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Tony
FrostIronStrange, FrostIron, IronStrange

【奇异铁】重来。/Anew. 第十七章

第十七章: 被吞重发~Tony在卡玛泰姬搞事情。。。

Tony茫然地离开了会议。Stephen的背脊推开了他靠着的柱子,走到了Tony的身边。

“古一为什么召唤你?”他问道,“你们聊了什么?”

Tony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冷静,几十年浸润于一切重要的科学原理,他带着对自己能力的信心来到卡玛泰姬,但古一把这些概念完全彻底地粉碎了。Tony不再知道应该相信什么。

“一开始挺正常的,她请我喝茶。。。”Tony开始说,仍不确定他们对话的结论是什么。

“我们讨论了一些空间魔法有的没的,我问了一些她没有答案的问题。她告诉我慢下来—”Tony摇头。“然后她建议我练习瑜伽,真是不敢相信。”

“保持和你身体自然能量流的联系。”Stephen嗯哼着同意。“听上去确实想她会说的话。古一也很推崇针灸。”

“胡扯。”Tony发出了痛苦的呻吟。所以这才是他问题的解决之道?瑜伽和针灸?“从好的一面来说,她给了我无限制的出入许可。我也可以在塔里呆着,尽管这对‘专注’不利,但我们可以酌情行事。”

两人穿过了一群在院子里训练的学徒。Tony从他的高处眺望着。尽管故作轻松,但和古一的会面让他看到了一个崭新的,充满奇观的世界。在那些美到令人窒息的星体之下,有如此可怕的黑暗,如此辽阔的虚无,甚至他都无法理解,更不用说掌控了。

他在这些疯狂中的扮演着什么角色?无论他做什么,他能带来改变吗?

一个特定的记忆重新从脑海深处浮现,那是他最努力压制的记忆。冰冷深入骨髓,而他一人站在某个外星星球上。他不记得他是怎么到那儿的,只记得一种令人恐惧的无法避免的感觉,记得那个场景是所有可能性的最后结局。

他低头,看着脚下躺倒的战友。。。几乎所有他关心的人都死在了战场上。肉眼所见之处,全部都是伤口和尸体,太多的鲜血染红了那个冰冷的世界。颤栗着,Tony跪倒在了地上。他查探着美国队长的脉搏,一无所获。

忽然,他身下的男人猛地紧紧抓住Tony的手臂,‘你本可以救我们。’队长濒死吐出了最后一口气,血从他的鼻孔流了出来。

‘你为什么不再多做一点?’

“Tony。”Tony受惊地看向站在他面前的男人。Stephen看上去很担忧。“你还好吗?”

“没事,我一直都好。”Tony本能的开始逃避。他捂着脸。别再是这个记忆了。离第一个恶意外星侵略只有不到六个月了,他没有时间应对这个。

显然Stephen没有被说服。“Tony。。。记得你在车祸后是怎么对我说的吗?”医生问他。Tony知道医生想要的方向,但是他一点儿也不想讨论。

“史蒂芬妮,我说了很多话—”

“偶尔你感觉不好也没关系的。”Stephen停下,让Tony思考他的话。“我知道有时看起来一切都像场独角戏。我大概是最不够格对你说这个的,该死的,我都数不清我从其他外科医生手里抢了多少病人,因为我认为他们的无能。但你不需要一个人承受,我们可以一起想办法。”

Tony移开了视线。如果这世界上还有一个人能够让他坦陈他的过去的话,那就是Stephen。但无论何时当他想要提及这个话题的时候—词语消失在他的喉咙里。

“你见到你的灵体了吗?”医生追问道。

“所以现在它是这么叫的?”Tony习惯性地用手指拍打着斥力表,想起了他充实的人工智能。“Jarvis,我的体征,当她做。。。那个奇怪事情的时候?”

