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Tony
FrostIronStrange, FrostIron, IronStrange

【奇异铁】重来。/Anew. 第二十三章

第二十三章 

*问答时间!我们现在都知道Loki是在2012年5月1日来到地球的。猜猜看2016年5月1日发生了什么?没错:卡里奥斯特罗之书被偷了。在此文里,他们发生在同一天并不是巧合。

 

 

Tracey的额头滴下一滴汗。她紧抓着笔记本,尽管手在颤抖,她在飞快地记着笔记。在讲坛上,一名威风的金发男人正在讲话。他身穿盔甲,带着红色披风,隆隆的声音通过麦克风清晰响亮地传达了出来。带翅头盔在聚光灯下闪耀着光芒,诉说着未知的土地和神话。

 

传说中的阿斯基德人。

 

昨天,每家重大报社都收到了美国军方发布的一则声明。其中的内容震惊了全世界。他们还有不到八小时的时间来应对外星生物想要联络人类的惊人信息。这还不够,这则新闻被一名外星生物传达了,他就站在他们眼前。

 

意识到她在如此重要的会议中放空,Tracy暗暗诅咒着自己。显然只有最资深的记者们才被选来参加今天的发布会。Tracy是报社的新人,她仅仅是因为在钢铁人新闻上的专场才被叫来参加的。

 

在过去的两年内,她事无巨细地看了每一条亿万富翁参与的采访,参加了每一场Stark工业的记者会,发表了十几篇钢铁侠的文章。起初单纯的英雄崇拜改变了她的职业生涯。

 

Tracy丝毫不后悔。尽管享有着大规模的公众喜爱,钢铁侠之前死亡商人的形象仍在有些人心中挥之不去。每次看到人们丑化钢铁侠的声誉,Tracy都会感到生气。这些指责全是毫无事实基础的猜疑。人是会变的;钢铁侠为了全世界付出了这么多,她觉得是她的责任让媒体正确地报道钢铁侠,即使这意味着她得自己来写这些文章。

 

讲台上的Thor Odinson,雷神,开始接受问题了。大厅里的每一双手都举了起来,包括Tracy。会议室做到了一个充满人的玻璃房间能够达到的安静。他们身后,武装的警察巡逻着四周。他们不时逮捕想要跳过围栏撞击玻璃的好奇青少年们。Tracy并不羡慕Thor的位置。她本人都开始觉得像一只关在展示盒里的珍奇动物了;她只能期望阿斯基德人对于地球的第一印象并不仅仅是小气的个人攻击以及不守规矩的人群。

 

Thor回答着外星生物想要联络人类的问题,Tracy摘抄着更多笔记:奇塔瑞,如果她没写错的话,她过后得确认拼法。

 

Thor透露越多信息,Tracy越觉得这个奇塔瑞也许不会很友好。Thor在尽量保持客观,但很明显他对这件事有个人看法。Tracy不自在地咽口水。她希望钢铁侠能在这里。

 

Tony Stark会知道该怎么做。

 

奇迹般地,她拿到了下一个问题。挑选记者的男人看上去令人怀疑地像是Stark工业法律部门的员工。Tracy清了清嗓子。“Odinson先生,您有和钢铁侠见面吗?他对这件事有什么看法呢?”

 

“啊—吾友Tony!我们确实见面了,他是中庭勇敢的守护者。”

 

Tracy激动地站起来。“你能详细说说吗?”

 

“吾友Tony既可敬又亲切。出于不可说的原因,我欠他人情,也欠其余中庭的,”Thor开心地笑着。Tracy在笔记本上狂书。“他正不知疲倦地工作,确保与奇塔瑞的会面。中庭在很可靠的人手里。”

 

“就是说钢铁侠也会参与这会面吗?”

 

“是。”Thor的凝视里有坚定的意志。“我想不到比他更有资格的人了。”

 

Tracy坐了回去,她忽然感到一阵安心。这很傻,因为有可能如果会面搞砸了,钢铁侠也无能为力。但Tracy不能自已,钢铁侠的信心让大家感到安心。无论去哪儿,他的盔甲都如圣像般明亮。

 

钢铁侠是人们在时局不定时所需要的:

 

希望。 

 

----------

 

“做的好,惊爆点。你做到了。”Tony在Thor走出电梯时拍着他的肩膀,肌肉欢快地抖动着。

 

“好,中庭的‘记者们’确实是名副其实凶猛的生物。幸运的是,我事先拿到了这些提示卡片。”Thor挥动着一叠卡。“Loki怎么样了?”

