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Tony pro-accords 不吃盾红寡鹰豹

【奇异铁】 重来。/Anew. 第七章

第七章

 

先锋科技,或更为人知的A.I.M.,是Aldrich Killian打造的科学研究开发组织。这个私人智库起源的组织最知名的成员包括科学家Maya Hansen。她受雇于Killian共同开发绝境病毒,一种用于受损组织重生甚至断肢重生的基因治疗。

 

Tony需要的基因治疗。

 

不是那种把病人变成会随时爆炸的炸弹的那种令人作呕的地狱模式,Tony需要稳定,完整的绝境。无论科技如何进步,反应堆不能无限期地呆在他的体内,胸口的洞不利于他的健康,他必须要采取行动。

 

经历过上一世的整个事件,Tony知道那个手术有多危险。那是世界首例,成功概率并不高,但他那时出于绝望接受了,这不是他可以再次承担的风险。

 

他不会浪费眼下珍贵的重来的机会。他做了更多功课,了解手术流程需要一些时间来完善,但Tony 知道那并不是万无一失的,他需要绝境作为保险。

 

自从到达这个结论后,Tony事无巨细地调查了所以已知的变量。尽管Killian充满了信心,他的计划充满了漏洞。Tony有两个选择,要么潜入A.I.M.,装作为他们工作,花几个月卧底直到拿到配方,在这期间无视Killian把老兵们当成实验小白鼠的行为—要么解决了Killian。干净利落。

 

Steve Rogers曾说过 Tony不会为了别人牺牲,他不会趴在电线上让别人从他身上爬过去。好队长并不了解的是,Tony可以牺牲自己,必要时他会毫不犹豫。他带着核弹飞向奇塔瑞所在的太空,心知肚明这是一条不归路。但这样的决意不是随便做出的。生活中没有人全知全能,这也就是为什么在任何其他情形下,Tony会选择割断电线。他会找到问题,然后用最短的捷径解决它。

 

Tony并不害怕做重大决定。但如果他看到一条捷径来避免困难—更快达到目的—他会选择的。

 

“Tony!好久不见。。。” Tony站在还未建成的Stark大厦的顶层凝视着纽约的地平线,那里曾是复联的公共区域。AldrichKillian出现在他身后的电梯。“十一年,确切的说。你可以想象当我接到你要求见面的电话时有多惊讶。”

 

Tony没有回答,他继续看着面前的混凝土丛林。夜晚的城市被夺目的光束照亮,让建筑内部更难看清。Killian走到他身边。“太壮观了,不是吗? 人类的成就。”Killian 看着呈现的景色。“十年前,这儿连一半的建筑都没有。想像人类如果再次拥有那十年,他们能做什么。”

 

Tony对这句话笑了,但是并没有到达眼底。“我现在就能告诉你。看到那块地吗?” Tony 指指左面。“这里会变成新的税务局,虽然在规划阶段就遭到了公众的很多反对。我们面前的那幢低层大楼?某个蠢货希望在那儿造一座一百五十层的高楼。SI把他告上了法庭。”

 

Killian的笑容消失了。“你想要什么? Tony?”

 

Tony 急速转身面对身边的男人。“问题不是我想要什么,是你想要什么,Killian。” 他的问题在空荡的楼层里回响。大楼的外墙尚未完成,两人直接面对着九百尺的高空。“好笑的是,你从前让我无法入睡。” Tony 继续说,慢慢地接近边缘。“我一直在想,如果那天我没有这么对待你,事情会不会不同。如果我只是花了时间聆听,给你我的建议。我仍这么想。”

 

“你知道了什么?” Killian的眼睛在黑暗中危险地闪烁着橙色。

 

“但已经太迟了。我们都踏上了不归路,不论我做什么都不会令你满意了。“满大人“的爆炸已经开始。很快它们将变得更难控制。”Tony 不引人注意地触摸了手环。 “听着,我理解你对我的仇恨,如果你只是在这儿收手,我没有问题,能者居之。”Jarvis在他耳边轻语战衣的到达时间。“但你不该用人体实验以及操纵恐怖战争来赢取个人利益。那有点超过了。”

 

轻微风速的变化使Tony 跳向一边,没能及时避开Killian的攻击。他肩膀撞到了地上,袖子上有一个烧透的孔洞。”无论如何,” Tony 畏缩了一下。“我很抱歉。但是接下来这是你应得的。”

 

马克四十七流畅地出现在了视野。在Tony的指令下,Jarvis 用战衣当作钢铁的蚕茧,锁住了Killian。Killian 在战甲里咆哮,如同Tony预计,修改过的马克四十七成功地锁住了所有热源,正如在实验室的表现一样。

 

“运输包裹处置中,” Jarvis 指出。战衣从盘旋的地点飞离,设定的目的地是一个被遗弃的SI靶场,混凝土的地下掩体可以承受十倍以上的爆炸。一旦到达地点,战衣会启动自毁程序,从内部发射六枚导弹。

 

一枚之前就杀了Killian,Tony 为了保险多放了五枚。

 

