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Tony
FrostIronStrange, FrostIron, IronStrange

【奇异铁】 重来。/Anew 第十二章

第十二章: 医生承认是爱情啦!新年首更和今早的汤团一样甜~

 

Tony晚上六点准时来到了神盾的总部的停机坪。局长在门口等着他,他指示Tony把战衣留在卸货区。

 

“好吧,但如果你们擦坏了油漆我会知道的。”Tony装作不在意地同意了。两人穿过一系列安检口,每一个都比上一个更加细致。“你朋友还真专横,” Tony在被建议脱下斥力表时问道。“直说吧,这些安检是为了什么?”

 

“三天前, 神盾潜入了一个已知的九头蛇基地。”Fury在最后一个安检门安全关闭后坦白。“谢谢你的情报,任务成功了。我们拘留了几位高级别的九头蛇人员,破坏了他们在当地的网络。”

 

“我猜你还没说到重点。” Tony和局长向前走。大楼这个区域的人明显地少了,专业人员快速地走动,几乎没人说话。

 

“没错。在任务成功后,我们对那个地方进行了大扫除。找到所有的隐蔽空间并不容易,但是在没收的物品中,有一个低温冷冻仓。” Tony顿住了脚步。西伯利亚的情景一幕幕在他眼前闪过,他可以听见金属的回响。

 

“就好像那个冰人奥茨?这可不是每天都看得到。”工程师默默表扬自己的迅速恢复。Fury注意到了Tony脚步的停顿,但他没有说话。

 

“我们解冻了他。他分享了些有趣的情报。” 两人继续在无尽的长廊上走着。Tony只知道两个低温冷冻仓,而两个都代表着麻烦。“你关于冬日战士知道多少?” 局长用令人不安的专注度观察着Tony。Tony知道Fury在找寻一个突破口,一个犹豫的停顿,或者一个紧张的动作透露Tony有多少情报。Tony对他笑了,露了很多牙齿。

 

“足够多。”

 

余下的路他们没有说话。

 

“自从知道他身在何处后,他没有试图逃脱。我们认为他只是在等候时机,但目前他很合作。”Fury一边说一边键入观察区域的密码。远处的墙上立着一面单向镜子,在那后面坐着一个被约束衣捆着的男人。

 

James Buchanan Barnes。

 

Tony观察着在软壁牢房里的男人,他和Tony小时候在国立博物馆见到的那个时髦的突击队里的形象相差甚远。冬兵的双脚被锁在地板上,一个黑色的项圈间歇地在他脖子上发光。左袖悬空,表明金属臂已经被取下了。三天足够使这个士兵长了些明显的胡渣,但是除了凌乱的外表,男人看上去没有受伤。

 

“但是有一个问题,” 局长说道。在一个附近的显示屏上,他浏览了一个冬兵在囚室的监控录像。Tony注意到在大部分的录像中,囚犯都一动不动,Barnes就坐在那里,除了吃饭和上厕所。Tony开始疑惑问题在哪儿,突然Barnes毫无预警地猛烈攻击摄像头,他摧毁了附近的所有监控,反复地拳击着防弹玻璃,直到表面满是鲜血。他烦躁的在牢房里踱步,失控的行为继续了几分钟,直到他忽然回复神智。沮丧地看着周围的损坏,他缩到角落里,直到重武装的人员进入拆除损坏物品。

 

“他会间歇进入暴力的疯狂。我们最后不得不把他绑起来。”Fury重播了带子,停在了Barnes在意识到拳击没有用后整个人撞向了玻璃墙的一幕。心理编程,九头蛇的馈赠。当我们突破了基地时,他们想要炸了主机,但我们还是恢复了一些数据。他们对他编入了触发词,用来每次从休眠后激活他的训练。当他清醒时,触发词的缺失会让他在事先设定的状态里切换。一开始我们以为他想逃脱,我们对他的项圈进行了几次电击,但很快我们注意到了他的行为模式。如果不迅速采取行动,也许会有不可逆的后果。这是为什么我们找到了你。”

 

Tony此时已经控制了他的呼吸模式来调整心率。他有条不紊的握拳又松开。“你希望我用B.A.R.F.对他治疗。”

 

“没错。” Fury扬起一挑眉毛,对Tony快速理解状况感到佩服。 “神盾想要获得一份使用二元增强现实溯回架构的授权。我们了解到这项技术尚在初期,所以对于创造了原型机的发明家,我们也希望能聘用你作为技术专家。”Fury又开始目不转睛地观察他了。Tony知道他们在玩一个猫和老鼠的危险游戏。理论上说,对方应该没有任何途径得知他父母死因的真相,从他上一世的信息来看,神盾也不知情。但是,神盾上一世也没有找到冬兵,因为他们没有Tony给的资料。