“冷静,仿佛您睡着了,Sir。” Jarvis描述道。“我的传感器探测到能量的飙升。但是,结果却是不规律的,仿佛我无法探测某些特定的波段。”

“提醒我日后调查。”Tony想着法师们控制的能量是否和其他类型的魔法,他之前接触到的魔法,从变异人到仙宫的那些类似。如果他能找到方法来读取这些波段,也许他终于能够‘看到’对付他的到底是什么。

由于大部分魔法是肉眼看不到的,能探测到它们会给他相当大的优势。一旦他有足够的数据,他可以给不同种类的咒语不同的魔法标识,甚至到个人,就好像每个人类拥有独一无二的DNA序列。

他可以用同样的原理来升级Stark大厦的防御系统。他可以于战衣的战斗模式分析融合。收集读数会需要点时间,但不会是白白做工。从卡玛泰姬的大量法师,到‘超能力’人的总体人数, 地球将很快变成一个超自然生命的鸡尾酒缸。如果他想要先人一步,是时候研究秘法了。

察觉到Tony在沉思,Stephen决定这次不再追究。他注意到Tony的一个行为定式。一旦有什么不对,Tony从来都不说出口。他会安静地恐慌一会儿,然后自己想办法解决。如果有人注意到他的行为,他要么逃避,要么就像只蚌一样紧紧的合起来。事无大小,他都这么干。

Stephen尝试着了解为什么Tony会这么做。最后他得到了显而易见的结论。

Tony不相信别人。

Tony信任的人屈指可数,如果要Stephen列举他所有知道的,Rhodes上校—他和工程师的友谊不论—他为军方工作。避无可避时,上校对国家的忠诚会高于Tony,从他上交后来的钢铁爱国者就可见一斑。

那整个惨事在Tony死亡之际发生。。。所以名单最后只剩下医生本人和Pepper。两个没有受过训练的,没有强化过体能的平民。如果有了危险,他们不会有任何自保的机会。所以他们知道的越少,越好。

Stephen不责怪Tony的决定,他手头问题足够多了。但这种行为并不健康,总有一天,Tony会遇到即使他也不能独自解决的问题,不论天才与否。

Stephen想着找最不咄咄逼人的方法来和Tony谈这个问题,工程师正在计划着他的下一步。他正观察着的学徒中的某个男人吸引了他的注意。

Stephen和他介绍过卡玛泰姬的社会等级。新手们着白袍,他们是最没有经验的,尚未从其他维度汲取能量。学徒穿红袍,Stephen目前是他们的一员。只有资深的信徒,或者称之为‘法师们’能够穿定制的服饰。那个黑色皮肤穿着绿色袍子的男人,向他们走了过来。

“Stephen。”他招呼道。“我希望我没有打扰。”

“完全没有。”医生看起来对这个男人很友好。“Tony,这是Mordo法师,他在教我。”Tony和Mordo互相点头致意。

“这也解释了为何你到现在还活着。”Mordo插话。

“确实。。。古一的手法—虽然有效—却不能让人长久忍受。” Stephen暗自提醒让Mordo不要和Tony提珠穆朗玛的事。“Mord,这是Anthony Stark博士,Stark工业的所有人,钢铁侠,以及—”Stephen清了清嗓子。“我的另一半。”

Tony看着比Mordo更惊讶于这个称谓,法师花了几秒钟抬了抬眉毛,但并没有评论。

“有人给你好好介绍过卡玛泰姬了吗,Stark博士?”Mordo问道。

“没有,Stephen直接开启了去会议室的传送门,我还没习惯那个。”工程师握着双手, “叫我Tony。”

“很好,Tony。你不用担心,Stephen会带你参观的。如果希望,你可以马上开始训练,如若不然,我们建议你今天先适应下这里。”

Tony举起了双手。“哇,让我们等一下—”这个男人刚才说了什么?“谁说我是来训练的?”

