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Tony
FrostIronStrange, FrostIron, IronStrange

【奇异铁】重来。/Anew. 第十一章

情人节章很甜哟,过来吃下奇异铁的安利吧!(///▽///)

 

“他在哪儿?” Tony用标志性的三点蹲伏式降落在了大都会综合医院的屋顶上。

 

“重症监护。”Christine一脸焦虑地奔向他。“撞上了山坡,他们找到他的时候,神经损伤已经不可逆了。你读了他的病例?”

 

“是的。” Tony脱下战衣,一步两阶台阶地冲下楼。“带我去见他。”

 

 “Tony。。。” Christine不断地看着他。“在你进去之前,有件事你得明白。”

 

Tony猝地转身。这听上去可不妙。

 

“我该知道什么?很糟吗?还是糟透了?” 他强调了后面一句。

 

Christine叹息着,她擦了擦脸,过去的一周对她来说一点也不好。看着所有人中偏偏是Stephen变成一团受伤的血块实在让她难以接受。“我相信Jarvis已经告诉过你我们试图联系你了。”

 

“是的,你们试了一周。我在参与一个保密项目,不能与外界联络的那种。我发誓,如果我知道—”Tony恼火地解释。

 

“我知道。嗨,我不是在怪你。我知道你不会故意不接电话的,”Christine安慰道。 “但是。。。好吧,你需要从病人角度来看这个问题,一周是很长一段时间。尤其是当他们整天躺在病床上。。。”

 

“噢—” Christine的回复让Tony始料不及。他的大脑短路了一秒。

 

“我尝试告诉他,他只是在杞人忧天,你是关心他的。如果能联系上你,你会马上过来的,这你刚才也说了,但你知道他能有多么固执。” Christine刚遇见Stephen时就知道她完了。

 

“天哪,” Tony喃喃道。他一下子明白了。“Stephen以为我抛弃了他。”

 

说不出话来,Christine轻轻的点了头。

 

 ----------

 

“你来干嘛?来显摆的?” Tony轻柔地关上了身后的门。Stephen因为受伤而嘶哑的声音在房间一角响起,“你走吧。”

 

医生躺在床上,双手被悬在吊腕带上,金属的夹具夹着他的手指。Tony可见的少量肌肤上布满了伤痕或是碎裂,但是最令Tony伤心的是当他进屋时,Stephen看向了另一边。医生的一只眼睛肿的无法睁开,但另一只眼睛,仍然极其美丽的蓝色,他拒绝与Tony对视。

 

从Tony遇见医生起,他从没见过这个男人如此的平静。Stephen和自己一样,是一直在行动中的,读最新的报纸,和Tony拌嘴,或者帮助他的研究。而现在Stephen一动不动的躺在那儿,像个破碎的娃娃。

 

Tony慢慢地接近Stephen,他保持着中立的表情,很小心地不流露出看到这样的Stephen对他的伤害。即使Christine没有提醒, Tony也知道假如Stephen有一丝怀疑Tony在可怜他的话,他会更加受伤的。

 

“我从来都不乖乖听话,” Tony说着俏皮话。他坚定地走向床边,占据住Stephen的视线。努力使自己看起来自然些,Tony靠在了墙上。他双手插袋,掩饰着握紧的双拳。

 

Stephen嘲弄地笑了。“行啊,干脆点。”

 

“我不是有意不接电话的。” Tony在口袋里不安地绞着手指。“我参加了个保密的研究项目。你知道的,一周只让对外界联系一次。”

 

“我想你的原话是 ‘我会出城一段时间’,而我的回复是, ‘不是吧,又来’。” 医生瞥了他一眼,Tony假装没有看到。

 

“好吧,所以你知道一半,你知道百分之四十。” Tony不安地踮着脚跟。

 

“百分之四十知道,百分之六十猜测当你知道我没用了,你就离开了,”Stephen说到。

 