 

“Jarvis?”Tony把问题丢给了他信赖有加的人工智能。

 

“Laufeyson先生目前正在浏览网页。他搜索的关键词包括法术,魔术,历史,以及钢铁侠。”

 

“我?”Tony茫然地瞪着。

 

“您希望我开启内容过滤吗,Sir?”

 

“不,由他去吧。”和Loki分享他已经和其他70亿人分享的信息不会有什么伤害,再说,Loki在他身上浪费的时间越多,他考虑Stephen的时间就越少。

 

Loki昨天第一次见了Stephen,当时法师用古一的护腕封住了他的魔法。这只是暂时的,Stephen承诺Loki侵略一结束,他的魔法就会回来。整个“折磨”经历持续不到一分钟,Thor和Tony都站着守卫,Loki无暇做什么来让事情复杂化。

 

但并不是Loki的魔法让Tony不自在。半神们被安排在客人的楼层。Thor独自被授权了顶层套间的公众区域,以及Tony的私人实验室。当带他们惯例参观时,Loki非常好奇地观察着皮制护腕。他不知疲倦地想要和Stephen搭话,医生客气但坚决地仅回复只言片语。

 

当Tony来接Thor时,Stephen在和Bruce以及Selvig完成一些计算。老实说,Tony可以简单地让Jarvis引导Thor下到实验室,但他需要个单独呆着的借口。送走Thor后, Tony准备给实验室成员泡一大罐咖啡。他在柜台忙碌着,时不时按着蒸馏咖啡的按钮。

 

他胸口涌上一股不愉快的惶恐,那侵蚀着他。也许是日夜不眠的工作让他疲倦,但Tony相信他的直觉。还有一些别的,一些他没有预见到的事会发生。Tony猜测那和卡玛泰姬有关,但Stephen已经安慰过他法师们正在尽全力寻找Kaecilius。

 

想到医生只有加重了他的惶恐。Stephen有承担责任的天性。起初,Tony坚持Stephen就呆着做幕后调查,但在数月里,Stephen慢慢而又坚定地坐上了“守护地球”悍马号的,发射散弹枪的位置。

 

Stephen正在以头抢地的姿势加速闯入他没有受训的领域。外星人,无限宝石,世界毁灭的事件—Stephen不到一年前还是一名神经外科医生。而Tony当了一年钢铁侠的时候,还在忙着对着天空打下毫无价值的Hammer机器人。

 

Tony拖着手捂住脸。时间线的改变让先见之明失去意义。Killian死了,所以没有满大人的爆炸案。洞察计划被取消了,所以神盾没有毁灭。Tony再也不会碰心灵宝石了,所以没有奥创,没有索科维亚战役,没有协议。。。

 

改变的势能也在影响着未知的将来。Thanos的威胁就在眼前,隐藏着的无限宝石仍然不为人知,暗维度的统治者打算吞噬地球,Tony几千次地诅咒Rogers把他送回这个尴尬的时间点。要是他能知道谁握有其余的无限宝石,或者它们的藏身之处,或者它们是怎么控制这个宇宙的。

 

叹着气,Tony再次猛刺着咖啡机的按钮。他需要更多的咖啡带地球走过接下去的几年。

 

“Sir,Strange博士,Laufeyson先生需要见您,”Jarvis优雅的声音回响在内部通话系统。

 

“我上来了,”Stephen回复说。

 

“呃—没事。我来吧,”Tony 说道。他想了想,抓起了大罐咖啡和两个杯子。“我更近一点。”

 

“他不会吃了我的,Tony。”

 

“我们还不知道呢。”

 

Tony挪进了电梯,上行到客人的楼层。他发现Loki在自己的套房内,正对着Thor的房间。骗术大师脱下了战斗盔甲,换上了柔软亚麻的休闲衣物。他倚着床头板,拿着Stark平板。绿色的衣服非常衬托他的肤色,在与反浩克装甲冲突造成的任何伤痕都早已痊愈了。

 

Loki看着Tony进来笑了。他并没有指明想见的人类,一个两个都行,但看起来他早就知道Tony会独自前来。

 

“我对睿智医生的喜爱让你烦恼了吗?”Loki的双眼又大又无害。

 

“是的。”Tony开门见山。“才六个小时,你已经受不了了?”

