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Tony
FrostIronStrange, FrostIron, IronStrange

【奇异铁】重来。/Anew. 第九章

第九章: 亲了!


去西伯利亚的天气恶劣异常。


当Tony下定决心回那个地方时,他的心情是纯粹的沉重。他极速飞行,金红的彗星撕破风雪风暴。


西伯利亚以漫长,残酷的冬季闻名,也是地球上人类分布最稀的地方之一。除了定义“冬季”这个概念以外,它全年平均气温在零下,Tony觉得冬日战士的据点在此处真是名副其实。


“接近坐标点。”Jarvis 的存在让Tony的胸膛有了点热度。他很感激有人提醒他这次不用面对两个超级士兵了。


钢铁侠的战衣闷沉地着地了。Tony花了些时间关闭设施。尽管此地不再营运,冬日士兵项目诞生了一些九头蛇最好的杀手。用镭射枪射穿了防护,Tony打开了一个权宜的入口。里面的黑暗是令人窒息的,就好像一个等待吞噬他的巨兽。只有反应堆的光亮指引着他。Tony在通道里穿行,直到到达了记忆里的那个地下室。


“备份这里的服务器,隔离一切数据直到我亲自来看。”Tony把Jarvis外接在了主机上。他打量着四周,等待人工智能编织它的魔法。


五个冷冻仓放置在他右边的墙边。Tony接近了其中一个,玻璃被雾化了,但他可以隐约见到里面男人的外形。


“他们是谁?”Tony扫描着冷冻仓,存放着记录,以备日后查看。


“根据服务器的资料,他们是一群精英杀手。这些人拥有着九头蛇史上最高的暗杀率。他们加入冬兵项目,意图复制原始实验体:James Buchanan Barnes中士。”Jarvis浏览了主机回复。


接受了这些信息,Tony一个个一击爆头。


“原地待命,我去四处走一走。”不稳地吸了一口气,Tony启动了战甲的推进器。他复位了上次的路线。


在这片空地上,他们看了冬兵杀他父母的录像。在那面墙上,他把Steve压在了一片废墟下面。Tony回忆着,不一会儿,他到了地窖。


Steve用一根电线锁着他的咽喉,使他半身委顿在地。Tony对着屋顶的悬梁发射了一枚导弹,困住了冬日士兵。徘徊在这片空荡,那日的景象浮现在他脑海。


“你记得他们吗?”“我记得他们每一个人。”


他们扭打在了地上。


“这改变不了已经发生的事。”是啊,改变不了。Tony记得自己这么想着。


“我不在乎,他杀了我妈妈。”他切断了冬兵的金属手臂。暂时占了上风,他给了美队退下的最后一次警告。冬兵扑上来抱着他的腿,半秒后Steve压在他身上。队长把盾牌砸进了他的头盔,一次,又一次,又一次。。。


Steve扒了他的头盔。Tony举起手臂护住头部。在他身上的这个男人—这个他在复仇者第一次集结时就把后背托付信任的男人—把他的盾牌砸向了反应堆。反应堆的金属被砸成了两半,玻璃粉碎,Tony感到了心脏结冰的感觉。


收回头盔,Tony躺倒在了他上一世的位置。他看着雪花落在蜿蜒的柱子外面。小小的结晶构成了一条白色的毯子覆盖了地面。Tony转向另一边,几乎期待着鬼魂们的出现。但他们不在那儿,不在这一世,上一世也没有回来过。


“他是我的朋友。”“我也曾是你的朋友。”



安静震耳欲聋。



“下载完毕,Sir。”被思绪动摇,Tony一下子从地上爬起来。他合上头盔,平行显示系统即刻上线,令人舒适的蓝光充满了视线。


Tony猜Jarvis是故意打断他的。


往回走,很多想法涌现在他脑里。回到主地窖,他颤抖着启动了显示器。


“Jarvis,打开任务报告,Howard和Maria Stark。”几页手稿出现在屏幕上,Tony下拉,直到发现了录像。


“播放,”他命令道。


目不转睛的,Tony强迫自己又看了遍录像。在粒状像素的显示屏上,冬兵追上了他父母的车。Tony看着他们撞向了路边,他看着冬兵一次次地把他父亲的头砸向方向盘,他看着他的母亲被勒住脖子直到死亡。


这些已经不能再伤到他,如果他已经对疼痛麻木了的话。


Tony摘下斥力炮,触摸着影像里的车子。他的指尖停留在显示屏上,直到屏幕隐去也没有移开。



再见,妈妈,爸爸。



Tony结束他的上一世时,和很多事物都没有做了结。但他猜迟到也比从来没有了结要好。在特别糟糕的的日子里,Tony仍会怀疑美国队长是否曾把他视作朋友。深思熟虑过事件的发展,他估计答案是肯定的—在某个时刻,美国队长是他的朋友。