Tony感觉到胸口升起的的钝痛,Stephen的评语简直和他自己的不安全感如出一辙,这打破了他的伪装。

 

“Stephen, 你真的相信吗?”Tony举起双手。“当你需要时,我会跑掉?求你了,我才是我们中阴冷孤单的那个,对我有点信心,哪怕是为了我超大的自尊,我绝不会抛弃我的任何朋友,更不用说是你。”

 

“你走了一周—一百六十多个小时,没有一个字,而你通常第二声铃声就接电话了。你让我怎么想?” Stephen恶声恶气的说。快速的对话引起了一阵激烈的咳嗽。Tony奔向Stephen身边,忽然害怕触摸他,医生全身都是伤痕。

 

“而你现在。。。就这么进来,然后叫我相信一切都会和从前一样?”Stephen虚弱的笑了,声音阴沉。“人们会离开的,Tony。我理解。我还不如你就—”

 

“我关心你,” Tony唐突的脱口而出。“我要说几次,你固执的大脑才能明白?”Tony弯腰,他的脸直接贴近Stephen的,迫使医生注视着他。“你不止是我的朋友,你是—天,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但你对我来说就意味着这个世界,我们会修好的。”他指着Stephen的手指。

 

医生一言不发。

 

“Stephen—” Tony恳求道。

 

“我需要证明。” 很长的沉默后,医生低语,他嘶哑的声音几乎听不见。Stephen再次扭头不看Tony,仿佛为他的要求感到羞愧。

 

Tony只想到一个办法。他们亲吻了,世界在周围融化了。一开始是缓慢的,如羽毛一般的轻柔,安慰着语言触不及的地方。Tony的手抚摸着Stephen的锁骨,小心的避开他脸上的伤。他们的呼吸纠缠着,有一秒钟Stephen觉得他又没事了。。。直到他想要一路触摸着Tony的脊椎,想要把他拉近自己身体直到两人毫无缝隙,然后爆发出的尖锐,刀割般的疼痛。

 

“躺着别动。” Tony轻声安慰着Stephen痛苦的呻吟。倔的象头驴,Stephen又试了一次,直到痛苦变得无法忍受。他恼怒地喘息着,陷进了枕头里。他想靠意志力让手静止,但他从前引以为傲的稳定的双手不复存在了。

 

“你真是难搞。” Tony摇着头,他调整着枕头让Stephen更加舒服些。 “在我们尝试任何治疗前,你必须先康复。”

 

“我还在生气,” Stephen在柔软的垫子里挣扎。

 

“我仍然准备充分道歉。如果你能允许,我会非常得体的道歉。”Tony忽闪着他的长睫毛,玩笑地引诱着。他知道Stephen对他的小鹿眼没辙。

 

“那取决于你道歉的细节,” Stephen心不在焉地回答。

 

“这样开始如何—” Tony又快速地啄了一下Stephen的嘴唇。

 

“停下,你的山羊胡子很痒。”

 

Tony翻了翻白眼,医生掩藏笑容的努力完全失败了。

 

“我的胡子十分的雄伟,非常感谢。如果你让别人替你刮的话,你的胡子也会很棒的。”Tony指着Stephen不经打理的络腮胡。他本打算开医生的玩笑,没想到Stephen一下子安静了。

 

“我不想让他们同情,” 过了一会儿,Stephen承认。再次见到Tony让他放下了一些不知不觉背上的包袱。“他们是我的同事,仍然是,但大多都表现得好像这是他们最后看到我的样子。好像我。。。被毁了。” Stephen舔着嘴唇,他不安的时候会这样做。“我知道我的手一团糟,也不奇怪了,考虑到手术是该死的Nicodemus West做的。没被截肢我已经很震惊了,但这不是我的结局,” 医生眼里的坚决不容置疑。

 

