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Tony
FrostIronStrange, FrostIron, IronStrange

【奇异铁】重来。/Anew. 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奇异要去加德满都留学啦!妮妮帮医生“打包”

早晨,神盾总部 – 隔离牢房B

Tony戒备地站在James Buchanan Barnes对面。他感觉和刚从阿富汗回来那会儿差不多的不自然。清了清嗓子,他的每个动作都流露出压力。

“Tony Stark,很高兴遇见你。我打算握手,不过你看起来做不太到。” Tony指了指束缚衣,Barnes面无表情地观察着他。“我们有十五分钟无人监管的交流时间,所以让我们跳过问候吧。九头蛇必须被阻止。” 九头蛇的名字引起了Barnes的注意。“你凑巧知道很多他们的信息,所以神盾想要谈个生意。你说出你知道的一切,他们帮你摆脱九头蛇的控制。”

“我没看出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冬日战士过了很久第一次开口。他的嗓音因为生疏而嘶哑。神盾之前已经尝试,并且失败了很多次质询。

Barnes愿意与Tony沟通至少是个好的开端。

“他说话了!” Tony感叹。“沟通是成功的关键。让我来回答你的问题,神盾会很爱不牵扯我进来的点子,但我碰巧拥有会施魔法的科技。这个科技还在早期研发阶段,考虑到你的严重情况,我不能承诺什么。在我同意提供帮助之前,我也需要问你几个问题。” Tony心里默记他早上和Stephen一起讨论过的问题清单。 “你愿意多说几句吗?” 对方微微点头。“好。你记得任何你的受害者吗?”

冬日战士似乎考虑了一会儿。

“有时。” Barnes盯着Tony身后的一处,仿佛墙壁里藏着所有问题的答案。“它们很模糊。。。很难回忆,但我醒得越久,想起来的越多。我有之前生活的片段,然后就是一次又一次的屠杀任务。” 房间陷入了沉默。

“你为你做过的事情感到后悔吗?” Tony情不自禁地咬紧了牙。他不想问这个的,因为他不确定任何答案能使他满意,但Stephen坚持这个问题非常重要。在这种事上,Tony倾向于相信别人的意见。

冬兵花了更久回答。“回忆那些任务—就好像隔着一层雾在看。我行动,但不思考。” Tony猜这是个可以接受的回答,精神创伤的患者把自己和事件隔离是很常见的。Barnes的案例更复杂,因为他花了七十多年重复那些经历。如果他能心理稳定或者适应良好倒是奇迹了。

“但我不想再杀人了,” Barnes补充,这次多了点确定。“我再也不想回去了。”

“没人会把你送回九头蛇,即使你不合作,” Tony可能承诺地太快了。他不确定神盾会不会利用恐惧来达到目的。“转念一想,也许不要和别人重复你刚才说的。”

Barnes的表情没有变化,但Tony可以感觉出他现在更放松了。

“好,最后一个问题。” Tony调整了坐姿,他们的时间快结束了。“你是James Buchanan Barnes,还是冬日战士?” 两人注视着对方。

“我不知道。” Barnes过了一会儿承认。“我已经忘了James Buchanan Barnes是什么样子的了,但我不是冬日士兵。” Tony默默点头,接受了这个答案。

“好吧,这就是我的全部问题了。谢谢你的合作,我会考虑的。” 渴望结束这次对话,工程师准备起身离开。这纯属浪费时间,他就不该答应过来。可能Barnes只是在装温顺呢?任何人都能演的出来。

Tony自嘲,他难道还不了解别人的表演吗。

“等一下,” 冬日战士叫住他。Tony停下脚步,思想斗争了一会儿,工程师猜听一听Barnes必须要说的话也没什么害处。毕竟如果Tony决定他宁可维持现状,这也很可能是他们最后的见面了。Tony一开始就不会介意这个结局,如果这个决定不是带了太多条件而又被塞到了他手中的话。

“在你走之前。。。” 冬日士兵安静地说。“Tony Stark—你是不是认识Howard。。。和Maria Stark?”

