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Tony
FrostIronStrange, FrostIron, IronStrange

【冬铁】住家训练 1/2

警告:对team Cap并不友好


小结:Bucky和士兵需要一个新的任务。Anthony Edward Stark是一个合适的人选。

 

成为一个自由人让Bucky很困惑。


当然他挺喜欢的,至少某种层面,他可以决定做什么,吃什么,什么时候休息,Bucky喜欢这些。但是自由意志,选择,喜好,自己做主,这有一些超纲了。他应该穿蓝色吗?他喜欢桃子还是李子?在这儿睡觉安全吗?他已经有七十多年没有自己做一个决定了。


罗马尼亚还不错。


那是个政治安全的地点,有助于Bucky从资产的身份恢复过来,就算不是Steve希望的那个往昔的Bucky Barnes。


在那段时间里,Bucky发现比起桃子,他更喜欢李子。他就睡了一次,他检查了三次门锁,确定格洛克手枪装满了子弹,小刀就在只手可及的地方。但他仍然不知道该不该穿蓝色–所以他最后选了黑色 – 黑色很熟悉,还可以 – 他穿黑色的。


有些天里,没有任务参数和命令让他很难受;他的脑子持续着嗡嗡作响–他绝望地想让声音停止– 在一个九头蛇的旧基地积极地寻找着一个联络员。当然了,当他找到一个人选后,Bucky觉得他不太喜欢那个联络员的语调,随之他炸了整个基地,包括了里面的人员和数据。


嗡嗡声低得几乎听不见了。


他喜欢这个,所以他决定继续干。


后面那些烂事–尤其是德国–Bucky几乎记不起来了。


士兵认为任务参数应该是客观的:生存是第一位的,每天的选择和偏好仅带给他们压力,影响判断。Bucky让他做主,仅在士兵需要休息的时候才露脸–离开冷冻仓后士兵不得不定时休息。


罗马尼亚之后,他保持最长的清醒是在那个该死的掩体里,在他不得不亲眼见着士兵–他自己–几乎撕碎了Stark之前,他从来没有这么激烈地和士兵争夺着控制权。


但当事关生存和直觉时,士兵毫不让步。


Steve没有让事情改善。


当他们到瓦坎达时,Bucky精疲力竭,他和士兵在T’Challa 国王的飞机上聊了一次后就不再说话了,这样的安静从他们几十年前决定共生后这就再没发生过了:


我救了你 / 我不值得被救


那不仅仅是你的决定 / 你也不过仅仅杀了他父母 


我们需要活着 / 活着干嘛? 


任务目的? / 我们没有。 


然后就是安静;进入冷冻仓看起来是最好的选择。


选择,偏好,自由意志,如果他没法做决定,那些没有任何意义。他–士兵–仍然需要命令,参数,目的,而他不信任任何人来命令他,来使用他。


Steve没有让事情改善,“我不觉得你该这么做。”


他没有用命令句,算是个小小的仁慈了,Bucky苦涩地想。


解冻,被赦免,被复仇者大厦庇护后,Bucky仍不知道该怎么想。


穿着毫无瑕疵的西装的男人在大厦入口处猝然停步–他透过有色太阳镜看着他们。Stark。Bucky想要退缩跑掉。


除了掩体那次对峙,他零星记得这个男人,当士兵有时不得不让他露面时。Bucky在第一次见面时对他脸部开枪,然后最后一次见面时,他几乎拉出了对方的能源,把他丢在了金属盔甲的棺材里。


对方看上去更好了;至少,Bucky还是注意到了,出于他多年的侦察经验。


Stark穿的很体面,精心地被打理了,他的三件套勾勒得极其合身。Bucky强行让眼睛迅速聚焦。不行。 


“差不多是该死的时候了,”弓箭手,代号:鹰眼,宣称道,转身看着Stark冷笑,“哇哦这难道是个欢迎会。我们应该陪这位终于清醒了的亿万富翁玩吗,在他抛弃他的队友之后?”


在Bucky和特工实际上相处的几小时内,他发现Barton无比烦躁,尤其是提及Anthony Edward Stark时。从瓦坎达回来的航班上的新闻报道已经明确后者会被经常提及了。


根据媒体狂怒的对“内战”的报道,Anthony Edward Stark从西伯利亚的掩体回来之后–他们冲突的七十二小时后,他焕然一新。


或者,就像Romanova说的,这个男人回到了他本来的样子。她很快告诉他,钢铁侠被建议,但是TonyStark不够格。


甚至在Tony Stark对抗着协议委员会,联合国,和美国政府,根据他们定下的规则,在病床上把他们玩弄于股掌之间的时候,她说他不够格。而Bucky无法分散士兵的注意力,别说他没有试过,那个男人–那个男人是个天杀的奇迹。


通过他的Stark手机,Tony Stark开始进行全球灾后重建活动,补救以复仇者名义做过的每一件违法行为,建立了一个新的组织来取代神盾,根据Bucky的了解,还是个没有九头蛇的组织。士兵无法控制地扫了女巫一眼;她自愿加入恐怖组织,而且对自己的罪恶毫无悔意。Bucky认为这一切太疯狂了,他明显不是唯一一个这么想的人。


Stark不认可她 / 很好。 


在他的工作室,Tony Stark正在重建他的科技王国,利用在清洁能源以及义肢上的突破,包括一项可爱的发明,Bucky不确定它的分类,但他还是情不自禁地搜索了它:溯回架构,消除九头蛇的触发词治疗。自从T’Challa告诉他这项发明的来源之后,士兵醒过来宣布:


我要他。 


Bucky甚至都不能否认。


复仇者的逃犯们继续着嚷嚷这只是障眼法,Tony只不过是花钱买圣人头衔。对他们中的新人Lang和Wilson而言,这是个永不止息的话题。Bucky毫不惊讶他们让Tony成为了他们太阳系的太阳,因为这就是那个男人的本质。


而他们–复仇者中的逃犯们–不过只是围着转的行星罢了。


当Stark仿佛看透了Barton时,那个留着短须的金发男人试着激怒他,“怎么,不打算开口了?你身边一个人都没有,你还觉得你比我们都好太多了?”


