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lly

team Tony
FrostIronStrange, FrostIron, IronStrange

【奇异铁】 重来。/Anew. 第五章

第五章: Stephen终于露脸了。。。

 

“Stark先生,多么鼓舞人心的故事。能再次见你真是太好了,没有你的这段时间我实在太无聊了。”一位矿业巨头的继承人女士微笑着接受了Tony在她脸颊边的亲吻。她的珠宝在水晶灯下闪耀,与拖地长裙相得益彰。


“Jemma,这是我的荣幸。” Tony露齿一笑,摆出了标准的商业笑容,“回来的感觉真不错,我想念关注度了。”他的伙伴礼貌的笑了。


他刚在宴会上发表了一通感人的讲话,重复了大概有上百次的阿富汗的苦难,制造钢铁战衣脱离囚禁,随之而来的钯中毒,以及最后关头合成新元素的重大胜利。


大多数都是旧闻了,但是世界就是热衷于一个令人哭泣的故事。


Tony留下来和宾客们闲谈,直到有了去吧台的借口。要是再年轻几岁, 他可能早就溜了,但是考虑到现状,尤其是第二次书面意义的涅槃,他还是充满了希望。到目前为止,一切都进展的不错。如果在山洞里从零制造反应堆还不充分的话,临死之际合成新元素只有更加肯定了他的天才过人。


他接下去只需要在慈善艺术品拍卖前和人群交谈下就好了。他对那些难以理解的弯曲线条并不感兴趣,但是Pepper喜欢,更别提他从前为了讨好她花的更多。


在坦白之后,他们俩人又回到了Tony把握大局然后Pepper实现它们的节奏里。这很让人舒适,很熟悉。她是非常出色的首席执行官。Stark工业的股票在Tony缺席时一泻千里,在他回归后又涨到了新高度。她留给他的时间越来越少,随之他也需要的越来越少。


不论Pepper是不是意识到了,他们一同经历了地狱而又涅槃。前一世的“分手”让他了解到也许他们并不适合作为情侣。人们能为了朋友做一些她们绝对不会支持情人做的事。Pepper需要稳固的关系,需要有人能在她需要时出现。而Tony是钢铁侠,他在一天里面对的危险比某些人一生遇到的都多。相对的,Tony需要忠诚,陪伴,以及兴奋感。脱离天马行空的想法,他不可能这么成功。


他会策划一个目标,然后专注他的想象直到实现。有些人遇到死胡同会放弃,但Tony不会。他会一次又一次地尝试,直到完成不可能,或者碎成千万片。


当他下定决心相信一件事,他全力以赴,不惧风雨。


正当Pepper适应和Tony保持距离带来的崭新独立感时,Tony也在试着接受他更喜欢把Pepper当作一个朋友。他们彼此理解,几十年的交往让他们彼此喜爱—这些太珍贵了,不值得冒险。


也许他应该购回捐给美国童子军的那个现代艺术收藏,再多加几件藏品,为了最初的捐赠道歉。Tony等着他的饮料,漫无边际地想。他靠着吧台,有些厌倦地观察着人群。


一个穿着燕尾服的人物吸引了他的注意。那是。。。?


Tony顾不上等待他的饮料,从侍应生的餐盘里抓过两杯鸡尾酒,无视身后愤愤的眼神,走到了舞池的另一端。


“Strange。。。博士?”


男人转过身。“噢,原来是Stark博士,本世纪的风云人物。” Strange挑眉,明显他有些意外。


“拜托,别告诉我你相信那些小报的胡扯。朋友们都叫我Tony。”Tony递给Strange一杯饮料,医生好奇的接受了。他从来没有见过Tony,也没有被介绍过。他有Tony那个圈子的客户,但至少几十个目前参加这派对的人们也可以这么说。


他们交换着社交辞令,双方都被对方快速的机智以及敏锐的思想吸引了。


“我很惊讶这个房间竟然容得下我们两人的自负,”Tony得意地笑,喝了一口手中的饮料然后皱眉了,他应该等他的点单的。


“您关于刺激神经形成的论文太迷人了,事实上—我听说您对脊椎损伤的手术也有近乎完美的术后结果。你有没有兴趣接受一份SI医疗顾问的兼职?不需要太多时间,只需要时不时来我的实验室,画一些图纸。”