Steve Rogers单纯的在乎Barnes。他放弃了一份友情去救另一份。那是一个冰冷的,残酷的真相。和协议一点关系都没有。如果有机会重新选择,Tony仍然是会被牺牲的那个。他仍然会被留在那个在战损盔甲里为了呼吸挣扎,他仍会是那个被留下的



人们都有自己的偏爱;Tony已经不会总揪住这件事不放了。



直到傍晚他才有了离开的勇气。在他身后,设施经历了一系列的爆炸。橙光点燃了夜空,Tony没有回头。


他允许了自己一小段时间悼念。从今往后,他只会向前。


“Sir,你今天应对的非常出色,” 他的人工智能安慰道。


“孰能生巧,Jarvis。” Tony深呼吸,他已经拿到了他所需要的。“推进器全速,我们离开这儿。”


----------


有人说信息是21世纪的货币,Tony不能更同意了。


通过梳理西伯利亚服务器上的内容,Tony对九头蛇过去七十年的运营有了透彻的理解。大部分情况都令他惊讶。即使有预警,他仍然发现了许多尚隐藏在暗处的玩家。连根拔起这个机构将花费相当的努力,以及后续数十年的仔细管理杜绝死灰复燃。Tony没有资源来完成这件事, 目前来说


作为一个有百年基础的独裁准军事机构,九头蛇的毒牙牢牢地咬住了当前的社会,渗透了政治以及经济。政府的每个部门几乎都有休眠的九头蛇特工。对于美国队长上一世竟然能够阻止九头蛇的纯粹的,偶然的运气, Tony感到哑口无言。


在已知的九头蛇人员名单上加上更多名字,Tony花时间有条不紊地消化新的信息。其中包括九头蛇自己的超级战士血清。自从Erskine博士在重生行动中被暗杀了,很多组织尝试着复原他的配方。无人成功,但如果冬日战士项目代表了任何事的话,Tony几乎可以肯定九头蛇已经很接近了。


太接近了—事实上。


Tony注视着手中的蓝色血清。他花了大半个月在实验室里完美配方,然后再消弱它。血清目前处在百分之二十的有效强度,可以开始临床试验了。配方只需要一点灵感,一些新鲜的点子,一切就迎刃而解了。


降低强度是减缓副作用的第一步。根据资料,冬日士兵项目在实验对象拒绝联络员,显示出极端暴力倾向和疯狂的行为后被冷藏了。Tony嘲笑了记录,上面说有一名实验对象甚至制服了Barnes。


人类生理是有极限的,任何越界的行为都会导致反噬。Erskine博士的配方正中最佳平衡点,最大化了好处,而把缺点降至基本为零,但他的过早离世造成了Steve

Rogers将是唯一的受益者。


幸运的是,Tony并不打算成为超级士兵,他都不愿意成为一名普通士兵。目标从来都是强化他的身体直到他可以承受去除反应堆的手术。但如果百分之二十的血清能够给他加速治愈以及提升他在战场上的存活率,他也不会为之抱怨。


滑门的声音引起了他的注意。“史蒂芬妮?” Tony猛地转身,他没有期待陪伴。“你不该在工作吗?”


Stephen Strange把物品放在了门口的长凳上,他正好听到Tony的问题。“我是的—直到Pepper打电话给我说你已经在实验室呆了超过六十个小时了。急救今天病人不多,下午我又没有病人。” 医生叹了口气,挂好他的外套。“所以我来做我的第二份正职:给当保姆。”


Tony捂着胸口,假装受伤了。“你伤害了我,我还觉得我们处得很不错呢。” 他从座位上站起来,手里拿着血清。“不过你来的正好,有兴趣做一个小小的实验科学吗?”


Stephen看着蓝色液体挑眉。“那是什么?”


“我没问它的功能,但我确定那是个机密。” Tony手指摇晃着药瓶。 “所有我能说的是,它会帮助我的心脏问题。” 他在反应堆上画圈。


“这东西有一丝合法性吗?” 医生问道。


“严格的说,有。” Tony走向了旁边的房间,Stephen紧跟着他。屋子中间有一把看似无害的扶手椅。直到Tony启动了装置,一排蓝色的药瓶出现了。“你觉得如何?” Stephen看着Tony把瓶子装载到了机器上。


“绝不。项目负责人是谁?” 关切占了上风,Stephen质问。“我不会帮你注射任何我没有事先看过配方的东西。”


“谁说你要注射的?” Tony耸肩。“你的工作就是漂漂亮亮地站在那儿,然后在如果一切非常糟糕的发生时来拯救我可怜的屁股—不过我和你说不会的—我的计算没有问题。” 亿万富翁接着把自己绑好。


“Tony,你不可能是认真的。临床报告呢?任何证据说明这个配方可以用在人体实验上?”