“抱歉我先入为主了。。。”Mordo看起来也同样困惑。“但所有来卡玛泰姬朝圣的人,都是来找寻秘法训练的。”他仿佛在描述一个事实。

“我更像是精神支持,来这儿参观的。”Tony解释道。“Stephen,你知道这个吗?” 医生摇头,他对古一对Tony的计划一无所知,尽管Tony接受法术训练的概念着实有趣。特许他们可以在私下探讨下这个。

“我甚至都不知道古一愿不愿意我学习魔法。”工程师提醒道。

“知识在卡玛泰姬是免费教授的。如果古一不希望你学习,你从一开始就不会被允许进入训练场地。”背景里学徒们召唤的琥珀色标记验证了这一点。“相信我,如果古一想要你离开这些场所,你会知道的。”Tony看向Stephen,对方肯定地点了点头。医生在做了一些令人尴尬的,不尊敬的假设后,第一手体验了那种待遇。

“当然,我们不会强迫你做任何你不愿意参与的事情。如果你只是打算观察,那请自便,但是请了解我们不会阻碍你学习秘法。”

“谢谢,我会呃。。。想一下。”Tony犹豫地说。

“很好,两位自便。”Mordo转向Stephen。“记住,明天一早训练。”说完,他告别离开了。

----------

Tony抱着笔电坐在石头长凳上,远处,Stephen正在和Mordo格斗。两人你来我往着,一开始Tony的视线不愿离开医生,但最终,他说服自己这是最好的。没有人可以从即将到来的疯狂中幸免,如果Stephen有能力自保,这将大大提升他生存的可能性。

当然,那也有可能把他置于火线之中,考虑到‘有天赋’者总是靶子。更不用提‘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的那些套话—

不。Tony摇着头摆脱着那些想法。他不要再去想了。

咽下他的不自在,Tony看向电脑。“行了伙计,我们要工作了。”他的手指在键盘上敲击着重影,留下一条条只有他看得懂的编码。“所有传感器预备。瞄准训练召唤传送门的小组。他们似乎有最稳定的输出。”不同尺寸的装置散落在他的周围,因为不知道他漏掉的波段,Tony今早把他所有的移动传感器都运输到了卡玛泰姬。

“校准中。”Jarvis说道,“系统即将上线,三,二,一。”话音刚落,数据开始涌现在Tony的电脑上。根据记录装置的不同,结果分别有表格,曲线图,甚至基本数据。它们占满了显示屏。“消除重复数据。。。”Jarvis剔除了几条数据流。“余下的传感器是一号,二号,六号,十号,十四号,以及二十九号。叠加记录中。。。”

Tony注视着结果。他们捕捉到的比他预想的要多。“模拟环境,建立实时传输。”他的墨镜上的平行投影框架拓展了,投影出现在了空气中。画面上,学徒们被线框图模型替代。Jarvis把他们的能量输出映射到线框图像中,他们身体的各部位亮起来了。最引人注目的部位是学徒们的胸前,头部,以及手部。

“集中精神,Stephen。”Stephen摔到地上时几乎没有听到这句警告。Mordo挫败地站在他边上。“这是为什么我们不允许访客。”Mordo伸手让医生站起来。

“他很令人印象深刻。”Mordo指着Tony的方位。背景里的工程师手指在键盘上飞舞。他身旁流畅,极简的科技产物闪耀着荣光。Tony和他所处的环境产生了鲜明的对比。

“是啊。”Stephen捏着他的肩膀。

“他是你请假的原因吗?”Mordo尽可能中立地说,但是Stephen知道对方并不认同。

“只是一天。”

“我不认为你需要我提醒你承诺的价值。他让你分心。”两人暂时停下格斗,调整呼吸。Stephen偷瞥了一眼Tony。

工程师看起来并没有在意他们的对话。

“胡扯,你知道他是谁吗?总之他是来这儿帮忙的。”察觉到Mordo仍然不相信, Stephen压低了音量。“自从车祸后,我变得愤愤不平,心灰意懒。”Stephen伸出他布满伤痕的双手,在空中颤抖。“Tony让我重新振作。我知道他对魔法很怀疑,但谁不是呢?给他点时间,他会喜欢这里的。”

“我很确定他是谁,Stephen,这是为什么我告诉你他不适合你。我们比你以为的和外界有更多联系。他才华横溢,毋庸置疑。但他也很自负,顽固。他。。。”不愿意冒犯, Mordo停了下来。