 

Tony毫不怀疑Fury会故意藏起真相,来达到他的目的。冬兵是一个运作良好的,生理强化过的资产,拥有着几十年的实战经验。他们会灌输给Barnes对九头蛇不可动摇的仇恨,继而把他变成神盾的工具。

 

“我需要一些时间想一下,” Tony停了一会儿来说。

 

“请便。” Fury亲自送Tony离开了观察室。离开了令人窒息的限制区域后,Tony给了Fury最后一次澄清的机会。

 

“在我走前你还有任何别的想要说的吗?” 工程师问道。

 

“确实有件事对你也许会有帮助,或者更像个警告。” Fury提示道。

 

“洗耳恭听。” Tony迅速戴上了还给他的手表,没有它让他觉得全身裸露,Jarvis在耳边和他确认设备没有被动过。

 

“你给我的那个硬盘上最有价值的名字无疑是AlexanderPierce。我一开始并不愿意相信。。。但看起来这些天你真不能相信任何人。一旦他和九头蛇的联系被确认后,我们隔离了他参与的一切。被废除的项目里面包括了神盾迄今为止最大的计划,名称是洞察计划。它原本用于在危机发生前消除它们,但是Pierce用它来清楚威胁到九头蛇的人。” Tony了解洞察计划,上一世美队就是通过这个毁了神盾。“我相信你会很高兴而且不奇怪地听说你是他们的首要目标之一,” Fury继续说。“但是,你目前为之着迷的—某位医生,在名单上的位置也离你不远。”

 

Tony迅速转身,他的眼睛背叛了他想要压制的恐惧。Tony从来没有见过洞察计划打算清除的完整人员名单。毕竟他知道这个计划是在神盾的倾覆以后,而那时危机已经被解除了。

 

“我会注意他。实际上,神盾可以在你离开时提供他保护—”局长的话被Tony随后的行动切断了。他的视线开始剧烈地摇晃,下一秒Fury意识到他被推到了一面冰冷的金属墙上,一个发光的斥力炮离他的气管只有几英寸。所有附近的战斗人员全都拔出了武器。Fury抬起一只手制止了他们。

 

“离他远点,” Tony低语。他的呼吸里有一丝颤抖,抑制着暴怒。他无言的威胁在大厅里沉重的回响。“你不要妄想,哪怕一秒钟,我会对你们的打算睁一只眼闭一只眼。Stephen是个平民,你们将不会把他牵扯进来。”

 

局长小心地保持对视,既不答应也不反对Tony的要求。Tony知道这不会是他最后一次听见这个。Stephen是一位极具天赋的医生,也是神经再生学领域最重要的专家。政府机关联系他只是时间问题。

 

“你不可能永远保护他,” Fury在托尼卸掉斥力手套后说。工程师看起来和平常无异,但是他的肩膀有一丝轻微的坚硬。他的眼睛眯起,坚固的防御让温暖的痕迹荡然无存。

 

“我们走着瞧。” Tony步入马克四十九的金属机体。他一言不发地发动推进器离开。

 

“Jarvis,我需要你二十四小时七天看着Stephen,直到我能安排一些固定措施,” Tony在一个人呆着后,立刻故作镇定命令道。

 

“也查下神盾对Barnes了解多少。” Tony在想要相信Fury和等着揭露对方的谎言之间挣扎。过去的几年让他学会不再期待不太现实的结果。

 

“从服务器上的资料来看,神盾目前没有冬日战士的完整受害者名单,”Jarvis叙述道。 “但是,考虑到神盾已经了解我在过去的十二个月内对他们服务器的监视,有很高的可能性他们把新的信息存在别处,”他的人工智能深思熟虑地补充。

 

Tony皱眉。其实这还不如Fury直接对他撒谎来的容易些。不确定性比熟悉的敌人还致命。但是眼下,他担心的是更重要的事。

 

 ----------

 

Stephen穿着丝绸睡衣,大字躺在Tony的床上,等着工程师洗完澡。想给Tony树立个好榜样,他抵抗着想要拿起平板的念头。浴室套间的水声已经停了一会,但是Tony还不见人影。这肯定了Stephen先前的观察,Tony的心情很差。医生决意要找到原因。

 

医生并不是天性好管闲事,他对不感兴趣的人完全无动于衷。只不过Tony凑巧是他认识的人里面是最能吸引他的那个。

 

