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Tony
FrostIronStrange, FrostIron, IronStrange

【奇异铁】重来。/Anew. 第十六章

第十六章: 告白啦~ 妮妮去了卡玛泰姬

 

“亲爱的,我到家了,”电梯门打开,Tony站在Stark大厦的顶层套房抑扬顿挫地说着。 

 

“在厨房,Sir,”Jarvis透过音响提醒他。

 

Tony脱下了外套,丢到了大衣架上。空气中有些东西闻着非常美妙。他好奇地小跑向开放的生活区域。在厨房里,Stephen围着白色亚麻围裙,上面骄傲地宣称:‘外科医生在桌上做(手术)。’医生穿着一件Tony的上衣,他卷起袖子,本人看着无比好吃。炉子上有一些东西在沸腾。

 

“三分四十秒后沥干意面,医生。”医生嗯着应和了Friday的指示。他最后一次搅拌了罐子里的食物,然后去处理另外的食材。“用一个中碗,混合蛋白,奶油,和帕玛森芝士丝,”Friday活泼热情地建议。Stephen把测量好的食物倒在了一个更大的容器里开始搅拌。

 

“别傻站着,过来,”Stephen专注搅拌着,头也不抬地说。Tony花了点时间意识到医生是在对他说话。他走过去,小心地抱住高个子男人的腰,以免打扰到烹饪环节。

 

“我不知道你打算做饭。”Tony踮起脚尖越过Stephen的肩膀看。Stephen注意到对方重量的变化哼了一声,但仍然微弯膝盖,让Tony不至于紧绷着难受。“我可没抱怨,但你不快点,我的胃可能会把自己给吃了。”

 

“有些事告诉我背着个成年男子做饭大概能够快一些。”在擦杯子的抹布上抹了抹手,两人笨拙地拖着走路,Tony仍然黏在Stephen的背后,而后者又起了个炉子。

 

“大概,”Tony毫无歉意地强调道,“你并不完全确定。”

 

“嗯,我猜我确实不确定。”Tony不必看就知道医生的脸上一定有个大大的笑容。两人在舒适的安静里工作着,沸水的水声和黄油的嘶嘶声充斥了这个空间。

 

尽管其实是Stephen在工作,而亿万富翁半身附着在他身上,像个格外笨拙的考拉,但没有人需要知道这点。

 

“准备好在十秒钟内沥干意面,医生,”Friday提醒道。Tony扑哧一声笑了,似乎比起将要吃饭的两人,她更专注于他们的食物。对自己微笑着,Tony想起了他上一世刚唤醒Friday时的样子。她会很快了解到意面在那儿多放几秒钟并不会怎样,但现在,Tony很满意地享受着这些可爱的小片段。

 

他知道很快他就不会有这样的享受了;所有Stark家的人工智能都成长飞速。

 

“谢谢你,Friday。”Stephen转身给了Tony一个臭脸,好像后者让孩子气馁了。两人又拖拖拉拉地,直到Stephen沥干了意面。手工意面,台面上的擀面杖说明了一切。

 

 “我怀念这个,”看着整洁但有使用痕迹的厨房,Tony呼吸着。“没有你的大厦死气沉沉的。”

 

“嗯。。。”Stephen戏谑地考虑着。“我们以前几乎不做饭,我们靠Jarvis点的外卖活着。”

 

“史蒂芬妮,我不知道你有没有听说过一个叫‘时刻’的东西,但是你现在毁了我们的时刻。”

 

医生窃笑着Tony的发言。“我道歉,我一定会研究下这个词,作为未来参考。”

 

Tony把Stephen转过来,回家后他第一次和医生面对面。Stephen的鼻子上有一小点面粉,Tony分不出这是不是在他到家前发生的,但他知道当看到这一幕时,他的心脏停了一拍。有一些。。。他没有料到这样的居家情景。时间还早,太阳还在高空,日光倾泻着厨房,一切都沐浴在柔和的金色光芒中。Stephen正微笑着看着他,完全没有意识到面粉的痕迹正在毁坏镇定的外科医完美无缺的美学。

 

Tony忽然意识到—他不介意余生每天都回家看到这个场景。

 

“我想我爱上你了。”

 

Tony凝视着医生天空蓝的眼睛。它们非常美丽,充满了不遮掩的喜爱和惊讶。。。

 

等等—惊讶?

