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Tony
FrostIronStrange, FrostIron, IronStrange

【奇异铁】重来。/Anew. 第十八章

第十八章:男孩们讨论一些个人问题。

“你可以有几千种说法,”Stephen等Tony一跨进门槛就说,“但你选了最得罪人的那种。”

“我以为你是‘回去洗个澡’,”Tony说道,拖着身后一车的机械装置。意识到它们太宽了进不去门里面,Tony呻吟着。这儿的建筑都恨他。

“我也以为你要‘完成一些计算’。”Stephen双手抱臂,看起来完全不在意工程师奇妙的机械们。

两人互相瞪着对方。当明显看出医生不准备帮忙时, Tony咬住了下唇。他自己去卸下推车上的机械。Stephen看着Tony来来回回着,在房间的一角堆起了一座机械小山。 “开口求人帮忙是会杀了你吗?”医生烦躁的面具被打破了,他卷起袖子开始一起搬。

“没错,求人让我身体痛苦,”双手各扛着一个传感器,Tony嘲讽地低语。两个人在僵硬的安静中工作着,直到清空了手推车。“所以你的训练是让我住嘴的小花招吗?”

“不,我确实和Hamir法师有课,但我想先和你私下谈谈。”

太棒了。Tony翻了翻白眼。他完全可以看到这个谈话的灾难结果。“我们已经在谈了,”工程师无精打采地说,“开火吧。”

“我不是来吵架的。”抓着头发,Stephen苦恼地挣扎着找到正确的词汇。“我只是想。。。谈谈。”

“谈什么?”

“所有的事。”

整个房间尴尬地静止了。

“这和你不信任Mordo,甚至古一无关。你封闭自己,以为所有人都是来对付你的。当你遇到问题时,你习惯性地走神。你不和任何人讨论它们,这很让我担心,”医生恳求道。

“Pepper告诉了我你花了多久才和她说你正在死去的事情。”

“她说了?你们是不是也有秘密的夜场电影聚会?因为我感觉被排斥了。”意识到他没法全身而退,Tony竭尽全力的开着玩笑。医生识破了他的花招。

“你等到最后三个月—”二十四个小时。Tony暗暗纠正着。“—来告诉某人,而一整年反应堆的毒素侵袭着你。”Stephen摇着头。“她告诉我给你时间。说你在慢慢进步,我应该给你空间,因为如果你需要帮助,我会知道的。然后很长一段时间里,我以为你没事了。”Stephen眼里的锐利告诉Tony终于有人看清了他欢快掩饰的假象。

“我现在明白了,我是个彻底的蠢货。”医生对自己很失望,他不敢相信他花了这么久才注意到。“不需要一定是我,但你应该多和人谈谈。对别人多些信任,”Stephen建议, “为了我的精神健康着想,当你需要时,请别人帮忙。”

Tony重重地吞咽。他回想着每次他向别人诉说,而仅仅是被身边的人们忽略。他的恐惧被宣告无效,他的痛苦和其他人的相比无关紧要,被轻易地扫到一边。所有的一切都从外星人从虫洞中飞出来开始。他无法入睡,所以他日以继夜地敲敲打打。


没有人理解,就连Pepper也不能。然后就是奥创,他在那个事件里丢失了他所谓的‘团队’。他被当成一个疯狂的操纵狂,然而他所有想做的只不过是保护他不能失去的人们。

协议是最后一根稻草。他无数次地保证文件可以被修改,复仇者们必须在监管下运作。他试图维系着‘团队’,而那个他多年以来尊敬的道德指南抛弃了他们,去追逐一个幻影。他去了莱比锡, 求着他的‘团队’放弃对抗,免除像罪犯一样被关起来的风险。他去了西伯利亚,想要去调解,去帮助,去弥补。

瞧瞧做了那些,他最后落到的什么下场。Tony仍然记得被自己涌上的鲜血窒息的感觉,空洞地盯着他父亲制作的盾牌,直到视野一片漆黑。

‘和别人谈谈。’