Stephen Strange不引人注意地打量了下周围,果然大厅里半数人都在偷听他们的对话。“你也许需要在私下谈。”Strange降低音量,“如果这是关于。。。”他指了指Tony衣物下淡淡的光芒。


“这个老家伙?不是—这个我解决了。我需要你在别的问题上的一些意见。SI计划推出一条新的产品线,生产尖端科技而又售价合理的人工义肢。制作成本售卖。”这是一个Tony无法放弃的老项目。他对战争机器做了一系列升级,增加了降落伞,备用电源,最高端的防撞技术,以及对脊椎支持的缓冲加固, Tony有信心Rhodey这次会被充分保护了。


他有了原理图,他们只需要再有一点突破。


“我打算在我还活着时做些好事。宣布关闭武器制造部门时,我说过的打算为公众做更多并不只是说说而已。”Tony敲敲反应堆,他对坦白并不擅长。有一部分的自己仍然在尖叫他不值得自我拯救,但他越来越善于无视那部分了。这一世他不打算被焦虑吞噬。


“这。。。非常令人赞赏。” 医生少见的犹豫了,Tony和他想象的完全不一样。“我可以支持这个想法,我会安排我的时间接受顾问的职务。”


Strange并不很关心所谓的“公众利益”,但他除非疯了才会放弃一个和SI合作的机会。Tony Stark碰触到的每一件东西都会变成黄金,而医疗界的革命会使任何人的简历看起来不错。


“就如我说的,不会占用你太多时间。等你有空了打电话给我。”Tony说到,递给Strange他的名片。他的余光看到有人向他们走来。


“Stephen,你去了好久,所以我来找—Stark先生!”女士倒抽了口气,意识到她的约会对象正在交谈的人物。


“Christine,这是Tony。Tony,这是ChristinePalmer博士,市综合医院的外科医生。“Stephen揽上她的腰。


控制欲的类型是最糟的。Tony内心翻了个白眼。他就知道。


“Palmer博士,”接受了暗示,Tony吻了吻她的手,“很高兴见到你。” 年轻时,他会不多加考虑就展开追逐,但他需要Strange的好感。这个男人很有趣,而且更重要的,Tony需要他对新型义肢的观点。 


如果他们能够把价格降得足够低,它可以拯救成千上万人。


“听着—我得走了,你们享受这个夜晚。” Tony一饮而尽,把杯子放在了路过侍应生的餐盘上。


“你不留下来看拍卖吗?”Christine问道。


“我已经和馆长聊过了,她会给我保留几件的。”Tony眨眨眼。“但是请随时给我打电话。” 他告诉Strange,然后打电话让Happy取车回家。


还不到十一点,他已经在打呵欠了?简直是亵渎。


“我不知道你认识Tony Stark。。。?”Christine在Tony离开后惊奇地说。


“我不认识。”Stephen打量着名片。很轻,应该是某种金属。没有名字,只刻着一个号码。


这是个自信的男人。也不是完全不愉快的,他可以这么认为。


“你们说了什么?”Christine好奇地问。


“医患保密条款Christine—” Strange叹气,把名片放进了燕尾服口袋里。他带着Christine走向了画廊。拍卖就要开始了。“尽管这个与他的健康无关。”


“哦,我是怎么想的?你活着维护这些规则。”Christine翻了个白眼。“我都数不清你有多少次问Nick的病人情况了。你们看上去谈的不错。”


“我们心智相投。”Strange得意地笑。


“哦得了吧。”  


----------


 “回家Happ,我累了。” Tony呻吟着坐进车里。


“很高兴又见到你,Stark先生。” Tony期待的男性嘟哝声变成了性感的调情。车门锁住了,驶离了住宅。


Tony僵住了,他随地都可以辨出这个声音。他已经了解她超过十年了。


以为他了解。他暗自纠正自己。认识和了解是两回事。


“你把Happy怎么样了?” Tony加固了表情面具。


“放轻松,他在后备箱里。” 神盾局的特工Natasha Romanov 直视前方。“你想我吗?”她把头发捋到一边,随意的舒展着脖颈的弧线。Tony如此冰冷地看着她,Natasha 不得不说服自己这还是那个她监视了差不多一个月的男人。