Tony的眼睛睁大了,他没有想到这个话题会被提起。

“对,他们是我的父母,” Tony说。

“你知道他们发生了什么吗?”

Barnes仍然被锁在位子上,但他的存在从来没有这么令人窒息。双方都不后退地互望着。这样的场景提醒Tony这位前咆哮突击队员有多危险,无论是精神上还是身体上。

“他们死于车祸。” Tony不知道他为何撒谎。

“不。” Barnes摇头,仿佛羞愧地移开了视线。“我杀了他们。是我的错。”

Tony钉在原地,不能理解事情的发展。此时想起的敲门声示意着会面的结束。

Tony不理睬,直到两名特工出现带他离开。他晕眩失语着,允许自己被带出了房间。

回家的路上,Tony的思绪一片混乱。他两世做人,第一个,恐怕也是唯一一个对他坦白了真相的人是冬日战士本人。如果Tony发现真相,Barnes可能会丧失黄金机会,但他还是选择了告诉Tony。在一个所有人都失败了的领域里,Steve,Natasha,现在估计Fury也一样。。。Barnes才认识Tony不到十五分钟,但他冒着失去唯一的,脱离九头蛇控制方法的风险,选择告诉了Tony。

他是我的朋友。

我曾经也是。

Tony剧烈地摇头,甩掉那一段记忆。

为什么? Tony自问。

他仅仅在最近才放下了刚听到真相时压倒性的失望。人们都有自己的偏好,Steve偏爱Barnes,而Natasha为了神盾宁愿Tony持续一无所知。Tony改变不了这些,不管他多不愿承认,不断被背叛已经永久性地伤害了他信任别人的能力。

在那些之前还有Obadiah。他把心挖给这些人,可到了关键时刻,他们没有一个站在他这边。他们甚至联合起来对抗他。Tony更温柔,更渴望爱意的一面总是私下怀疑是不是他自己出了问题。他是不是给的还不够?为什么总是他被留下?是不是他单纯的不能被人所爱,不值得他们的关怀?

但是另一面的Tony,那个从阿富汗死线上回来的自己,那个被西伯利亚冰霜磨砺过的自己,每次都刻薄地提醒着Tony-他一个人也很好。

他成功地合成了新元素治愈了自己,加强了与政府的联系,基因增强了体格移除了方舟反应堆,他消除了迄今所有的可能威胁,也监视着其他。当时机到来,只要他想,他可以扼杀它们全部。

他不需要他们中的任何人—那些所谓的“朋友们”。他只需实验,以及实验带来的信息。正如学习一个化学反应,他会接触反应物,添加催化剂,然后坐等收获成果。他有多年的经验,以及各种途径来取得信息,但偏偏Barnes要让一切复杂化。

Tony咕哝着。Barnes是怎么想的,这样暴露自己?如果他能够闭嘴。。。Tony知道Barnes的状况,不透露真相不会给对方带来任何问题。

这简直是一个超大的混乱。

Tony看着周围,他们快到家了。没有留心他飞行的方向,感谢上帝他有Jarvis。很快, Stephen会在实验室里和他打招呼,问他的判决。他也必须要告诉神盾他是否接受或拒绝他们的请求。

Tony闭上眼考虑着关键问题。他的良知能不能任由Barnes自生自灭,当前咆哮冲击队员给了他这样的真诚?他可能是对方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唯一得到自由的机会,而他曾经给过远远不值得的人们的要比这多得多。

Tony本以为做这个决定很困难,但事实上,在离开那个监狱时,他已经有了答案。

----------

Tony第二天过去讨论和神盾约定的细节。他的个人律师起草了一份合同,双方签了字。Tony会作为神盾新任的技术顾问,负责对冬日战士使用B.A.R.F.,同时与神盾的心理医生合作,消除九头蛇对Barnes的控制。

