以及冥想室。Loki带着淡淡掩饰的惊奇观察着陈年的寺庙。

 

“在阿斯基德,魔法训练不被认同。用魔法作战的人们被认为是胆小的。”Loki沉思着。“真正的战士们用剑和斧头解决问题。”

 

“我猜大多数‘真正的战士’都不怎么喜欢读书,”Stephen说道。

 

“确实。”

 

他们进入了图书馆。Stephen对Wong点了点头,忠诚的男人眯起了眼睛。Stephen已经告知Wong关于Loki的到来。从那之后图书管理员的脑子里亮了红灯。Stephen仔细地观察着Loki,他不愿Loki来证实Wong关于盗窃书籍的威胁。

 

转向Loki,Stephen指着学徒的分类。“你可以在这儿读到今天结束,但不要走得更远—”在Stephen能够说完前,Loki绕过了书架,向石台走去。Wong抓起了台子上额狼牙棒。Stephen双手下压,示意Wong在那儿别动。他三步赶上了Loki。“你在让这一切变得困难。”

 

Loki仅仅在石头装置的边缘停下。他观察着能够移动的环状物,然后是这之上的护身符。Stephen曾见过古一操纵这个装置。Loki瞥向幻觉会被投射的位置,眼里充满了惊奇。

 

“离开阿迦莫多之眼,”Wong警告道。

 

“他不会问第二次,”Stephen说道。

 

Loki的眼睛掠过Wong,然后Stephen,又回到了阿迦莫多之眼。他恶作剧般地笑着,双手举起,然后轻轻走开了。Wong令人畏缩地瞪着Loki,但没有跟着。

 

“奇怪的东西都找来地球了,”Loki说道。

 

“确实。”Stephen领着Loki回到了学徒区。“帮我个忙,别让Wong割下你的头,或者也别割下他的,不然我得被迫行动,地球会陷入和阿斯基德的战争。”

 

“你觉得你伤的了我?”Loki嘲弄道。

 

“我可以试试,如果我失败了,还有Tony。”

 

Loki翻了翻白眼。“钢铁之人赢过我一次。”他浏览着书架,从各处拿起书籍。他在看到愈合之墓时停下。Loki转向Stephen,“你怎么样,奇怪的医生?”

 

Stephen叹息着,没有费劲纠正Loki。“如果你是指和奇塔瑞作战的话,我没事。”

 

Loki眨眼。“你不知道,是吗?”

 

“知道什么?”Stephen歪头。这听上去可不太妙。

 

“超越你的界限;超越人类能量,”Loki说道。“你在传送奇塔瑞战舰时就这么做了。法师们从其他空间汲取能量,但一次只能借这么多。一个如此之大的入口要么是自然形成的,要么就是通过聪明的操纵世界能量。制造这样的一个通道消耗个人的光环以及生命力。你感到生命的精华离开了你,不是吗?”

 

一阵寒冷越上Stephen的背脊。“我要死了吗?”

 

“所有生命都会死。时间早晚罢了。”Loki把一堆书籍放在了空桌上。“即使阿斯基德人,也不过是缓慢一些罢了。耗尽个人能量是在找死。”

 

“我。。。并不知道,”Stephen说道。他是觉得作呕,但他以为那是疲惫。那是他第一次使用魔法到极致。“我看到了需求,所以竭尽所能借了能量。当那不够时。。。我没法解释,就好像我进入更深的自己然后看到了更多。。。就等在那儿。”

 

“你很有天赋,”Loki坐下打开了第一卷书,“自己发现了另一种能量,但却不知道这样做的愚蠢。”

 

Stephen和Loki一起坐下,语句停在他的舌头上。他看着Loki阅读。当阿斯基德人不打算占领地球时,他看起来像个温柔的王子。尽管任何了解他的人知道这是聪明的伪装。Stephen见过Loki熟练地隔开喉管,没有一丝犹豫。

 

“谢谢,”Stephen最终说道。

 

“我并不是没有荣誉的。”Loki看了Stephen一眼。“有意还是无意,钢铁之人减缓了我的即将到来的刑罚,给我提供了赎罪的机会。我不会不还债。”

 

Stephen点头。图书馆除了他们和Wong空无一人。爽快的微风顺着木格窗穿过,带着春天的甜美气息。Stephen沉醉于这艰苦赢来的和平,他知道这不会持久。“你会在某天重返地球吗?”Stephen问沉醉于书海的Loki。

 

Loki有一段时间没有回答,正当Stephen以为那是希望他离开的暗示时,Loki说道。“比你想得早。”一个微笑浮上了Loki的嘴角。Stephen也回之微笑。他站起身,轻轻离开了,任由Loki沉浸在了书海里。

 

 

作者笔记:

Tony成功的当了回Bruce Wayne (请教了作者,是因为妮妮给每个成员准备了档案)  ;D 

 

原作者IViv

AO3网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985126

 

评论(43)

热度(3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