“我已经联络了专家,也许会有实验治疗,但我会治愈我自己。在那之前,随便他们怎么假装,表演他们的同胞情谊,我知道他们在背后嘲笑我。他们不会看到我的弱点,我不会让他们得逞,”Stephen嫌恶地嘲弄着,带着隐约的苦涩。

 

“哇—别急,甜心蛋糕” Tony从来没有问题认同Stephen的藐视,但他自己也会通常把身边的人赶走,因为害怕他们会发现他的弱点而离开。他对每个人都这样干,包括真正关心他的朋友们,所以他知道Stephen要去的方向。“这儿还有一些问题。让我们一个个解决。”

 

“别这么叫我。” Stephen对这个昵称愤慨的皱眉。

 

“不够华丽吗?那我再换一个,依偎的纸杯蛋糕?” Tony逗他。

 

“Tony—” 医生警告道。

 

“种马小布丁?” Tony继续,他玩的不亦乐乎。

 

“这太变态了。你加重了我的伤势。” Stephen过去的一些表情浮出了水面,Tony打算把它们视作进步。

 

“就叫种马小布丁。” Tony兴高采烈地宣布。“但说真的,也有人会真的关心你。偶尔你不在最好状态也没关系的。”

 

“哦,你是说比如你?” Stephen嘲笑。“我们都谈不上在交往。”

 

Tony可以感到被冒犯,但实际上,他太懂Stephen当下的困境了。如果回到十年前,处于Stephen的境地,Tony绝对会做的更糟。他经历过这些,他可是孤立自我的专家。

 

“是啊,比如说我。” 没有辩解,Tony直率的,真诚的凝视着Stephen。他可以分辨出Stephen全身僵硬的时刻;医生没有料到Tony的回复。“我不会因为你不在最好状态而离开你。我不会利用你,我也不会嘲笑你的挣扎。我经历过这些,做过这些。”Tony指指方舟反应堆原本的位置。

 

“你一开始不信我也没事,事实上,我不建议你相信。”Tony举起一根手指强调。 “这样如何:我会证明我自己。我的资源就是你的。我们一起联系你那些优秀的专家,然后分头工作。你搞定医学方面的,我来搞定工程学。如果最终你的手好了,你欠我一个道歉。”Tony淘气地眨眼。 

 

“我。。。可以接受这个条款。” Stephen犹豫地同意了,仿佛即将步入一个陷阱。“但你不是需要参与一个保密研究项目吗?”

 

“我可以同时做几件事。” Tony大胆地说。“今天我在家办公。我对处理冲突的行程表很有经验了。是不是,Jarvis?”

 

“您这周其余的行程已经被清空了,Sir,” Jarvis在公文箱战衣内回复。“所有的重要会议已经被重新预约。”

 

“如果你坚持,不过既然它们能够被重新预约,明显它们不怎么重要。”

 

“和您不同,Sir,我们中有些人必须得维持一定的勤勉。” 在钢铁侠公文包上部,Jarvis投射了Tony更新行程表的全息图,Tony装作没看到。

 

“让我们回到更重要的议题,我先去买午饭,然后我们一起看你的病例。我猜你还是可以吃营养奶昔的?”Tony往门外走,看了眼时间。

 

“我的消化系统没有出车祸,Tony。” Stephen轻声叹息,他喜爱的凝视流露出他没有想让别人相信的这么无动于衷。

 

“好,我二十分钟后回来。你别乱动。” 门这次被漫不经心的砰地关上了,传达着Tony的变好的情绪。

 

Stephen盯着几秒钟前Tony站的位置。

 

一起,工程师是这么说的。

 

分开这么久后,Stephen可以接受再次习惯一起的感觉。

 

 ----------

 

沐浴在Stark大厦工作室的人工照明下,Tony按摩着额头。当轻微的压力没有帮助时,他抓了自己的头发。他拉得很疼,但并没有减轻他颅内的压力。

 

Tony快速瞄了一眼钟,显示凌晨一点四十五分。对他从前放纵的工作时间来说,这不值一提,但他知道再过几小时,等Stephen醒来发现他还没上床,他绝对会付出代价。

 