除非Tony可以不依赖Fury,否则他不会相信局长。所以即使加强了体格,Tony仍然不怎么信任对方。因此Tony尽可能地查看Barnes。他不排除神盾会有意蒙蔽被虐待的受害者,尤其当他们想让Barnes服从的时候。他每日拜访神盾总局,避免让心理医生有太多的机会,也确保每次检查Barnes的精神状态。当Tony决意做一件事时,他从不草草了事。他承诺Barnes会尽全力,因此他就会给那个男人他的全力。

从大方向看,Barnes确实在进步。他保持平静的时间拉长了,而当陷入混乱时,他会很快控制自己。心理医生认为他尚不能够接受完整的B.A.R.F. 模拟治疗,Tony同意。他们将先逐一移除冬日战士的触发词。

出于一些奇怪的原因,Barnes似乎挺享受他与Tony每天的简短聊天,尽管双方基本不谈实质内容。

娱乐模式全开的Tony多次成功地让Barnes冷酷的脸上露出笑容,而这是医生们从未做到的。也是神盾默默同意他日常检查的原因之一。

从刚开始和Tony打交道的几次碰壁后,神盾似乎找到了合作的理想公式。他们任然试着施加压力或者刺激他,但他们不再绕过他去接触他在意的人们。了解了Tony的道德准则,意味着他们不再纠缠他要求他拒绝提供的资源,而选择在他们知道可以得到的东西上,尽可能的谈判来拿到余地。

神盾向Tony展示了组织的特定部分,更深地埋藏起了其他部分。有一段时间,这个公式运行的不错,Tony发现他们可以和平的共存共事。当然他知道这只是装模做样,是不可避免的冲突前的平静,但伴随着Loki的不日降至,Tony决定争取时间,尽可能多做一些,直到他不得不对付不友善的神盾。

令他沮丧的是,当生活中的一些问题找到了秩序,另一些就是拒绝合作。绝境是后者中最显著的问题儿童。即使结合他和Stephen两人的天分,公式就是不和超级士兵血清好好融合。两者互相排斥,就像磁铁的两极。尽管Tony理性地知道绝境这样的项目急不来,他不太确定Stephen会不会有他的耐心。离开医疗行业越久,回归就变得愈加困难。Stephen仍会阅读了解最新期刊,但Tony知道不能操作这些理论让医生感到焦虑。

Tony担心Stephen会在某天控制不住自己,要么放弃,要么做一些无比危险的事情。他当然不会允许,但这仍是一个担忧的理由。因此,Tony做好了面对的准备。

“你解决我们绝境困境的方案是,住到深山里,加入一个邪教,” Tony无表情地说。在他日常去探望了Barnes,回到实验室时,Stephen找他解释了他的计划。

“不—” Stephen放弃地摇头。“Tony,我是一名科学工作者,我不会加入邪教。”

“我听到的可不一样。” Tony讥讽地做了一个痛苦的表情。“史蒂芬妮,真的吗?古一?这比千年山达基科学教的标语都俗。” Tony一直在努力改善绝境超级血清,但他停下研究,和Stephen讨论这个荒唐的计划。“你知道这看上去像什么:一个人经历了创伤事件,转而向更高的神力寻求灵魂的治愈。接下来你会告诉我你要变成一名素食主义者,然后只穿亚麻的破布。”

“我知道我所见到的。” 感觉到Tony的不信任,Stephen继续说道。“相信我,我是我们中更心烦意乱的那个。我从不误诊。那个我见的男人,Jonathan Pangborn,在一次工伤后瘫痪;完全的C7 C8脊椎损伤。他向我求助,我拒绝了,因为他根本无法手术。” Stephen夺过Tony的平板,打开一个存放在他私服上的文件。医生明显已经想了有段时间了。 “然而我见到他时,他在打篮球,移动地好像运动员一般。你怎么解释这个,Tony?”