Tony自嘲着。“是啊,我试过了。最后结果可不怎么样。”

“你不能一个人承担起一切。你是教会我这一点的人。”Stephen束手无策,“当我失去双手的时候,我封闭了自己。你告诉我挣脱它—”

“那完全不同。”Tony抗拒着双手抱臂的冲动,他脑子里重复着步骤,尽可能的让自己看起来有信心。挺直着背,肩膀稍微向后,保持眼神相交,如果手颤抖的话,双手插袋,保持胸部外展。。。

“怎么不同了?”Stephen坚持。

“他们不同,因为—”现在是Tony想要找到正确的词汇了。“因为—”

当发现他找不到词汇时,他稍稍恐慌了。

Tony以为他的精神已经痊愈了,从多种层面而言,确实如此。但康复的道路是漫长又曲折的。他上一世的经历留下了持久的创伤,而那些伤痕,无论他承认与否,很大地影响了他迄今的行为。

医生眼中赤裸的情感仿佛是无声的拳头。Tony并不喜欢单身作战,事实上恰好完全相反。他尤其恐惧孤单。纽约战役后的数月,他孤独地承受着PTSD,那是他人生中最黑暗的时刻之一。他感到与世隔绝,装着若无其事,而内心却一直在嘶吼。他绝望地盼望着有人会注意到。

现在有人注意到了,而Tony又在打算把他推开。

Tony知道他不信任的根源由来已久。如果他想要解释,他必须从头开始,越过今生的成功,越过上一世结局的原因,越过纽约后忍受的黑暗日子。Tony的大脑咆哮着让他逃避这个问题。他的本能防备是躲在厚重的面具之后,坚持一切正常。如果他们一无所知,没有人能够嘲笑他的恐惧。但Tony想要相信Stephen。

Stephen已经证明了他能够被信任。

“你知道我走过最长的路是什么吗?”最后,Tony决定相信直觉。

“我不知道。”医生没有预料到Tony忽然的转换话题。“怎么忽然说起这个?”

“我已经想了这个问题有一段时间了。明显的答案是当我从十诫帮逃脱的时候。” Stephen的头在听到这些话时猛地抬起。这是第一次他听到Tony在面对媒体以外谈论他的囚禁岁月。“我在沙漠里走了三个小时,在闷燃的阿富汗太阳之下,没有水,没有掩护。我蹒跚了大约六英里来寻找村落,直到被美国空军援救。再久一些,我会死于脱水。”


Tony清了清嗓子,明显对谈论这个经历感到不自在。Stephen不知道Tony为何想分享这个信息,但他安静着,全神贯注地吸收着每一丝一毫的细节。他知道如果错过这个机会,他很可能再有没有下一个了。对Tony来说,这些时机非常稀少,难得一见,工程师牢固地捍卫着他的精神领地。他几乎从不和别人吐露心事。

“你会猜那是最长的,但并不是。你知道Obadiah Stane吗?”

Stephen点头。

“是的。他是你的商业伙伴,在最近的一次的空难中去世了。”

Tony冰冷麻木地笑了。“那是个托辞,我接下去告诉你的才是真实的。”工程师拉近了两人的距离,他的声音几乎低不可闻。“他把我的行程卖给了十诫帮。”

Stephen急剧地吸气。这不是他期待Tony会说的事。

“他想要完全掌控史塔克工业,而我妨碍了他。当我从绑架中活下来后,我回来关闭了武器部门。我刚看见了我想要保护的人们,死在我的为了他们的安全制造的武器之下。”工程师纯粹的,强烈的凝视让Stephen不自觉地后退,但Tony步步紧逼。他慢慢地,凶恶地向前。直到Stephen背部靠在了墙上。“他试着说服我改变主意,但我拒绝了。”