Stephen研究着机器,找寻着关掉它的方法。“你会杀了你自己的。” 看到对方明显没在听后,他双手压住Tony不让他动弹。


 “哦—是啊,我是怎么想的?” Tony气恼道。“这正是我需要的:更多监管。无数人命死在了争抢这个配方上,医生。我不能冒这个风险让配方离开这个房间。”


Stephen烦躁的发声。“我不是在说那个”


“好吧,我知道你在担心。” Tony坐着,把手伸向Stephen的肩膀,轻轻按了下。 “但我已经竭尽所能确保它的安全性了。配方已经被减弱至百分之二十的活性。即使不能生效,它也不会杀了我。我可以承诺我不会做任何愚蠢的事,但我们都知道一旦你离开,下一秒我就会回到这里,而我不想对你撒谎。所以你是更希望我一个人犯傻,还是由你照看着犯傻呢?”


Stephen起身,沮丧地咬着唇。他双手抓头。除了作秀,Tony厌恶提及反应堆。对他来说,能够在私人场合提及,再加上向Stephen求助,已经是个巨大的进步了。尽管这个机器看起来像个刑具,也许它没有那么糟。Stephen信任Tony—尤其在科学领域。


“我恨你,” 医生最后说道,走近一个放置手术器材的桌子,开始拿他需要的器材。


“我也爱你,纸杯蛋糕。” Tony对Stephen飞吻了好几个来表达喜爱。“另外你知道,给我当保姆可是个全职工作。”


“我从Pepper那儿听说了。要是我不知情的话,我得说她大概想把火炬递给我了。” Tony脱了上衣,Stephen把一排排药瓶对准了Tony的手臂和背部。“这会疼。” 医生消毒了针剂将要穿透的皮肤。


“没有疼痛,没有收获。” 尽管装的勇敢,Tony其实有一些紧张。他从来都不喜欢打针。


“Jarvis,启动程序。”


“校准中。” 他的人工智能说道。椅子后仰伸长了,使Tony平躺在了上面。感应器扫描着血管,血清调整着它们的位置。


“Tony,现在停止还不晚。” 机器开始增压,血清等待着注射。Stephen靠近Tony,搜索着他脸上任何的不适。


“护牙托。” Tony要求。几次深呼吸后,他咬住了Stephen给他的塑料。


一片寂静,然后一下子,所有的针穿刺了他的皮肤。Tony疼痛的吼叫,但这和血清被打入身体的炙烧感相比不值一提。这些细小的药剂瓶仿佛包藏着海洋,时间一秒一秒的过去,Tony低哑的呻吟升级成了完全的嘶喊。他在束缚带里挣扎。Stephen强迫自己只看着Tony的体征,他的心脏在胸腔里跳动的方式是自从第一次单人手术后就没有出现过的。医生一直以自己的冷静为傲,但眼下他的思路一片混乱。


不建议医生对自己家人动手术是有原因的。


程序的每一秒钟都是对Tony纯粹的煎熬。他的身体到处在燃烧。针头呆在他身体里知道药剂瓶被清空,然后一下子就退出去了。Stephen奔向他想要止血,然后意识到所有的伤口已经愈合了。


“Sir,你的体征很稳定,” Jarvis提示到。


“好吧—” Tony在呼吸间嘶哑地说,“这结尾可真平淡。”


“你感觉如何?” Stephen问。他解开了Tony一条手臂上的束缚带。“你有哪里痛吗?呕吐?意识模糊?用力握紧我的手。” 他握住Tony的手,轻轻地握了一下。


 “嗯嗯,这感觉不错,你能对另外一只手也同样做一下吗?” 下意识打着嘴炮,Tony想要动一下腿,直到意识到他还被绑着,他扯掉了束缚带。


“Tony,这不是一个玩笑,你刚才经历了实验治疗。” 不确定该是为Tony感到害怕还是对Tony感到恼怒,Stephen拉近了两人的距离,完全侵入了Tony的个人空间。Tony感觉他的心跳又开始停拍了,要么他得替换他的反应堆,要么就是Stephen对他施了什么糟糕的魔法。


医生的眼睛一直是这么蓝的吗?



(接下去走石墨吧 我也不知道哪里冒犯了lft,好消息是这章终于亲了。。。)


https://shimo.im/docs/KXBb2427CjEpWV0g


小可爱们春节快乐!过年期间就随意掉落更新啦



原作者IViv

AO3网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985126



评论(26)

热度(4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