“哦—我不知道,也许他注射了某种绝境超级血清?” Tony晃了晃指尖失败的橙色液体样品,在爆炸前安全处理了试管。“你知道的,这个配方经历了数十年的研究?这个我们一边讨论,我一边还在研究的配方?” 工程师按摩着他的前额。“Stephen,我知道你要恢复双手,但我认为你抓着一根稻草。就算假定这位 ‘古一’ 真的拥有超能力,你也不知道他们治疗那个男人有什么其他的秘密动机。你是个平民,我不能看着你陷入一场潜在的犯罪集团斗争。我手头很忙,给我一点时间解决那个金属的老冰棍,我和你一起去。”

“现在你能理解我每次看你步入那个该死的锡罐时的困境了,” Stephen恶意地喃喃道。

“哇—你不需要用这个态度。你伤害了他们的感情。” Tony摊开手,对那一排展示着的钢铁战衣做了个夸张的手势。“别听史蒂芬妮的,爸爸爱你们每一个人。你们每个人都非常的时髦有品位,甚至你,马克一代,” 工程师温柔的安慰道。

“Tony,我们正在进行一次严肃的讨论。这是我的问题,而且我会解决它。” Stephen恼火地准备做一次最后的努力来说服工程师。“拜托,我能够照顾自己。只要你不再为了我大惊小怪的话。” 他双手颤抖地,温柔地托住Tony的脸。一段时间没有人说话。Stephen无言地祈求着,凝视着Tony的双眼。

“好吧。” 了解到Stephen的坚持,Tony败下阵来。“你无论如何都要这么干的,我也不可能永远把你关在塔里,尽管我想。”

“你知道,因果轮回真的挺有趣。” Stephen看着超级士兵血清,Tony至少因为他的提示感到有点难为情。

“但是只有你答应两个条件,我才同意。” 工程师迅速恢复自己,意识到他没办法阻止Stephen的古怪计划,他开始小谈判。“首先,你将接受Jarvis电汇的钱。不许和我争,如果你不收,我是不会让你飞到另一个半球去的。我们是去看手的,不是去重燃你当贫穷大学生背包客的热情的。” Tony在医生反抗前就扑灭了Stephen的抱怨。 “第二,你会戴着这个。” 他踮着脚走到一个密码抽屉前,取出了一个貌似定制的手表。

“我原本打算先请你吃大餐喝红酒,但我猜就这样了,所以没有礼盒包装。” 他递给Stephen那个手表,医生好奇地观察着。不像任何品牌手表,表针的独特运作和定制功能充满了Tony的个人风格。错综复杂的金属扣带让它看上去像一件美丽的钟表,如果不是稍微。。。笨重了点儿。

“你在里面装了什么?” Stephen扣好表带。他玩着按钮。“这会让东西爆炸吗?”

“你实在太了解我了,” Tony轻松愉快地说,一半是装的,一半则是因为Stephen的猜测毫厘无差。感受到Tony的认真,Stephen立刻停止摆弄按钮了。

“你在开玩笑吧。” 医生告诫他。

“来这儿,我操作给你看。”Tony开始享受这个了。两人来到大厦的一间训练室。“Jarvis,模拟情景B,景色—蜂蜜蛋糕,再说一次你要去哪?”

“加德满都,” Stephen回答。“还有,不许那么叫我。”

“尼泊尔!”Tony无视Stephen的话惊叫。“让我们来点儿戏剧化的,满是灰尘的小巷子? 丢点尼泊尔小店的招牌进去。”一道光沐浴在笼罩在他们周围,几秒钟后,两人站在了一个尼泊尔的暗巷之中。

Stephen神奇地看着模拟景色,无论他见了多少回,Jarvis对细节的注意以及Stark大厦的技术能力从来不会让停止惊叹。Tony的工程学是他的独家魔法。“让我们来试试她。”Tony话音刚落,三个凶狠的大块头从蓝色矩阵中出现。他们冲向Stephen。感知到即将到来的危险,手表闪耀着红光,它伸展开来组成了钢铁侠斥力炮手套。不到一秒,斥力炮开始嗡嗡作响。跟上状况,Stephen瞄准,但是三枚射弹比他更快。微型追踪电击网吞没了虚拟的行凶者,一阵暴力的电流在电网上闪过。Stephen确定如果行凶者是真人,他们至少在之后的几天里都会感到疼痛。