现在站在Stephen眼前的男人既熟悉又陌生。第一次,Stephen了解到了被从前叫做死亡商人的男人瞪视的感觉。

“他知道我发现了他暗中的军火交易,所以他来到我家,拿声波电子枪麻痹了我—”Tony忽然伸手,他手指挖进Stephen的胸骨,然后扭转着。“—他狠狠地扯掉了我胸前的方舟反应堆。”

Tony眼里的情感难以描述,没有悲伤,没有遗憾,只有冰冷的认知,对一个他从前视作父辈的男人对他所做所为的认知。

“我走过最长的路,是我拖着自己的身体,从马利布别墅的起居室下到工作室。他让我的胸口露出个空洞,我记得我爬出电梯,想着所有的事,又什么都没想。想着我留下的遗产,想着我毫无准备的愚蠢,想着逃过恐怖分子又死在我拿性命相托的男人手里的讽刺,那个变成个疯狗般的男人—”工程师的述说加速了。

“我们曾一起度过每一个感恩节。他曾是我的Obie叔叔。他鼓励我设计武器,说我在保护全世界。他甚至帮我熬过了我父母的过世。我发明了Jericho导弹的那天, 他告诉我他为我如此的自豪— 如果我父亲尚在,他也会为我自豪。”Stephen记得那些关于Tony少年的报道,他和Stane为杂志封面拍的合照。

“纯粹的运气,一个方舟反应堆的旧模型恰好那晚在工作室。如果我没有及时拿到它,我们今天不会站在这里说这些了。”Tony退后。忽然,Stephen又能呼吸了。

“我知道审判别人是不公平的。我知道我应该分享某些事情,寻求帮助。但我被人操纵利用过,我被人在背后捅过刀子,被我爱过的人们嚼碎,又像吐口水一般吐了出来,被那些宣称爱我的人们。”Tony也许已经接受了发生过的事,但那些记忆将会伴他余生。他怀疑他是否能再拿十年前单纯的眼光看待一切了。

“尽管我花了这么多年希望能重来,我不会为了任何事放弃那些年月。他们让我变成今天的这个男人。”Tony摸着脖子。如此暴露自己让他感到脆弱,但他会承认大声坦白让他感到自由。意识到问题是迈向康复的第一步。他从没和任何人讨论过Stane,至少没有如此详细地说过。和一个可以信任的人讲述这个经历减轻了他压在胸口的重大压力。

“我在慢慢试着重新打开自己,那是为什么我承认了我在经历死亡。”Tony试图用轻快的语句结束他的故事,但从医生羞愧的表情看,明显他的努力失败了。

“Tony。。。我真的很抱歉,”为对方的坦述震惊,Stephen道歉道。“我什么都不知道。天我真是个混蛋。”

“不是你的错。你不知道。”Tony允许自己被对方牢牢地保住。尽管Tony这么说, Stephen仍情不自禁地在小个男人耳边一遍又一遍的轻声道歉。两人持续抱着彼此。温柔的氛围鼓励着Tony再进一步。

“我可以告诉你我为什么这么焦虑。。。”Tony一字一句地说。他一直无法理解那些能够毫无问题分享他们重担的人们。“但你得先保证你会认真对待我说的话。”

“我保证,”Stephen发誓。他短暂地脱身注视着Tony。他眼里的诚挚毋庸置疑。

Tony猜现在不说就永远没机会了。

“好吧,我是说。。。”工程师暗自准备着自己。“将会有一次外星人袭击。”Tony对自己低劣的表达畏缩着。

“。。。什么?”Stephen眨眼。在他所有想到Tony会说的事件清单里面,外星侵略并不在上面。“外星人侵略,是说有恶意的外星人军队侵略地球?”

“那是外星人袭击的意思,”Tony平板的说。

“就像独立日?Roland Emmerich,1996年的那个电影?”

“没错,你懂了。”

Stephen深深地吸气。“我需要知道你是从哪里得到这个信息的吗?”