医生在离开重症监护后不久的几天前搬进了顶层的套间。这完全是处于现实的考量,因为Stephen不能开车,而他需要每天出现在Tony的实验室。尽管Stephen拥有自己的房间,他们并没有睡在一起,这个举动还是让Rhodey拍了几下Tony的背,以及Pepper自豪的眨眼。Tony试着解释他们并没变化,还是大部分时间呆在实验室,只是分开休息,但好像越描越糟。在他知道之前,他已经被打上了处在一段“健康的,发展中的关系”的标记。

 

“Jarvis,等待状态,” Tony下令道。工作室断电后他坐在黑暗里。过去的一个月发生了很多事,他需要一些个人时间来理清思路。

 

他已经把收集到的魔方数据建模,用来提前二十四小时估测能量峰值。如果Loki打算提前到来,这点时间也够应对了。Tony已经准备好了对付仙宫人的物件,这点上他并不过多担心。

 

大部分他植入神盾的漏洞没有被发现,Tony相信神盾知道它们的存在,但除了用另一个单独的操作系统来替换他们现有的主机,他们无能为力。从他们内部清理的痛苦的进展来看,Tony猜测Fury无暇顾及其他。

 

Tony从不质疑局长的能力,但从神盾里剔除九头蛇可不容人掉以轻心。九头蛇编织了一张布满寄生虫的网,如果不处理,他们会加速恶化,直到美国队长以牺牲神盾为代价毁了洞察计划。而Tony释放了他的名单,仅仅用来交换单纯的个人利益。因为他知道神盾是余下的全世界对抗九头蛇的最后一道防线。

 

一小撮复仇者可以击毁单个项目,可以拯救迫在眉睫的世界危机,但他们永远无法解决根本问题。九头蛇关于新纳粹恐怖分子集团的理念已经被时间证明,他们需要一个机构能够对九头蛇保持长时间的警惕。因此Tony无视他的个人宿仇,从来没有犹豫过协助Fury。他也许会尽力把他们的关系变成互惠而不是互相操控的,但本质上来说,让神盾在不久后死亡从来都不是一个选项。

 

这就来到了他迄今为止最大项目的开端。他近几年可能变得更加谨慎,但这并不意味着他改了主意。地球需要一些防御机能来抵抗外太空的威胁。

 

Steve Rogers曾说过每次有人想要在战争发起前终止战争,无辜的人民死去。但他没有承认的是,如果战争真的发生了,无辜的人民照样会死。而且在很多情况下,会千万倍地死去。Tony,作为一个工业巨头,未来学家,以及革新者,见过虫洞的另一端。他只是不能坐等全世界率先被火焰吞灭。

 

直面了西伯利亚事件后,Tony不但从感情上成长了,也仿佛解锁了之前被封住的一部分大脑。Tony现在把之前太痛苦的记忆在脑海里分类,然后慢慢分析。他事无巨细地分析审视引起索科维亚战争的每一个决定,直到辨明了三个关键催化剂。

 

首先当然是他自己的紧迫感,他的精神创伤在千钧一发逃离虫洞后又加剧了。他那时候需要时间疗伤,但事情的持续升级让他没有余裕。心理层面上,这次的他要稳定得多,他不知道当前的精神状态够不够,但只有时间能够证明。

 

第二个因素是心灵宝石,见识过了它的威力,Tony拒绝哪怕用一根十英尺的杆去碰它。事后想来,在已知外星球能量源可以操纵人类思想的前提下,当时每个人都非常奇怪地从容接受了暴露在它的能量之下,没有采取任何防护措施。这足以说服Tony应当尽早处理掉权杖。

 