“Barton先生,”一个从站姿看来经历过军队训练的特工,直接打断了他,“我会要求你停止尝试挑衅Stark先生。”尤其是当他是那个让你回来的人的时候,Bucky几乎可以听到她紧抿着的双唇和不认可的眼神里没有说出的话。


Barton无视她。“你可不能只有自己孤身一人,对吧?你就一定要我也变成孤家寡人,我知道是你建议Laura和我离婚的,你这个该死的混账。”


从来都是Barton的回声板,Bucky毫无疑问女巫利用Barton来宣泄她大量的愤怒,Scarlet嘲笑着跳了进来,“我们知道你不希望我们回来,Stark,你现在是不是感到孤独了?你的朋友就和你一样无能?”


Wilson肉眼可见地僵硬了,女巫暗指Rhodes中校,代号:战争机器,就连Romanova和Steve也流露了痛苦的表情。


这攻击太下作了;也许Barton也在影响着女巫。


Stark保持面无表情,就连士兵都开始咆哮了。


Barton退后了一步,然后打算重新开口攻击,直到不知名的特工宣布,“够了。”她的语调不容置疑。“你们仅仅是在Stark先生的好意以及努力下才回到了美国领土。”


Barton发出了嘲笑,特工无视了他。


“你们的回来,如各位所知,是有条件而且需要被审核的。任何变化都能够取消达成的协议,然后你们将会被引渡,在很多想要你们脑袋的国家接受审判。”


再一次的,Barton嘲笑了。“怎么说,所以我们必须要装乖,不然我们就被赶走了?”


“没人说你领会得不快,”她直白地回答。“Stark先生友善地提供了住宿和其他资源,直到你们在三个月内的赦免审核结束;然而,如果你认为他不适合,你也可以自己寻找食宿。请记住大众并不喜欢你们,我也一样;你们的福祉和生存不是我们的考量,直到政府和协议委员会认为你们够格参与复仇者事物,到了那时我们会按照另一套规则来玩,但我们都知道,别在孵蛋前数有几只鸡。”


Steve试图求和,“这说的有点过分了,你不觉得吗?”


“过分的是在你们的小争议期间,死在尼日利亚,斯洛伐克,以及德国的民众人数,以及你把洞察计划的数据完全曝光在网上后毁灭的实际神盾特工人命,Rogers。”他和Romanova僵硬了。特供的微笑礼貌又残忍。“如果我是你们,我不会拒绝Stark先生的帮助。”


Barton呲牙低吼,Stark终于说话了,他的嗓音和身旁的特工一样平直而且不退缩,“哦,拒绝吧,我坚持。”


“Tony,”Steve转头,声音有趣地绷在请求和责备之间。“你不可能-”


Stark打断了他,“别弄错了,我不想你们在这儿。但是联合国和全世界政府并不相信你们,而且T’Challa国王对你们的态度感到厌烦,他可比我反应快得多,所以只能由我来接受你们。” 


“你要把我们丢到监狱里,我知道不能相信你-”女巫的双手抬起,但同样快速的,它们被一束金光束缚,一个身着斗篷的男人忽然出现在Stark身后。“当你说他们会发脾气时,我以为你说的不是字面意义上的,”他慢吞吞地说。


“什么 – 你在对我做什么!”她双手每次剧烈的挣扎,金光只是像绳索一样越收越紧。


“我的同伴,Stephen Strange博士,至尊法师,”Stark解释;太阳镜下可以勉强看到他扬起的深色的眉毛。“你们真觉得我会再和你们像从前那样玩吗?”


“你现在不就在这么玩么,”Wilson眼睛眯起。


“你们在大厦的居住权,在邪恶女巫以及鸟脑子把我的孩子丢了五层楼之前的一样,”Stark说道,Strange在女巫的太阳穴轻弹了一下。


她立即抬手,红色的魔法却消失了。“什么–你做了什么?!”


“你签字时同意的那部分,”特工回答,对Strange点了点头。“别告诉我你没有读你的那本?还是你一看到“赦免”这个词就以为你不需要对你的行为负责了?”  


“Tony,这是不对的-”


“请一定,务必采取行动吧,”Stark回敬,Bucky可以感受到士兵的嗤笑,聪明,聪明。。。


就在士兵和Bucky赞赏着Stark私下利用的漏洞时,坦白讲这真是值得欣赏的景色,那个男人转身离开,给了他们可以欣赏的另外一面。


不行,Bucky虚弱地抵抗,必须画下界限–士兵不能–然而士兵发出了猫咪似的咕噜声,没错。


转头,不在乎增加权威感,但知道他们会听话,Stark命令道,“跟着我。”


Bucky-Bucky无力抵抗。


任务确认:服务Anthony Edward Stark / 任务接受。 

 

 

Housebroken by withered

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403592/chapters/30707619

 

不是我不想继续重来,下一章打戏要好好构思,周末前先给大家吃个最近我开始吃的冬铁小甜饼~

 

评论(24)

热度(34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