 

Tony倒吸了一口气。他刚才就这么说出了口。

 

“我—我—呃,我是说我爱上了你的意面。对,意面。你该多做点饭,”Tony退缩了,结巴地说。“我来放碗筷。”无视Stephen,他闪电般地从厨房逃跑了。他跑到一半,意识到没有拿任何餐具。生活区域被叫做开放式是有理由的。Stephen站在原地摇头,看着Tony偷偷摸摸地淹没在挫败里。

 

Tony准备和设计师严肃谈谈,他们就没有任何隐私观念吗?

 

Stephen递给他放在一边的盘子,窘迫的Tony快速拿过它们。尽管已是徒劳,他想要立刻回去放好碗盆。这样他多少可以证明伟大的Tony Stark,拥有天才智商的杰出科学家,并没有意外承认对男朋友的爱意,然后迅速慌了想要逃跑。


他没有料到的是,Stephen双手握住他的腰,轻轻把他拉了回来。

 

医生弯腰纯洁地吻了一下。“无论如何,我‘想’我也爱你。”Stephen的微笑让他身边的阳光黯然失色。医生不公平的身高优势让Tony晕眩。

 

“桌子。对,桌子需要放餐盘上。”Tony非常确定Jarvis日后一定会回放这一段,仅仅用来欺负他。如果他是在看自己的录像,这仍然能够被当作二手尴尬吗?

 

不得不给Stephen和Friday记功,意面很好吃。Tony吃了三份加上甜点,当他吃完,他已经说服了Stephen和他一起在中央公园散步。

 

“那么,我猜你要回去了,嗯?”因为他们不愿被打扰,Tony穿了麻省理工学院的连帽衫,带着棒球帽。配着不知名的太阳眼镜,这个伪装对于目前公园不多的人流应该足够了。

 

“是的。”Stephen陪着Tony闲逛着。他看向四周,似乎没人注意到他们,于是他轻轻地握住了Tony的手。震惊于少有的公开示爱,Tony僵了半秒钟,然后握了回去。感受到Tony的大胆,Stephen没有放手,他继续握着Tony的手,两人在湖边逛着。

 

“我们会想出办法的。纽约和加德满都有八小时时差,但除了训练,我可以参照你的时间表调整我的日程,让我们能有更多时间呆在一起” Stephen提议。

 

“我会让Jarvis照这样安排会议,”Tony握得更紧了,“如果你能让他接入你的日程表的话。”

 

“当然,这本就在计划当中。”

 

他们停在树枝围起的一个凹洞中。中央公园的秋季十分美丽,树叶披上了红色,橙色以及黄色。鲜艳的色彩与棕色的树枝以及落叶鲜明对比,它们提供了足够幻觉的私密空间,Stephen倾身抱住了Tony。

 

“我也怀念这个,”松开手,Stephen承认道。“卡玛泰姬对我来说总是太冷了。”Stephen把玩着他的斥力手表,又看着Tony的那块。“只是一个想法,既然我现在已经…会魔法了。如果你需要任何事,你只要问我一声。”

 

Tony不开心地戳了戳Stephen的胸。“呃-额,别引我开始啊。你是个平民,表示你不和每周恶棍之星打架。当你看到危险,你转身逃跑。”

 

“谁说打架了?我是在想同日快递这种,”Stephen狡猾地说,“但既然你提起—”

 

“不行,”Tony强调。“没的讨论。”

 

“好吧。”举双手投降,Stephen决定目前就先这样。“我们将来再商量。”