Stephen沉思着凝视天花板,他们如此迅速又顺畅地融入了彼此的生活,Stephen在结束后才注意到。那时候他是这么专注于治愈他的双手,Tony第一次提议后他就搬进了大厦。有一段时间,他们俩继续着之前的行为模式。他们咨询着Stephen多年积累的人脉,那些专家逐一被两人否决了,他们要么就是提出非常不靠谱的实验治疗,要么就是完全拒绝看病例。医生完全能够猜得出他们的想法,毕竟如果情形对调,他也会这么想。

 

Tony在各方面帮他捱过了这些初期的咨询。工程师从金钱和心理双方面支持着他,坚决拒绝让Stephen分担任何账单。Tony也说服了Stephen按兵不动,直到他们能想出一些不会弊大于利的疗法。绝望着想要解药,Stephen向Tony提出使用工程师移除方舟反应堆的血清。医生清楚他没有资格要求,研发血清的资源必定是天文数字,但Tony再次证明了他会毫无保留地帮助他。

 

工程师其实早就开始实验超级士兵血清能否对受损神经起作用,但令两人失望的是,血清的力量在于强化而不是修护。这让Tony别无选择,只能重启之前他已经归类为失败的一个项目。

 

绝境。

 

作为一种基因治疗,绝境重写宿主的DNA,加强他们的生理机能。绝境控制人体的生物电,用它来激活大脑控制修护的部分,从而达到对人体化学的重新编码,实现重生治疗的功能。从现有数据来看,绝境允许使用者愈合所有伤,包括断肢重生。

 

它对Stephen来说简直完美,如果他们能让它工作的话。

 

Tony之前因为单纯的无法找到降低排异率的方法,放弃了项目。干涉生物构成既不容易又不安全,融合绝境和超级士兵血清又增加了另一重复杂的变量。项目的进展很缓慢,但在Tony的努力下,Stephen摆脱了初期的偏执,甚至接受了不会马上让双手恢复的可能。

 

Stephen抬起手,在卧室的暖灯光下查看着。纵穿手指的伤痕都已经愈合了,它们仍会不定时地颤抖,但不再不能忍受。他已经学会了在失败中找到办法,接受它们。

 

Stephen一开始对和Tony交往感到怀疑,一段关系里的两人都非常自负,明显是自找麻烦。不论他们在专业的领域里如何有默契,在私下两人生活里,总会有做主的那个人。Stephen不愿意为了琐事,拿他们的合作关系冒险。 

 

他从未料到Tony证明了他是错的。

 

作为一个如此成功而又聪明的人,Tony的聆听能力超越了Stephen的想像。工程师时不时会炫耀自己的成就,但他完全有资格这么做,而且他从来不会借此去刻意责备另一个人。甚至当Stephen越线时,坦白讲这在早期发生的相当频繁,Tony从来不会往心里去。他理解Stephen的沮丧,应对着他的各种负面情绪。他摆明自己的态度,不会继续纵容Stephen的行为,但同时他也从未放弃他。

 

对Stephen来说,爱情从来都是个含糊的概念。生活中有很多事会触发人们体会爱情的感觉。医生他自己从来没有爱上过人,他有对别人产生过非常强烈的兴趣,甚至是迷恋,但从来都不是爱情。

 

仔细想想,最近的一件小事浮现在了Stephen的脑海。在他康复的早期,有一天早晨带着前所未有的偏头痛醒来,他的下巴还在为前一天刮胡子造成的伤口感到疼痛。他记得拖着疲惫的身体去套房浴室洗漱,往脸上泼了点水后,他注意到他的梳妆台一角放着个无害的小物件。

 

是个电子刮胡刀。

 

他拿起来检视着。他确定自己没有买过,也没有让Jarvis帮他订过。Stephen试用了刮胡刀,很愉快惊喜的发现当检测到突然抖动时,刮胡刀会暂时关闭。当他在早餐桌上提起时,Tony很随意地承认是他放的,而且他还在设计一个定制的剃须刀,这样Stephen就能体验“更加棒的胡子风格。”

 

一点点的,适应新生活的困难堆在了Stephen的肩头。一点点的,Tony削掉了它们。

 

套房浴室的声音让Stephen回到现实,Tony从蒸汽的房间出来,只穿了一条白色内裤。两人都不是浪漫的类型,他们的关系在病床上的接吻之后并没有进展。Stephen仍然在康复的末期,但这并不限制医生欣赏眼前的美景。

 