“因为空间限制,手套只配了五枚子弹。”Tony在平板上键入指令, 手表的完全轴测图出现了。半透明的全息影像显示着手表的机械构成。“如果探查到恶意,子弹会自动发射。你终究不是战斗人员,所以使用斥力炮将是最后的手段。”

Tony走进漂浮的全息图,用手指把它随意分解。“我也编程了一个定制的人工智能在手表里。打个招呼,乖女儿。”

“下午好,老板,Strange博士。”一个没有形体的声音如同Jarvis一般和他们打了招呼。她拥有柔和轻快的爱尔兰口音,而不是Stephen已经熟悉的标准伦敦音。“我的名字是F.R.I.D.A.Y,我期待着我们将一起度过的时光,博士。为了确保您的隐私,我只会默认监测您的体征。我强烈建议您在进行冒险活动时关闭隐私模式,这样我可以接入您的环境,提供有用的建议。”

“她的主要功能是作为你的个人助理服务。一旦我把她对你编码,她会首先服从于你,我将不能覆盖你的指令。你可以让她带路,同传翻译,告诉你最近的厕所,诸如此类。如果有小纷争,她会摧毁攻击者。但是,万一你碰到更恶心难缠的—当然这只是理论上。”工程师挥去了全息图,展示了另一幅。。。Stephen双眼眯起。那是一个空间站?

“见下Veronica,她是一个移动服务独立舱,原本是为了多样化战斗能力设计的,为作战中输送特定装甲。我重新设计了她,她现在也配备着备用钢铁战衣。几天前她被我发射到了低空轨道;她现在适应良好。”Tony拆解装置,显露了藏在里面的设备。“如果F.R.I.D.A.Y. 认为你处于她不能处理的威胁之中,她会要求后援。一件战衣会把你带离危险,就好像随叫随到的出租车服务,只不过多加了跨洲际的防弹功能。”

“Tony,我是去尼泊尔几天,不是去战区永久定居。 ”Stephen浏览着Veronica的全息图,不知道应该说什么。他收到斥力手表时挺激动,但是他花越久弄懂这个装置,他越明白Tony以为他会处于巨大的危险之中。“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

工程师咬住腮帮,不自然地拖着脚走来走去。“这是不是太多了?我不是想让你不舒服,这也是为什么F.R.I.D.A.Y. 的默认模式是休眠状态。我发誓这不是什么精巧的策划想要监视你—”

“我爱这个礼物。”Stephen在Tony吞吞吐吐至死前打断了他。“我不能想象你对这个礼物倾注了多少时间和资源,我只想知道我是否需要有所提防。”

Tony很长地吐了口气。“在不远的未来将会有些。。。复杂,没有我不能解决的,但多准备点总没错。”工程师拉近了两人的距离,手套变回了手表。Tony把表带系在Stephen手腕上,他绑得稍微紧了一些。 “就。。。试试别摘掉它。”

“我不会的。”医生用惊人的温柔语气回答。Tony抬头惊叹地看着名叫Stephen Strange的这个奇迹。所有他之前向别人介绍类似设备的努力都彻头彻尾地失败了。他们有各种理由。Rhodey是军人,从Tony这儿接受人工智能会把他放在尴尬的境地。 Pepper很注重隐私,尽管知道Tony永远不会对她抱有恶意,她不喜欢让人工智能整天看着。更别提他的前队友,他们总是很快接受他的装置,但从不信任分享任何敏感个人信息。

这感觉很好,知道他的努力被人肯定了,接受了,感谢了。

“我的英雄。”医生真诚地夸赞他。“我要怎样才能报答你?”