 

“你的电子坟墓确实挺有趣,但我渴望更多的。。。。人类接触。”Loki湿润的舌头舔了舔下唇。Tony一定变老了,因为不可能Loki在对他调情。Tony眨了几次眼睛,Loki发出了大笑。

 

小混蛋。 

 

Tony也止不住自己的窃笑。他在床边坐下,也靠着床头板,给他们都倒了杯咖啡。“阿斯基德的女生们肯定都爱死你了。”当Loki笑容消失时,Tony知道他说错话了。他把咖啡递给Loki赔罪。

 

“那是你急着要我离开的原因吗?”Loki观察着沿着白色陶瓷打转的棕色液体,它散发着愉悦的香味。他喝了一口,为了其中的苦涩皱眉。

 

“你得慢慢习惯这个味道。”Tony也喝了一口。“还有答案是否,你需要回去是因为童话王国是你的家,再加上你对魔方可撒了谎,我说过不玩游戏的。”

 

“这是个可以被洞察的谎言,再说你积极地支持了我。”

 

“被洞察的?”

 

“谎言只有在大多数内容为真时才最有效,”Loki慎重地说。“有其他方式越空而来。Thanos也会来。奇塔瑞的命运并不重要,他们只不过是被繁殖,被消耗的生物。只要中庭拥有灭霸找寻之物,战争的火焰就会燃起。害怕,逃避,命运还是会来。”

 

“那我要狠狠揍他的脸,甚至以后提起地球都会让他脊椎颤抖。”Tony握紧了咖啡杯。

 

“你擅长作战,钢铁之人。但是技巧面对真正的力量不堪一击。”

 

Tony靠近,他观察着Loki,对方毫不退缩地回望。“你在害怕,”Tony总结道。“我听说你在阿斯基德也干了不少事。包括叛乱,三重陷害,以及种族灭绝未遂。”Tony确保自己事先询问了Thor关于他领养兄弟的事情,获取了可信的信息来源。“如果你失败了,会怎么样?”

 

“你对恐惧一无所知,”Loki嘶声道,“或者丑陋的无望,或者羞辱。如此接近了,而仅仅发现你战斗着不过是在追逐海市蜃楼,你可以渴望,欣赏,但却永远无法拥有。你的一切化为泡影,而一个不值一提的蠢货坐在本应属于你的王座上。”

 

Tony的笑意没有到达眼里。伴随着信息被一点一滴地发现,纠缠了他多年噩梦的那个幻觉开始逼近。死亡,毁灭,废墟;Tony见过,感受过,活过。

 

很多年了,他四处乱撞,就像陷入了迷宫;持续在逃避,但还是被深陷。那变成了他的生活,逃避,搜寻。他从没告诉过他的队友,因为他能怎么说?他从来都不够好,从来都没有资格。他的“队伍”张开双臂接纳了那个恰恰把恐惧灌输给他的人。

 

你的一切化为泡影,而一个不值一提的蠢货坐在本应属于你的王座上。

 

Tony在这个有毒的想法蔓延前扼杀了它。那不是他战斗的理由。他并不想领导,但他们没有更好的选择。不是他就得是Rogers,而他见过Rogers的领导的样子了。Tony被给予了重来一次的珍贵机会,他没有蠢到以为会有第三次。

 

“我知道恐惧。”以防万一,Tony放松了握着咖啡杯的手指。Loki的床单不需要碎裂的陶瓷和泼洒的饮料。“我可以对自己的生活滔滔不绝,从‘爸爸从不爱我’开始,但这并不是奥林匹克比惨大赛。你过的不好,那又能怎么样呢。”

 

“你竟然建议我就。。。”Loki挣扎着找合适的词,“原谅?”

 

“什么—”Tony吸气,觉得被冒犯了,“不。”Loki睁大了眼睛。Tony猜测那大概是第一次有人告诉他保留复仇心理。“Odin对你撒了几千年的谎,在他睡觉时捅了他,我一点也不在乎,但你得和他解决这件事。我自己也干过很多复杂的复仇计划;你从来都不想要地球,你只是想证明自己,但你选了件很糟的事。别把其他人掺和到你家的口角中来,我发誓如果如果你随意回答我,我就召唤反浩克装甲了。”

 

Loki考虑着Tony的话,然后举起双手。“我害怕地颤抖。”

 

“呃,”Tony抱怨道,“我可没付这么多工资来应付这个。”

 

两人在舒适的安静里坐了一会儿。看到Tony享受着咖啡,Loki又喝了一口,继而又皱眉了。

 

“你找我们干嘛?”Tony问,“说真的。”

 

“奇塔瑞越来越不安分了。他们的首领再找我,”Loki盯着棕色液体的漩涡。

 

“我们会阻止他们的。”

 

“你们和什么军队?”