一小片纤维实在没有留给想象力太多空间。Stephen对奢华并不陌生,这条价格荒谬的丝质内裤在正确的光线下呈半透明。Tony竟然还有勇气弯腰,然后以一种极其放荡的姿势弯下去触摸自己的脚趾。Stephen咬着牙,他是建议他们慢慢来的那个,Tony实在太情愿答应了,事后想来,可能因为工程师很享受看着Stephen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今天不太顺?” Stephen刻意无视Tony裸露的状态。

 

“我还在想你是怎么发现的。” Tony的热情被问题浇灭了。他叹了口气,把自己丢到了床上。Stephen也因为突然的重量在床垫上抖了抖。

 

“和我说说,” Stephen提出。

 

“没什么。” Tony在Stephen警惕的视线下轻微地动了动。“有点晚了,你不该睡了吗?”

 

“首先,我躺在床上。” Stephen指了指身下的床单。“其次,现在是十一点半,也就是说你还有三十分钟来坦白你的问题。”

 

“别扫兴,你确定不想盖着被子聊聊天吗?”Tony俯卧着,他拱起脊椎,卖弄着他轮廓分明的背肌和浑圆的屁股。

 

Stephen,凭借着钢铁的意志力,继续盯着Tony,直到工程师松口。

 

“没劲,” Tony喃喃道。他撞了下床垫,之前困扰Stephen的故作轻松的空气蒸发了,留下一个看起来与年龄不符,太过疲惫的男人。医生敏锐的发现Tony裸露的皮肤上附了一层薄薄的鸡皮疙瘩。

 

“来这儿。” 医生温柔地催促他。布满水蒸气的浴室和空调房间有着明显的温差。他把Tony拉到他身上,接着用Tony的厚被子把他们盖住。Stephen不确定这更多是为了他自己还是Tony。被子有Tony的味道,他身上的重量也奇特的令他感到安心。

 

“好吧。。。你想知道什么?” Tony依偎着医生,把脸埋到Stephen的锁骨里。“这真好,你应该多睡过来。”

 

“唔嗯。。。我会考虑的,但我要你先回答。” Stephen在Tony的腰背部打着圈按压着,小个子的男人喉咙后发出了舒服的声音。“你为什么不开心?”

 

“特工和谎言,和之前一样,” Tony含混的说。他轻轻吸吮着Stephen的脖子,希望能够让医生分心。

 

“Anthony Stark,我可有一整晚。”Stephen完全不吃这一套。他在被子里尽可能高的抬起手,惩罚地拍了下Tony的屁股。

 

“你继续这样干,我可永远不会说了。” 大笑了一会儿后,两人安顿下来。Tony把下巴靠在Stephen的肩上。他们谁也没说话,时钟摆过十二点,事先编程的灯光在房内熄灭了,黑暗笼罩着这个空间。

 

“你应该逃离舞会了,辛德瑞拉,” Tony漫不经心地说,可他下意识里更紧地抱住了Stephen,暴露了实际的感受。医生当然注意到了Tony的表里不一。

 

“我恐怕你今晚没这么容易摆脱我,我还挺喜欢你房间的。”Stephen的回复让Tony安静。医生瞥了瞥靠在他胸膛的男人。很奇怪的,即使在黑暗中看不见Tony的神情,Stephen也知道对方在难过。

 

“我今天见到了谋杀我父母的人。” Tony突然说道,又快又轻。Stephen如果没有专注可能就错过了。“还有些别的事。”

 

“我以为你父母。。。” 不确定要说什么,Stephen停了下来。

 

“死于车祸?呵—” Tony嘲弄地说。“那都是假的,我不得不通过更痛苦的方式发觉真相。”

 

“你把那个人怎么了?” Stephen总是一针见血。“给我简单说说。”

 

“问题是我能对他做什么,或者说我该对他做什么。有很多保密信息,能说的是他当时的精神不稳定,被敌人洗脑了。这个超级秘密间谍组织想让我用B.A.R.F对他进行治疗,因为他是重要的证人以及潜在的资产。” Tony继续说。“我偶然发现了我父母意外的真相。今天介绍情况的时候,他们完全没有提起那起事故。他们可能不知情,或者—”

 

“在利用你。” Stephen平淡地指出。

 

“没错,这是个比较直接的说法。” Tony如释重负地叹息。坦白了一些他的问题,肩上的压力似乎小了一些。他也只能逐一解决。“就大局来讲,我知道我应该把个人情感放一边,为了团队做出牺牲。”Tony握紧拳头。“但是。。。说真的,我不确定我怎么想。”

 

Stephen又轻触着Tony的后背一会儿,整理着他的思路。

 

“你需要他的信息吗?” 医生问。

 

“这个机构会因此受益,” Tony真诚地说。

 

“我没在问机构。” 皱着眉,Stephen抱紧了Tony。作为一个亿万富翁花花公子,Tony有令人焦虑的把别人放在自己之前的倾向。“我是在问你。如果他被治愈了,你有什么好处吗?”