 

“不,我们不会的。”Tony加重拍了拍Stephen的额头,重新牵起手继续走。

 

“顺便一提。。。”Stephen犹豫地开口,“当你离开时,我回卡玛泰姬取了点书,古一召唤了我。”

 

Tony猛然抬头,“怎么了,你偷偷溜出来是不是惹上麻烦了?”Stephen看上去并没有受伤,如果有事的话,他确信Jarvis或Friday会警示他的。

 

Stephen摇了摇头。“不是,其实会议是关于你的。”

 

“我?”Tony眯着眼睛。

 

“没错。她问了一些你的问题,也有些奇怪的特定的问题。比如我们第一次见面的日期,以及你现在的发型,”不能很好地解释情况,Stephen继续。“她要求我带你去卡玛泰姬,在我打算和她说你想见她之前。”

 

“她经常见外客吗?”Tony快速回想着上一世的事件,他很确定他从未见过她,无论是这一世还是上一世的时间线。

 

“几乎不。”Stephen相信古一不会伤害Tony,但也不喜欢不知道会面的理由。“她不告诉我会面的理由。”

 

Tony耸肩,他见过比这更糟的。

 

“那我猜我们最好别让她多等了。”

 

----------

 

“欢迎。” 一个声音在Tony步入时打了招呼。它在空荡的房间中有权威地回响。“请坐。”


坐在茶桌后的女性身着简单的长袍。她看着三十上下的年纪,剃光的头上横贯着几道淡淡的伤疤。

 

“对一个名字里带着‘古老’的人来说,你看上去并不十分老,”Tony讥讽着。他在古一对面坐下,观察着房间的布置。这里并不如他期待的那般不得体;没有浸在防腐液里的动物内脏或者神秘能量的测绘。

 

“外表可是会骗人的,”古一回复道,摆了摆手。“茶?”她问道,茶具立刻出现在了空中。

 

“请给我薄荷茶,不加糖。”Tony短暂地考虑着奇观。上次他查的时候,他很确定重力不是这样运作的,但他也经历过外星球军队,与神话中的神祇作战,还看过他自己的男朋友从世界的另一头打开了传送门。到了现在,他已经停止问这些问题了。“我被告知你是一个法师。‘秘法大师’们的领袖。”

 

“我有很多头衔,这确实是我认可的其中一个。”看起来Tony的怀疑并没有冒犯到她。“我是继承漫长的至尊法师衣钵的最后一位。正如‘钢铁侠’捍卫着世界和平,我们保护地球不受魔法的威胁,已经有几千年了。”

 

“行吧。。。”Tony同意了,提醒他自己他必须保持尊敬,否则Stephen在这儿的学习会有危险。“我为何有幸得到这次会面?”他谢了古一递过的茶。

 

“噢,我不知道,”古一的头微微转向一边。

 

“你不知道?”Tony不可置信地重复。

 

“尽管有些人认为我全知全能,事实上有许多事情我无法触及。”她喝了一口自己的茶。“我很少被拒绝浏览人们的可能结局,但我猜你和Strange先生有比肉眼能看到的更多的相似之处,”法师沉思着。“对于那些痛苦的人们,无论是意外,运气,或者他们自己的意志,如果他们能到达卡玛泰姬,我会给他们指路。但我知道与Strange先生不同,你并没有经历那种迷失。”古一指着方舟反应堆从前的位置。

 

“我不知道命运为何把你带向我,我觉察到我们今天对话的必要性,我知道你的问题只有我能回答。你有一些—非现实世界的感觉。”感觉到Tony的僵硬,她笑了。“但我对你的过去不感兴趣,正如你对我也如此。无论你有什么秘密,这次会面更多是为了你,而不是我。”

 

“我确实有关于Stephen‘训练’的问题,”Tony强调了这个单词来表达他的顾虑。

 