“他怎么样了,Jarvis?” Tony喘息着坐在混凝土上。他已经规划了好几个月,但是见到它实际发生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战衣的表现非常不错。Killian先生还未到达战衣的能量上限,我猜测他清楚他不会飞。” Tony憋住笑,查看了手臂。表皮有一处轻伤,但它仍然很疼。他得等两个小时,等到战衣到达靶场,另一件一模一样的战衣飞回来再去治疗。对任何卫星图像来说,看起来就好像钢铁侠做了一件无辜的差事。

 

Tony在释放绝境抵抗战衣前就让Jarvis清除了所有Killian来拜访他的录像。Killian对这次行程的保密也帮了忙。Tony 甚至猜想也许他不是唯一一个对这次会面心怀不轨的人。

 

当第二件战衣到达时,Tony 飞回了马利布。他会一直呆在那儿,直到有人意识到Killian的失踪。如果Maya Hansen是他上一世遇到的那位女性的一半的话,她会联络他,恳求SI赞助她的研究,而他会拿到绝境的配方。

 

她已经如此接近了,无论有没有Killian,她都会完成它。

 

Tony 只会愉快地帮助她。

 

 ----------

 

Stephen Strange 把兰博基尼停在了实验室的外面。主人不在家让他有一丝不自在,但这周看诊有了一些空档,所以他想有效的利用这些时间。

 

“晚上好,Strange博士,” Jarvis 打招呼道。实验室的大门打开了。

 

“Jarvis。” Stephen 对着监控摄像头点了点头,就像和普通人打招呼一样。Stephen确信Tony把Jarvis当成一个人来对待,因为他见过Jarvis 所拥有的自由。

 

Stephen 穿过昏暗的走廊,他的皮鞋跟随着每一步回响。他没有要求开启大楼的全部照明,他知道路,而且他只会呆在主实验室。但是越往里走,传来的声音越清晰。有人在对话,背景里有音乐和—那是派对喇叭的声音?

 

Stephen带着疑惑去查看了。这声音有一些奇怪,听起来并不像个集会,背景音被降噪了,仿佛在一个很小的空间。Stephen打开实验室的门,被出现的人群淹没。医生畏缩了一下,知道要被挤到了,但人们在接触到他身体时变成了蓝色的矩阵模型。

 

这是个模拟情景。 

 

“嗨Tony!”Stephen注意到有人喊了天才的名字,他转向房间的中央,看到一个男人挣扎着走过去。“Aldrich Killian,我是您作品的粉丝。”

 

“我的作品?” 一位深褐色头发的年轻白人女性问。人们在尝试挤入一部电梯。她的手挽着Tony,怀疑地打量着来人。

 

“他是谁?” Tony同时问道。 “他是在说我,” 他转向姑娘解释。

 

Tony有些不一样,他看上去更年轻,更健康。但最重要的是,他胸口没有反应堆的光芒。

 

“对,当然,但是—” 那个男人,Aldrich Killian,踉跄地避过Tony的保镖挤进了电梯。

“Hansen女士,我的团队从您在麻省理工学院第二年时就开始关注您的研究了。”

 

“伙计,你要去哪层?” Tony的保镖问道,仿佛男人的话无关紧要。

 

“好吧,终于有个相关的提问了,事实上他要去一层。”而他们就在一层。“我有个提议。先锋科技是一个私人智库。” 男人拿出两张名片,递给Tony和褐发女子。

 

“她会那两张。丢掉一张然后不会打另一张的电话。”Tony 推开Killian,褐发女生对这句回答翻了翻白眼。电梯里的Killian持续狂热地述说着他的团体。这对Stephen是一个奇妙的体验,看到过去的事件如此清晰地重现。

 

人群冲出了电梯。Tony跟在坡脚男身后,让其他人先去。

 

Stephen有不好的预感。

 

“瞧,你说你叫什么名字来着?Killian?” Tony 揉了揉脸。“我看到了你的热忱,很明显你做了研究,但你的时机实在太糟了。不如这样—”他从外套里拿出了自己的名片。“早上给我的秘书打电话,她会安排一次见面。”

 

“我—非常感谢,您不知道这对我有多重要—”Killian 由于感激而颤抖着。Tony 笑看着眼前的尴尬景色,他再加入人群前拍了拍Killian的肩膀。

 

“谢谢你,Tony!你不会失望的!” Killian从后面叫道。场景消失了。灯光亮了,实验室回到了原来的样子。

 

这个发展。。。比他预期的要好。Stephen思考,如果面对这个情形,他很可能—不,他肯定不会像Tony一样尊重那个男人。

 

“二元增强现实溯回架构,或者称之为B.A.R.F.呃—它听上去有点拗口不是吗?” 真实的Tony从座位上站起来走近Stephen。“这是个非常昂贵的劫持海马体的方法,来消除。。。创伤记忆。”

 

“所以那些都不是真的? 当时发生了什么?”Stephen 扬眉,接受了这个信息。

 

“天,你领悟地真快,” Tony喃喃道。“事实上—我当时是个完全的混蛋,没有直接拒绝而是玩弄了他。我让他等在屋顶上,说我五分钟后到。他去了,当意识到我不会来时,他短暂地考虑了跳楼,然后变成一个恐怖分子。”

 

尴尬的安静充斥着房间。

 

“所以这就是你的应对方式。你从来没有出城,是么?”Stephen平淡地说。指出,不是提问。

 

“现在你这样—” Tony 嘟囔着, “—对我的无礼到达了一个新的层次。我可是在和你交心。”

 

“你上次睡觉是什么时候?你脸上怎么了?”Stephen皱眉看着Tony的脸上的伤痕。“这些是烧伤?”