最后的催化剂是Wanda Maximoff。猩红女巫这次将不会是个成功的因素。Maximoff双胞胎自愿参加九头蛇的人体实验来得到他们的超能力,而那些实验汲取心灵宝石的能量,因此双胞胎的变异取决于权杖必须留在地球上。Tony已经加速了在市场上搜索任何SI曾经非法出售的武器,甚至不惜重新购买它们,运回美国进行安全销毁。Tony这次不允许冒任何险,他会在萌芽阶段扼杀所有的威胁。

 

神盾丧失了对权杖的监管是个关键的转折点。没有女巫,没有奥创,索科维亚可以轻松避免,也就意味着没有协议。Tony没有理想主义到认为避免一个错误可以解决所有问题,但至少值得一试。心灵宝石的问题也带来了另一个复仇者们集体没有防御的危险。

 

精神控制。

 

传心术并不是个罕见的天赋。尽管Tony对变种人不怎么了解,他知道他们拥有的一些惊人的能力。Charles Xavier教授的参与是迟早的事,不论如何,如果Tony希望保守他的秘密,他必须得找到办法阻止读心。

 

这会是一个挑战,但也不是完全没有办法。传心术,如同任何蓝牙或者无线传输,有特殊的信号传输方式。如果他能合成一种材料来封锁那些信号,把这种材料编织到他的头盔上,或更直接的,制造一种东西可以抑制信号。。。

 

“Sir,Fury局长在线上,” Jarvis无预警地说道,打破了工作室的安静。Tony的思路被打断了。

 

意识到他忘了时间,Tony又看了眼钟。

 

竟然已经是凌晨三点了?

 

“接进来。” Tony叹气,Stephen会杀了他的。常年从事着高要求,高强度的工作,医生遵循着严格的睡眠时间。医生痛恨Tony为了一些第二天也可以完成的工作而通宵达旦,尤其是当Tony没有显见的理由却不去睡觉。这是没有自制力的体现,之前Stephen通常在半夜前离开,所以没有发现这点。而那时Tony总是取笑地叫他辛德瑞拉。

 

现在医生执意要纠正Tony的坏习惯,不论这会否造成生产力的下降。

 

“Stark。” 录像上的Fury也处在一个人工照明的环境里。

 

“晚上好局长,你面前的是Tony Stark的全息影像。标准顾问时间是每隔两周,每周二的十二点至一点,所以请在提示音后留言。” Jarvis,保佑他的人工灵魂,即兴播放了语音系统的声效。

 

Fury闭上眼,深呼吸。“这很重要,否则我不会偏偏打给你。” 局长表情严厉,明显Tony是他最后的手段。

 

“那你还在等什么?直接说。” Tony在他的旋转凳上转了个圈。 “现在是你的时间。”

 

“我们似乎不得不为了我们的处境感谢你。”Fury平淡的扬了扬一边的眉毛。如果Tony不知情的话,他得说局长心情不差。这安抚了Tony:不论眼下状况如何,神盾并没有严重的困境。转而让他疑问为何Fury选择在这个点打他电话。

 

肯定有什么要紧事。

 

“哦?关于?” Tony没有掩饰他的好奇。

 

“我只能当面透露详情。我能说的是,如果我们成功,那会给很多谜题带来一些需要的光明。”局长的声音里含着资深特工难得一见的希望。

 

“当我有兴趣,” Tony说道。秘密是有价值的,曾被无知痛苦地折磨过,Tony这次热衷于抢夺信息战争的先机。

 

“今天十八点整Rendezvous餐厅,Stark。别迟到了。” Fury直视他警告道。

 

“你们的人都是参加同一个互助小组吗?我会在我到那里时到那里。 ” Tony并不担心他们会丢下他先开始项目,如果能够做到,他们绝不会第一时间找他。

 

“别迟到。” 局长再次强调,挂了电话。

 

----------

 

作者笔记:

给猜出Fury打电话原因的读者们一朵小红花 ;D

 

小天使们情人节快乐!祝奇异铁2018更甜~

 

原作者IViv

AO3网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985126

 

 

评论(40)

热度(4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