“这次会面与Strange先生无关。它只是关于你的。”古一指着Tony。“如果你需要讨论无需我帮助的话题,你可以另找时间向Mordo大师了解。但是,你今天坐在我面前,是为了你自己的问题,这个我很确定。”

 

“那很荒谬,我不认识你,我也没有什么可问的。我来这儿是因为我想亲眼看看Stephen到底在接触些什么。”Tony说了足够多,来了解到他并不喜欢和古一交谈。当他说话时,她看向他,但并不看着他。她观察着,仿佛她可以看穿他的物理躯壳,看到他的灵魂,接触到他不止这一世的生活。这是一个他不愿多想的可能性。

 

“你确定吗,Tony Stark?”她一眨不眨地,强烈地注视着他。

 

Tony想要坚持他先前的言论,但事实上,这时一个问题确实出现在了他的脑海。自从他的‘重生’,‘时空穿越’,或者无论那是什么,他搜索了无数科学理论,想要理解他是如何,或者为何会经历时空的转换。他过去的生活是一个记忆,还是一个梦境?这对他离开的世界会有何影响,那个西伯利亚后的‘Tony Stark’会如何?操纵时空是可能的吗?它会不会再次发生?他是跳跃了宇宙,还是仅仅回到了同个宇宙的更早的时间线?

 

“Stephen提到你很了解‘多重宇宙’,”Tony不由自主地说道。

 

“我不会自称‘了解’,考虑到时空自身的复杂性以及无数个我尚未见过的宇宙,但是的,在这个话题上我确实拥有比大多数人更多的知识。这很像一个科学家对物质的理解;你摆弄着你挑选的物质,但是你并不知道物质存在的全部。”古一承认道。这是个很沉重的话题,但她显得奇怪地轻松。

 

“那是什么?”Tony凑近,对这个类比激起了好奇心。“我们真的生活在众多宇宙的其中一个吗?这能证明吗?有穿越这些宇宙的方法吗?”他急促地说着,连珠炮似的提问。

 

“简单来说,多重宇宙包含了各种分享同一个宇宙体系的多个宇宙,但它只是一个更大的全次元宇宙的一个小的的子集,全次元宇宙涵盖了一切可能的现实。许多多重宇宙里的宇宙是由分歧诞生的,一个足以改变世界的事件,它随之而来的不同可能性带来了不同的现实。在多重宇宙里穿越,一个人不能离开一个现实,进入另一个现实,他只能诞生更多的结果,更多的可能性。有无穷尽的结果。”

 

“那是怎么实现的?一个事件可以改变整个宇宙?这些造成所有改变的燃料呢?” Tony步步紧逼。古一的解释仅仅带来了更多的问题。

 

“一只蚂蚁出生于一个族群,它可以选择住在小的自然洞穴,或占据更大的领地,包括百万个个体。每天它离开巢穴去找寻食物,它非常好的适应着影响它生存的方方面面,但仍保持着对世界其他方面的无知。”古一操纵着她周围的能量,打开穿越门显示着地球上不同的情景。城市从钢筋玻璃丛中建起,森林里遍布着野生动物,立刻喷发的火山,金色沙砾堆起的沙漠。。。Tony静坐在卡玛泰姬,这些景色一一闪过他的眼帘。

 

“仅仅因为你不能看见一些东西,不能感知到一些东西,不代表它们不存在。你是谁?你是什么?你既很微小,又无比重要;在多重宇宙宏大体系下的一束微尘,然而能够重新定义自身的存在。”

 

“我—”Tony惊叹着自然变化无常的驳论。这难道不是科学挣扎了无数年想要做到的吗?去发现新的维度,去重新定义存在。

 

去了解人类只是无数智慧物种的其中一种,在无数宇宙的其中一个?