 

“复仇者。”Tony对着Loki困惑的表情翻了翻白眼。又来了。“地球最强大的英雄们,那一类的。它听着很蠢,但你会慢慢喜欢上这称呼的。”

 

“我没法挡太久,”Loki提醒道。

 

“给我们四十八小时。”Tony一饮而尽,浓缩的咖啡因温暖了他的胸膛。“我们会准备好的。”

 

“很好。”Loki看上去并没有被说服,但他又看起了Stark平板,明显不像多谈了。“我仍然想和医生说话。”

 

“做梦吧,驯鹿游戏。”

 

----------

 

外面在下雨。

 

蕴含水汽的细小雨滴从天而降,湿润了加德满都。街上的商贩们忙着给商品盖上雨披,行人们撑着伞穿梭在小巷,但一切喧嚣都无法渗过卡玛泰姬的围墙。

 

古一喜欢雨天。雨水润泽了大地,带来了生机。雨水是希望的缩影,洗净过去的罪恶,迎来重生的开始。

 

“你找我?”她没有听见她新任命的图书管理员的脚步声。Wong历经风霜的脸因为近来的事件显得严肃。新鲜浇灌的植物香味漂荡在图书馆深处,但古一没有分心。她调整着阿戈摩托之眼支架上的宝石环,观察着世界在她头上的投影变化。

 

在其他人都看不见的幻境上,一层层的现实被改变,融合,彻底转换。在她至尊法师的任期里,她避免了无数可怕的未来,但她现在察觉到她一人对即将到来的事件,恐怕不再足够。

 

在飞速的瞥见中,人类的未来繁荣着。科学进步着,艺术支撑着文化。古一审视着事件的发展,她可以看见他们了,出色的个人们,有些有超能力,有些没有。他们追随着一个男人的旗帜,但在他们能够成熟,然后激励其他人以前。。。

 

黑暗到来了,吞噬一切的空虚像病毒一样损耗着这个星球。被另一个死路的幻境震颤,古一松手了,投影熄灭。她离开支架,拿起了一本附近的书籍。

 

“我们站在改变的峭壁上。过去从未有两个改变世界的事件同时发生,互相撞击,”古一对Wong说。她虚无的眼睛不在看着眼前的管理员,而是他可能踏上的不同人生。“现在发生的将会决定地球在未来几千年的命运。”

 

“两个改变世界的事件?但那是不可能的。”Wong的呼吸哽住了。她觉察到恐惧,但即使如此,她怀疑他是否理解事情的严重性。她怀疑没人能够理解。

 

“但它发生了。空间和时间的维度上的一个褶皱。”她想起了要求见面的那个男人。那个令人好奇地和Stephen Strange建立了深交的男人。

 

又一个褶皱。

 

古一准备着自己。她的手指摩挲着卡里奥斯特罗之书的书脊,缺失的书页显得刺眼。鲜血的气味蔓延在这些内庭里,残忍地不仅提醒着已经发生过的,还有也许本可避免的。

 

Kaecilius,她最聪明的学徒之一。她看到了他的潜力,那么强大,纯粹的潜力。他来找她时,是一个痛苦破碎的人。她训练了他二十年,然而一切化为泡影。

 

“带Strange法师去纽约圣殿。”合上卡里奥斯特罗之书,古一的声音里含着钢铁。“在那儿他会遇见他的命运。”

 

“他还没有准备好。”

 

古一眨了眨眼,她的视野充斥着下落的雪花,以及穿越地平线尽头的无数闪电。维系了她这么多年的力量在耳边低语着黑暗的诱惑。低语着她不可避免的陨落,但她稳稳地站着。

 

“从没有人准备好了。”她又眨了眨眼,回忆着当初责任是怎么突然被交到她手上的。她那时多么的年轻,多么的愚蠢。

 

“我们无法选择我们的时机。”

 

 

作者笔记:

*吸气* 纽约圣殿!会有什么呢?提示:不是Kaecilius。

 

原作者 @IViv 

AO3网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985126

 

评论(43)

热度(3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