Stark在生日派对后做的一切都不符合她报告里的行为预期。即使考虑到他第二次的死亡经历,变化也太巨大了。


当神盾得知Stark消失时,他们做好了失去他的准备。无论他作为潜在资产的价值有多高,他们不能冒险把Howard的笔记交到错误的人手上。当他的大厦被军方包围时,联络他变得太危险了。


但是Stark并没有屈服于病魔,他完好无损的康复了。修复了他的公众形象,加强了政府关系,在没有他父亲的笔记参考下合成了一个全新的元素。。。就好像一路有人告诉他应该怎样做。


“不,我辞退了你。下车。”他的回答里没有温度,仿佛从未被她吸引过。Natasha 非常善于诱惑,Stark 曾一度热衷在她的手心起舞,现在他毫无预警地切断了联系。


“我们需要谈谈,” 她冷静地说。


Tony内心开始积蓄厌烦。总是这样的,不是吗?他说了自己想要的,然后被他们彻底无视。


两个人可以玩这个游戏。


“我的咨询时间已经排满到明年七月。让你的局长排队去。”Natasha 对这句话里信息挑了挑眉。


“你知道我为谁工作。” 她控制着面无表情。


 “你只不过黑了二十个奇怪的端口。一句建议,漏洞可是双向的。”Tony摸了摸伪装成斥力炮的手表。 “我已经告诉过他我对加入他的超级神秘男孩乐团不感兴趣。”


“Stark,这可是件正事。” 她递给他一个印有神盾标志的文件夹。


复仇者联盟倡议。初步报告。 


“你并没有被推荐,但考虑到你的所作所为,局长决定给你第二次—”Tony 流畅地摇下窗,把文件夹丢到了窗外。


几页纸在他们身后飘动。


曾经,Tony 会紧抓住这个机会来证明自己。他付出了他的时间,他的大楼,他的技术,他的银行账户,仅仅来交换一句“他在做对的事。”


阿富汗之后,他很少考虑到自己。他尽量不突出自己的努力,甚至藏起他在每一次复联集结后付出的灾后重建资源。


他本愚蠢的以为—只要他再多做一些,再多惩罚自己一些,他的团队会认识到他是可以被原谅的,会把他放到和他们同样的道德高度。


这么多的挣扎,他最后落到了独自死在西伯利亚地窖的下场。没有人回来找他。


他们这次不可能再玩弄他的不安全感了。          

        

“噢—你最好快点去捡,这不是高度机密么。”


“你—” 黑寡妇平静的表情出现了裂痕,她向耳机汇报了他们的方位。以前Tony可能会觉得内疚,他现在只感到冰冷的轻蔑。


Natasha 不可置信地瞪着他。不对,这不是一个平民的应对反应。就算Howard参与到神盾的工作,他的儿子应该没有和间谍组织打交道的背景。


一闪而过的金红吸引了她的注意。在她摸到枪之前,她的脸上感受到了斥力炮散发的热度。


“我只会再说一次:从我车上下去。” 斥力波在密室内嗡嗡作响。Natasha 分析着情况,她被严格要求不得伤害Stark,他们仍对他的健康状况一无所知。她的双手都在视线范围内,这个距离下就算她能避开头部,光束也会击中她。纽约眼下的交通很繁忙。


她在路边停下了车。


“我会告诉Fury局长你的行为。” 行为,Tony 沉思着—不是决定。


正当Natasha离开时,Tony 对她喊。


“听好了,我只会警告你一次。当你如此友善地提供我神盾系统接口的时候,我找到了一些有趣的信息。再无视意愿接近我,或者我身边的任何人,你的特工们会付出代价。从Barton开始。”Natasha 僵住了。


“如果我是你,我会小心背后的。” 黑寡妇凶狠的瞪视可能会吓到任何一个人,但Tony露出了他的招牌商业笑容。


“你应该听取你自己的意见。从以往经验来说,撒谎和间谍活动是有代价的。”

 

 

原作者IViv

AO3网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11985126

 

晚上有事,早点发出来了。。。

评论(40)

热度(525)