 

“给我看。。。给我看更多。”Tony对知识的渴望短暂地超越了对魔法的偏见。他痛恨不合逻辑以及愚蠢,但也许Stephen是对的。

 

也许魔法真的是另一种科学的形式。

 

古一犹豫了。“你的灵魂很脆弱,它上面有很多不该有的裂痕。”她闭上双眼又睁开。这一次里面充满了决心。“但我必须尝试。”她伸出手臂,轻轻用指尖触摸了Tony的胸膛。

 

没有语句可以形容Tony接下来感受到的,仿佛他的精魂被强迫脱离了身体。他漂浮着,离开了所处的房间,离开了卡玛泰姬,离开了尼泊尔。他的精神离开了地球,他的灵魂接触到了宇宙的深度,他见证了一个又一个银河色彩的变化。。。他无声惊叹地观察着,从发光的气体云不似人间的美丽,到群星夺目的光彩。Tony见证着它们,仿佛他,也是永恒的一员。

 

然而,在每个能维持生命的银河里,那儿有满是黑暗的空隙,有重力强硬拉扯的黑洞,甚至光都无法逃脱。物质被挤压成至小的球体,一切汇聚于吞没任何生命的一点,但同时又通向了其他未知的空间。

 

Tony好奇地伸手。

 

“够了。”一个坚定的声音把他拉出了似梦的状态。他一下子意识到周围的环境,提醒着他只不过见到了这个他存在的宇宙的细微一角,他只不过是一个生活在超出他理解的多重复杂世界的男人。“我不能再给你看了,剩下的要靠你自己。”

 

“我不明白。”Tony笨拙地检查着他的身体的真实性。“我只不过探索了我们的维度。聚合点的另一端有什么?更远处有什么?”

 

听到他的问题,古一没有回答。她起身,不在乎Tony是否跟随。Tony稍稍踉跄地跟着,两人停在了一个格子窗前。被Tony之前当作骗子的女性沐浴在穿过菱形格子倾泻进来的日光里,渗透着神圣的温暖,仿佛驱逐了一个很漫长前世的虚幻的冰冷。

 

“与Strange先生不同,他的旅途才刚刚开始,而你已经走了很久。事实上,你的脚步超出了这个宇宙能够允许的边界。”Tony张嘴想要说什么,但被古一制止了。


“我也曾年轻而愚蠢,找寻所有的答案,推开所有的门,从来不停下自问那些答案是否应该被找到,或者那些门是否应该被推开。最后我意识到宇宙是公平的,有所得,必有所失。我不能看清你的过去,我也不能影响你的未来。我只能给你指引方向。这是宇宙运作的方式。”

 

“Strange先生进步很快,他飞速地汲取着知识。这些知识会影响他将做的决定,一天天的,这些决定会带他走向他命定的路程。”古一触摸着木格子上的纹理。


“你作为他的半身,我只能请求你慢下来。我感知到你的灵魂很疲惫,你新的手段给了你很多,也让你远离其他。时间稍纵即逝,然而死亡却给了生命意义。慢下来,休息。你挣得了这一刻的安宁。警惕地观察着你周围的世界,相信迟早,你会找到你的使命。”

 

----------

 

作者笔记:

Tony去卡玛泰姬啦! *激动地转圈*  他会在魔法世界呆一短时间,再回纽约。

 

译者说:

最近有几位小可爱在问本文的攻受,我和作者聊过,她虽然倾向妮妮受,但是她比较喜欢两人平等的关系,所以他们可以在每天晚上丢硬币决定位置哈哈~ 正文不会有具体的描写,两人会一起扶持,一起成长,请大家不要太介意,按照你们喜欢的理解就好啦~

 

本来假期里不想更了,但这章挺短,看着电视打着打着就完了 (哈。 看在后半段如此艰涩又形而上学的份上,给你可爱的译者留言吧!

 

最后感谢 @ 周小猫Nocturne 太太的推荐,今天来了很多新伙伴,希望大家读的开心~ 

 

有空也可以多给原作者在AO3网页上点赞:)

原作者IViv

AO3网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985126

 

评论(78)

热度(5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