“你继续说。”Stephen好奇地鼓励他。

Mordo考虑了一会儿。“他很放防吞荡。”法师宣称。

Stephen极力克制着面无表情。“说真的,这是个问题?”走近一步,医生进一步压低了声音,“相信我,Tony是你能遇见的最不会玩弄女性的‘花花公子’了。关于他性生活的文章,百分之八十都是彻头彻尾的诽谤。”

“抱歉—”Tony头也不抬地喊道。“但这眼镜上的扩音器非常昂贵,而且在正常工作。” 工程师合上电脑。他走过来看着庭院里的两人。“好吧,我想我准备好看一些更复杂的东西了,好好表演。”

Mordo清了清嗓子,可怜的男人脸红的像甜菜根。站回原位,他拒绝看向Tony,在附近的架子上拿起了一根棍子。“那是什么?”Stephen问道。这棍子本身看上去足够无害,非常普通。

“这是法器。”Mordo解释道。“一些魔法太强大了,以至于人力无法维系,所以我们把它们灌输到器物里,让它们代替我们承受。这是生命法庭的权杖。有很多法器,比如瓦图姆魔杖,佛多之靴。。。”Mordo穿的靴子散发出火光,想来那就是另一件法器。

“可真顺口,不是吗?”Stephen默默的说。

“你们这是专门请了一位清洁工来起名吗?”Tony在背景里喊道。两人看向彼此,爆发出了笑声。“我很抱歉!哦,重来过,我们在重置自己!”Tony咯咯笑道。

Mordo翻了个白眼。“我现在能明白为什么你们俩互相吸引了。”

“英雄所见略同。”Stephen笑了。他被落在他身侧的一击惊到。琥珀色的环节从生命法庭的权杖上伸展开来,变成了一条更长的,鞭状的手杖。“我什么时候可以拿到我的法器?”医生问道,重新专注到战斗上来。

“当你准备好了。”Mordo精准地操纵着法杖。他和Stephen围着彼此转圈。

“我想我准备好了。”医生检查着法杖。这就好像在他不注意时Mordo调换了武器似的,法杖的表面上铭刻着秘纹。法器觉醒后,它的能量明亮地燃烧着。火光在杖结处飘散,和不知名的木节对比鲜明。

它仿佛有生命。

“当法器认为你准备好了,你才准备好了。现在,召唤你的武器。”Stephen躲过了又一击。Tony站在一旁紧张地看着。意识到他要证明些什么,Stephen召唤了Eldritch魔法里的法鞭。有形的光线使得另一个尖锐的攻击偏移了方向,Mordo的攻击落在了石板上,击碎了地面,石块的碎片飞散在空中。

Tony按住了他带着斥力表的手。它正抽动着想要回击。他有常年的武术训练。可能不像其他复仇者们这么精通徒手搏击,但他的神经反射仍十分敏锐。

毫无疑问,他眼前的是战斗训练,但为什么Stephen需要知道怎么作战,如果他只是来这里看手的?Tony追踪着战斗中的医生。Stephen的体型在过去的两个月里明显地增重了,他裸露的双臂充满了之前没有的肌肉。

医生从来都不瘦,但他也从不算健美。Stephen的反应神经和身体协调性也在进步。Tony沉思着,看着医生小心地挪动着步子。这激起了Tony胃部的一阵不安,他现在看见了,就无法视若无睹。

Stephen变得越来越像他自己,一个日常操纵225磅战衣的男人,一个接受超级英雄训练来消除威胁的男人。

“战斗吧!”Mordo叫喊着。“为了你的生命战斗—”两人交换着招数。显然Mordo占了上风,Stephen对实战来说还是个新手,太没有经验了。法师跳到了空中,他的靴子踩着空气,就如同行走在平地一般,他绕着茫然的医生,落下了重重一击。Stephen狠狠地撞到了地面上。

Tony强迫自己站着不动。Stephen不需要安慰。他不应该被娇惯着。医生可以自己做主,他需要这个训练来对抗某天Tony不能遇见的危险。Tony全都知道,但这并不能减轻他指甲陷入手掌的刺痛。Tony无意识中延展了掌心雷。如果Mordo没有停止,他会将那个男人击破成碎片。

“—因为有一天,你会的。”Mordo看着Stephen站起来,这次法师并没有提供协助。远处,Tony注意到古一正看着他们。她脸上带着揣摩不透的表情。他们大概演了出好戏: Mordo的法器,Stephen的魔法,Tony的科技根据能量的波动疯狂地哔哔作响。

“我们改天再继续吧。”Mordo结束了训练。

“问题—”Tony说到,至尊法师看向了其他学生。“我一直想问了:古一到底有多‘古老’?”