 

“这无关紧要,你搞错重点了。我是想要告诉你我犯的错—”

 

“坐下。我去拿急救箱,” Stephen 命令道。他彻底清洁了双手,拿着医疗药品。 “别动。”

 

“我没事。不要大惊小怪啦。” Tony 皱着脸想把Stephen的手拍开,却不小心拉到了受伤的手臂。 

 

“你手臂怎么了?” Stephen 用堪比X光的视线有效率地扫视着Tony。“把衣服脱了。”

 

“没什么,” Tony说。

 

“把。衣。服。脱。了。” Stephen无情的瞪视让Tony颤抖,他脱下了衣服。这就是为什么他躲避医生的原因。

 

“如果你想看我的裸体,你只需要说一声就好了。”Tony 说着俏皮话想要让气氛显得轻松些。

 

“这—可不是没事,” Stephen 深呼吸,厉声说道。他仔细检查着伤口。尽管手法显得有些粗糙,但包扎处理的并不像个新手,这让Stephen的强迫症好受了些。“我要把它们取下,重新消毒。” 他的视线不容Tony反对,Tony也没反对,他的钢铁侠战衣在大厅,而他还比较珍惜自己的生命。

 

“所以说。。。” 过了一会儿,Tony打破了安静。“你不打算评论我给你看到的那一幕吗?”

 

“能说的都已经说了,” Stephen的视线没有一刻离开伤口。“尽管我承认我有点好奇你为什么要在现在提起。从场景来看,那是好几年前的事了。”他无比专注地对待Tony的手臂。

 

“那个人,Aldrich Killian—不久前。。。失踪了。考虑他的处境,没人要赎金,他已经被认定为死亡。” Tony 用好的手臂搓了搓他的脖子。“我可能会收购他的公司,接管他的研究,你知道的,老一套。”

 

“你说他是个恐怖分子?” Stephen处变不惊地问。

 

“对。没人知道,但他在计划一些很恶心的事。”

 

“那有什么问题?” Stephen耸肩。“坏人没了,你接手,试着做些好事。”

 

“不是这么简单。如果我那些年前没有嘲弄他,他就不会变成恐怖分子,”Tony争辩道,充满负罪感的恶魔又浮出水面了。“是我的错。”

 

“简直荒谬。” Stephen皱眉,他停下手头的事,凝视着Tony。 “我不知道是谁让你这么想,抑或是你自己,但是嘲弄某人并不是让他们为所欲为的借口。我的医院总是有实习生觉得自己无所不能,却连器材消毒都做不好。我让他们无地自容。他们有去做非法实验吗?钢铁侠的诞生人人都知道;你变成邪恶的犯罪大师了吗?”Stephen继续说,没有意识到他的类比有多么的触动Tony。“你不需要对他的选择负责。他可以把愤怒化为动力,更加努力来证明你是错的。但他选择犯罪。你又能怎么办?”

 

Tony 呆呆地看着Stephen; 他从没这么想过。他把Aldrich Killian 加到自己长长的罪恶名单上,包括全世界谴责他的每一件事情。他不后悔杀了Killian,他知道他必须这么做,但是理性并不能阻止他的内疚。他一直以为只要他当初处理的不一样,他们可以避免整个绝境的惨事。但实际上,就算那天在电梯里的不是他,那也有可能是多年后的另一个人。又有谁说换个对象不会触发同样的后果呢?

 

“我没法变成邪恶的犯罪大师。” Tony停顿了很久说到,“我没有猫。”

 

Stephen不得不深呼吸,继续处理Tony的手臂。

 

“真的谢谢你,” Tony在Stephen合上急救箱后说。

 

“帮我个忙,下次去医院。” 医生竭力让自己显得冷淡疏离。看来Tony不是唯一一个不知道怎么处理感情的人。

 

“我可不保证。” Tony 看着医生去存放医疗箱的背影。

 

“这样吧,你给我看下B.A.R.F—真的,你得想个更好的缩写,然后我们扯平?”

 

这次Tony直接笑出来了。“没问题医生,不过我不觉得我们能够一次看完。”

 

“我哪儿都不去,” Stephen心不在焉地承认。

 

Tony 微笑。他希望这是真的。

                                       

 

原作者IViv

AO3网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985126

 

评论(29)

热度(4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