 

Tony花了一点时间回答。“。。。不。我知道大部分,如果不是全部的信息。”

 

“那你就照你的心意做,” Stephen说的仿佛天经地义。“给你自己点时间想想。介于他精神不稳定,有可能他会被完全刑事免责,甚至他都不用上庭。”

 

“没这么简单。” Tony往上坐了一点儿,在这个距离下,他们可以分辨出彼此在黑暗中的轮廓。

 

“为什么不简单?” Stephen撑着手肘坐起来。“这个组织,和问我要你的病例的组织是同一个?”

 

Tony点头。

 

“那你不欠他们他妈的任何事。他们显然不尊重个人隐私。没有人有资格要求你治疗杀了你父母的凶手,不论他的精神状态。如果这个人被保护起来,你父母可能得不到他们应得的正义。你可以随意宽恕或者报复。”

 

“这世界对你来说总是这么黑白分明。” Tony摇头。“我读过他的记录,这个男人一团糟。他是退役军人,被假定失踪,他的组织试着找他,但被敌人先得了手。他们折磨他,对他进行人体实验,重复的洗脑。我打算干掉真正的敌人,所以我知道他不该承受全部的罪责,但我同时也不知道我是不是该帮他。”

 

“你有没有试着和他聊聊?” Stephen把一个枕头放在身后,这样他不再需要探过头来和Tony说话。

 

“什么?” Tony眨眼。“好吧。。。没有。我是通过一面单向镜子看到他的。”

 

“我会要求和他对话,看看他是否对他的行为感到懊悔。”医生建议。“这也许会加速你的决定。”

 

“这。。。着实不是个坏主意。” Tony摸着下巴思考着可能性。“计划的可行性可以改动,因为它取决于几个变量,但总体来说,不是完全不能实现的。”

 

Tony上一世和冬日士兵的简短交流甚至都称不上对话。双方当时都被限制了,Tony饱受协议以及团队分裂的巨大压力,最后关头出乎意料的关于他父母死因的揭露是最后一根稻草。如果与机会重来一次,采取另一种方式确实是他会感兴趣的选项。

 

“所以,先不下定论,直到你有了更多信息,现在睡觉。”医生没有忘记他来这儿的初衷。“别以为你把我糊弄过去了。我知道你昨晚几点上床的。”

 

“史蒂芬妮—求你了,” Tony求情。“充满创意的天才们都是半夜开始工作的。”

 

“不行。”

 

“好吧。” Tony和Stephen一起陷回床上。他们汤勺式地搂抱着,就像一对结婚多年的夫妇似的为了琐事拌嘴,居家到令人恶心。“我看到你明天要出门。”

 

“对,一个我之前拒绝治疗的男人据说彻底的康复了。我不太相信,但值得一探。”自从同居后,Tony让Jarvis同步了Stephen的行程表。他们随时都可以知道对方的行程,这挺有用,因为Stephen本质上一丝不苟,而Tony的行程是由Jarvis维护的。

 

“让Happy开车送你去。” Tony克制着打哈气,他太温暖舒适了。他必须说服Stephen多在这儿过夜。

 

“我想我会的。” 睡意渐渐袭来,他听到Stephen接受了。Tony笑了,慢慢的,医生终于适应再次使用他的资源了。无论Stephen自己怎么说,自从事故后,Tony觉得Stephen视他自己为负担,而这和真相不可能离得更远了。

 

无论双手是否颤抖,Stephen仍然是一个非常棒的人。Tony希望有一天他能让医生本人也意识到这一点。

 

----------

 

作者笔记:

我昨天看了雷神3: 诸神黄昏。。。情绪被反复击中了。我会试着调整这文里的一些事件。。。下一章会花点时间,但我保证会两周一更。顺便一提,我不会剧透,但雷神3确定了我对待Bruce的方向。我之前有点犹豫。。。但我现在决定了! *激动人心的音乐*

 


译者语:

你勤奋的作者昨晚抱着笔电边更新边看春晚哒!点梗活动还在继续哦,请不要客气地给我留言吧!(((o(*゚▽゚*)o)))

 

原作者IViv

AO3网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985126

 

评论(45)

热度(43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