“没人知道至尊法师的年纪,只知道她是凯尔特人,而且她从来不说她的过去。”Mordo 凝视着远处。他也花了多年试图寻找这个问题的答案。

“你跟随着她,然而你不知道?”Stephen很惊讶。Mordo在卡玛泰姬呆了很久,他无比的忠诚于古一。Stephen总是猜想Mordo和他的导师有更深的纽带,但好像那并不是事实。

“我知道她是坚定但又难以预料的,无情但仁慈的。她让我成为了我现在的样子。” Mordo脚步坚定向前,他没有在意Stephen的言外之意。“相信你的老师,不要迷失方向。”他和Stephen存放着武器。

“这个观点。。。”Tony思考着。“是自相矛盾的。”

Stephen紧张地咽了口水。

如果这世上还有一个人痛恨以貌取人,那就是Tony。再加上,Tony现在对卡玛泰姬的可信度评估有个人的利害关系,Stephen能很快遇见这个对话将会急转直下。

“如果你对她一无所知,你又怎么能相信一个人?”Tony走到他们边上,他的声音无比自信,仿佛他在对董事会推销一个他知道他们无法拒绝的点子。“这难道不是早就迷失了吗?除非你的方向是盲目跟随,那我无话可说。”

“Tony。”Stephen警告道。

“什么?”工程师问,尽管他清楚地知道为什么Stephen介入了。“不能接受问题考验的原理不是真正的原理。”他挑衅地看向Mordo。“但我不得不承认,全然相信必定感觉不错。”

“Tony。”医生这次的语调更加严厉了。

“让他说。”Stephen认出了Mordo站姿的防备。他尊敬Mordo,也希望Tony不要开罪这个男人,但他不得不承认Tony有他的道理。Stephen在这儿两个月了,但他仍然不知道卡玛泰姬为何这样运作。古一为何要教授他们魔法?他怀疑任何学徒会了解原因。

可是Tony不需要说的这么直接。

“我们曾以为我们的星球是宇宙中心。太阳,月亮,星星。。。所有都围绕我们旋转,在这之前,人类以为地球是平的。”Tony继续,三人现在已经停下了脚步。“我曾经以为我知道所有的力量,至少是地球上的。”Stephen皱着眉头听着。“直到我的 ‘灵体’被逼出了体外,然后我看到了我以为不可能的景色。现在我怎么可能不提问?没有做错的人不需要隐瞒。”

不认同的神情在Mordo的脸上一闪而过。“有些事情我们不应该去理解。古一保护这个世界,她保护我们不受黑暗侵袭。你不知道她肩上责任的重量。”他说着,仿佛他亲眼见过地球没有古一的样子。“没有知识在卡玛泰姬是被禁止的,只有某些训练,你一厢情愿的盲目只会阻止你学习。”

Tony眯着眼。“不应该去理解?通常当某人告诉你这个的时候,只有两种可能。要么你还没有准备好面对真相,要么他们在你背后暗算。你选哪个—”

Stephen突兀地咳嗽了,两个男人的注意力猛地回到他身上。

“我今天下午和Hamir法师有堂课。我要回去洗个澡。”Stephen严厉的眼神表明了不接受讨论。Tony越界了,看起来工程师自己也明白了。

“好吧。”Tony叹息道。“你们先去吧,我留下完成一些计算。”Mordo看上去好像想再说些什么,但Stephen坚决的摇头阻止了他。

最后法师不再说话,离开了。Tony紧紧盯着Stephen的背,视线仿佛要灼烧出个洞来。他们走了很久,他仍凝视着那个方向。

他需要和医生谈谈。实在有太多问题没有被回答了。


原作者IViv

AO3网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985126

评论(9)

热度(38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