“好吧。我不挑,不过我相信现在该是英雄被亲到意识不清的时刻。”Tony垫着脚尖轻轻靠向医生。他们的身高差总是让Stephen觉得好笑,而让Tony懊恼。

医生注意到他们位置的细微变化,轻笑着很快接受了。他双手放在Tony的屁股上,把小个子的男人举高,抱到了一个附近的工作台。Tony双腿缠住医生,他们的双唇一开始缓慢的,肉欲地接触着,但很快变得热情又需所无度。Stephen咬着Tony的脖子,留下了一个介于吻痕和伤痕之间的标记。

“我很快就会回来了。”为了呼吸分开嘴唇,医生承诺道。

“你最好做到,不然我就派Veronica 去找你。”Tony又啃了Stephen一小口才放开。

Stephen走的那天他去机场送了。尽管装作很开心,Tony回家看到空荡的大床,就知道接下来的一周会很漫长。

这之后的日子好像一天天失去了色彩。他的顶层套房安静得连一根针掉落的声音都听得见,Stark大厦的日常事务迅速从无聊升级为无法忍受。Tony很快搬回了他合成新元素的实验室。这是他想要专注工作就会去的地方。几乎没有人知道它的存在,他也不会在每个转角遇到分散他注意力的人们。

慢慢地,Tony又适应了工作与社交集会交织的常规生活。他仍会每天检查Barnes的进展,每晚和Stephen聊天了解医生的近况。Stephen遇见了古一,她—出人意料的,并不像个骗子。Tony当然并不相信,但他尊重Stephen打算留在加德满都直到能更明白他们的方法论的决定。F.R.I.D.A.Y. 击溃了所有的蓄意盗窃,也让Tony在晚上睡得更踏实。工程师又给Stephen寄了两箱电网,Stephen完全出于想让Tony安心的立场收了下来。

一周拉长成了两周,三周,然后数月。尽管Tony非常想去看他,Stephen开始在一个不允许外访者的寺庙里训练了。医生通过了各种繁重的任务,证明了自己,很努力地取得了那里的地位。Tony不愿拿他治愈的机会冒险,所以选择在纽约继续等待。

没什么分散他的注意力,Tony达到了生产力的高峰。钢铁军团在普通民众里大获好评,历经七个多月的损耗,Stark工业终于“勉强”同意扩充军团的规模。整个国家见证了它们拯救的生命数量,这个决定得到了一致的认同。

自从Stephen去了加德满都后,Tony创纪录地完成工作,但他身边的人很明显地感觉到他不像以前那么开心了。尽管钢铁侠还是一样的光彩照人,私下里Tony笑的少了,越来越注重结果。他的大脑里随时充斥着计算。他启动,放弃,或者重访了私服上一半的项目,但每次和Stephen通话挂机后,他仍然挣扎着填补空虚感。Tony知道他表现的像个热恋中需求无度的蠢货,这个认知让他回去找了更多的项目来消耗时间,仿佛这是唯一可以让他不去想Stephen的办法。

Tony已经准备好继续这样过一段日子,直到一通电话打断了他。神盾的心理医生们通知他Barnes已经可以接受第一次完整的B.A.R.F. 模拟了,但冬日战士为了这个目的选择的场景让Tony惊讶。

挂掉电话的同时,他就可以预见这会是一次不愉快的会面,但他别无选择。他已经无法回头了。Tony相信Barnes有他的理由,但这也没有减弱他第二天走进神盾总部时感受到的恐惧感。


----------


作者笔记:
Stephen终于要去卡玛泰姬啦!事情将会变得。。。充满魔法了。*扭动眉毛*

哇,我真的不敢相信到现在这篇文章已经获得了2000个赞。我不敢相信有两千人读了而且觉得她写的很棒!我想对所有花时间读了,评论了,收藏了或点赞了这篇小说的你们给一个大写的感谢。你们是我的灵感来源,我继续被每次新章收获的正面评价感动。



译者语:
我也是一样哒! 谢谢各位留下足迹的小天使们!你们是我在新年里持续更新的动力~



原作者IViv
AO3网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985126

评论(49)

热度(5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