“不,”Tony干巴巴地说,“相信我,你不想知道的。我也不会说。”医生感觉到头痛的来临。Tony单纯的有惹麻烦的本事。这个男人仅仅在去年经历的烂事比大多数人一生遇到的都要多。

“还有谁知道?”Stephen尽管已经猜到了答案,仍然问了。

“没有人。”Tony又回想了一次事件。神盾被Loki上一世的袭击打了个措手不及。每个对抗奇塔瑞的人在Loki带着魔方逃离后才被告知。

Tony的确定证实了Stephen的恐惧。Tony真的有这么疯狂,打算一个人对抗整个外星袭击。“我猜你有恰当的理由不透露给别人?”他边说着边按摩着太阳穴。

Tony猜他不该对Stephen的适应良好感到惊讶。医生是坚忍理性的化身。“首先,没人会信我。其次,侵略的根本原因是一个高度机密的政府项目,所以你能理解我的谨慎。最后,就算他们信了我,他们仅仅会继续‘更小心’地进行那个项目。”Tony在空气中比划着双引号。“也就是说,什么也不会变,我又何必浪费口舌?”

“好吧,”Stephen点头。他考虑着他的选项。“我能帮上什么忙?”

“就继续你正在做的,”Tony说,“和古一训练,远离纽约。保持冷静直到我解决这团乱麻。我能处理好。”

“我不会在你对抗外星人时躲在寺庙里,”医生断言。“想想我们合作得多么出色。尝试抑制一次侵略可不是小事。一定有我能做的事,脏活累活也行。”Tony考虑了一会儿。他知道如果不给Stephen一些活,医生会自己开发待办事项的。那会成倍地放大Stephen接触到的危险,而那是Tony要竭力避免的。

Tony过滤着他目前的项目表。现在他打算思考了,有几项事情交付给医生简直完美。 “你对反精神控制了解多少?”Tony随意地问。

“所以这是我们要面对的,会精神控制的外星人?”Stephen扬起一条眉毛。

“我知道,我也迫不及待了,”工程师翻了翻白眼。

“我不知道很多,但我可以做些研究。可能不会有个明确的解决方案。直到对付一个真正的外星人,我们不会知道它是否可靠。有可能他们的力量和我们的魔法运作不同。” 


多次元空间,不同的能量构架,质疑存在。。。


很多Tony之前的话开始说得通了。

“那也比没有强。你研究的时候,也看下反魔法。”

Stephen沉思着皱眉。“等等。。。”医生的视线从Tony移向他的传感器堆。它们无辜地座落在房间一角。联系到Tony早上监控他训练的事,Stephen不能抑制他的笑容, “你太狡猾了。”

“你爱我。”Tony对他的男朋友抛了个飞吻。

“我们有多久?”强迫自己不再笑,Stephen问道。

“大概八个月,”Tony不好意思地说。“瞧?史蒂芬妮,这是进步啊。我没有等到最后三个月。我们还有时间。”

Stephen不忍心反驳Tony。“我周日休息,我们可以在那天跟进彼此的进度。明天结束前我需要一份完整的详情介绍报告,”Stephen打趣地要求着。“就和从前一样。”两人互相喜爱地打量着彼此。

天,Tony实在是太想念那些短暂的,无忧无虑的日子了。“就和从前一样,”Tony说,尽管其实不一样了,Stephen现在是个法师,而Tony发现了多元空间。事情再不会回到从前,但他们会找到解决办法。

“再次和你一起共事感觉不错,Stark博士。”

“我也是,Strange博士”

一年前两人握了手,而现在他们接吻了。Stephen简单地梳洗,整理了他的物品。在下午训练之前,他开启了传送门让Tony回到纽约。对微笑着的医生挥手作别,Tony意识到他从来没有害怕步入黑暗的旅途。


他害怕的是一个人走。



作者笔记:

下一章我们就会开始复仇者剧情啦!新年,新开始。巧合?我想不。(完全是);D


译者笔记:

抱歉度假久了一些,终于更新啦!



原作者IViv
AO3网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985126

评论(40)

热度(4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